发信人: ryangiggs (Ryan), 信区: BasketballForum
标  题: 关于球鞋事件,难道真的没人关心球员的脚?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3 00:37:59 2016), 站内

全都聚焦到商业问题,但职业球员靠手脚吃饭,体重身高异于常人,随便给双鞋就能打球了?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61.144.203.*]

发信人: Giveme5 (hey), 信区: Picture
标  题: 如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4 00:07:42 2016), 站内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39.59.247.*]




发信人: Glas (懒洋洋~怎么都醒不来), 信区: PocketLife
标  题: 之前没钱买华为,现在没钱买华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4 00:07:35 2016), 站内

是这样吧?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0.0.0.*]
发信人: janey007 (千启千寻),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老公出去玩的第二天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4 00:01:27 2016), 站内

睁着眼睛竟然到十二点了,竟然到了老公走的第二天,赶快睡觉啦,不习惯一个人睡觉,想老公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4.252.141.*]
发信人: axcv (haha), 信区: MilitaryView
标  题: ★★★热烈祝贺长征五号运载火箭首飞成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3 20:49:23 2016),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11.99.222.*]
发信人: miaoer1117 (变成刺猬的猫), 信区: Age
标  题: 其实我特别粘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4 00:43:07 2016), 站内

唉:-(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61.49.56.*]
发信人: sdshuguang (小糊涂仙),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多多和空空争了这么多年,有一点应该是共识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Nov  2 17:27:34 2016), 站内

房价会有阶段性周期性下跌,但崩盘基本不可能。那些唱空的,大部分是没上车或者改善未完成的,房价跌一点,意志最不坚定的就是空空了吧?

空空们的最大梦想,是成为多多!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104.3.*]

发信人: juin (a river runs through it), 信区: Oversea
标  题: 在硅谷,中国工程师为何干不过印度人?[zz]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Nov  3 18:04:24 2016), 站内

硅谷,曾是中国追寻创新和创业的圣地,现在,这个圣地已被印度人占领,中国人被迫在印度手下苦苦求活
特约记者 苟勤勤 杨子涵
“那时候,大家都认为去美国是个很好的出路。而且从事互联网的人,谁不想去硅谷这个科技圣地呢?”陈宜斌的眼神如雾霾般迷茫:“但事实上,多年过后,我们自己都不知道未来在哪里。”
这是10月中旬的一天,北京飞成都航班上,记者遇到了这位叫陈宜斌的青年——他是一位刚刚从硅谷回国的“待业”IT工程师,打算到成都去一家创业公司应聘技术总监职位。得知记者是媒体人之后,向记者打听起了成都的创业环境。
从24岁清华大学毕业后远赴硅谷,熬了7年后,H1-B工作签证时间已到,绿卡仍在天上飞,至今仍是孑然孤单一人,加上公司内部印度人抱团的日益排挤,美国梦看上去仍是水中月镜中花,不再年少的陈宜斌不得不站到回国还是留下的人生十字路口。
过去几十年来,硅谷无疑是全世界IT人最向往的地方,无数文章阐述着为什么全世界科技人才要来硅谷。只是,对众多追寻“美国梦”的中国工程师来说,到头来却大多是陈宜斌一样无奈回国的不甘故事——相关数据显示,虽然每年都有中国人源源不断涌入硅谷,但每年却有近八成硅谷中国留学生考虑回国就业或创业,很多不再年轻的中国人在打拼几年后,被迫拖起行李踏上归国航班。
数据
印度留学生超过60%能拿到美国H1B工作签证,中国留学生只有6%能拿到,而中国留学生的人数是印度的2-3倍。在美国硅谷,印度裔占总人数的6%,创办的公司却占到了硅谷所有公司的15.5%。若统计由移民创立的公司,印度人更占32.4%,超过了英国、中国和日本三个族裔加起来的人数。
硅谷不是天堂
在硅谷,中国工程师为何干不过印度人?在硅谷,中国工程师为何干不过印度人?

