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fish2003 (fish2003), 信区: Children
标  题: [求助]五岁男娃阿奇霉素导致肾衰竭无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12 22:21:05 2018), 站内

我是孩子爸爸。

儿子开始一直咳嗽,吃感冒药治疗,几天后在幼儿园发现发热送附近医院,初诊支气管炎,输液阿奇霉素治疗,每天输液一次。第三天早上出现食欲下降,吃不下去饭,没特别留意下午仍然空腹去输液,输液过程中开始出现呕吐,护士给降低输液速度输完,回家后呕吐严重,无法进食,水也不行,也会吐,而且精神萎靡,到不发热了。决定停止去医院输液在家休息。
在家躺了两天,就一直躺着,到第五天仍然不见好转,精神萎靡,呕吐,感到肚子疼,连续三天无尿。决定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炎症还没有消,改输液头孢,补液,输了两天两次,各种状态更严重了,半昏迷状态,连续五天无尿,医院建议转院。
当天也就是今天转院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各种化验检测,诊断为急性肾衰竭,补液打利尿针,傍晚打的针,现在还没排尿,拍片膀胱也没尿,转重症监护室观察,医生的说法是今晚明天是关键期,有生命危险。到明天如果有尿说明肾功能还有,如果还没有说明很严重,要透析。

惊天霹雳!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走到这一步。心痛,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怎么办?医生也回答不了。

发上来希望有懂的或者有见过类似案例的能给提提建议,谢谢!
--


更新,很危险,附上当前诊断:肾功能不全原因待查,电解质紊乱,希望有一线希望!
※ 修改:·fish2003 于 May 12 23:27:19 2018 修改本文·[FROM: 114.242.25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4.242.250.*]

发信人: Sihuarudaoji (Sihuarudaoji),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让我来科普一下为什么学院路坐拥好地段但是学区如此之烂的原因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12 07:40:34 2018), 站内

虽然我平时鄙视非京,但是学院路这几个狗屎初中的烂锅还真轮不到人家非京背,因为这里30年前就是海淀除了山后之外最垃圾的学区,而这一切都是拜当地八家和东升这几个垃圾zaizi出产地所赐,这些人可都是土生土长的当地村民,和非京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八家据说很久以前就是个土匪窝,简直是臭名远扬,附近好点的小学在激励孩子好好学习的时候可不是用清华附人大附来诱惑,而是用不好好学习将来去了矿业被八家的渣渣痞子欺负死来威吓,所以但凡有点追求的都点招走了,剩下的只有臭鱼烂虾,少数发挥失常进了矿业地质的老实孩子也就成了被凌虐的对象,而且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原先不错的石油和钢院也已经被传染成渣校,标志性的事件就是蓝极速网吧,几十条活生生的生命,这都这帮恶魔崽子的杰作。所以现在我看到内些咨询石油附小的新北京儿家长就想笑,不了解情况还是慎重选择这里,同样的房价,比石油附小不差坑还少的学区有的是,虽然海淀拼点招,但是靠近神坑的地方万一一个不留神可是会毁了孩子一生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61.151.207.*]

发信人: pwc (bt),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那个滴滴司机很可能造就不想活了,通过顺风车只是爽了一炮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13 22:04:13 2018), 站内

可怜哪位姑娘。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4.253.58.*]
发信人: zdzaba (社会我龙哥), 信区: Java
标  题: 偷偷问一下,写个递归对于2-3年经验的算很难的事情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12 22:20:53 2018), 站内

最简单的一个递归算法,面了10多个人了没会写的

但是问别的都能说的一溜一溜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1.196.237.*]
发信人: infinetely (∞∞∞∞∞∞∞∞), 信区: Food
标  题: 北京人最爱的卤煮,吃到我怀疑人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13 00:51:10 2018), 站内

有人说,能不能吃下一碗卤煮,是北京土著和北漂的真正区别。北京人都喜欢吃卤煮吗


至少王永斌就没对它表现出什么兴趣。作为知名美食家,老北京,王永斌写北京的商业
街和老字号,写到前门、天桥和东安市场一带,夸遍了豆腐脑、炒肝和豆汁,就是没专
门写卤煮。

在外地人眼中,这黑乎乎、臭熏熏的“一泡污”,猪大肠宛若泡在福尔马林里的异形标
本,等待一场大型解剖。翻一翻,扑面而来的腥臭味,差点就昏古七了。

北京人为什么想不开这么爱吃卤煮?

