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wnwang (gaga),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初一失眠了,生活在何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16 02:45:02 2018), 站内

年初一,孩子睡着了,我却失眠了,没有一点新年快乐的感觉,倒觉得生活了然无趣,来唠叨几句。
       和老公13年通过同学相识,当时相处下来觉得他性格温和,山东人为人实诚,善良,不心机,没有那么世故,在一起很踏实,这也是吸引我的几点。而我性格有点急躁,算是追求上进但容易给自己压力,常常觉得很累,跟他在一起觉得自己步调能放慢一点,生活轻松一点,以为生活会很愉快吧。14年结婚了,婚后过得还算幸福。
       15年怀孕后生活有了细微变化,记得刚怀孕的时候他买砂锅买书说要给我煲汤,但是他其实很不会照顾人,前三个月孕反和后期都是我妈来京照顾我饮食起居。而那砂锅和书自始至终他没有用过。考虑到他单位是私企,请假不方便,我建档医院选在了单位附近,每次产检都是我一个人去,产检完去上班,他陪我去的不超过三次。以至于他自始至终甚至不知道产检都有哪些内容,呵呵。
       真正的转折是从孩子出生开始吧。我临产前重度子痫前期,生产前住院两天输液催产最后侧切加产钳生下闺女。当天我妈,我姐,婆婆来了,晚上婆婆安排他陪床,我姐也留下了了照顾我。第二天早上我妈他们来换班,结果他就说腰疼,睡不好,今晚无论如何不能陪了。我当时就很心凉,我排尿不畅还插着尿管,侧切伤口隐隐作痛,而他陪一晚上已经受不了,我同屋的产妇从住进病房几乎一直是老公照顾产妇晚上喂孩子奶给孩子换纸尿裤。之后我出院后几天婆婆以家里有事为由就走了,我妈照顾我和孩子,晚上他自己睡客厅。由于我妈一个人照顾我和孩子太累了就回了我老家休产假,他每周回去看孩子,但只是看,晚上依旧自己去别的屋睡,怕孩子吵他睡觉,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现在,孩子即将2岁了。
       产假期间,我经历了一个半月两三天一次乳腺炎的痛苦经历,吃药,针灸,打针用遍了所有方法,不堪回首。经历了孩子胀气,频繁夜醒,抱睡,而这些都是我在我妈的帮助下艰难度过的,而他和婆婆家几乎没问过。我两个月瘦了20多斤,我妈瘦了7,8斤,这恐怕他永远也体会不到吧。
       孩子8个多月我返京上班,依旧是我妈帮带娃。我一边负担工作,空余时间学习育儿知识,关于孩子生病护理,关于亲子陪伴,关于处理孩子敏感期,关于孩子辅食衣服玩具...下班回家赶紧陪孩子,帮我妈分担家务。而他,如果不是分配刷碗,擦地,不会主动去干一件事。这和他从小被爸妈宠有很大关系,爸妈家里家外的事都包办,导致他自理能力很差,也从不操心。开始我还有耐心去沟通,但疲惫真的让人抓狂,当你一边给孩子做饭一边照顾孩子又转眼看见他摆的满桌的瓜子皮时真的很难保持平静。这种场景慢慢就经常触发争吵,一次比一次歇斯底里。而他一贯的处理方式是不沟通,不说话,事后我试图去表达我希望他能在育儿,家庭上多些参与度,这样孩子也能更感受到家庭的温暖和幸福,但每次都是被沉默万箭穿心。
       说说婆家,婆婆开始说从我产假上班后跟我妈每人一个月轮换照看孩子,从第一个月开始就透露出觉得养老钱已经攒好,以后养老指望不上我们,也不希望太多管我们,想自己安享晚年的想法。第二个月来就提出说家里事多不太想来了。我妈几年前血栓后虽然恢复不错但是却离不开药了,心脏也不太好,婆婆身体好,我还是希望能帮忙照看下,毕竟现在育儿嫂靠谱的可遇不可求。但婆婆第三个月以后无论如何不来了。
        我收入是我老公的三倍,他负责还房贷「每月4000」,其他家庭开支,孩子吃喝拉撒,我父母带孩子的辛苦补偿都是我负担。收入我是主力,孩子养育他参与度不到5%,孩子到现在几乎都是我和我妈在照顾,如前文所说,除了孩子1岁是我想给孩子断夜奶自己有困难逼他进卧室帮忙几天,他一直自己睡在客厅。久而久之,我心里极度不平衡,吵架成为了常态。在我最困难,需要帮助的时候,他的视而不见,吵架后他的置之不理,我试图沟通时他的沉默无回应慢慢将我对他的希望消磨殆尽。多少次歇斯底里的想结束,但是看着可爱的孩子,心如刀绞。我希望呵护她给她一个温暖,完整,幸福的家,但是我做不到,特别自责。无数次我看亲子游戏中一家人参与的就暗暗心酸,好像我家从来没有一家三口一起玩儿过。无数次我看"别人家的老公"陪孩子读书,哄娃睡觉,我暗暗羡慕。无数次刷朋友圈看到别人一家三口以后幸福加倍,我都觉得自己的婚姻如同空壳。两年,没有理解,没有支持,没有互相依存的温暖,只有支离破碎和互相指责。
        我理解的家,是互相理解爱护,双方都有责任有担当,有共同奋斗的方向,愿意为家庭有所牺牲。而现在,我的家,除了我唯一最爱的宝贝,早已不是家的模样。我感到无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撑不下去,一个人又累又孤独。
       此刻,年初一,孩子已熟睡。我在娘家,他在他家,微信已拉黑,没有家。漫漫长夜...
        
