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leco (leco),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对!我就是那个“无良女司机”,有图有真相!!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20:34:17 2018), 站内

首先需要承认的是:我就是《谁认识这个无良女司机吗?》这篇帖子的作者刘某宁(我不会曝光她的全名,这是最起码的道德底线)在她的帖子里提到的“无良女司机”某媛媛(也不知道是眼神不好还是别的原因,她给我改过姓)。本不想理会这种在网络中不尊重事实、毫不负责任的一派胡言,但事情发生至今仅仅48小时,已经对我和我的家人的正常生活及名誉造成严重伤害,所以不得不出来还原事情的全部经过,我所说的事情均有图有真相,相信公道自在人心,也相信这里网友都是能辨别是非的人。以下是这48小时内所发生的事实:
一、    出险第一时间我自认应该是全责(行车记录仪里也记录了我自认全责的反应),只是觉得这车撞的有点莫名其妙,当时我右转进入直行道,车身已大部分入道,但是车头还没摆正,感觉后方车辆车速未降,我及时刹停,让行后方直行车辆,也就是刘女士的车,当她车通过三分之二后,突然后车门部位蹭上我车的左前侧,为何说是她的车蹭上我的呢,因为我的车是静止状态,这一点行车记录仪记录的很清楚(真是感谢有行车记录仪这种东西)。但是,这并未影响我愿意承担全责,因为在我的认知里转弯理应让直行,并道就是全责(后来在交警那里了解到,如果对方车辆压线也是有相应承担的责任的)。这些都不重要,事实就是我愿意承担全责!
二、    警是刘女士报的,因为我已认定自己全责,所以完全没必要报警。
三、    刘女士说我不停在打电话,是的,我比她先停好车,所以第一时间问了保险公司的朋友这种事情怎么处理,流程是怎么样的,紧接着就拨打了95519报案,当95519问我对方车辆信息时,我上前问刘女士(在此之前,刘女士没有主动拍过我跟我说话),才知道她已报警,95519说既然已报警,就等警察处理完了之后再打电话报案。
四、    大概三四十分钟后协警来了,我们签署了《机动车交通事故快速处理协议》,认定我全责。(签完之后,我向协警问了我的疑问,为什么是签完之后?因为我从头到尾没想不认全责,有点疑问问一下有错吗?下次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嘛,这点成为了之后刘女士谩骂我的一点)打95519报案,随后商定离刘女士家较近的地方第二天9点定损,整个处理时间一小时左右,并非刘女士所说三个小时
五、    到家后联系定期保养的车行师傅,告知明天定损后去他那修车,修车师傅建议我去他那边定损,因为不同4S店定损会有不同,会直接影响我明年的保费,我觉得师傅说的也对,就跟刘女士打电话商量
六、    电话接通后,刘女士态度很不耐烦,认为都是我撞了她,耽误了她晚上和朋友吃饭,当听说我想更换定损地点后开始破口大骂,骂我不要脸,矫情,马路杀手应该出门撞死。。。。。原本我只想协商,商量的来可能对我明年保费有点好处,商量不来也无所谓,毕竟都是保险公司赔。但是,由于刘女士的态度恶劣,不停骂人,我在很气愤的情况下告知我只去这个地方定损。
七、    在警告不要继续骂人无效后,我主动挂断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告知我只想解决问题,请停止骂人,好好商量,否则我就不搭理了。刘女士回信息说我不认全责,说我换定损点就是贪钱,骂我不要脸已经是客气的了。等我再回复信息时已经发送不过去了,她屏蔽了我。(我们的短信对话均有截图)


八、    凌晨一点左右,我先后收到百合网,世纪佳缘网的恶意注册信息,随后有骚扰电话和要求加微信的,此时我知道她开始用非正常手段攻击我了,随后我在百度输入我的电话号码就出现了现在这篇帖子,里面公布了我的姓名(弄错了姓)、电话、车牌号,以及一些不属实的陈述。


九、    第二天上午我收到刘女士的谩骂短信,咒诅我的父母和孩子,言语及其恶劣(有截图)

