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TornadoChen (Tornado), 信区: Divorce
标  题: 回忆一个自己有缘无份的感情经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Jan 15 16:57:44 2019), 站内

首先说明,我和她认识了20多年了,非常有缘,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一直把我们搞得很近,而且在大学时期有过一段美好的感情,但最终没有结果。现在各自家庭都还算幸福稳定,各自都两个娃了,目前的交往也限于正常或者比正常好一些的朋友关系,见面一般都是我夫人和她约了之后,带着家属或孩子一起,避免单独联系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微信上也限于偶尔聊聊带娃、上辅导班、娃看病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朋友圈偶尔点赞评论一下。

      前几天各自带娃在黄庄一带上辅导班,却不期而遇,算是十年以来第一次跟她单独见面,黄庄可是当年我和她无数次一起留下足迹的地方,可以说路上每一块地砖都被我们踩过,而且牛逼的是这地方十几年了居然还是老样子,每次到那里总觉得回到了20岁,于是触景生情,简单聊了两句过去的事情,最后她半开玩笑说“不管过去怎样,就当作我们离婚了,说不定真结婚了现在也正在办离婚”。

      想来之前还真的没有把那段感情好好回忆一下,所以就发在离版算是个纪念,求版主别删。

      第一次见她是中学初一的课间操时间(距离现在竟然已经20多年了),我们都在各自班级的最边上一队,刚好相邻,我发现旁边这个小妹(其实他比我大两个月)还挺美丽的,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经常瞄一瞄她,有时我站队没跟她对齐还指挥我调整,后来说她那时对我也有一些印象,不过是坏印象,觉得这个人做操都是在应付(她确实是个非常认真的人),那时候连名字也懒得去打听,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妹妹能跟我有什么交集。

       上了高中,和她到了同一个班,又发现她坐到了我的前面,还是我们的副班长,终于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了,每天都要看她的背影。

       高中期间的第一次期末考,我第5名,她第6名,后来我们的学号,就以这次考试排名而定了,因此我5号,她6号,又挨着;

       除了学习成绩接近外,她在其他方面比我要突出的多,作为班干部,一直是焦点人物,加上漂亮的脸蛋,身边萦绕着不少男生,而我除了成绩稳定在班级前十之外,其他时间主要与男生们一起打游戏,对她的关注也仅限于上课从后面看看她,连暗恋都不一定算得上吧,那时候还是学习和玩为重。

      毕竟是前后桌,我数学物理又是班级数一数二的,勤奋认真的她经常向我讨教一些难题的思路,我也耐心解答,当然讲解完,是要笑话一下她笨,要强的她总是瞪我一眼就转头回去,要知道那时,她总是被各种男生众星捧月般围绕,我几乎是唯一会跟她顶嘴的男生,毕竟有一技之长,她也有求于我。

      高考来了,本来我就想考个本省的某全国重点大学挑个好专业,发挥正常的话问题不大,我们是考后估算分数报志愿,自己知道失手的我,在别人建议下报了北理工,这样能上个还可以的专业,她算是超常发挥,报了人大(报志愿的时候,我们互相不知道对方报了什么)。

      就这样 阴差阳错,我们和另外一个女生一起,成了班上3个在北京上大学的同学(说明一下我们那边报志愿,除了top2外,北京的学校并不热门,都觉得北京冷,报外省的学校以上海为主,要么就是上本省的某全国重点大学)

        到京之后,猛然发现北理工和人大竟然仅仅一街之隔,这要是不来往可就不礼貌了,起码远亲不如近邻交个朋友。2001年,手机没普及,各奔东西的同学们联系主要靠qq和邮箱,还有就是当时很火的chinaren,而且大一不少学校不让买电脑,需要到网吧或者学校机房才能上网,于是我就到飞宇网吧上网给她qq留言邀请她来我校参观吃饭,记得到了周五她回留言说周六来,等我再上网的时候已经是下一周了,就约这事,花了快两周时间,也挺搞笑的。

        终于把她请来了,我带她在校园里走了走,结果走了一会儿她开始评论了,“你这什么学校,又老又破又小,走了半天也没看见几个女生,换我就马上回去复读了,你看我那么笨都上了人大,你那么聪明,上这亏大了,明年再考起码上人大跟我做同学,要不你还好意思说我笨吗。。我还听我们宿舍的说北理工毕业都去山区造坦克,真替你感到悲哀,以后可怎么办”,再往下说什么我都听不下去了,至少说了有5分钟,我嘴硬说我们师兄毕业好多去了华为也挺好的,她说华为是干什么的,她们人大毕业都是去世界五百强外企,四大或者咨询公司,都是金领一个月1万多工资,北理工就属于蓝领一个月拿3000就不错了,她还提议带我去人大参观一下真正大学是什么样的,我气坏了就没去。

