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scn (Here), 信区: Railway
标  题: 今天因为儿童票跟列车长pk了一次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22:22:19 2019), 站内

我儿子十岁3个月,身高157,今天从西安到北京,票是春节前电脑上购的票,因为按身份证号购票,直接出儿童票。
上车后几分钟,列车员查票,查完后让我儿子去量一下身高,我直接说不用量了,超过1米5了。列车员让我补票,我回答网络买的票。列车员听了就走了。
过了几分钟,列车长过来了,一边走一边说,哪位孩子身高超高买的儿童票?并径直走向我们。然后问是这位小朋友吗?我回答是,她又让我儿子量身高。我回答不用量了,已经157了。她说按照规定,超过1米5需要买全票。我告诉她网络上买票没有这一条规定,只按年龄自动识别。她说那上车需要补票。我告诉她12306网上没有这一条声明,并且我没有义务为我孩子二次购票。她说网站上肯定有说明。我用手机翻出购票说明的截图(为啥有截图,最后交代)让她自己找哪里有这说明,她拿过手机看了半天,没有找到相关说明,把手机还给我说,你用手机APP购票肯定有补充说明。当场再次打开手机12306APP,试着用我儿子的身份证号买票,自动显示半价,并没有她声称的说明,列车长再次失望。列车长然后说先生,你可以不补票,但是我需要登记你的身份证信息和车票信息。我直接拒绝了,告诉她这超出了你的工作职责范围了,你们已经验过我们的票,你也没有登记我身份信息的权力。列车长有些尴尬,一个劲的强调身高超高1米5不算儿童。我让她告诉我怎么判断10岁的人和1米57的人哪个是儿童?她语塞,说我们就是这么规定的。然后让我打电话问12306客服。我拒绝,再次向她强调,我网络购票直接出来就是儿童票,并且不论何种网络购票途径,售票方没有告知我购买儿童票如果儿童身高超过1米5需要补票,我没有义务为我孩子二次购票。列车长说我们执行的规定就是身高超高1米5需要补票,但是今天你可以不补票,我只是向你解释清楚超过1米5需要买全票。我问她我戴眼镜是不是也有规定上车后需要补某种价格的票?因为买票的时候不知道我是否戴眼镜,上车才发现。她再次语塞,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说,你拿出车票背面信息看一下,一定有儿童票身高不能超过1米5的信息,并且强调,你今天可以不用补票。我爽快的掏出车票,跟她打赌,如果有相关说法,我补票,如果没有,请她不要再纠缠我了。她表示同意,结果她再次失望,把车票还给了我,然后往后走了,临走时终于用有点忿忿的语气说,本来就是这么规定的。我还是平静的回复了她一句,你的理解有问题,需要回去好好学习规定。
自始至终,我们都没有发怒,都没有使用过激语气和语言,她一直保持礼貌和微笑,我一直保持平静的口气。
关于为啥我手机里有电脑购票的说明截图,因为我买票的那一天,一个同事提醒我,他就挨了这样一次,他儿子比我儿子大几个月,身高也超过1米5了,最后补了全票。我就专门把说明截了图,发到手机上了,以备万一,果然用上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72.81.*]

发信人: Susan (Susan), 信区: Divorce
标  题: 我也对婆婆动手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16:06:52 2019), 站内

这几天一直后悔中,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对老人动手,我一直以来的价值观也不允许我这么做。

但那天就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婆婆用我认为坏了的西红柿给孩子做饭,我说了两句就发飙了,她觉得西红柿坏了的地方削掉就行了。以前也因为类似的事情吵过,这件事情也只是导火索。

然后婆婆就开骂,不光骂我,后来还转向骂我爸妈,骂得特别难听,我一开始跟她顶了两句嘴就回房间了,后来实在忍不住就冲出去跟她动手了,用拳头碰了两下她的胳膊,然后被老公在中间拦住了。

当天老公就让我一个人带着老二回北京了,这年过得太窝囊了。以后我估计再也不会回他老家过年了。
#发自[email protected]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0.0.0.*]