十、    刘女士的行为令我感到异常愤怒,决定去双桥交警大队咨询一下,能否请交警开具《事故处理单》,这样我就可以和她分开定损,也不用联系和见面了,在去之前我在车上提取了行车记录仪的视频,也想再问问交警这种情况到底她有没有责任。
十一、    交警说这种小剐蹭自行处理就行了,你若是愿意担全责就直接找保险公司出面,看能否分开定损(言外之意就是事情太小,不用开事故处理单),我又打了保险公司电话,保险公司说必须一起定损。另外,交警告诉我通过行车记录仪显示刘女士可能存在压线、变向的嫌疑,如果能调到她的行车记录仪就可以看清楚她是否也有责任。我想也别费那个劲儿了,第一她有没有行车记录仪都不一定,第二有她也不会拿出来的。最重要的是我不想跟她有任何交涉了。
十二、    此时我只想快点解决这个事情,再也不要跟刘女士有任何的牵扯。所以联系事故当晚的协警,表明我的态度是定损地点无所谓,但刘女士需要对泄露我信息,对我名誉受损以及谩骂我和我的家人的行为道歉,并在网上删除我的个人信息,我想这点要求并不过分吧,然而协警回复她不同意。。。协警表示很无奈以及对我的同情。再三思考后,我想还是先解决定损的事儿吧,先尽我自己的义务,随后她若还是这样,我就追究其法律责任。
十三、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到达刘女士想去的定损地点,她比我先到,随后跟可以帮忙办手续的人员大致沟通了一下,确定了他问的几个情况后,决定办手续,就在办手续之前,我上网看了一下此帖,发现刘女士不但未停止她的行为,反而继续更正和增加泄露我的个人信息,令我非常生气,当即要求停止泄露我的个人信息并且删除,她不同意,开始骂人,一开口就说我言而无信,是个无耻的人,必须先办手续,撞了人还不肯承担全责。她的行为彻底激怒我了,我们有了短暂的争吵,于是我说你要是不删那我就不定损了,她说不定就不定,于是没有定损我们就各自走了。

整个事情经过我已基本阐明,不再做过多解释,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是非判断,不奢望所有人都能理解,只求无愧于心!
另:一直无法定损主要原因是刘女士的恶劣态度以及违法行为对我造成很大困扰,试问任何一人被人无端侮辱谩骂时还能主动联系她解决问题吗?试问任何一个做女儿的能接受自己的父母被人咒诅吗?试问任何一个做母亲的能接受对自己孩子的咒诅吗?刘女士的行为不但触碰道德底线,还触碰了法律,必要时候我会采取相应法律手段。
申明:关于定损一事,我不会有任何推脱,该我承担的我自然会承担,定损地点我也无所谓,前提是刘女士需要停止一切侮辱谩骂、人身攻击的行为,停止泄露我的个人信息。
也恳请网友们理性看待网络事件,毕竟网络暴力可以轻易毁掉一个人的生活甚至是生命!


关于事情的真相我还有完整的行车记录仪视频可以证明以上信息全部属实,只是视频太长,上传不了,有知道怎么传的也可以教我下。别的不想多说,公道自在人心。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3.121.4.*]


发信人: runninghust (内阁大学士),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教育部这是在把国家往死里整啊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Aug 25 23:27:51 2018), 站内

中学老师的打分可以作为学生最终录取分的一部分了,
这下谁送的多,谁权力大谁的分就高了!
这样的改革完全是乱整!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58.16.41.*]

发信人: arsenal1229 (天气不似预期), 信区: TV
标  题: 70集有多少人看哭?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21:29:19 2018), 站内

海兰察讲述傅恒的那一段。

- 来自「水木社区App for iPhone 6 Plus」
--

※ 来源:·水木社区·[FROM: 171.221.15.*]
发信人: templarsf (sf),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其实这事真怨不得滴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21:48:49 2018), 站内

两次的凶手,都是那种想走的时候顺便带个人一起走的那种,滴滴只是提供了部分作案便利而已。就事论事,这两个人即便没有滴滴,伪装送快递、送外卖、或者仅仅是小区里面僻静地方跑上去敲晕个受害人,也是一样类似的结果。如果一个人真的计划不要命了,有心算无心,要带走个人肯定是没问题的。

