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loratadine (春暖花开),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生娃三个月以后感觉太累了,心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18 00:23:56 2018), 站内

心烦意乱,趁着娃睡觉的时候写的碎碎念,很长,请见谅。

生娃前,老公说婆婆一辈子经手过好多好多孩子,经验丰富;婆婆勤劳能干热心肠,在村里是拔尖的人才;婆婆非常愿意帮我们带娃做家务,是个难得的好婆婆,在全国老人里能排前5%……另外就是在我们生娃前婆婆在大伯哥家带娃,和大伯哥的岳父岳母同住,虽然相处不和谐,但是老公家都说是岳母的错。
怀孕后,我本来决定月子里只请月嫂,老公辅助,不用任何一方老人过来。但是因为婆婆强烈要求要来,老公在月子的第20天把婆婆接来了。然后鸡飞狗跳的日子就开始了。
婆婆的控制欲远大于能力,好为人师,而且基本没有安全意识。婆婆总是发现不了娃的需求,而且不接受任何建议,我说娃困了,肯定会立刻回我“不困”,我说娃需要哄睡,肯定会反驳“困了就睡呗”,于是往往把娃哄到崩溃大哭后扔给我。还有安全意识也是基本没有,20多天的娃双手托屁股竖抱,不知道护着点脖子,之后也时不时抱娃做出看起来很危险的动作。因为我们娃来的极为不易,老公一再强调的就是安全安全安全,但是每次和婆婆说注意安全的时候,婆婆总是不以为然地说“没事~”。婆婆不会抱娃,不会哄睡,也不会冲奶粉,知道一勺奶粉对应60毫升水后,不知道一勺半需要90毫升,也算不出来奶瓶上每条刻度线对应的数字……但是虽然很多常识都没有,却什么都要教我们,什么都要按她的方法来……比如说“小孩出生后要把腿捆起来”,“你看你们不懂,小孩要枕小猪枕头”,我说新生儿不能枕枕头,婆婆说“我不懂你们那科学”,还说“养孩子哪能照书养啊,你们只看书,手里没经过孩子”。。。
两个女人在一个屋檐下,情绪上也很难把握。首先说我的问题,刚生完娃的时候很敏感,哭了几次。月子里有月嫂还好,月嫂刚走的第一天,娃拉便便了,我用打湿的棉柔巾给娃擦屁股,婆婆让我像月嫂那样一条胳膊抱娃抱到水龙头底下,另一只手给娃擦屁股,我说我一条胳膊抱不动娃,婆婆说“你这大粗胳膊还抱不动?”因为这个和老公哭了一次。第二次是出了月子以后母乳渐渐够吃了,我就逐渐给娃断了奶粉,婆婆总觉得我会饿到她孙子,不停地说“你的奶不够”,“你的奶稀”,“你的奶不顶事”,“你的奶不冲”,等等,后来顶不住喂了次奶粉,又说“可算吃顿饱饭了”。这次我没忍住,还嘴了,说“之前跟您沟通过,别总说我的奶不好,万一真的没奶了也是让您这些话气的”。然后又没忍住跟我老公哭了,我下奶的过程血淋淋,还没出院的时候就被娃吸破了,然后吸破——出血——愈合直到三周后才开始步入正轨,实在不能忍受说我辛辛苦苦下的奶不好,何况我的奶不是真的不好。我老公赶紧回来和我婆婆沟通,我婆婆好像也生气了,好几天没给他好脸色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这段时间我的心理特别灰暗,觉得被圈在一个不停被嘲笑、被轻视、被伤害却又因为被娃拖着而无法改变的怪圈里: 被攻击说胖,如果我节食减肥会影响产奶,又会被攻击说奶不好,如果干脆断了母乳又会觉得对不起娃;如果我运动减肥,有几次出去在小区里走路锻炼身体,把娃交给婆婆照顾四五十分钟,回来总说娃见不到妈妈大哭了好久,让我下回别出去那么久了,我又觉得对不起娃;如果干脆不减肥了,又会被攻击说胖。那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在这种压抑的情绪里绕不出来了,后来发展到看着怀里的娃突然就想抱着他一起从楼上跳下去,一想就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然后下一秒又吓坏了,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告诉自己一定要克制,要调整。最后走出来是第二次事件后不久,老公加班到半夜两点多才回来,我一心疼就突然想开了: 老公工作那么辛苦,我还天天让他帮我调节心理,给他的压力太大了,我们还处在为了生活疲于奔命的阶段,谈心理伤害还是太奢侈了,所以只能在心理上皮实一点。
我婆婆的情绪,我其实也没太弄明白,月嫂还在的时候,有一次跟我说“你婆婆没吃饭”,我赶紧去问,婆婆又说她吃过了,我就没再管。后来啊……发现婆婆好像一不开心就闹吃不下饭,但是我也经常不知道她为啥不开心……月子里的时候,婆婆让我晾湿的被罩,让我从冰箱里拿凉东西,两次都被月嫂阻止了,说坐月子的人不能不能碰凉的。月嫂刚走那几天,婆婆让我扔一箱很重的垃圾,我老公赶紧阻止了,说“她搬不动”。这几次好像婆婆都不太开心,好像大家都维护我而不是她。后来她闹起来的时候说“听着你们在屋里笑,我特别难受”。另外就是只能她教导别人,不能别人教她,我和老公告诉她怎么带娃,怎么做更安全的时候,她应该也不开心吧。