发信人: huatu992 (日画一图), 信区: Movie
标  题: 批评流浪地球的心理就像教育孩子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23:14:48 2019), 站内

别人家的孩子考90分,嘴上赞扬一下,心里想的是关我屁事。
自己家孩子考95分。但是要跟还孩子一个题一个题一个题分析错在哪里,为什么隔壁家米小圈没有错你却错了。
  
这叫爱之深恨之切。
战狼爱国粉们都是没养过孩子的吧。
    
  
--
发自xsmth (iOS版)
--
※ 修改:·huatu992 于 Feb 11 23:15:16 2019 修改本文·[FROM: 124.160.21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24.160.217.*]

发信人: Erlang (拿起笔做刀枪), 信区: PocketLife
标  题: 手机最不重要的就是信号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12 00:12:42 2019), 站内

【 以下文字转载自 Apple 讨论区 】
发信人: Erlang (拿起笔做刀枪), 信区: Apple
标  题: 手机最不重要的就是信号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12 00:10:22 2019), 站内

试问大家,谁不是整天在Wi-Fi环境里面,根本就用不上运营商网络。只有低端人士才整天在没Wi-Fi的地方玩手机。退一万步说,实在没有信号,反倒可以留出静思和观察外面世界的时间。
所以说,苹果根本不是做不好基带,而是基带根本不重要,苹果公司宅心仁厚地把基带的钱省下来用在其他一眼看不到但是对体验更重要的地方,这种一切为了用户的理念不正是安卓厂商该反思和学习的吗?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2.96.195.*]

发信人: xpang (小胖),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我的表哥表嫂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08:52:53 2019), 站内

今天开工第一天没什么事,讲讲我的表哥和表嫂的故事
算是离我最近的偶像剧般的爱情故事吧

声明:我以我人格担保,我所说的,包括他们的对话和心理活动在内,95%以上出自家
里长辈和他们的原话
当然至于他们自己有没有添油加醋,我就不得而知了
这不是小说,不是爽文,这是他和她的历史事实
可能有些写法不是很纪实,只是为了更易读一些吧

一 不羁少年

先唠唠男主角,我的表哥
表哥是我大舅家的孩子,生于七十年代末
从小他就是我们表兄弟姐妹中的风云人物

1.1
一个常常被长辈们提起的故事就是
在他年仅四岁的时候
一天早上被他的爸爸、也就是我的大舅因为他不听话,踹了他一脚
他就连早饭也没有吃,离家出走了,从他们村出发,往十几公里外的市里走,要去找他
的爷爷奶奶、也就是我的姥爷姥姥
中途被一赶马车的车夫捎了一段,还给了他半了烧饼,算了吃了早饭
后来我姥爷和我大舅对了时间,我表哥路上应该是花了四个小时
一个四岁的乡下孩子啊,到了市里,七拐八绕的,居然还被他找到了我姥爷家
事后问他怎么找到的
他就说是一边凭印象、一边找人打听,问别人农业局家属院怎么走,别人不知道,就再
问农业局怎么走,问了几个人找到了农业局,再问门卫家属院怎么走,到了再找人问我
姥爷家住哪,就这样找到了我姥爷家
一直到他在我姥爷家吃了午饭、我姥爷把他送回村里,我大舅和大舅妈还以为他只是跑
出去疯玩了,堵气不肯回来吃午饭
别人就和我姥爷还有我大舅说,你这个孙子/儿子啊,不简单,好好培养吧

1.2
我表哥聪明到什么程度呢
一直到初中二年级,所有的课本发下来一周内,自学完成,此后再也不会好好上课了,
作业也不写,然后期末时除了作文,几乎门门功课满分
满分啊同学们!数学、英语、历史、政治、地理、生物
你们能感受到过年时,我大舅妈把我表哥一沓的上面全是红对勾和100分的期末考试
卷,甩在我们这些学渣和伪学霸面前,我们那巨大的心理阴影吗!