       我认为她这是看不起我(到后来,她说除了确实觉得我亏了想拉我一把之外,同时也是逮住机会对我之前笑话她笨的反击,她其实挺在意别人对她的看法的,这在之后的交往中也频繁体现)。之后整个大一上学期,我都自卑地也不给她qq留言了,还有一次,她给我留言说“你有救啦,听说人大马把北理工吞并,你文凭免费升级,狗屎运不错”之类的,我气的差点就把她拉黑。

       直到快期末,她又发了qq给我,问我高数学的怎么样,有时间一起看看重点题型,贱贱的我表面说“好学校的题型跟我们差学校不一样的,别给你误导了”,但还是禁不住美女的诱惑去了,这时候发现她会打扮了,变更漂亮了,尤其是摆脱了高中的运动装之后,身材的曲线体现出来了,心中重燃火苗。

       放假后约她一同火车回去,一起订了票,当时还没有高铁,硬座过夜回去,她睡着了,靠在了我的肩膀上,后来趴在了腿上,淡淡的发香、19岁女孩青春的气息刺激着我的荷尔蒙,可能就是这个时候,我对她有了一些心动。

……………………………………………………………………………………………………

   于是大一下学期返校后,我通过各种方式拉进与她的距离,貌似她也挺愿意、挺配合的(可能她也寂寞无聊),这学期大家都配了手机,联系起来方便多了,每天都能有个几条短信的互动,动感地带每个月套餐包的300条短信估计有280条是给她的,每天说说上了什么课,身边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逐渐成了一种习惯,也逐步掌握了她近期计划,  她是个优秀的、爱学习的姑娘,啥都想学,这样就好办了,我会的我教他,我不会的一起学,比如她要考托福,要学MATLAB,这就是切入点。(不少迪庆说要死缠烂打追女神,其实不用的,要是你在女神心里有些位置,女神都会配合你的,哪怕争取个备胎地位不太困难,当然前提是摸清楚女神到底喜欢干什么、近期远期需求在哪里,然后你有相应的一技之长,学习、玩、运动什么的都可以,不会就赶紧恶补,当然有持续性的最好,修电脑什么的没什么持续性,人家电脑总不能天天坏,总之迪庆不能光打嘴炮说心里只有你什么的,那个没有用,比如前几天十大单恋7年那个,就是没想明白的典型)。

   言归正传,我先把各种有关托福的信息恶补了一下,发现这玩意不难,背单词就是了,但还是建议她一起报了辅导班,在黄庄那边(没想到后来娃上辅导班也都在那附近,真是个神奇地地方)。这样每次上课都能一起骑车去,当时觉得挺远的,现在看来就一脚油门的距离,我们又有了一起上课的机会,又有了共同的目标,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就更多了,话题的空间也打开了。
       有一次去英语班前,她说她的车被偷了(按我夫人的话来说应该是套路),于是她就坐我的后座了, 等到下一次要去托福班之前,我先短信问她你买新车没,她直接回“你嫌我重还是什么的?我自己走去”,我心领神会赶紧去修自行车的地方买了个坐垫装上,以后的托福班路上,我就成了车夫,当然骑车载着女神,内心是自豪的,就跟充了电一样,腿也有劲了。
      
   为了学MATLAB,我们也一起办了国图的卡,有空就去看书,看完书去附近的紫竹院公园看老太太跳舞唱歌打太极拳、去家乐福买零食,都是我载着她去的,想想工作后要是谈恋爱都得BBA接送才行,学生时代的感情真是纯朴简单没有杂质。

      给她当车夫,再次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准确的说是身体上的距离,最开始,她扶坐垫,然后她轻轻扶我的腰,最后直到她很自然地搂着我的腰。

      除了学习之外,适当的放松娱乐还是必要的,北京的名胜古迹基本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魏公村中关村附近的大小馆子,也有我们的身影,总结那段日子,简单、快乐、充实、积极、健康,几乎整天腻在了一起,旁人看来我们已经在谈恋爱了。