最后爆发是在娃两个多月的时候,娃打疫苗后发烧到39.4度,我和老公抱娃去看急诊,又抽血又物理降温,好不容易折腾回来了,老公说都快累散架了。吃完晚饭,我老公又跟婆婆说起看娃的安全意识,我婆婆就爆发了,又哭又闹,我没听懂,我也没出去。闹到十一点了,因为老公第二天还要上班,我就借着去卫生间的机会,在卫生间说了一句“怎么还没睡觉啊,第二天还要上班呢”,然后就回房间了。之后就听到老公和婆婆各自回房间了。我以为睡一觉就好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老公上班去以后,娃醒了发出响动,然后婆婆就冲进我房间,恶狠狠地说“你自己看孩子吧,我气的动不了了”,我就问了一句“您怎么了”,然后婆婆就开始——呃,哭?唱?就是像农村哭灵那样,一边发出哭音一边有节奏地唱出一些话来,还不停地抽搐好像要昏过去似的,但是没有眼泪,中间还随时能停下来用正常语调插几句话……听了一会儿,我也没太听懂,我说“您有什么话,咱们好好沟通,讲讲道理”,我婆婆厉声说“我不讲道理!”然后继续哭唱,什么娘啊~我命不好啊~养儿不能太出息啊~出息了看不起庄稼娘啊~两个儿媳妇和娘都不亲啊~坐月子都不用我啊~娘不如出门让车撞死啊~之类的。我手上还抱着娃呢,娃昨天还高烧呢,我也不能老陪着啊,于是看她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就抱娃回房间了。我回房间没多久,婆婆就不哭了,沉默了一会儿又冲进我房间来说要自己打车去火车站,要回老家。这时候我已经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干脆就没说话,我婆婆就冲出去收拾衣服,一边收拾一边哭唱,收拾一会儿,冲进我房间跟我告别一回,一会儿的功夫告别了四五回……我就一边告诉自己克制克制克制,一边组织语言,等到倒数第二次告别的时候,我说:“那咱们把话说清楚,第一,我们想跟您沟通讲道理,是您说的“我不讲道理”,第二,我们都希望您留下来,但是我们也不能限制您的人身自由,您一定要走,我们不强留,第三,您孙子发烧到39度多,您儿子昨天一天没上班今天肯定特别忙,您一点都不心疼他们,那就只有我心疼他们了。”然后我婆婆就冲到大门要走,还给我公公打电话说“把我气坏了,我要回家,打车是不是去北京站?”之后安静了一小段时间,最终也没走,然后又到我房间告别一次……我就说了一句话:“我说了我们都希望您留下来。”我婆婆就不走了,但还是哭唱,我把他送回自己房间,说“您休息休息吧,中午咱们不做饭了,我叫个外卖”。我婆婆好像是看我开始安慰她了,或者是她闹着要走的时候我没跪下来求她,总之还是气不顺,气呼呼地说:“你自己吃吧,我吃不下去”。中午果然没有吃饭,下午也一直气不顺,弄得我房间外气压极低,我一整天没出去喝水,抱着娃窝在房间里。
这时候我已经全母乳了,娃已经不吃奶瓶了,第一天娃发烧+第二天婆婆闹,弄得我身心俱疲。我再怎么克制也只是表面冷静,内心深处还是生气的,气的身体也在微微的抖,万一气的回奶了娃就要挨饿了。然后我跟老公商量,要不先送婆婆回去一段时间吧,我老公一听说婆婆在家这么闹,立刻说第二天送她回去。之后是公公给婆婆打了电话,我婆婆听说要送她回老家,对着电话里的公公吼:“我不用他送,我死在外边!”我看她情绪不太稳定,就把我房间门反锁了,我婆婆在电话里说:“我没怎么样,小x(我)和你们说什么了?”然后就快步冲到我房门口,发现我锁门了,就没进来。等我老公回来,婆婆又开始哭,本来老公一回来我就把房间门打开的,婆婆一哭老公就给我关上门了,就留下一句“你别管了”,我在房间里隐隐约约听见一句“这娶的都是什么儿媳妇啊”。

