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nuisancebug (woshimao), 信区: Movie
标  题: 我这么看药神这件事的争议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l  7 00:01:41 2018), 站内

甲方:知识产权必须保护,如果不保护,以后就没有人研发新药了,所有人的利益都将受到损害。
乙方:人命大于天,我连命都快没了,我还管得了知识产权吗?
甲方:那你的意思,你弱你有理呗?
乙方:我没那意思,我倒想请问你一句,如果是你得了这个病,房子吃没了,子女吃垮了,该借的都借遍了,现在在家里等死,有人给你五百块钱一瓶的格列卫你买不买?你别跟我这儿装“知识产权卫士”,你到那份儿上也得买。
甲方:就算如此,这行为也是错的,是侵权,你侵权你还理直气壮?
乙方:你哪里看到我理直气壮?程勇贩卖假药,判刑五年,法律给了他应有的处罚,他也没有喊冤,坦然受罚,并没有理直气壮。
甲方:那你这行为也是错的,即便认罚,也是错的。
乙方:是错的,没问题。但我并没有主张我弱我有理,我并没有理直气壮,我只想活下去。我要么尊重你的知识产权,要么去死,而我不想死。也有病人为了尊重别人的知识产权,毅然自杀,那我尊重,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有求生欲的。你要么赚多一点,要么赚少一点,你横竖是赚。辉瑞公司2017年全年五百多亿美金的收入,两百多亿美金的净利润,净利润率高达百分之四十多,利润率在全球最赚钱的前二十名公司中榜排第一,这还是在印度仿制药大行其道的情况下达成的,这还是考虑了医药企业超高的研发费用之后达成的,所以我觉得,从选择的空间上来看,你很富余。对你来说是吃鲍鱼还是吃龙虾的区别,对我来说就是生与死的区别,所以我觉得,您能否手指缝里漏点儿,让我活命呢?
甲方: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悲情,你说到底就是个知识产权的剽窃者,跟盗窃犯没有区别。
乙方:我是可耻的盗窃犯,你手握知识产权,就是完美无瑕的圣人了吗?美国图林制药公司购得达拉匹林的专营权,一夜之间把价格从每粒13.5美元上调至750美元在,涨价五十多倍。请问,在13.5美元的价位都能赚钱并且正常销售多年的情况下,就因为垄断地位,任性涨价五十多倍的道义基础在哪里呢?(当然从法律上讲他们绝对有权利这么做,市场经济嘛)无独有偶,美国罗德利斯医疗公司购得环丝氨酸的专营权,这种结核菌抑制药随后被迅速提价,价格从每30粒500美元上涨至1.08万美元。这种恶意涨价的道德基础又在哪里呢?所谓的公允价,是在公允的市场环境中,在充分掌握市场信息的买卖双方之间自愿达成的价格。请问,如果只有你一个人有这种产品,而我活命就靠这种产品,这时候你要什么价我就得出什么价,这个价是公允价吗?是吗?我觉得这并不是!因为我受到了情势的胁迫。早先中国没有的设备,欧美漫天要价,一个普通配件(就一块钢板),一万美金,你爱换不换,你换国产的,我不给你保修了。后来国产设备出了替代品,虽然性能差一些但是也可堪一用,人家不仅设备大降价,钢板白送。请问,在国产设备出来之前,欧美设备的价格公允吗?好,我们姑且认为是公允的,我们姑且认为,我们没有搞出替代品就活该受这个挤压,问题是这是钱的问题,钱的问题我们可以承受,我愿意吃这个亏来尊重你的知识产权。现在说到抗癌药,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命的问题,命的问题跟钱的问题是两种问题。如果我现在掌握了治疗艾滋病的配方,全世界独我一份,我让所有艾滋病人每人给我四十万美元我才授权他们用我的药,请问可否?这显然是我的权利。八十万美元呢?还是我的权利。来登记,所有人有多少钱给多少钱,全部倾家荡产(不想治的除外)给我,可否?还是我的权利。但是,我这么做了,没毛病?因为有了知识产权的光环所以通行无阻、毫不受谴责?恐怕并么有这么简单吧?
甲方:你说了那么多,我的知识产权就是我的知识产权,我不让你用你就不该用,你活该病死也跟我没关系,这个世界就是丛林规则。我能吃鲍鱼我就要吃鲍鱼,手指头缝我都闭得紧紧的,请问可否?
乙方:你有权这么做。但是,恐怕当初研发出这些药物的科学家们并不这么想,科学家们往往还是有悲天悯人的情怀的,而药贩子、医药代表、商人们却不管那一套,他们挥舞着知识产权大棒,仿佛这些造福人类的科技是他们做出来的一样。