……………………………………………………………………………………………………
   下面这一时间段心情也比较乱,所以回忆其实有些模糊,当时到底怎么想的甚至怎么做的,可能不一定能准确表达


   这样的心照不宣地日子又过了一年多,对于别人认为的男女朋友关系,我们既不否认也没有明确承认,两个人心中可能有一种默契,都不去说未来的事,毕竟大学里面谈一场恋爱后分手也是常态,而我对是否跟这样一个女神共度余生,心中也是没底的,傻傻的以为以后要面对很多情敌,当然除了对自己没信心外,我们两个的性格其实都挺强势的,都想主导对方的思路和想法,真是不知道适合不适合。

   终于大概在大三的时候,我有些憋不住了,自己态度不坚定也不能害她,于是把想法告诉了她,前几天碰面的时候她说,我的那些话算是我们之间的一个转折点,当时她感觉非常失望认为我是在玩她,过了两年她觉得我对她缺乏最基本信任,所以在研究生阶段放弃了我,现在说我那时候想法太幼稚了)
    我以为一切就这么完了,有些后悔,我又没什么亏的说那些干啥。。记得应该是第二天她发了个消息:“你想多了,我们还小,以后要跟谁过一辈子,先不要去想,好好做朋友”,那天我们见面后,达成了5点共识:
      1.把未来的预期降低,今后不会结婚,结婚也会离婚,先不要去想这些事;
      2.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她说了算,比如她要拒绝不喜欢的人追求的时候,需要我配合当她的男朋友;
      3.身体接触的尺度她来把握,在未来不确定的情况下,我别碰她,更别想上她,但是她可以碰我。。
      4.如果要跟别人发展面向结婚的男女朋友关系之前互相通知一声,不干涉恋爱自由
      5.经济上AA,互不相欠。

      这之后的一小段时间,我们相处起来稍有些不一样,毕竟有了个小疙瘩,似乎有了一些阴影,特别是我不能碰她的规定,有一段时间执行地特别严格,她觉得我玩她我就不应该碰她了,她吃亏了只能她来定规则。。总之她是会用各种办法让你对说错的话做错的事付出后果。。

      又过了一阵,似乎恢复了以往的常态,轻松愉快,感觉多了个亲人,其他方面感觉跟男女朋友相处的方式差不多,但是没有男女朋友之间那种因为感情问题的吵架,可能是因为彼此的期望降低,但是在北京又是亲人般的依靠吧,这种状态大概一直延续到了研一。

——————————————————————————————————————————————————————————————————————

   按照她后来的说法,她对我的其实是非常伤心的,当时又特别舍不得我,跟我一起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也不想尝试跟别的男生交往,所以给我约法三章,还想尽各种办法来证明我的那些想法是错误的(比如只能她对我亲热不能我主动碰她之类),要让我后悔,上次黄庄碰面,她说那时她傻我也傻,两个傻逼搞在一起,但回想起来也是美好的,学生时代男女朋友能一起干的事也都干了(除了ooxx外),对我来说没啥遗憾,对她来说亏大了,大好青春都浪费在我身上…

       回忆搞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折腾了不少事的:

       考托福和GRE:我们都拿了不错的分数,我还比她高一点,不过最后都没出国,就当纯背单词了,而现在发现娃上的英语班,好多单词居然是GRE才有的。

       一起学车:每周去海淀驾校,开的破捷达,车里特别臭,一车三人轮流,有一次同车一个男的还想撩她,等换我下来后,吓得她赶紧跟我亲热一下,他在前面练车我们在后面亲热,那个男的估计很不爽,练了几次倒库次次熄火。。。她的车感特别好,考试一次性过关,现在开车也是飞起,和她性格一样,绝对看不出是女司机在开车

       教她游泳:建议迪庆们一定学会游泳,然后教女神游泳,拉手搂腰什么的都是自然而然的,想想现在健身私教跟女学员的事就明白了,游泳完了以后感觉特别能吃,她的吃相特别难看,能把一整只烤鸡全吃掉,其他运动羽毛球之类也穿插着来。

       炒股:一起炒股,当时我就感觉QQ今后会很有前途,问她QQ有没有上市能投资一下,有的话买一点说不定能翻倍,她在电脑上查了一下说没有,后来才知道在港股里其实有,到现在100多倍了。

       旅行:大四那年保研后都有一阵的空闲时间,辛苦了四年放飞一下自我,一起去三亚玩,那一次旅行,我们的亲密程度达到了最高峰,虽然订了两间房,但是晚上都呆在一个房间里,很多人关心上没上,答案是没有,虽然无限接近,具体细节不描述了。

       其他杂事也有些模糊了,总是两个人自己有事都会跟对方说,互相帮忙出出主意,抱团取暖,不过可能也正是这样,逐渐没了一开始那种新鲜感,不知道是不是类似于夫妻间七年之痒的感觉。。。

....................................