只是如果那样的话,也就是现在每年应该为数不少的奸杀案里面的其中之一,不大引起人们关注而已,但是受害者的数目并没有减少。

我觉得核心还是两个问题上,一个是社会不平等加重,对生存绝望的人即使只占到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剩下的人不论贵贱都几乎不会有安全可言。希望我们的资本能慢些走,等等我们的人民。

二是目前几千万光棍,这么多人的过剩的荷尔蒙终究是个巨大的问题,任何国家在经历这个阶段的时候相应的犯罪数量都会增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那啥合法化应该会能降低很多犯罪。毕竟xx对于青少年而言,可能显得比较神秘,大家过来人看来,其实也就那么回事,没啥神秘和特殊的,只要管理好健康问题应该就还好。这样想死的人花几百千把块钱就能搞定的事,应该就不会伤及无辜了。

现在面对几千万的光棍,连网络上都要净网,实际上又没法真净,会点搜索的青少年照样能看到不良视频,而这些脑子轴一点的潜在份子反而找不到,连想撸都不可得。不知道在上级的计划里面,这几千万光棍过剩的荷尔蒙是计划怎样化解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2.117.17.191]

发信人: holyrain (rain),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版上众多把美国说成华人地狱的,了解的都是bbs里的美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14:29:26 2018), 站内

常见的谬论:
1、华人在美地位低下,白人根本不和你social,黑人、劳模、日本人都能踩你一脚;
2、教育也就那么回事,爬藤主要靠拼社会阶层,华人移过去不比国内容易;

不多说,用数据打脸:
1、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ist_of_ethnic_groups_in_the_United_States_by_household_income
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统计,chinese american 以$73788远超本土white的$61349,同时也超过了多数人想象中地位很高的japanese american;其中的taiwanese american更是以$90221一骑绝尘;
2、https://college.harvard.edu/admissions/admissions-statistics
harvard去年本科入学的分种族统计,Asian american以仅5%的人口比例拿到了22.2%的入学名额;

一个收入水平和名校入学机会都大幅高于社会平均水平的群体,会被刻意孤立、打压?
按版众的说法藤校都是拼爹拼资源,比国内还过分,那么没社会地位的华裔是如何在爬藤中占据绝对优势的?

最近火爆的一张击败中国的美国奥数队的照片,里面几乎全是亚裔面孔。虽然不太情愿承认,但这个国家确实吸引和包容了全球的优秀人才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7.89.219.*]

发信人: eclipseufo47 (the2of2964), 信区: ChildEducation
标  题: 看看滴滴浙江案,决定让女儿从小学散打拳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Aug 25 22:39:10 2018), 站内

女孩子碰到危险,指望什么也比不过指望自己的拳头,请问北京哪个地方有适合小学女生学散打拳击?

很多人谈安全意识,但很多强奸犯是移动的危墙,很多时候躲不过,就好比你等红灯结果对面大货车失控就怼了过来,这时候你的车是飞度还是沃尔沃或者坦,差别就大了去了


想象这个场景:面对强奸犯,练过的姑娘趁其不备一拳痛击下巴,趁强奸犯捂嘴懵逼,撒腿就跑,这没用吗?这总比毫无反抗能力生存结果强百倍,更别提如果随身携带指虎了。
大部分这种强奸犯都是人生的loser,练过的姑娘专业打非专业,很容易弥补身高体重差距,这么简单的道理一群人就是想不明白。


下边一群杠精和逻辑残疾。又说面对带刀歹徒白给,请问不练防身术歹徒就不带刀子了?请问泰森和你面对持刀歹徒生存概率一样?;又说不如带防身物品的,请问练拳击和带防身物品互斥?练拳击会让女性更容易使用防身物品!
还有说女生怎么练也打不过普通男生,呵呵,这种肥宅可以自己去试试看。
我国理科教育失败,诞生一群逻辑残疾。


--
想象这个场景:面对强奸犯,练过的姑娘趁其不备一拳痛击下巴,趁强奸犯捂嘴懵逼,撒腿就跑,这没用吗?这总比毫无反抗能力生存结果强百倍,更别提如果随身携带指虎了。
大部分这种强奸犯都是人生的loser,练过的姑娘专业打非专业,很容易弥补身高体重差距,这么简单的道理一群人就是想不明白。
※ 修改:·eclipseufo47 于 Aug 26 17:48:31 2018 修改本文·[FROM: 123.150.183.*]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4.249.104.*]
发信人: LaughLy (万能的laughly), 信区: Age
标  题: 30多岁男的会接受另一半经常出差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ug 27 00:04:20 2018), 站内