我表哥又坏到什么程度呢
我、我表妹,我们那时候最怕表哥突然跑到我们班门口叫我们
他总是连哄带骗地把我们的午饭钱、零花钱骗得一分不剩
一分不剩啊同学们!只要我表哥来找我,我必定那天中午要饿肚子,要么只能吃别的同
学的施舍
我都忘了我表哥怎么骗我的了
我只记得结果,次次让他得逞
我妈,也就是他姑还说他
XX是你弟,你也好意思,你就不能去骗别人吗?
他说,我也不想,我都是借了一圈人后,实在借不到钱了,才去找XX借的

我表哥要钱干什么呢
无非是玩游戏、玩台球,跟他们村里几个比他大几岁的浪小子整天地瞎混,跟他们学着
抽烟喝酒
直到有一天,他又在上课时间跑出去玩台球,被他们学校教导主任碰到了
然后他就被主任揪着耳朵给揪回了我大舅家
主任主说、我大舅妈主哭、我大舅主打,把他给好一顿收拾
收拾的结果就是
他再也不肯上学了,用尽各种手段,绑去,只要一时不看着,他就跑出学校
试也不考了,初二期末考试各科都是零蛋
还有就是,教导主任被他一天夜里打进了医院

1.3
就这样,我表哥初中没念完,就过上了他理想中的生活
在我们那方圆几十里令人闻风丧胆
连带着我在学校里也沾了他的光,几乎横着走没有人敢惹
我姥爷、我几个舅舅、我姨我妈,为他的前途操碎了心
给他介绍份工作,他能上班第二天就骗老板几万块钱,呼朋引伴地出去风流快活好几
天,钱花光了才回来
他浪了两年,可能是发现他一直跟着的那几个比他大的小子也都结婚了、开始收心做事

有一天找我大舅说,他想学开车、学修车
我大舅马上感激涕零啊,就差给他儿子跪下了,反正他那两年因为他儿子,不知给多少
人跪过,求人家谅解可以少赔点钱

他们村里当时有长途货运车队,都是那种不超载不舒服的大卡车
我舅把他送进去,找了两个老师傅带着,反正那时候九十年代初,学开车都不正规,有
车就能学,会了就可以上路
没几个月,我表哥就出徒了,我们那里是山东沿海小城,经常是装一车海鲜或者苹果,
运到山西,再拉一车煤运回来
那个时候正是全国车匪路霸最猖獗的时候,队里别的人都是至少两人一组,一是换着开
车,不累,那会高速公路也少,山西到山东还是要开很久的车的,二是为了安全,两个
人遇到事了也有个照应
可表哥不需要,每次都是一个人,跟队长说给他两个人的钱,队长一开始还不大相信,
给他定下时间和任务,说只要按时安全开回来,给他三个人的工钱
他果然办到了
那时候他车里,什么家伙都有,除了枪实在弄不到之外
遇到有人拦车,他说,不管穿什么制服的,只要不是在正规岗哨,他都加速冲过去,撞
死了拉倒,算他们倒霉,反正他不能吃亏

后来队长也学精了,慢慢地,只给他两个人的工钱,到最后只给他比一个人的工钱稍多
点的钱
可他也不恼,为什么呢,因为他在车里夹带私货啊
尤其是从韩国走私过来的货
他什么都敢拉,有一次愣是拉了一辆现代车到山西
他把原本要拉到山西的海鲜,先在我们那找人卖掉了大半,拉上汽车到了山西,卖了车
后,给山西那边原本等着接海鲜的买家多赔了两万块钱,还把人家哄得挺高兴
不过表哥的日子爽了没两年,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全国开始严厉打击沿海走私,查到他
了,车队说什么也不敢留他了
他也不恼,反正挣的钱早够自己买辆车了
可我大舅妈怕了,以死相逼,不许他再搞长途货运了

1.4
我小舅在政府里做事,介绍他给一个私企老板开车
就是那种贼拉风的价值百多万的大SUV
那个老板家里有几个工厂吧,都是和韩国人做生意,据我小舅后来说,当时的资产可能
就上亿
表哥浪荡了这么多年,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够入得了他法眼的人物了,就是他的这个老板
不仅看得上,还很钦佩,有样学样
老板对他也是惺惺相惜,觉得他颇有自己当年的风范,于是悉心教导、耳提面命,表哥
聪明,很多事情一学就会
渐渐地,老板有些生意上的事甚至是家务事,都放心交给表哥去办
也就是说,表哥名为司机,实则很快成了助理