#发送自[email protected]
--

※ 来源:·zSMTH·[FROM: 114.236.91.*]

发信人: realmate (realmate), 信区: Universal
标  题: 点名了,来的都是真迪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16 00:10:25 2018), 站内

我先来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3.93.147.*]

发信人: Miatuan (Miatuan), 信区: Divorce
标  题: 年三十晚上发现他找小姐的证据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Feb 16 03:01:43 2018), 站内

带着孩子在奶奶家过年,起因是给孩子拍拜年视频,我的手机没电了,用他的拍,拍好想打开微信发给自己,发现了他正在用的另一个小号,从14年开始,像是他的另一个分裂人格,有朋友圈,晒各种图(他平时的微信都很少发朋友圈)进而发现了他找小姐,各种聊骚的证据。
        在一起十一年了,怀孕时感情就转淡,生完孩子各种家庭矛盾的爆发下几次走到离婚的边缘,经常性恶语相向,两次互相大打出手,因为孩子,因为对曾经感情的留恋,没有付诸实际。也会检讨自己,觉得这一切的矛盾是因为生完孩子后的一地鸡毛,因为自己的激素变动性格变化,时常担心自己不够疼他说服自己对他更好一点,然而… 今天一切真相大白,他的心早就不在我身上了,别人眼中的老好人背后竟是如此不堪… 强颜欢笑陪着老人长辈吃完了年夜饭看完了春晚,照顾完孩子入睡,想了很多,基本已经决定了未来的路,这个年,心中倍感凄凉。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6」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42.80.239.*]

发信人: TomCleverley (沉舟侧畔),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 国际足球版面2018年新春贺词 ★★★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20:37:07 2018), 站内

版友们,新年好!

    鸡鸣辞旧岁,瑞犬迎春来。在这新春佳节到来的美好时刻,水木社区国际足球版面向所有支持与关心本版建设发展的海内外领导与前辈们,向日夜不分在版面热衷于技讨灌水的热心版友及酱油党们致以最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新春祝福!