一出差就是一个多月 回来两三天继续出差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01.38.75.*]
发信人: CZCZ (CZCZ), 信区: Children
标  题: 说说我独自带两岁娃坐高铁的经历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23:39:25 2018), 站内

看了昨天的十大想总结一下自己带娃做高铁。
上周刚回来。我一人带娃回老家。9小时高铁。娃两岁八个月。男娃。精力旺盛。每天在家正常运动量也是跑两三公里。真的是跑。大人要小跑才能追得上的那种。专门买了娃票。但遇上返程高峰。回北京的票分成了两段。到郑州一段。再到北京。第一段两票同一车箱但不在一起。第二段两票挨着但也遇到了别的问题。当时第二段用我的身份证买票,一开始买不到,只能从下一站买,而且后半段只有一张票。我还是想要给孩子买一张。一是不想太辛苦。二是不想打扰别人。就让老公把票退了。打算再买。再刷真的有了,但是我的票退了后用我的身份证不能买了。出不了票,说每人一天一车只能买一次。。于是用我老公身份证号买了一张,而且娃的也突然有票了,两张在一起。只是需要中间换个车厢。就出票了。想着好歹两车票挨着,也不错。上车和列车长说明原因吧。
第一段上车刚好有人也要和我们换票。那人为了他们一家坐在一起,主动协调把我和娃票换到了一起(那是个三连换)。娃玩玩,看看风景,看看书,吃吃东西,看看动画片挺顺利的。
可是,不顺利很快就开始了。
先是验票。我想了一下第二段票提前说明情况。找列车长。假如真有问题还好提前解决。结果,人家说不可以。于是我让老公退票。我又补了一张郑州到北京的票。不管我中间怎么解释,不是我不想买票,而是你们铁路系统真的不让买了,没办法我第二段才用老公身份证买的票。都没有用。好吧。退了票再补车上票。车上票都是无座票。相当于,我花同样的钱退了有座,换了无座。我和娃成了一个座了。
这下我紧张了,九个小时不短。娃没条件睡觉肯定会闹。如果他前半程睡了,后半程我和娃都会好过些。有娃的应该都知道啥叫闹觉。没娃的就算了。说了也不会理解。所以我想方设法让娃在第一段我们有两个座的时候睡一觉。可是,他不睡……虽然他很困但那毕竟不是家里床上,他很难适应新环境,半天不能安静躺下来。自己坐在地上拿座椅当桌面玩小汽车。我知道宝贵的两连座一会儿就要没了。看他如此浪费。简直心在滴血。
这期间,第一段我三连换换座的人有人下车了。先后上来两个人。第一个人年轻男人,简单说了下情况,人家就换了。
在还有两站就到郑州时,我娃终于扛不住了。找枕头要睡觉。我赶紧拿出他的小枕头。铺好,心想还能睡一个小时。结果他还是不能很快入睡。郑州前一站他终于彻底扛不住了。马上要睡着了。到站上来一个中年男的。对的,三连换的票又有人下车了。这个中年男的是我娃和我当时其中一个座位。眼看娃就要睡了。我和他沟通,能不能帮帮忙,和我们换换,就剩一站地儿。让孩子稍微睡一会儿。我们后面还有四个小时。没机会睡了。那个中年男人不愿意,也懒得理解,表现出了不耐烦。我央求了半天,说我孩子两岁。我专门给孩子买了票,可是不在一起。就算我回我的座位,我也不可能把一个两岁半的男娃自己扔在一个座位上。我还是得陪着。免不了还要打扰他。没用,还是被轰。中年男人没错。是我们占着人家的座。但是……算了,我说好的,您等等,我一个人带孩子,收拾得可能有点慢。那一刻我觉得眼泪都在转。宝宝马上就要睡着了。我开始收拾东西。去拿宝宝枕头的时候宝宝开始闹,中年男人一看娃开始闹腾,而且娃票还在他旁边。同意换了。