前面一直没有提到表哥的感情生活
其实我不说大家也都能想象得到
像表哥这样的古惑仔,身边怎么能少得了女人呢
而且表哥本身长得就很帅,1米85的个头,大眼睛高鼻梁,到现在我都一直觉得他长得
像木村拓哉、元斌
从他初中没毕业起,女朋友就没断过
陪人去医院里看个病输个液,就能勾搭上个护士好上几个月
曾经还有他的某个女朋友找不到他,跑来学校找我问哪里能找到他,我看热闹不嫌事
大,领着她去了我大舅家

再说回来,表哥给开车做助理的这个老板呢,有个独生女
呵呵,大家不要嫌故事老套,没办法,这就是事实啊
老板千金小我哥一岁,还上着高中呢
为了我哥,学也不好好上了
老板恨不能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引狼入室啊这是
把我表哥开了,我小舅带着我大舅赔不是,也撕破了脸被赶了出来
可女孩就粘上了我哥啊
老板找人去教训我哥
去了四个人,当天晚上五个人一块去了医院外科急诊
医生护士给他们处理着伤口,他们大眼瞪小眼,一聊,嘿,谁是谁的兄弟、谁是谁的哥
们,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呐,不打不相识啊
等凌晨出来时就勾肩搭背一块去喝酒吃肉了

老板也没别的办法了,总不能杀人吧,宝贝闺女还在寻死觅活呢
老板心想,算了,反正闺女也不是念书的料,我哥那人好好调教,应该也有一番作为,
就又把我哥叫了回去
我哥回去一见了老板,就跪在地上,直喊爸爸
老板能有什么办法,打碎了牙和血吞,相逢一笑泯恩仇
我哥就也还和原来一样,该干啥干啥,只是多了一项工作,就是要常常带着女朋友到处
兜风
我哥也常带他女朋友出席我们家族的聚会什么的,果然很有大家风范,我姥姥、我舅妈
都非常喜欢这个准孙媳/儿媳
我姥爷我舅、全家的长辈都热泪盈眶,浪子回头金不换,终于要迎来好日子了

可是谁能知道呢,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这老板千金,并不是女主角

二 从天而降

我表哥19岁那年
唉,我的19岁,还要继续苦逼地读好几年圣贤书,我哥人家已经把我几辈子的精彩都活
遍了

2.1
那是一个注定要载入我哥我嫂他们史册的黄昏
下午,我哥开车送他老板、准岳父到海港码头乘船去韩国出差谈生意
刚要回去接女朋友出去浪
就看到码头路边,一个女孩,坐在几个黑色大塑料袋包裹上面哭
是的,你没有猜错,这才是女主角,我的表嫂
我表哥劲又上来了,摇下车窗,惬意地抽着烟,欣赏着落难女孩的痛哭

女孩哭了一会,发现旁边车上有人一脸坏笑地看着自己,吓得不敢哭了,擦了眼泪,调
了个方向,仍然低着头坐在那几大包货物上面
我哥抽完了几支烟,推了车门出来,伸了伸懒腰,踱到女孩面前
我哥说,他当时最初也就是像逗弄路边的野猫一样好玩的心态吧
“嘿,哭什么呢?小妹妹”
“小妹妹”抬起了头,我哥才看清楚了,自己应该是叫错了
后来他才知道,我表嫂当时26岁,比我哥整整大7岁!
表嫂当时还是有点害怕,说是听我哥的口气,觉得他不像是好人,就假装没听见,又转
了个方向
我哥却来了兴致,“你这些货怎么了?被人坑了?”,说着就要去解开一个袋子看。
表嫂一看,马上扑到那个袋子上面,还哭着大喊,“不要碰我的东西!”