散伙
      
    上了研究生之后,各自都有些忙,客观上距离也远了(我研究生换了学校),特别是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忙于实习,相处的时间也少了,甚至有时半个月才见一次,当然以上原因只是外因,内因应该是我们的感情进入疲劳期了,可以说已经到了不进而退的阶段,虽然我已经有更进一步的想法了,但客观上由于实习太忙,对于感情的表示有些物质化了,在她看来就是没有之前那么用心了,加上她又认为其实我内心深处并不信任她,两个人的距离不知不觉拉大了。

      中午有一天,她说我们去唱歌吧,要有大事跟我说,她找了一个KTV包间,先开始唱,可惜不是你,勇气,分手快乐,梁静茹三连发,我一听就知道完了,唱完她跟说知道怎么回事了吧,我说还有救吗,她说没救了,该说的话都唱完了,喝酒吧,让我抱着她喝酒,两个人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头一次发现我们俩酒量都还挺大的,起码三瓶啤酒的时候两人都挺清醒,她掏出了一个新买的钱包给我说留作纪念,用不用随我,扔了也行,最后我送她回学校,就这样结束了,反正那天我整个人也是懵逼的,传说中的快刀斩乱麻也许就是这样。

      第二天我还不相信这是真的,发消息说舍不得,她打电话过来说你自己摧毁的没什么舍不得的,态度很坚决,。

      后来我们的联系就很少了,可能两三个月也不联系一次,好像也就是问问放假回家没,毕业找工作之类的问问。

      工作之后,有一次她联系我说她的师妹要找工作投投简历咨询一下,那个师妹就是我现在的夫人,她提议小聚边吃边聊,这好像是散伙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带了男友和师妹,其实气氛也有些尴尬,大家尬聊着就吃完了,然而我对师妹动了心,后来师妹工作之后,有些业务的事联系问我,逐渐就熟悉起来,我曾问过她追师妹合适吗,她说是我的自由,知根知底也挺好,于是我投入了感情,师妹也逐渐成了我的夫人。

      之后大家各自结婚生子,分别成为了老父亲老母亲,当年那顿尬聊饭局的四个人倒也成了朋友,偶尔能够一起出来溜娃。

      如果没记错的话,十二年前散伙后我们没有再单独见过面,直到上上周,我带着大娃上培训班,还是娃发现了她叫了阿姨,我们把娃送进课堂后,我说我们以前上英语班好像也在这吧,怎么这么快就轮到娃了,是不是同一批人骗了两代人的钱,她说好巧居然能在这碰到,十几年了黄庄都没怎么变过,我问她有没有后悔过,她说没什么好后悔的,现在不都过的挺好,要是我们在一起说不定早就掀桌子办离婚了,初恋真正走到最后的也不多,我们彼此留下了最美好的时光和印象,当然最后她还得重申一下她吃大亏了,当年我都不要她了,她还用最好的青春时光陪伴我,特别傻。

      我还给她看了一下她送我的钱包,她说赶紧扔了,放下吧,就当作离婚了,我说质量太好了而且都是手机支付了掏的机会不多,就等到用坏了再扔吧,然后我们又聊了聊娃的事,她开玩笑说我们没戏了,下一代要是培养一下感情也挺好,以后她当婆婆会对我女儿好……

     简单总结下,失败的主因是我主动的不够,两个人谈的太久后没更进一步,随着时间流逝和距离的拉开,感情变淡了,自然没有结果,其实她在离开我的时候唱的“可惜不是你”这首歌对我们的感情总结的总结挺到位的,昨天听了一下快听哭了,内心里感谢她陪我走过那么多路,最后却走失在黄庄的路口,而原因很大程度是当年的我缺乏勇气。
※ 修改:·TornadoChen 于 Jan 18 08:19:05 2019 修改本文·[FROM: 106.121.3.*]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7.136.0.*]
发信人: loc (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最狠渣男!吴秀波把小三送进局子里了,预计判十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23:39:03 2019), 站内

https://share.iclient.ifeng.com/shareNews?aid=ucms_7jZaAnOE1AW

9月份就有人爆料小三要被抓,如今是应验了。
--

※ 修改:·loc 于 Jan 19 09:56:23 2019 修改本文·[FROM: 223.12.6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0.0.0.*]