    在过去的2017年里,世界足坛风云变幻,精彩纷呈:皇家马德里实现欧冠首次卫冕,C罗纳尔多五度折桂世界足球先生,内马尔以2.2亿欧元的天价登陆巴黎,意大利附加赛不敌瑞典无缘世界杯。曼城高歌猛进的震撼余波仍然在WS回荡。版面上黼迷皇粉的欧冠诗词攒rp大战余音还在耳边盘旋萦绕。伴随着一场场比赛终场哨音的响起,伴随着各家球迷粉丝的无尽惆怅与欣喜若狂,2017年水木WS版的欢声笑语与喧嚣震撼也已进入到尾声阶段。过去的一年是WS发展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年,全体版友以汤酷睿新时代WS特色和谐发展思想为统领,凝心聚力谋发展,深化革新谱新篇,版面核心竞争力与热度指数再度迈上新台阶。
                            
    自2000年开版以来,WS版面已历经了17年历程。17年的光阴,无数版友陪伴和见证了WS的变迁沉浮;17年历程里,途经了50任版主及无数版务人员的辛勤付出;也凝结了无数熬夜看球球迷聚集的酸甜苦辣与爱恨情仇;我们感谢所有在WS一起看球灌水、指点江山的版友们,感谢在你的品球旅途里,有WS的相伴。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新的一年,面对全水木都同样面临的人才流失与人气不足等问题,球中央版务组将坚持以新王朝WS特色球王踢法理念为指引,扎实推进水木“超一流”人气版面和“双高端”高水平高素质版面建设。力争版面文章入选进站十大和首页推荐次数再创新高。天道酬勤,WS人戮力同心,向着“确保国际足球版面在水木一流版面建设行列”的奋斗目标奋勇拼搏,续写新篇章,创造新辉煌!

    在新年钟声即将敲响之际,衷心祝福我们的祖国繁荣昌盛、国泰民安!最后我谨代表版务组祝福大家幸福安康,阖家欢乐,万事如意!祝福国际足球版面与水木社区蒸蒸日上,越来越美好!
  
    2018,我们一起加油!@#WorldSoccer。

                                                      
                                                                 水木社区WS球中央委员会                    
                                                                   于2018年春节

--
※ 修改:·TomCleverley 于 Feb 16 00:24:50 2018 修改本文·[FROM: 106.6.17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06.6.177.*]
发信人: odetojoy (joy), 信区: ChildEducation
标  题: 3岁男娃喜欢粉色想穿裙子想蹲着尿尿想上女厕想成为女生,担心孩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10:04:53 2018), 站内

如题。

3岁男孩,性别活泼,调皮,平常喜欢玩各种各样的工程车,火车,铁轨,体能好,大运动好。平时奶奶带,男生小伙伴较少。

他喜欢粉色,喜欢裙子,想蹲着尿尿,想上女厕,喜欢小姐姐,喜欢跟女孩玩,说自己是女生,想当女生。

不只一次这样的表达了。

3-6岁是形成正确的性别认知的关键年龄。看了好多知乎上或其他途径,以自己亲身说法为例的帖子,很多跨性别者小时候其实就有征兆了,就喜欢异性的一切。担心长期这样下去,孩子会有性别认知障碍,成为跨性别者。

我对跨性别者没有任何歧视,很欣赏金星,就算不是明星,我觉得也OK。但是我不想让孩子以后这样,因为这是一条艰难的路,要改变自己的生理特征,这肯定有身体上的风险的,还要承受社会的舆论的周遭的各种压力。

但如果孩子真的以后是跨性别者,无论再艰难,我肯定也要支持的,只是天下父母心,肯定还是希望孩子以后的路能更顺利一些。

愁。




--
※ 修改:·odetojoy 于 Feb 15 10:06:46 2018 修改本文·[FROM: 114.245.21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4.245.218.*]

发信人: cocofei (小眼睛(*^_^*)),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新年快乐(*^_^*)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17:11:11 2018), 站内

凹凸的各位板油新年快乐、狗年大吉、笑口常开~~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7.136.3.*]




发信人: liuruofan (刘若钒),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最近二线的好多人是有点膨胀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08:38:32 2018), 站内