港台腔!
呵,有意思啊,我哥想,这个姑娘怎么是一口港台腔普通话,这在我们那个以说话土气
闻名全国的地方,简直就是“大粪堆里的樟脑丸”(我哥原话)
“你是哪里人啊,南方人?广东的,还是福建的?不好好说话,学什么港台腔”
表嫂抹了一把眼泪,“要你管!”
呵呵,好吧,表哥想,先不管她哪里人或者是不是故意学港台腔吧。
“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我可是天大的好人啊”
我嫂就更怕了,直觉觉得别扭——好人是不会说自己是“天大的”好人
“让我猜猜啊,你是收了别人的假货吧?还是说好的下家跑了没来?还是货款让人骗
了?”
我嫂也没理他,仍然保持大字形俯卧在几包货物上面,任我表哥蹲在旁边自说自话。

我哥说他说了能有一个钟头,我嫂说她饿了一天一宿、哭了一天一宿,死马当活马医,
看我哥那么有耐心地陪了她那么久,总之吧,我嫂终于又哽咽着开口说话了
“我回不去了”
“什么意思?”我哥听她这么说,怎么能明白呢
聊了聊才明白,我嫂前一天来海港接她从韩国定的货,结果原本租好的车却没有来,那
会没几个人有大哥大,我嫂等了一天一宿,中间有几次,请人帮她再到外面租辆面的,
结果人家拿了她的钱却没再回来。
可能很大程度上也赖她那口港台腔吧,欺负她一个外地女孩。
唉,我们那的人咋那么蔫坏呢
后来她没钱了,又请人帮她租车,说回去再给人钱,人家也嫌麻烦不肯帮忙。她试着自
己出去找车,或者找公共电话,尽管一步三回头地看着自己的货,可还是没走多远就有
人过去翻,吓得她又赶紧跑回来护住,她说那可是她当时近一半的身家

就这样,一天一宿,直到我哥“从天而降”(我嫂原话)

2.2
“嗨,我当是什么事呢,小意思”,我哥说他给拉回去。
我嫂眼前一亮,“真的?你要多少钱?”
“呵呵,我不要钱,我说了我是天大的好人”
我嫂哪能真信,盘算着回去根据一般的行情多给我哥些钱,毕竟我哥那车一看,比面的
可好太多了。
我哥就开始往车上搬货。
我嫂也跟着站起来一块搬,可马上就又栽倒在了货上
我哥赶紧扔掉货跑回来,摇着我嫂问她怎么了
摇了两下,我嫂醒过来,“我饿——”
“你这一天一宿,都没吃东西、都没喝水?”
“嗯——”

我哥把货都塞到车里,把我嫂扶到车上,只剩一个驾驶座的空间了
“等着我!”
我哥说他当时也不知是吃错什么药了,换了平时,他不坑别人就不错了
然后出去找饭店打包了一份馄饨回来
我嫂说我哥可是那两天里,唯一一个跟她说过话、又回去找她的人,而且也没有拿她的
钱,还口口声声地说不要钱
我嫂说,当时也不管我哥是不是坏人了,也不管馄饨里有没有毒了——实在是又饿又渴

我嫂在车里吃着馄饨,我哥在车外抽着烟
我嫂喝完最后一口汤,抬起头,想给“恩人”报一个笑脸,结果又撞上了我哥一脸的坏

我嫂马上又吓的六神无主,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更何况还笑得这么“淫荡”
不过我嫂又想,还是先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也不要把人都想得那么坏——
“谁让这个‘坏人’长得这么帅呢!”(我嫂原话)

我嫂推了车门出来,我哥扔掉烟
“走吧”
“那个,我想上厕所”
“呵,你去吧,我在这等着”
“你,把车开走了怎么办?”
“哈哈”,我哥把车锁上,“走,我也去上个厕所”

一天一宿了,我嫂老半天才从厕所出来
天色已晚
我哥早已守在门口,“啊”了她一声
“啊——”,她啊得更大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厕所门口的地上,分不清水和尿。。。
我嫂一边呜呜地哭着站起来,一边说,“你干嘛要吓人家”
我哥瞅了眼我嫂屁股和大腿上那一大滩污渍,皱起了眉
没办法,自己开的玩笑,含着泪也要那什么吧