沿着 101 号公路,从门罗公园、帕洛阿尔托、山景城、桑尼维尔、圣克拉拉,一直到圣何塞的100多公里狭长区域,无数班车在101 号公路上穿梭,这片连成一体,密不可分的地区,便是人们口中的“硅谷”,几乎聚集了硅谷大部分的科技公司,也深深吸引着陈宜斌这样软硬件工程师们为代表的中国“新一代移民”。
2009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怀着对全球创新圣地的信仰,陈宜斌拒绝了国内多家科技公司的offer,而是远渡重洋,加入了旧金山一家40多人的创新公司担任工程师。
硅谷具体有多少中国码农,谁也说不清。但那些去硅谷旅游的人通常会发现,在硅谷主要城市中,都会有多个销售中国商品为主的大华超市(99 Ranch Market),超市周边通常会簇拥着一圈中餐馆,走进超市和餐馆,顾客大多是穿T恤丶戴眼镜的中国年轻人,这些大多是各大科技公司的程序员和工程师。这些程序员来自国内的清华、北大、复旦等名校,也来自斯坦福、常青藤等国外留学生,他们代表着这个全球创新圣地硅谷的中国力量。
陈宜斌很快发现,硅谷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天堂,公司动荡和波折对创新公司来说是常事。加入公司3个月后,董事会发生动荡,接着技术性裁员20%。新投资人要求团队屏弃过去建立起来的架构,并且接下来3个月时间内全部重做。“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功能上的问题啊,百分之百可以用。而且重新来过,也失去了市场优势。”
果然,这家创业公司很快走向了夭折。在硅谷,创业失败对创始人来说是一件光荣的事,但对于陈宜斌这样的普通国外工程师而言,却意外着重新开始以及期权的落空。
在硅谷之外,有着无数高福利高待遇的传说。以LinkedIn为例,2015年入职的硕士毕业生入职后基本年薪约为12-12.5万美元,股票约为6-7万美元分3年发放,一次性安家费约为2-3万美元,以及每年不定额的业绩奖励。
但这些大多是Google、Facebook这样大公司才有的待遇,绝大部分小型创业公司的薪水远远低于这个水平。陈宜斌的第一份offer,薪酬是8万美元年薪+0.1%公司期权,去除联邦税、州税、保险等各项费用后,每月入账只有约3000美元。“我跟在硅谷大公司供职的很多华人工程师聊过,他们的年薪也大多在8W到15W之间。当然你也能找到年薪20W以上的哥们,但那是人家牛逼,不是人人都能做到。”
苦苦打拼几年后,到2015年,陈宜斌的薪酬涨到了13万美元,可是,这份收入并足以支撑实现他的“美国梦”。如果说13万美元的年薪在美国其它城市能让人过得很阔绰,但这是硅谷,无论多丰厚的工资,都会像冰块一样融化在炙热的高消费中。
“相对于旧金山的花销,12万美元可以维持一个单身同学的正常生活。不过,如果你有车贷房贷,甚至成家,那就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他苦笑着说,简单来说,只要考虑一下现在房价就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从东湾到南湾,普通房子都早已超过 100 万美元。小公寓同样很贵,带一个卧室的小公寓月租金至少 3000 美金。
在硅谷创业界里,相对于薪水,股票更为重要,创业公司一旦上市,就可以带来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美元的财富。不过,尽管陈宜斌拥有所在创业公司0.5%的股票期权,但他并不敢将赌注下在上面:“公司承诺的股票跟彩票一样,不能保证一定能变成现金。绝大部分初创公司都不会成功。如果你的公司没有成功,你在旧金山应该买不起房,可能一辈子都买不起。”
在外界看来,硅谷员工拥有自由和悠闲的工作环境,但外界所不知道的是,如果工作没有任何成果,他们就会面临失业危机。对大多硅谷程序员来说,他们同样处于快节奏、长时间以及巨大压力的工作状态中,陈宜斌每周都有 3 天工作到晚上9-10 点,其余两天工作到晚上7-9 点,“滥用弹性和自由的员工往往会被公司解雇。美国社会认可‘雇佣关系可由员工和企业两方意志自由决定终止’原则,只要不因为种族歧视、不涉及工会,如果你的工作没有带来任何成果,那么一切就成空了。”
找不到女朋友、拿不到绿卡的孤单人生
在硅谷,中国工程师为何干不过印度人?