三年前资产比北京同学低一个量级,现在可以达到北京同学中下水平了。

我说说我认识的两个

1 三年前只有一套房,不到一百万,现在现在两套房,七百万。
2 三年前只有一套房,100万左右,现在两套房,七百万。

都是在房价大涨前买了二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2.131.11.*]

发信人: PKSun (.....), 信区: Travel
标  题: 间隔十年再去香港的感慨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13 23:59:24 2018), 站内

04年去香港,那时候觉得真是啥都贵,打个车动辄200多,随便路边吃个饭100多,相比北京五六千的收入,打个车十几块钱的消费,简直消费太高了。
最近再去香港,看维多利亚港的夜景,感觉也就重庆夜景的水平。满大街的高楼大厦已经显得陈旧,两侧店铺露出县城的水平,随处可以看到香港本地上班族闯红灯,地铁里没人给抱娃的或者老人让座,真心感觉香港一日不如一日,远远被大陆城市甩在后面。
另外一件小事:入住香港某五星酒店,排队办手续,前台服务员是一外籍员工,轮到我时,她看到旁边旁边排另外一队的有一老外也在等待办手续,就让我等一下,打算招呼那老外先过来办手续。我英语水平有限不会吵架,否则一定质问凭什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18.17.203.*]

发信人: Quantumren (突突),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回到家乡,才是达到笼子之外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12:53:21 2018), 站内

传说中,中国的互联网写作中有个独特的体裁,叫做“过年回家体”。

这类文章里普遍会充斥一些“残酷”“逃离”之类的词,显得非常之高大上。本文也是回到东北老家这几天的所见所感,但显然没有那么充沛的家国情怀,也无意感慨和刺痛什么地域问题,只是说一点小观察而已。

先交代背景:老家在东北一个四五线小城市,曾经是著名的工业基地。人口嘛,不好说,感觉过年这几天和平时回家,街道的人口密度根本不在一个次元里。

而笔者的有趣发现是:我们在北上广玩的风生水起,引以为豪的移动互联网,非但没有渐渐影响这样一座东北小城。恰恰相反,曾一夜间覆盖东北的互联网产业,正在这样一个平静的舞台上快速消退,乃至于濒临真空。

事如春梦了无痕。

“我给每个打滴滴的都发名片了”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回到家的第一天,我要出去办点事,习惯性打开了滴滴想要叫车。结果发现发出去的订单半天都没人应答……说好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我在北京不是说司机都回家了吗?我也回家了咋还是没车捏?

等了半天之后,我放弃了,挥手拦了辆出粗车。上车之后,跟司机抱怨了一下失灵的滴滴。结果司机大哥把我这顿数落,在飞快的表达了“滴滴根本没人用,你就活该挨冻,在大城市呆傻了吧”等意思之后,这大哥给了我一张名片,告诉我再叫车就打这电话,老好使了…

在我正回味这件事的时候,司机大哥突然开始接电话。对话我听得非常清楚,因为他是用免提….电话那头是说,某某位置要用车,赶紧的。

这司机大哥说,行,马上到,你把你手机号说两遍。然后他就开始记录这位的号码,重点是,整个过程这哥们是在一个手机上听号码,然后记到另一个手机上…同时还以极快的速度开着车……

好在好奇心战胜了我对死亡的恐惧,我决定义无反顾地搞明白他还要怎么玩。只见司机大哥挂掉约车电话之后,打开了一个类似对讲机的功能,对着里面问,谁在某某地点附近?有人约车,电话是XXXX。说了两遍之后,他终于不再同时操纵两部手机和一个方向盘,而我也到目的地了…


临下车的时候,这大哥骄傲的跟我说,他车里也装滴滴了,但他会给每个用滴滴的乘客发一张名片,告诉他们用车就打电话。“这样婶儿就没银抢钱了,拉多少都是自己的”,司机大哥满脸幸福地告诉我……