不过我哥很快又流氓本性上身,“你把裤子脱了”,哈哈,这无心插的柳
“不要!”
“又没让你全脱了,怕什么,你这个样子,我可不会让你坐我的车”
我嫂下定了决心,“算了,我不用你送了,别把你那么好的车弄脏了,你借我点钱,我
出去租辆车就行了,我再还给你钱”
“唉呀我也没有钱啊,再怎么办?”
一来二去,我嫂也没别的办法,最后的结果就是,她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还好夜色
掩藏了她羞红的脸

回到车边,我哥上了驾驶座,又坏笑着看着我嫂——她可再没有地方坐了。
“来,坐我腿上”,我哥拍着自己的大腿。
我嫂红着脸,“我坐你腿上,你怎么开车?”
“哈哈”,我哥浪笑着,“你不害怕别的,只担心我怎么开车?”
“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应该不是坏人”

我哥顿时僵在那里——那是19年来,第一次有人说他是个“好人”
唉,别人要是骂我是个“好人”,我能跟他/她没完!

2.3
最后,我嫂到底还是坐在了我哥的腿上
狭小的车厢,塞满了货物,乱飞的荷尔蒙,无处遁形
我哥从来没有那么老实过,一个年轻的女人,下半身只穿一条小内裤,和他一起挤在驾
驶座上,而他却满脑子想的只是如何能够排除杂念,根据胯间、怀中女人的路线指示,
好好地开车
阿弥陀佛,表哥后悔自己怎么没有多学几句佛法咒语

终于到了地方,我哥下了车,活动着筋骨,刚才紧张地肌肉僵硬地几乎半身不遂了,这
满身的大汗
我嫂那里只是在在韩国服装城租了个20多平米的店面,我哥帮着那些大袋子扛进来
我嫂要给我哥钱,我哥说什么也不肯要
“你还真是个好人”
我哥吓得,连我嫂倒给她的水也没喝,就逃也似的跑开了。

我嫂说她当时还有点失落,自己只是遇到了好人做好事而已
是的,你也看出来了
我嫂并不漂亮,非常普通,个子不高,尤其是和我哥站一起,就更显得矮
是我见过的我哥所有女朋友中,最不漂亮的一个
她在码头落难那一天一宿,但凡她有点姿色,哪怕是中人之姿,也不至于无人肯帮,甚
至平凡到都无人肯来害她!
我哥也是,那天从头到尾,也没有生出歹念,使坏也只是在开玩笑而已。除了在车里那
十几分钟被本能驱使着吧,有点被扰乱心智罢了

三 台胞侨胞

再来说我嫂,你还记得她的“港台腔”吗?没办法,她直到现在还是那种口音

3.1
我嫂七十年代初生于台湾
她非常喜欢大陆这边“七十年代”这种说法,因为按她们台湾的说法,“七十年代”或
者说“七年级”,差不多相当于大陆的“八零后”,她觉得自己像是年轻了十岁
好像,她就可以不必介意比我哥大七岁了

她是我、也基本是我们整个家族见到的第一个活的台湾同胞
只是,以前我们在书里、影视剧里见到的台湾同胞都非常光鲜亮丽
都跟刘强东似的回到老家,给乡亲们一人撒上几万块钱的那种
不直接发钱,起码也是投资家乡、报效乡梓
但是我嫂吧,唉,我才第一次知道,国民党反动派统治下的台湾人民,真的是生活在水
深火热之中啊

直到现在,每次选举,她都要回去投民进党的票
我印象非常深刻,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那时候她和我哥已经结婚了
民进常上台后,她妈、她弟,都跑来我大舅家“躲难”了近一年,说是民进党上台了,
怕大陆要开打台湾了,躲在山东,离战场能远些
我大舅还奇怪,既然害怕打仗,为什么还要投民进党呢
我哥他丈母娘就说,亲家公你有所不知,国民党全都是贪官污吏,不然我又怎么会年纪
轻轻地就守寡呢