发信人: dove2014 (小鸽子), 信区: TVShow
标  题: 为什么吴秀波这种渣男被曝光后不受影响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Jan 19 00:05:15 2019), 站内

为什么呢,国人这么包容吗?
广电不引导民众一下吗?对待丑恶的公众人物,难道不是封杀吗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3.139.195.*]



发信人: gaasyy (Bella), 信区: MyFamily
标  题: 舅舅欠下巨额债务---全家濒临崩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Jan 14 08:59:22 2019), 站内

前情:十一年前,楼主父亲去世那年,楼主舅舅欠下大几十万赌债,当时全家人忙着父亲去世,无暇顾及,又过了一年外公去世,此事不了了之。
  就在几天前,舅妈来电话,舅舅这些年为还当年的债,一直在套信用卡,网上借贷,小额贷款,具体数额不详,催债的电话打到80岁外婆那里了。然后全家人哭了一天,我妈瞬间老了五岁。所有人建议舅妈带着表弟赶紧离婚(房子在她名下小产权不值钱),可是她不同意,抱着过苦日子也要替他还,现在到处凑钱。
目前我的想法,1.去人民银行拉征信看看征信上到底欠了多少钱,其他的贷款只能从他嘴里得知(当然他几十年没有说过一句实话)。
2.如果总欠贷在50w以内,我们家出30w,其余舅妈去想办法;如果欠贷数额上百万,我也没这个能力,只能让他净身出户,做老赖,直到死那一天了,法律上没有父债子偿。

舅妈:性格懦弱遇事没主意,理解能力不高,但为人善良,贤妻良母。家庭年入4w以内
楼主:夫妻工薪阶层,没有孩子有点存款,省吃俭用,但看着表弟舅妈外婆的份上愿意尽力解决。

恳求各位,1.这件事建议解决途径?
2.如果要还先还哪些贷款。
谢谢大家了。

--
后续补充:LZ回归理智以及听取律师和版上各位的观点后,给了舅妈一家建议:去拉征信,银行的钱先还了,离婚,转移财产,其余网贷等让他自己背债,等着被法院起诉每个月从工资卡里还。
一家人的态度:舅妈似乎听进去了,离婚不分家,然而在舅面前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17岁表弟哭着说无法接收他爸妈离婚,以后赚钱也要替他爸还了,心底还是觉得只要还了这钱一家人就能回到从前;舅就几句话“她们(我妈和两个姨妈)商量好了吗”,“我三年还清”,拒绝和除舅妈以外的家人沟通,依旧一副趾高气昂的态度。我们其余人态度,以后会负责外婆表弟的生活读书钱,其余没有能力给他还债。
  逼着他们离婚,一是不知道舅的态度,二是最怕表弟因为这个想不开,做出什么极端的举动。目前主意出了,建议给了,往后可见的结果也给他们分析了,苦口婆心,舅一家人僵在这了,好像能拖一天是一天了。我们再多说也无用了,只能看着这家人掉入深渊无能为力。
※ 修改:·gaasyy 于 Jan 18 13:21:11 2019 修改本文·[FROM: 183.192.54.*]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83.192.54.*]
发信人: lanczos (subspace),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主题:主题:单位返聘的老专家退休了,有点感慨。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19:52:38 2019), 站内