娃一折腾又睡不着了。宝贵的一小时眼看就要被耽误了。列车长经过。我和他说,一会儿到了郑州能不能帮我换下车厢。主要我有一个背包一个提包,还有一个推车。我总不能来回抱着娃去滴溜这些东西,也不可能把娃一个人放到某车厢,自己再去搬东西。可能有的人觉得没事儿,但是,万一丢了孩子就是一辈子的事。娃当时的状态肯定得一路抱过去了。列车长说他很忙。要帮我就现在可以。于是,他帮我拎着装吃的的手提包和折叠推车。我自己背着装我和娃一路随身用品的背包。娃自己的小背包拴在我背包一侧。我就背着这样的包,抱着娃穿行。因为背包还伤了孩子的小背包,有一点宽,也因为我是横抱孩子,很担心孩子的脚会踢到两侧的人,所以一路都在说对不起。娃一路都在呼噜我的头发。中间我路过车厢连接处的镜子时看了一眼。天呐,简直蓬头垢面,衣衫不整,一个惨惨的怨妇模样。狼狈不堪。
幸运的是,到后来,列车长和列车员看我一个人带这么闹腾的孩子,挺可怜的,对我们还相对照顾一些。不仅帮我们搬了行李,还在后半段给我找了一个小凳子。
那个时候,娃从早上起来已经六七个小时没合眼了。明显开始闹觉了。真的是特别闹。为了不影响别人,我就把他抱到两个车厢的连接处。结果那里有一个基本同龄的小男孩,他爷爷奶奶带着,在地上玩小汽车,我娃突然来精神了,和那个小宝宝一起玩儿了好长时间。两岁多的男孩一起玩儿的一种方式就是在车厢里跑。你追我赶。你问我为什么不制止?我只能说,我在尽力制止,可是他们两个还是穿越五个车厢来回穿越了五六回,其中包括一个商务车厢。明显那个比我们大两个月的小孩更淘气。关键是,我跟这两个孩子以后,那个男孩的奶奶竟然不管了。我从看一个孩子变成了看两个孩子了。一直追在他们后面喊宝宝不要再跑,你们两个不要再跑了。打扰众车厢是肯定的。
那我为什么不把孩子强行抱起来,有几个原因。第一是我家娃如果强抱他的话。他不仅会玩命挣扎往下出溜,而且会发出尖叫似的哭喊声。我想这个杀伤力比两个孩子在车厢中来回跑更大。第二,我确实非常非常累。而且,在那个时间段,我兼顾管另一个孩子。他的爷爷奶奶根本就没有跟上来。我不可能抱两个孩子。所以我就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不停的说,不要再跑了,偶尔能碰到我宝宝的时候硬把他拉住,在他要跑到商务车厢的时候,我飞奔过去拦住他告诉他,“不能过去,你要有界限的意识。”然并卵,并没有太多用。商务车厢他俩还是经过了大概两三次。
后来他们不跑了。两个小朋友都开始拿出自己的小汽车玩儿。于是另一出热闹又开始了。同龄小男孩有一个红色小卡车。我宝宝特别喜欢,就借着玩。我又把给我宝宝买的《赛车总动员》里的法拉利和拖拉机牛的合金模型拿给他们。同龄小男孩看到我家的车车以后,满眼放光。俩人坐在有道中间玩的不亦乐乎。偶尔有人经过。我会让他两张开,这一段时间路过的人不多,基本没有打扰他人。
可是后来。不对了。后来我宝宝回到了我们的座位上玩。两个孩子交换了玩具。可是过了不一会,同龄小男孩就找过来,问我阿姨还有没有其他小汽车。我就又从宝宝的车里拿出宝宝最喜欢的闪电麦昆。没想到同龄小男孩看见麦坤以后疯了。伸手就抢,大哭大闹,不停的说“我的我的,这个我喜欢,都是我的”。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满地打滚。我宝宝最爱麦昆,不肯给,又被那个孩子的哭喊吓着了,满眼含泪,把小汽车递给我,让我放包里。我宝宝话说不利落,就是一个劲对我说“放,放。”好吧,虽然哭喊的孩子不是我娃,但是他在我娃的位子上哭喊,全车厢的人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对这一车厢的打扰可想而知。同龄小男孩最后是被奶奶生生的拖回去的。那是边拖边打滚儿,脚蹭着地,拼命哭喊。
同龄小男孩的奶奶其实很可怜,我和她聊了两句。虽然是爷爷奶奶一起带孩子。但全程爷爷都坐在座位上,没有抬过眼。操心的只有奶奶一个人。不过他们把孩子在那一段时间交给我也真是放心。
小孩的矛盾很快就会化解。过一会儿,同龄小男孩又来找我们玩儿了。玩儿的方式,又是开始来回追跑。不说孩子,我已经精疲力尽。这个时候还有两站左右就要到北京了。我娃其实已经累到不能再累,但是仍然异常亢奋的在玩儿。中间有几次我跟他商量能不能在座位上坐一会儿,他不同意。而且,他在座位上来回动,非常影响身边的人。我就把他抱在连接处。她很闹觉的时候就得要我抱着。就这样抱了很久。30多斤。还好,后面可以让他抵着车厢,可以稍微减轻一下我的负担。这个过程,他仍然在不停的呼噜我的头发。一会儿又搂我,一会儿要亲亲我。幸福是挺幸福的,就是太累了。也太狼狈了。