事后我问老公,婆婆怎么了,老公说“臆想症+被迫害妄想症”,就知道婆婆编排着骂我了,而且是连着老公嫂子一起骂了。。。第三天老公专门请了一天假,把婆婆送回老家了,不敢只送到火车站,是送回老家把婆婆交到公公手里才回来,不然怕她离家出走呢。婆婆临走的时候,我调动仅剩的情商和克制力,抱着娃说:“奶奶看宝宝辛苦了,回去休息休息再来啊。”婆婆抱了娃,哭,似乎难过的手一软,好像要把娃摔了似的,吓得我老公赶紧去接,我都懒得动,我知道没事的。
连续两天娃又难受又害怕,一直要抱抱,我体力消耗极大,加上精神高度紧张,两个晚上加起来只睡了五个小时,感觉身体各种毛病都出来了,婆婆走了之后好几天才慢慢恢复。

如今带娃回娘家住,各种愉快,唯一的遗憾是老公只有每周末才能见到娃了。因为这个娃是我们期盼了六年才盼来的,我们此生也大概率不会再有第二个娃了,所以他的每一天都很珍贵,一点都不希望老公错过他的任何一步成长。当初顶着巨大压力要娃、身体和精神受到双重摧残的时候,老公还说等生了娃让我好好调理一下身体,当初谁能又想到如今呢,呵呵……只能说不如意者十之八九,有了娃就应该感恩苍天,别的都是小事。
但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还是很伤感,和老公结婚以来,省吃俭用买房买车,辛苦要娃,我爸妈从物质上和精神上都有支持,不论是我个人还是我父母,对我们这一段婚姻都付出了很多。相反他家什么都没付出,只是一直说能帮忙看孩子,也怪我自己存了贪小便宜的心理,觉得这些年为了要孩子花了不少钱,老公又在私企,社保缴的少,以后退休金低,想着现在能省点就省点,以后再有点头绪收益补贴老公的养老金,所以婆婆愿意给看孩子省下保姆钱也挺不错的。现在发现我大错特错,我都弄不清婆婆到底是真心想帮我们看孩子,还是因为和公公、和她大儿媳都相处不好,才……
看婆婆的意思,她还是想过来,虽然临走时拿走了所有的衣服作“我再也不回来了”状,老公的意思也希望婆婆再来,公公找了个门卫的工作,婆婆一个人在家既不安全,也容易受村里人议论。我心里挺犯怵的,婆婆在大儿子家,和大伯哥的岳母同住了几年照顾大孙子孙女,期间战争不断,岳母这几年间得了两次癌症。我上有父母,下有小奶娃,我得健健康康活着。