能救命的贫民食物

卤煮最开始是怎么来的,说法不一。一说是源于宫廷美食“苏造肉”,史料记载,苏州
御厨张东官发明的一款香料炖五花肉名为“苏造肉”,流落民间就成了卤煮。但卤煮的
做法并不少见,用香料调味水煮杂碎并非宫廷独有,反而是平头百姓们常用的食材遮味
手段。

??2005年2月14日,北京。地坛庙会上香气诱人的炸羊肉串和卤煮火烧等小吃 / 视觉中


事实上,比起宫廷传说,从做法与卖相上与卤煮更为相似的“炖吊子”才是卤煮的近亲
。山东移民带来的“炖吊子”其实就是炖煮猪肺肠的高级版,除了一个是砂锅一个是铁
锅,一个炖一个煮以外,与卤煮别无二致。

而且“炖吊子”在历史上出现得比卤煮更早,据马未都考证,“炖吊子”其名来源于宋
朝便出现的烹菜器皿“铫(diao)子”,而卤煮出现的时期晚于乾隆。同样是在乾隆年
间,山东还出现了另一种与卤煮相似的平民食物,那种将猪肺肠整个放入露天大铁锅里
长时间卤煮,再切而分食的菜品,名为“朝天锅”。

不只做法与山东人密切相关,北京街边的卤煮店也大多是山东人和河北人开的,甚至包
括红极一时的几大饭庄东兴楼、正阳楼等等。清朝时山东人口爆发性增长,外加大旱战
乱等天灾人祸,大量山东人沿北京至徐州的南北道路迁移进京,鲁菜的咸齁也影响了整
个北方菜系。

??2006年4月26日,北京王府井小吃街挂满了各种北京小吃的招牌 / 视觉中国

作为最早的北漂,山东人到北京城的第一份工作也大多是苦力活儿,挑水挑粪、游商走
贩。作为当时北京底层人口最主要的构成之一,他们卖的卤煮自然也主要服务于底层劳
工。

20世纪初的北京,工业落后,经济发展缓慢,与此同时,华北大旱与瘟疫使得大量灾民
涌入京郊,清庭破产,也使大量以前不事劳作的旗人贵族特权破灭,甚至流落街头。底
层的扩张是卤煮兴盛的基础,1903年前后整个北京城都弥漫着一股迷之臭味,东安门外
、天桥下满街都是豆汁、卤煮。

便宜的食物有很多种,为什么卤煮成了北京穷人的挚爱?

曾经的卤煮里只有猪下水,体力劳动者吃不饱。为了跟上用户需求,卤煮进行了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的改良:在碗里加上了面饼“火烧”,这种北方最常见的主食。用卤煮
的卤汤浸泡后,火烧口感会明显提升,而为了更入味,卤汤也会调味更咸,重盐也是体
力劳动者的最爱。

??火烧,如今已经成为卤煮里必不可少的食材了 / 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这碗卤煮里的蛋白质救了很多人的命。

20世纪初的北京其实是传染病的高发区。1934年至1935年间,北京因传染病致死的人数
为上海、天津等地的两倍,尤其是霍乱等疫病,死亡群体主要集中在劳工与幼儿。传染
病高发,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对蛋白质的额外需求,尤其是幼儿和青少年,补充额外的
蛋白质可以大大提高存活率。

众多周知肉类富含高质量蛋白质,远非等量蔬果五谷可以替代。猪下水作为当时最廉价
的荤食,让即使穷到吃不起肉的劳工,也可摄入一定质量的蛋白质、抵御传染病以保命
。换句话说,同样是劳工,越爱吃卤煮的,在疫病频发的北京城里活下来的几率就越大
,连猪下水都没吃到的,大部分都先挂了。

卤煮就这样成为了北京底层人民的救命饱餐,一直延续下来。

卤煮为什么还这么难吃

如果说吃卤煮是物质贫乏时代的无奈选择,那么为什么到今天卤煮依然这么臭?

几十年来,卤煮臭气熏天的原料、疏漏落后的做法也没有丝毫改善的意思,这种落后恰
恰是卤煮作为北京平民小吃“先天发育不良”,后天又没有通过现代烹饪进行改良导致
的。

??2008年6月,前门大街开街在即,周边的街区和胡同保留着很多传统京味小吃 / 视觉
中国

为什么说北京平民小吃先天发育不良?钟爱猪下水、只食一味餐,是整个北方饮食的通
病。与物产单一的北方中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山东沿海地区,有山有河又有海,故而物
产丰富。100多年前山东移民把鲁菜带进京城,但并没有带来高速冷运链,只能就地取材
,牛肉贵,驴肉少,最后就剩猪下水了。

吊诡的是,全国人民都吃动物内脏,但无论是夫妻肺片,还是重庆火锅羊杂汤,都做不
到卤煮这样用臭让人余味无穷。

说起来很多人不敢相信,今天北京卤煮的臭味并不是一种故意做出的特色,而是原材料
里猪大肠清洗不干净。猪肠中产生的臭气主要是两类成分:含氮化合物的粪便味,也包
括尸臭、公猪的膻味,以及低碳醛酮化合物的尿臭味。