====
以上绝不是在鼓励山寨鼓励盗版鼓励侵权,所以谢绝此类抬杠。

=======
补充一下:我的举例其实仅是举例,我并没有“医药公司全都是见利忘义、定超高价的货色”的意思,没有这个意思。我的意思其实是在说,当你掌握这别人要命的东西的时候,你是有能力这么做的,至于你实际上有没有这么做,这是另一回事,我的例子证明,有些公司是这么做了,但是我相信大部分医药公司还是好的。

医药公司面对研发困难、研发失败的风险,他们赚钱是正常的、应该的、天经地义的。只是赚多少合理?这里面有一定的弹性。我最后艾滋病的例子是为了说明:虽然知识产权是绝对的,应该保护,但是掌握知识产权的人定价的时候也有一条线,这条线叫道义,我让所有艾滋病人把家产全给我,不想治拉倒,这就是不讲道义,尽管合法。所以,“这事儿合法”是法律人思维,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法律,还有道义;“这事儿合法”并不能成为秒杀一切的铁律。我让所有艾滋病人把家产全给我,不想治拉倒,就算我在法律上争赢了,我也应该接受道德的谴责。

这件事走两个极端都不正确(极端一:我合法我有理,你没钱你死去;极端二:我弱我有理,人命大于一切,知识产权应该让位于人命),当两者产生冲突的时候,其实是一个权衡的问题。

但是,医药公司表示:“我的权利凭什么你拿来权衡?要权衡也是我权衡,我权衡能不能少吃点儿,指头缝里漏点儿让你活命,哪儿有你权衡的道理?”这么说是对的,我无话可说,只求各医药公司宽宏大量了。

至于评论里有说“你活不下去你咋不去抢劫呢”,这就没法聊了,不值一驳。

===

再补充:

评论里连“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干过任何侵权的事情”的这种发言都出来了。大家觉得这可能吗?小时候看没看过盗版光碟?长大后有没有在网上下载过电影?有没有看过没有引进国内的美剧?有没有用过盗版office和Windows?中国的国情摆在这里,版上如果有人声称自己有道德洁癖、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干过一丁点儿侵权的事儿,那么恕我不能相信,就酱。


--
※ 修改:·nuisancebug 于 Jul  7 13:58:46 2018 修改本文·[FROM: 219.133.15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19.133.157.*]
发信人: llyypp (llyypp), 信区: WorldCup2018
标  题: 越来越没意思的世界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6 23:54:03 2018), 站内

世界杯感觉越来越假,关键热门比赛看完总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比如德国对墨西哥,韩国,西班牙对俄罗斯,西班牙控球率80都赢不了也太假了,踢过球的都能感觉到就算是10.0.0阵型在长时间抢不到球肯定是防不住的,西班牙传都能进门里,世界杯其实就是国际足联和博彩公司开的一个大party,每个国家派个队过来表演一下,他们把钱一分完事,并没有所谓的荣誉感,中国不进也挺好的,本来就没啥意思。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19.143.129.*]

发信人: fro (短发), 信区: Divorce
标  题: 人生如戏 我演的是狗血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l  7 16:18:05 2016), 站内