太累了,突然不想想了,想直接掀桌子算了,把娃扔回我娘家,四千块钱请个育儿嫂照顾,我妈上班,我爸帮忙看着育儿嫂,我每周末回娘家看娃,安心把娃养大,给父母养老,什么男人婆家都一边去吧。真希望回到少年时,我还是那个学习好人缘也好的别人家的孩子,顺风顺水上top2,前途一片大好的女孩子,而不是一个为了一个小家付出了一切精力,耽误了工作发展,甚至连健康都付出了出去,却只换来一句“这叫什么儿媳妇啊”的可怜的中年女人。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9.251.78.*]

发信人: virus27 (地青乙),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我也不是反对房产税,但交了那么多税去了哪里得有个说法!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18 00:21:35 2018), 站内

每年个税就得交个4~50万,再加个房产税其实也没什么,但交了那么多税都用在哪了?完全看不见!

孩子还挤在普小里,小区外面脏乱差随便停车,gj每年收那么多税,究竟用在哪了?援非援拉美了?还是搞铁公基项目下面人分了?还是盖福利房分给体制内了?老百姓完全不知道!

说要交税就得交,为什么收税?税钱用于什么地方?交上去的钱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这是我最没法接受的!

收房产税补充财政收入,但这部分财政收入要用在哪里,请明示!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5.171.63.*]

发信人: jer (),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绍兴文理学院是985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20:33:45 2018), 站内

【 以下文字转载自 NewExpress 讨论区 】
发信人: jer (), 信区: NewExpress
标  题: 绍兴文理学院是985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20:31:36 2018),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59.109.144.*]



发信人: TJAngela (TJAngela), 信区: Universal
标  题: 也发个不爱化妆的妹子求打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18 00:00:30 2018),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10.74.128.*]


发信人: oceanly (oceanly), 信区: Age
标  题: 碰到动手动脚的异性怎么办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22:41:50 2018), 站内

怎么应对才不怂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9.2.7.*]

发信人: epic45 (epic45),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粗大,雷车后视镜革命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19:19:57 2018), 站内

如图



变焦变距变广角夜视统统有了!!

革命了有没有 ,兄弟!!





--
※ 修改:·epic45 于 Sep 18 12:11:34 2018 修改本文·[FROM: 106.39.14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06.39.148.*]
发信人: ningjing2014 (xiaoshanguai), 信区: Stock
标  题: 一言不合就长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Sep 18 12:22:49 2018), 站内

不留疤不甘心的节奏?……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59.108.15.*]



发信人: enosima (enosima), 信区: Notebook
标  题: thinkpad明显没有苹果好啊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13:19:28 2018), 站内

除了系统占优势,系统也是别人家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03.37.140.*]

发信人: simonlijw (simonlijw), 信区: Travel
标  题: 曾在瑞典唯一的错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Sep 17 22:20:44 2018), 站内

曾在瑞典唯一的错误,就是没有对待自己的同胞也如谴责他的那些国人一般冷漠残忍,把那个同样半夜没找到酒店在外面的中国女留学生招到酒店内,也许他就不会出这种事情了。

某些中国人历来就是,对外国人太纵容,对中国人太严苛。

就说一句,作为一个游客,是去给瑞典送钱的,而不是去蹭瑞典福利的。对待游客,瑞典警察本来是可以做的更好的,而不是如此般地野蛮对待。
#发送自[email protected]
--

※ 来源:·zSMTH·[FROM: 106.120.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