这整个九个小时里。我只吃了一个饼。而且特别害怕上厕所,主要是我想上厕所的时候,他不肯跟着我,我也几乎没怎么喝过水。
我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我们这些单独带孩子出行的人。我想要很多乘客都跟昨天的帖主一样,对我们这样的家长充满了鄙视。但我想说,全程我真的尽力了。我的要求和底线就是,我知道自己孩子哭的时候发出尖叫声,在她哭的时候,我把她抱在连接处,而且我尽量避免他全程不要发出这种尖叫的哭喊声。
但是在最后还是没有能避免。马上就要到北京了,两个孩子又要开始跑,这回我把我娃抱起来,狠狠训了一顿。然并卵,他还是要跑。然后,我死死地把他抱住,不让他跑。好吧,那个哭声直接让前两排熟睡的人惊醒了。我看到前座的人从熟睡到醒来的整个过程。非常不好意思。下车的时候,我和前座的人道歉。前座的人对我笑笑说,不用,谢谢你们的哭声,要不我还睡呢,马上就到站了。
整个旅途我想说几点。
第一列车车厢的设置真的有些问题。像我们这样带孩子的,如果可以集中在一个车厢里,大家相互谁也别觉得谁吵,也不至于影响别人。
第二,高铁买票的制度真的需要改进,我明明花了一个半人的钱,但却只有一个人的座位。(虽然后半段一个座位几乎也没有坐)为什么我退了票以后不能够再买同一车次的票呢?他有没有想过像我这样的特殊情况?
第三,一个社会对妇女和儿童的态度真的能反映这个社会的进步程度。整个全程,我觉得,有同情心,同理心的人还是比较多的,但确实也有例外。我想这些人,要不然是没有孩子,要不就是从来没有真正管过孩子。
第四,孩子和孩子真的有很大的性格区别。我娃算闹也就能占60分,同龄的那个男孩算闹能占80分,我想一定也有熊到一百分的。但是有的孩子就特别天使,上车就睡觉,下车就尿尿,动画片看一会儿就迷糊。这都不能够直接进行比较。你见过的孩子特别安静,不代表别人也是。从小就坐不住不安静的孩子,未必就不是好孩子。
第五,家长尽力在管。但你不能用你自己的要求家长孩子都闭嘴,或者都不出门。我觉得小孩在两岁以前,都还比较好管,我们家就是从两岁开始学会了满地打滚儿往下出溜,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听话,讲道理,他也是听的,就是很慢,这个年龄的特点就是这样。可是很多没有孩子和不管孩子的人,真的一点同情心和包容心都没有。其实我以前也不喜欢孩子,生小孩以前,跟很多现在在网上吐槽宝宝太闹了的人差不了太多。但有了孩子以后,我就会知道,好多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我们都会为人父母。对孩子,和那些在管教中的孩子家长宽容一些,他们会心存感激。

--
※ 修改:·CZCZ 于 Aug 26 23:41:18 2018 修改本文·[FROM: 125.39.46.*]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5.39.46.*]
发信人: mvtec (mvtec), 信区: OMTV
标  题: 两天连着看了兄弟连,太平洋战争,德剧我们的父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Aug 26 09:15:27 2018), 站内

整个人
都不好了
太压抑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73.178.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