??离开了滤镜,卤煮这道老北京传统美食真的很难下嘴 / 视觉中国

为了掩盖臭味,卤煮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总在错误的方向上越努力,越失败。食物除
臭的香料排行榜里,北京传统卤煮配料里爱用的八角、肉蔻几乎垫底,除臭率还不到西
餐香料百里香和鼠尾草组合的一半。如此看来,四川人民加丁香和花椒吃肺的天赋,比
北京人民高出好几个天命圈。

除了香料配方不合理,卤煮的另一个噩梦就是爱加韭菜和生蒜。大蒜原本也是很好的肉
类祛臭香辛料,但前提是要加热,像卤煮那样直接加生蒜水和韭菜花,只能说是以毒攻
毒了。

现代食品科学其实早已可以解决食材异味的问题:通过脂质氧化降解程度来确定不同食
材的相应烹饪温度,通过香料化合物的分析来确定香料的合理搭配……其它同类食物可
以做到完美除臭,为什么卤煮就不行?

??2006年改造前的廊坊二条,与小肠陈同宗的陈记卤煮小肠。已拆 / 视觉中国

卤煮的烹饪做法一直以来都是封闭的。卤煮刚刚起步的20世纪初,当时北京餐饮界三大
巨头:来自山东、淮扬等地的大厨师傅,只在宫廷和酒楼饭庄里为有钱人服务,少数民
族菜和汉族小吃又因原材料差异,难以交流。

于是,汉民小吃在原材料单一,消费群体多为劳工,没有高端餐饮带动,没有多种饮食
文化交融的环境下孤立发展,再臭北京人也吃得津津有味。

按理说,已经趋于落后的卤煮,应该会在竞争中感受到改良的压力。然而,自建国公私
合营以后,大量北京小吃合并进入集体大食堂,卤煮师傅就摇身一变成为掌握你胃肠的
食堂大叔了。

公共食堂里根本不存在市场竞争。而且在当时追求“大发展”的风气下,大锅饭食堂盲
目扩大规模,平均下来每位厨师要靠自己双手负责供应30人以上的饭菜。卤煮师傅最大
的工作压力并不是把卤煮做得更好,而是如何用最快的速度做最多的口粮,口味上更不
可能有提升。

1960年的北京公共食堂在副食品短缺的情况下选择供应大量的咸菜、酱油,市民们甚至
因为吃盐太多普遍呈现出集体水肿的症状。

??2014年11月29日,北京前门鲜鱼口美食街店铺一瞥 / 视觉中国

到改革开放以后,公共食堂的师傅们除了记得加盐加油的传统,很难说还剩下几分原有
的手艺,北京本地原有140多种小吃中只有少数经营者选择复业,这时候幸存下来的卤煮
,在北京小吃这个领域已经可以横着走了。

究竟谁还在吃卤煮

“北京卤煮难吃,是因为你没有吃到真正正宗的卤煮”,这是很多北京土著对外地人最
常见的鄙视。其实在今天的北京,最正宗的卤煮也并不好吃,越正宗意味着越传统,绝
不做猪下水界的叛徒,调味必须放臭豆豉和生蒜泥,堪称食物届的“生化武器”。

不仅如此,北京人口中最正宗的卤煮多是外地人做的。目前北京最著名的老字号卤煮店
“小肠陈”和杨老黑,创始人祖籍都是河北三河,卤煮吕分家后店面经营者也变成了云
南人。因此,很多北京土著在强调正宗卤煮时,不得不补上一句“至少它家三代是做卤
煮的”,以前也是个“穷吃”。没错,穷人吃食,才是卤煮正宗与否的真正标志,而不
是“好吃”。

??1985年,北京,庙会上的传统小吃小肠陈卤煮 / 郭建设

既然卤煮并不好吃,那为什么北京人还对卤煮充满执念?

北京人怀念的卤煮,其实是味觉、记忆和胃蛋白酶的混合作用。

北京人念念不忘的首先是卤煮浓郁的气味,气味的记忆远远超过其他知觉。第一批北京
移民的后代作为今天的“北京土著”,尽管早已通过拆迁实现财务自由、跃升为中产阶
级,但味蕾依然迷恋旧时代北京城的脏摊儿,精神上依然忘不了穷苦时吃的那一碗咸腥
卤煮。

除了味觉和记忆,想像一个老北京一样享受一碗卤煮,还需要一副从小磨炼的肠胃。很
多南方人并不是受不了内脏和生蒜泥的味道,而是从吃下卤煮的第一口胃就不舒服——
这倒不是说北京人的胃堪比吞噬一切宇宙垃圾的黑洞,完全可能是胃蛋白酶在作怪。