被离婚,也就算了,成天冷暴力的,早离早解脱。

结果离了好一阵,收到一条短信,"关于我前妻和你前夫的事想和你聊聊"。这是什么鬼?正好在吃中饭,一群码农男女认定是短信诈骗。所以说,还是码农单纯。。。

回去上班狗血电话就来了。。。

原来那边也是被离婚,就是比我惨点,被抓了暧昧微信,净身出户。离完了看到女方高调晒照片,想起来去查通话记录才发现。然后签补充协议,等等。

好八,你们都真会玩,我就是这剧里那个戏份最少,智商欠奉的女配。。。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翻篇,电话里也劝别人看开点,但是放下电话想起离婚的时候那人可以道貌岸然地不停数落我,看着我的眼睛说没有出轨,从他第一次起草协议开始就没打算要小孩的抚养权。。。终究意难平。。。还记得那天天气晴好,走在去二校门的路上想起他,忍不住笑出声来,路人侧目,我拼命忍,终究没忍住,笑了一路。这辈子不可能再这么喜欢一个人了,曾经这么喜欢的一个人竟然不值得,这两点不知道哪点更可悲。

身陷其中的时候觉得好狗血,写下来发现其实也就是离版一般水平。今天满37,灌水纪念下。天色尚早,还来得及出门去买根金链子辟辟邪。。。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5.171.205.*]

发信人: maintainer (maintainer),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还记得侮辱大国计算机科学界的透明计算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l  5 16:43:47 2018), 站内

关乎透明计算
https://www.linuxidc.com/Linux/2015-02/112843.htm

当事人怎么样了,3年后继续是国家大会特邀嘉宾,这脸够厚的,呵呵
请看这里:http://event.outbound-service.com/events/cloudchina10/index.htm

对大国学术圈的心该死了吧


--
直觉思维是神圣的天赋,理性思维是它的忠实的仆人,而我们现在却创造了一个社会——它给仆人以荣耀,却忘记了自己神圣的天赋——爱因斯坦
※ 修改:·maintainer 于 Jul  5 16:44:47 2018 修改本文·[FROM: 124.16.136.*]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4.16.136.*]

发信人: naliya (猪喵蠢姜专属高级铲屎官), 信区: Age
标  题: 开院子种菜真的是中国人民的种族天赋咩?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ul  7 00:18:31 2018), 站内

这个问题我一直就没想明白。
我爸是一个屡败屡战款的植物杀手。当年刚搬到这个房子的时候还设想要给大露台铺层一尺厚的土——幸好物业和理智联合起来阻止了他——然后代之以一地的大小花盆,至今已经轮流死过好几茬了。
种过各种会开花的花——一定不会开;不会开花的花——一般迅速死翘;无花果树苗——变成了一根棍子;樱桃树苗——同无花果;土豆——块茎如山药蛋大小完全不堪食用。etc。
而且他从小就没干过农活!
我妈倒是下过乡但是她是在大队当广播员的我觉得她和植物的相性也好不到哪去。
这样的俩人……居然……在设想买个小院去乡下种地我真觉得不是他们疯了就是我疯了。

我呢……我是一个24k纯金的都会子,热爱各大商场的化妆品柜台,到了没有商场的地方随时觉得自己会枯萎而死,而且怕虫甚于怕一切……今儿看了十大的密云院子……之后的十分钟……
我发现自己专门下了个赶集网在搜索北京周边出租的农家院……

我觉得我也疯了!!!

以前上课有很个性的老师讲过陶渊明。“那个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哦!他其实就是随便讲讲,带着锄头去地里玩一玩的!他哪里会真干什么农活啦!那些真的农夫一看见他就觉得,哎哟这个碍事的陶老爷又来了!”
我真有点疑心这个陶老爷病是不是人皆有之咧!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24.127.73.*]

发信人: defeatyou (lance~天地一沙鷗), 信区: Joke
标  题: 法国工人真是厉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6 21:44:52 2018), 站内

铁塔门票涨价,工人就罢工,要求等比例涨工资
估计以后不敢涨价了,算下来多收那点钱,还不够涨工资呢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19.143.154.41]

发信人: plen (杯酒人生),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中石化的油是不是比中石油要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6 14:27:32 2018), 站内

感觉管理更规范一些,降价也少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220.194.45.*]
发信人: bmulp (none),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调查一下:等一下两点钟的比赛看的人多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6 23:53:26 2018),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3.19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