有点感性,跟职版风格不合,
不知所云,请多包涵。
——————————————
老专家十年前退休,单位接着返聘,现在七十岁了,按照规定不再返聘,终于彻底退休了。
临别前,科室举行了欢送会,部门领导也来了。曾经的工作照片一页页地翻过,岁月匆匆啊,大家不禁热泪盈眶。
每年重阳节,单位领导都会登门慰问退休老领导,普通退休职工单位也组织集体慰问活动。每当有退休职工去世,单位内网也会发布讣告,——虽然我们大多数年轻人都不认识。这大概就是体制内的温情吧。
————————————————
我跟老专家没有很多交集,并没有告别的伤感。在帮着老专家整理工位的时候,他积攒一辈子的专业技术资料都彻底不再需要了,说都交给我们后辈了。我感慨的是,老专家的职业生涯就此落幕了,他以后再也不会跟这些数据、图纸打交道了。
从小学到高中,每年我都会把课本、参考书、试卷整理存放好,闲暇时会翻出来看看,满满地都是回忆,同时也激励着自己继续努力学习。高考结束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在最后一次翻越以往的书籍后,毫不犹豫地把它们全部卖掉,以此告别人生的一个阶段。
从大学到现在工作,专业课书籍保留至今,工作中也累积了不少参考书。经常感觉无处存放,但又不忍心丢弃,因为有时候还是会翻阅。或许只有到像老专家那样彻底退休的一天,所有的专业技术资料都可以丢弃了。
——————————————
未来的职业生涯还很长,体制内当然并非高枕无忧。我们的国家就像是一个船队,政府掌控着体制内这条大船。大船之外有很多小船,这是体制外。我们每个人都是船上的包袱。小船有跑得快的,有跑得慢的。大船当然是跑得最稳的。对于能力出众的人,觉得自己可以当舵手,待在大船上嫌慢,他或许更愿意跑得快的小船上,有的甚至都去了到别的船队。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小水手,体制内这条大船是比较稳当的。但当遇到大风浪的时候,体制内这条船也可能要甩掉一些包袱。所以还是要强健体质,认清楚自己何时可能被甩掉。在遭遇风浪被甩出去后,还能够凭借强健的体魄爬上一些小船。

- 来自「水木社区App for Android」
※ 修改:·lanczos 于 Jan 18 21:51:11 2019 修改本文·[FROM: 220.112.12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104.210.*]

修改:lanczos FROM 220.112.121.*
FROM 223.104.210.*
--来自微水木3.3.5
※ 修改:·lanczos 于 Jan 19 00:33:05 2019 修改本文·[FROM: 220.112.12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104.210.*]

修改:lanczos FROM 220.112.121.*
FROM 223.104.210.*
--来自微水木3.3.5
※ 修改:·lanczos 于 Jan 19 00:38:35 2019 修改本文·[FROM: 220.112.12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104.210.*]

发信人: babydollxp (赵公卓),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成立央区对普通人不是好事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08:18:48 2019), 站内

首先,央区的管理势必会趋于保守,这样生活便利程度大打折扣,生活成本会暴增
其次,央区不可能大搞建设,老破小翻身无望
第三,央区必然有准入机制,因此卖房也不方便
第四,央区必然抑制商业,大多数人还是要去商业中心上班,因此上班距离增加了。大家所说的事业单位很多也会搬离,剩下的以中央行政单位为主
第五,央区的成立是中央行政单位的胜利扩张,必然会有意无意压缩普通人发展的空间。
第六,即使是大家最看重的学区,由于央区的成立,老师们的就近住宿更难解决,通勤时间过长,也会影响教育质量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7.136.0.*]

发信人: innoloong (哈马斯),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黄灯加速是个普遍现象估计每个司机都做过。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16:39:14 2019), 站内

首先我说的不是安立路事件,跟这个事件一点关系都没有,仅仅说黄灯加速。
大家开车总会遇上黄灯,假如你已经过线,这个时候绿灯变黄灯,这个时候自己的方向马上要变红灯,而垂直方向要变绿灯,我觉得90%的人都会选择加速通过路口,因为如果减速很有可能通不过路口,直接把垂直方向的车流挡住,要么造成事故,要么造成拥堵。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02.108.86.*]

发信人: miliq (铭), 信区: PieLove
标  题: 颜值还行身高170创业女寻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22:22:16 2019), 站内


87年,女,身高170,重本硕,颜值大致像马思纯吧,以前兼职当过十八线产品模特;一线有户已购房,创业年70万左右,性格方面偏外向,做正事时略急有判断力,日常生活比较随意。

希望:
Basic→身高>172,年龄<1983,人品好,一线已置业,原生家庭和睦,坐标北京或上海。
Must→人品好,真诚善良,比较有进入婚育的意愿,有比较正确的金钱观。
Must not→出差太多的职业;心态不积极乐观,身材不健康不自律。

来发本帖主要靠梁静茹给的勇气,求轻喷^ ^
如有意向请发送资料至[email protected],多谢阅读。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6.230.183.*]

发信人: shulammite (书拉|大德无亏,小节出入可也), 信区: Movie
标  题: 波叔太狠了,情圣2出品方哔了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23:34:56 2019), 站内

新丽太惨了
去年是如懿传倒霉,今年开年又碰上这事
不过更惨的是买了新丽的腾讯,哈哈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7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