此后我了解到,家里人确实也都不再用滴滴了。一方面小城市本来出租就很便宜,滴滴上的价格不合理,另一方面这种看似老土的“电话约车”能更快约到车。固定的车队还会记住每个乘客的手机号,并以手机尾号命名为XX大哥、XX大姐,这样做的优势是,你很多时候只要一打电话,司机就会知道应该到哪接你,根本不用多说什么。

为了能够更好了解东北这种“去网约车化”的工作方式,笔者随后在家乡以密集打车的方式做个了小规模抽样调查。结果发现,我坐的出租车百分之百都加入了某个车队,车队少则十几辆车,多则上百辆车,平时通过同一个电话接活,在平台里报上地点,谁距离最近谁执行。

这种“小规模局域网”化的出租车联盟如何建立,笔者也多方面打听了一下。首先,你需要购买一个类似传呼台的系统,安装到车队每个人的手机里。据说这种系统淘宝有售。但当我打听购买关键词的时候,好几位司机都没有告诉我答案。但都告诉我其成本大概是每个司机每月几块钱——相当于大家拉个群,在里面用人工对讲的方式执行约车。


接下来的步骤就有点复杂了,购买系统之后需要有人接电话,然后在群里“人工派单”。这时候有两种选择:

1.车多的车队,会专职雇一个人来接电话派单,司机们普遍称其为“总台老妹儿”。根据笔者观察,一旦司机说“总台总台”,那就是要接单或者反应情况;一旦司机说“老妹儿啊”,那就是要讲荤段子。所以这大概是个需要一定心理承受能力的工作。

2.车不够多的车队,一般无法平均分摊一个专职人员的薪水。这样就会出现上文中所说那种情况,司机们轮流来担任电话接听和派单员。当你坐上一辆出租车,发现司机开车的同时好几部手机紧忙活着,那就说明你遇到“轮值主席”了……安全问题?笔者还真跟一位司机讨论了这种可能,得到的回复是“要不你别坐?”

确认这种局域网出租车已经十分普遍之后,我在多个地点测试了滴滴。平台还是可以工作,但显示车辆已经寥寥无几。尤其作为“快车”的私家车,据说会面临各种巨大的阻力,已经全线退出网约车市场。

而家乡的朋友认为这很正常: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儿,我为什么要在手机上鼓捣半天?

外卖小哥?不,我们是“跑腿公司”

传说中,移动互联网创造了三个最大的就业机会:网约车司机、快递员、外卖小哥。

在见识了网约车平台的变化之后,我决定探究一下其他两种职业。不巧的是恰逢春节,快递产业除顺丰外已经全部停工,所以我只好把目光集中在了外卖这个O2O王者身上。

首先,我问了家人使用外卖平台的情况。结果得到的答案是,已经完全不用美团、饿了么等平台订餐,而是直接给名为“跑腿公司”的地方打电话,跟她说要某个饭店的哪些东西,然后等待上门见面付钱。

这种“跑腿公司”,会按照送餐距离的远近决定外卖费用的多少,在我家这里平均每家店5元左右,多跑几家店的话还会有个优惠。

乍听这种模式,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样看不到菜单和价钱,怎么决定吃什么呢?结果问了几家亲戚,普遍告诉我反正就是那几家经常吃的,根本不用看菜单。一般情况下,“我要某某家的锅包肉,某某家的酱骨头,某某家的烧烤”这样的句式就可以解决问题。


为了检验这种依靠电话沟通的“跑腿公司”,是不是真的已经给外卖平台造成了威胁,笔者又做了个小范围抽样测试。方式是跑到几个不同区域,打开外卖APP,观察入驻商家的多少。

如果记忆没错的话,外卖平台的入驻商家确实已经较比前两年大幅下降。更重要的是很多店铺的配送半径大幅降低,往往只能送到最繁华的区域。

我采访…确切地说就是吃饱之后跟饭馆老板聊了聊,他们普遍证实了我的观察:“跑腿公司”收的钱跟平台外卖配送费差不多,但是抽成却很少,配送人员可以得到更高的回报。所以大量外卖小哥转到了“跑腿公司”,这就导致了平台外卖员大量减少,只能在高频配送区域内活动,稍远一些就难以回本。