虽然台湾七十年代也号称“十大建设”,但起步稍晚,她父亲在台湾没有什么工作机会
那会韩国却早几年开始就是“汉江奇迹”,缺劳动力,从台湾、菲律宾、南越这些亚洲
邻国招工
他们一家就去了韩国

3.2
到了韩国,她就在韩国读完了华侨小学和中学
她父亲后来不做工了,开始试着做些小生意,在韩国和台湾间倒腾些食品和小商品什么
的,她作为家中长女,也帮母亲做着家务、帮父亲打理着生意
但生意并不大,糊口而已,她说她们家连小康都算不上
中学毕业后,她考上了韩国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也要半工半读,基本是上半年学、打
半年工,慢慢地修着学分
这时候她父亲去世了,母亲处理完韩国这些的事情,带着弟弟回了台湾,开了间小便利
店维生,她因为已经上了韩国的大学,中途退学有些可惜,就继续先自己待在韩国

中韩建交后,她有次跟着她打工的老板,到我们那座小城推销化妆品和服装
后来不光是那个老板,别的老板也喜欢带着她,因为还可以省掉再找翻译的钱
慢慢地,她就对中韩两边的市场渠道和货源都非常熟悉了
后来,索性自己在我们那里租了个铺子单干
她有“台湾同胞”和“海外侨胞”双重身份加持
平时我们那边的地方政府工商部门对她颇多照顾
这样到了她26岁那年,也就是认识我哥那年,终于修完了所有学分毕了业,并还上家里
还有自己借的外债

我嫂说,认识我哥那天,她哭成那样,只有一小半是因为那两天的事情,更多的是因为
自己悲凄的命运
一个人在外,颠沛流离,父亲早逝、母亲弟弟远在台湾。辛辛苦苦读完了大学,才发现
已经26岁了,在韩国、在台湾都找不到什么像样的工作了,长得又不好看,从没谈过恋
爱,没有男朋友帮忙,什么事都得靠自己。从小父亲身体就不好,家里生计全靠举债维
持,母亲只会操持家务,弟弟年幼还在上着学,自己这么多年,硬是咬着牙把外债都还
了。
可是刚刚还完债,现在自己屁股底下的这些东西,可是自己的一半身家啊,若是随便丢
掉,那又不知再要几年才能缓过来。

我哥说,他从小不知道眼泪是什么,从没有哭过
可是,后来和我嫂在一起后,听她讲她小时候、年轻的时候受过的那些苦,听一段他哭
一段,听一次他哭一次
我嫂说,这个为她哭的男人、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的男人,她这辈子都要狠狠地爱他!

四 天涯海角

4.1
自从那天后,我哥就魔怔了一样,他说自己吃的错药一直没有停,搞不清楚自己为了什
么,那个既无色又无财的女人,不知那天路上坐在自己怀里给自己下了什么迷魂药
原来那天自己下车后,是要逗弄她的
没想到最后搭进去了自己的一辈子

他常常没事就跑去我嫂店里,挑上几件衣服或者是化妆品买下,回家后送给家里的女性
长辈,还有我表姐表妹们
也介绍给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让他们以后买韩国货,都去我嫂那里
我表姐问,是我嫂子(我哥的女朋友)送的吗?
我表哥脸一红,说,是你“嫂子”送的
我们整个家族,我表姐第一个发现他的不对劲,回家跟她妈,也就是我姨说,我XX哥劈
腿了
我姨弄明白劈腿是什么意思后,训我表姐可不能瞎说
我姐说,真是活久见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见XX哥脸红!