顺利拿到绿卡,是大部分中国硅谷码农奢望的事情
相对于买房,个人问题令中国程序员们更加头疼。
到美国7年,31岁的陈宜斌还是孑然一身,甚至没有谈过一次恋爱。“湾区 (华人工程师) 圈子的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这里很多人中国工程师35岁以上至今单身,这边的女生不漂亮不化妆打扮,已经被捧上天了。”
2014年,在一次华人聚会上,陈宜斌认识了一位小她3岁的师妹,并不算漂亮,试着和她约会了几次,就在陈宜斌感觉越来越好时,师妹却悄然无踪,后来听说嫁给了老外。他还是北美华人交友网站“两颗红豆”VIP会员,甚至想到上《非诚勿扰》的海外专场,但都无疾而终。
2010年,美国的一份人口普查显示,目前硅谷地区适龄华裔单身男性约有45000人。不过,这并不是中国程序员面临的问题。今年1月,在Quora上一篇热门帖子“硅谷黑暗面”中,找不到女友成为最热门话题之一:“如果你是男的(在硅谷这个可能性很大)千万不要来硅谷找女朋友,估计你不会那么幸运。跟女生邂逅的机会少之又少。原因有两个:女孩太少,你没钱。”
相比之下,孤独更是每一个中国程序员最常见的内心状态,他们每天的活动就是公司与家,几乎没有什么休闲娱乐,甚至都不知道可以找谁聊一聊。“刚来时候想过要结交更多的美国朋友,但是文化不一样,实在很难。他们会很友善地对待你,不过成为朋友又是另外一回事。”在Facebook上,陈宜斌拥有400多个朋友,但平时聚会、出去游玩的多是华人。“和很多美国朋友都是同学或者公司同事,也不能算作真正的朋友。”
“硅谷华人码农之间的聊天,基本上就是几件事:女朋友、身份、公司待遇、印度人等等。”陈宜斌说,“身份指的就是工作签证抽没抽上,绿卡申请的如何等等。”
实际上,尽管一些华人工程师,在google等硅谷最顶尖公司有着让人艳羡的工作与薪水,但签证和绿卡等问题,始终是心头的一片阴云。
要想在美国留下来,对于大多数留学生或码农来说,必然要经过从OPT到H1B再到绿卡的申请过程。OPT(专业实习)能工作36个月,H1B也要靠运气,是发放给美国公司雇佣的外国籍有专业技能的员工,能干3年,然后再申请延长,但6年后正式过期,如果没有拿到绿卡,即便还是公司雇佣的正式员工,还是得卷铺盖离开美国。
取得 H1b 之后,如果想移民美国,就只有靠雇主( Sponsor) 代为提出绿卡申请。“自己的绿卡申请还在等排期,大概要4年之后,而且我的H1B时间眼看就要到了。”陈宜斌说,尽管大多数硅谷科技公司,都宣称帮助员工申请绿卡,但面对美国越来越严格的移民新政,即便在美国深造多年以及本身足够优秀,获得绿卡仍然纯粹靠运气。
因此,在每次聚会中,他们最主要的话题就是身份问题,身份问题一日不解决,未来生活就很难清晰。他们要么一次次对技术类绿卡发起冲击,要么只能按部就班地照排期来等待绿卡,这种排期经常长达5年之久。
印度人抱团排挤,硅谷再无一位华人高管
不过,即便那些最后幸运拿到绿卡,定居在美国的华人工程师,也大多得不到足够的职业发展机会。
原因很简单,现在的硅谷,从管理层到普通层,很多公司都被印度人占领了。陈宜斌所在公司,除了4个美国人和欧洲人外,他的上司和多数同事来自印度。“压力非常大,很大一部分来自这个环境,单就老印们每天勾肩搭背诉说家乡见闻我一句插不上话的尴尬,就知道升职又没戏了。”出于尊重和谨慎,他不愿详述自己和印度上司、同事过多的恩恩怨怨,但他认为“这种事儿在很多公司都太常见了”。
在知乎,关于硅谷华人和印度人的恩怨纠缠有几十条问题和上千条评论。在这些评论中,中国工程师一边倒的认为“老印”是他们在硅谷的对手和绊脚石,而他们与老印同事、上司不得不说的故事,很多都可以绘声绘色的讲上三天三夜。
“老印”就是特指硅谷印度裔码农。他们人数众多,最擅长抱团取暖,不仅在职场上通过语言优势、办公室政治、拍马屁等各种手段占尽中国码农相对应的资源,甚至,由于印度人不吃牛肉,包括谷歌在内的食堂牛肉都越来越少,转而全部是符合印度咖喱味的食物。
“在硅谷,中国工程师 和印度人的矛盾)已经很‘公开’了,两个圈子。印度经理只招印度人,也只提拔印度员工。”2015年底从硅谷回国的陆一清说,由于硅谷科技公司里的印度中高层越来越多,很多中国人才已经开始被迫熟悉印度特有的英语口音。
的确,在硅谷,中印两国科技人才在硅谷的职业走势分化已经越来越明显。硅谷科技公司印度裔管理人员则数不胜数,甚至掌管了三大科技巨头中的两家(微软与谷歌)。在谷歌、甲骨文、思科、高通、微软等老牌科技公司,印度裔员工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华裔,一些部门从主管到员工基本被印度裔把持,中国工程师成了孤立无援的绝对少数。
相比之下,中国人才却在硅谷科技公司出现了明显断层。2014年,微软原全球执行副总裁沈博阳回国加入LinkedIn,成为中国区总裁,最新消息显示,微软另一位全球执行副总裁、bing负责人陆奇也已离职回国于今年10月加盟腾讯——至此,美国科技行业已没有华人高管的身影,更别说来自大陆的高管了。