幼儿时期的我们胃蛋白酶发育不全,如果长期吃某一种食物,肠胃就会在发育中逐渐增
加可以分解消化那一种食物的胃蛋白酶,可以说,一个爱吃卤煮的老北京身后往往站着
一个爱吃卤煮的家族。而长期不吃的外地人胃里就会缺乏分解消化这种食物的胃蛋白酶
,让他们不得不选择“挑食”。

??2016年9月4日,北京前门一家“百年卤煮“饭馆内的北京特色小吃”卤煮火烧“ / 视
觉中国

和很多人预想的不一样,在老北京的地盘内,今天卤煮的主要消费群体早已不是北京土
著,他们对卤煮的影响力甚至正逐步减弱,在流动人口和外来美食的冲击下,很多北京
卤煮老字号难以维持基本的盈亏,不得不转做游客生意。

基于GIS北京城区老字号小吃店空间分布的研究中,北京老字号汉民小吃分布与旅游景点
分布高度重合。从上世纪90年代到今天,北京前门卤煮摊上的消费者构成中,南城和南
郊市民、市外低收入打工者、外地顾客和旅游者已经各占1/3了。

游客们并不会像老北京那样对卤煮格外包容。85%的游客在大众点评上给京味小吃写下了
“口味差”。为什么游客们如此多的恶评依然不能促使卤煮改变自己?

没错,保有原来的味道恰恰是消费者的诉求。针对多国消费者对传统食品变革的接受度
研究显示,消费者会格外强调传统食品在改革中保持原有口味。明明不喜欢,却偏要求
坚持,变味了反而更难以接受,这样别扭的食客,此刻手机屏幕里倒映出来的你就是其
中之一。

??2006年3月24日,前门卤煮陈搬迁的前一天,食客盈门,只好坐在外边吃 / 视觉中国


不仅是卤煮,全国很多地方特色小吃也是如此,保持着原味,一直被吐槽,却不能悔改
,例如狗不理包子、天津大麻花、螺狮粉等等,“越臭越正宗”、“越难吃越正宗”恰
恰是外地游客对这些“地方特色美食”最大的误解。

当然,任何一个正常的外地游客都吃得出卤煮真实的味道,这道北京土著心中的美味,
拍张照发完朋友圈,就可以顺手扔进脏摊儿旁边的垃圾桶里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8.199.222.*]

发信人: Change2018 (Change2018),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婚后八年,等来一句“你太强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12 22:24:32 2018), 站内

八年了,再一次没忍住,找孩爸理论。
到底问题在哪?
使得我们俩之间到现在这样。
对我如此的冷漠,宁可抱着手机睡沙发,也不愿意挨着我睡大床,一个月一两次的性生活,我生病看病吃药,你都可以完全不知道。我和你说话,你眼睛不离手机,嗯哈应着。。。。。。
孩爸开始说工作太累,又说的确对你关心不够,最后叹了口气,说“你太强势”。
是啊,我太强势了,我太焦虑了。
裸婚,租房,两宝,异地,轻度抑郁,中度焦虑,内分泌失调。。。。。。
我多想像恋爱时那般温柔可爱,单纯快乐。
可现在的我真的很难做到。我有试过的,你知道吗?。。。。
该如何走?

孩子们哄睡了,我毫无睡意,在客厅发呆,耳畔传来了孩爸的鼾声。

多么滑稽啊!夫妻关系,也许只有我看得很重。
--
※ 修改:·Change2018 于 May 12 22:28:25 2018 修改本文·[FROM: 115.33.5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5.33.57.*]

发信人: ComAtNLP (计算), 信区: Stock
标  题: 老川发推准备豁免中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y 14 00:02:57 2018), 站内

这是闹着玩吗?一会儿一个花样?我都看晕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83.226.251.*]
发信人: zyd (dd), 信区: Movie
标  题: 妇联3主线有点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13 00:00:31 2018), 站内

随机杀一半人有啥用,几十年就生出来了。
真正该做的是强制计划生育,灭霸太笨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71.210.231.*]
发信人: honeypeachs (大宝在睡觉,小宝翻跟斗), 信区: PieLove
标  题: 代82年mm征婚,坐标北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13 09:30:16 2018), 站内

mm条件:82年生,南方人,财务工作,身高165,人在北京
要求男77-85年生,身高175以上,人在北京,靠谱
联系方式,微信:zy174523
朋友圈无照片,非诚勿加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4.242.249.*]
发信人: liubr111 ((⊙o⊙)哦), 信区: Age
标  题: ager们毕业的时候可曾感觉到迷茫和不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y 14 00:03:27 2018), 站内

本青要毕业搬砖了,感觉自己研究生啥也没学到,青春虚度,想要抱头痛哭QAQ

来自 SM-G9350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2.95.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