而“跑腿公司”却是全城活动的,市场份额当然会有差距。

经过笔者多方面的吃...不对,是多方面采访,还发现了另一种情况:有些商家会在外卖平台接单,但选择“商家配送”的方式。其实商家也无力配送,他们还是雇跑腿公司来执行。这样做的效果就是商家每单可以多赚一点,因为跑腿公司会每月返给商家一定数额的配送费。

但缺点也是明显的,跑腿公司没有专业外卖员的保温箱等设备,配送环境难以保证。东北这温度,不用保温箱仅仅弄个塑料袋配送,那么订的任何食物都会附带冰镇效果——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总之在目所能及处,这种地方自行发展起的跑腿公司,已经快把外卖平台弄没电了…

手机里只有微信和快手

在我们感叹平日里的生活,越来越被手机捆绑的时候,猛然回头却发现家乡正在越来越不需要手机,这其实是种挺神奇的体验。

为了进一步了解东北日常生活中的手机APP使用构成,笔者又进行了一次小范围抽样调查。这次我找了四个生活在东北家乡的同学(能找到四个就不容易了,谢谢),希望了解他们哪些APP用的最多。

四个调查对象中,两个是公务员,一个是工人,一个正准备接着考公务员。最终我发现,只有快手和微信是这四个人手机中都安装了的APP,其中有一位支付宝都没有。

感叹快手的渗透力强劲之余,不禁为移动互联网日常热血澎湃的自信捏一把冷汗。O2O和共享经济这种需要依托大量劳动力资源的行业,其实很容易在狭小市场中被地方经济体给取代。而移动互联网作为一种生活习惯,其实也远没有我们平时想象的那么坚固。


比如在东北,很容易就能发现各种各样移动互联网产品都在发生后退。

电商,基本可以使用“找我姐们拿货”这种神奇的方式进行替换。

视频,手机太小看不清楚,还费流量,最多看个直播、短视频。

共享单车,不存在的。

地图导航,用不着的。

知乎、简书,那都是啥?

最有意思的是手游,笔者又一次进行了个小范围抽样调查(笔者是有多闲)。结果发现,旅行青蛙是什么压根没人知道,而最多人玩的居然不是王者荣耀,而是穿越火线手游版。这估计可以单开一个故事好好讲讲。

总之,对于生活在家乡小城,20到30岁的年轻人来说,手机似乎并没有那么重要。微信加快手,或许代表了一种文化符号,以及某种似是而非的荒唐。

移动互联网,也许不是单行道

直到文章的结尾,我还是没有任何想要抨击批判这种“去互联网”文化的想法。在我看来这也是一种自然的优胜劣汰:要知道,无论是团购大战、滴滴快滴之争,还是O2O浪潮,都曾席卷这片黑土地。

但浪潮之后,平台进入收割期,往往当初能看得见的实惠就一夜蒸发,加上全国级平台在四五六线城运营质量很低,如此不牢固的商业模式,被“民间智慧”给反手一刀难道不是极其正常的事吗?

真正应该被在意的,大概是我们平时过分相信的所谓互联网思维,认为“一日互联网,永远互联网”,相信只要方向对了就多远都能走到,于是我们信仰风口,认可跑马圈地。但现实却是,一个地区市场,完全可以一步步退回到没有移动互联网产业的状态里,完全可以不要那些看似高大上的“移动时代生活方式”。

中国如此之大,说不定当你回到家乡,才是到达了笼子以外。

这么想想,过年还是蛮有意思的。

(文章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图文无关)

(原标题:逐渐消失的东北互联网:回到家乡,才是到达笼子之外)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11.97.131.*]
发信人: xbsn (三叔), 信区: Age
标  题: 为什么要发那么多祝福消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Feb 15 14:47:00 2018), 站内

以前是短信,现在是微信...基本都是复制来的,每次收到一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复...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61.148.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