“老印他们基本上整天想的就是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接来公司,不上班享受福利,但很多华人工程师也只有忍气吞声。”陆一清说,比如工作签证这事,中国程序员就是一人抽一次,印度人就有办法一个人抽四五次,我们也都无话可说。
相关数据同样显示,现在每年到美国的留学生超过40万,但是美国每年能够拿到工作签证的总计只有8.5万。这8.5万工作签证中,又被印度人抢走了大半,中国人能顺利拿到工作签证的并不多。
资料显示,苹果公司在2001到2010这十年间共申请1750份H-1B专业工作人员签证,但2011到2013这两年申请件数暴增到2800份。美国研究机构HfS称,大多数签证都属于印度人,这代表苹果近年来对印度工程师的依赖性日益升高。
回国还是坚守,都是两难选择
职业规划无望下,在硅谷又还能做多久的工程师呢?要知道,硅谷同样是一个更欢迎年轻人的地方——Facebook、谷歌、AOL以及Zynga公司的员工年龄平均为30岁,甚至更低。而因为年龄歧视而吃上了官司的Twitter,其员工年龄中位数仅为28岁。苹果与Facebook甚至开始为女性员工提供冷冻卵子的福利,这样他们的女员工就可以将20多岁到30多岁的大好青春都奉献给公司,推迟自己当母亲的年纪。
赤裸裸的利益面前,种族差异变成了一道似乎无法跨越的鸿沟。在这道鸿沟面前,硅谷很多中国工程师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回国换一种活法?”
还在硅谷时,陈宜斌还在中餐馆吃饭,就经常听到周围人讨论中国的发展前景、投资疯长,甚至偶尔还在议论阿里巴巴、华为、腾讯待遇差多少。此后,眼看着周围人越多越的人回国,他也动了心思:“中国现在机会那么好,是不是要回去看看?”
“当然要回去了,即便不是创业。”一位在PayPal工作多年的软件工程师说,“我很清楚,要想在事业上有更大发展,回国是一个最好选择。我最近和华为、腾讯都谈过,对方开价很大方,但我不想那么辛苦。我最近又在想,要不回去投靠个既得利益集团也不错,比如中移动什么的。”
陆一清则认为,对于那些考虑回国的人来说,考虑因素各有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因素:所在部门印度员工数量太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上升前景,回国是为了更好的发展空间。当然,回国后选择创业,则是首要的选择——李彦宏回国创业成首富的故事,迄今是硅谷众多工程师的追求。
“我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我不能保证自己一定会成功,我只是觉得,创业这个过程给我的收获也许是在硅谷工作10年都没有办法获得的。”在硅谷工作了几年后,曾任清华学生会副主席的李一帆向前迈了一步,回国和两个伙伴创办了“禾赛科技”,主打产品是一种便携式气体成分测试仪器。
但是,对不少已经当了若干年硅谷人的“老人”来说,回国还是一个让他们纠结的话题。一位在AT&T担任着一定领导职务的工程师说,他现在的困惑同样在于要不要回中国,毕竟在硅谷生活、家庭都已稳定幸福,而回国创业就要面临各种变化。““很多人说创业应该有勇气,有魄力,孤注一掷,听着很有道理。但是我这个年纪,有家庭有孩子,我难道让他们和我一起孤注一掷?”
而另一位在谷歌工作的中国工程师则完全没有回国的打算,他在Quora的回答掩饰不住内心凄凉:“在美国已经好些年,回国一切都要从头开始。虽然我也在等待绿卡,但回国就业或者创业?离开那么多年,已经回不去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24.192.206.*]
发信人: Deeveloper (Deeveloper),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今天和滴滴司机的纠纷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Nov  4 00:09:09 2016), 站内

想从沙河打车到沙河地铁站,然后坐地铁到林萃路
滴滴师傅说他正好住那儿干脆便宜点拉我直接到目的地
说好正常走表,最后不管走多少,都退我钱,只算30元
然后到目的地,我这支付显示是80,他显示61
他说不对啊应该有1.4倍的补贴
然后他说找我30现金
因为他就收到61
我说扯蛋,你退我50,之前说好的
他说退50他就等于11块钱拉我四十分钟,傻波一才会接这种单
我说扯xx蛋,赶紧找钱我下车赶时间呢
他说这就没意思了,一分钱都不给你,你爱咋咋地
我气的火冒三丈
因为准岳父还在等我,我就怂了,拿了31就走了
现在越想越气
请问大家要不要给这个司机一个差评?
司机会不会打击报复?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7.1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