他常常跟我嫂说,再拿货时,他开车去拉
我嫂每次都说不用,又不是每次约的司机都那么不靠谱
我哥不放心,每次我嫂拿货那天,他都跑去海港开车转一圈
转一圈下来没看到我嫂,心是放下了,可升起的却是无尽的失落
他们相遇前一天我嫂约的司机,后来他们婚礼上被我哥请上了媒人的座位
婚礼前我哥去请他时,吓得他还差点给我哥跪下了

这样几次之后,两人成了朋友
既然成了朋友,我嫂就不再扭捏,我哥说他去拉货,我嫂就同意了
“你那车是谁的?”我嫂问他。
“我的呀”,我哥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不信,你家里是干什么的?”
“我爸是做大生意的”,我哥把他准岳父那些事按在了我大舅身上。
“好吧,那就谢谢你了”

直到我哥后来落难,跟我嫂坦白一切,我嫂笑着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一早就知
道我哥家里也就是个普通人家,他顶多就是个司机吧。
“你早知道你还同意我去给你拉货,这不是坑我吗?!”
“我不坑你,怎么会有吊你的机会呢?”
我哥就知道,他坑了别人20年,报应终于来了。

4.2
再过了几次,店里忙时,我哥就自己去拿货
慢慢地,我哥也熟悉了这个圈子里的生意
他老板、当时的准岳父,后来还派他去韩国谈事情
他工作之余,自己帮我嫂挑选货源,把样品背回来
他挑选的,比我嫂选的,更受顾客们欢迎
他在我嫂店里待的时间越来越长
甚至新的顾客不知道,挑衣服时喊我哥“老板”,结帐时喊我嫂“老板娘”
客人走后,我哥说,她们还挺有眼力见哈
我嫂说,有什么呀,明明我才是老板

连我姐都看出来了,更别说我哥的女朋友了
他女朋友质问他是不是变心了
我哥也隐约觉得自己有点危险,又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太幼稚,跟他女朋友海誓山盟地
表着忠心
没多久他女朋友就发现了我嫂
又质问我哥和我嫂是什么关系
我哥说就是认识的普通朋友,想着看看能不能合伙做生意
她就说,“做什么狗屁生意,我家这么大的生意,还不够你做的?!不许再和她来
往!”
我哥只好拼命点头

我哥继续暗渡陈仓
他女朋友就跑去我大舅家,跑我姥爷家,跟我舅妈、跟我姥姥哭诉
我姥爷我姥姥,我大舅我舅妈,软硬兼施,哭也哭了,骂也骂了
我哥就一句话,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现在我和XX(他女朋友)连婚还没有结,她就限
制我交朋友,我想不通。
他女朋友就说,别的朋友她不管,就是不许和我嫂来往
我哥说,“你抽的什么疯,她没你高,没你漂亮,没你有钱,你能不能自信一点?!”
他女朋友说,“我不能!连你妹都看出来了,一提到她,你眼皮都跳、手都在抖!”
“是吗?”,我哥看不到自己的眼皮,可还是看到了他自己颤抖的双手。

他后来跟我说,他20岁了,才体会到初恋的感觉。
我吐啊,他前面那些没有十个也有八个的女朋友,她们要是听到这话真该抄家伙把他剁
了!

4.3
我哥女朋友托人打听了,我嫂空有“台湾同胞”加“海外侨胞”空壳,实则绣花枕头一
个,无钱无势、无根无凭
告诉我哥,“你别被她台湾人加韩国华侨的表面身份骗了,她就是穷鬼一个”
我哥无语,“这些我都知道。你又抽的什么疯,我那天手抖,都是被你冤枉的气昏了
头”
他女朋友还是咽不下这口气,找人去我嫂店里打砸了一通
唉,可怜的笨女人啊
我是说我哥的女朋友,不是说我嫂

我嫂说,海港那一天一宿,只是她近一半身家,她都舍不得,哭成那样
可这一次呢,差不多是她大半身家,可她却丝毫没有半点害怕
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她有了我表哥
虽然她跟我哥还什么都没有说开,什么都没有挑明

他女朋友找人那么一砸,把我哥彻底砸明白了
他跑到店里,看着满地狼藉,紧紧地抱住了我嫂
我嫂伏在他的肩头,哭得撕心裂肺
我哥疼得五内俱焚
我嫂哭完了,冲我哥喊,“你滚!”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损失多少,我赔你”
“你赔?你拿什么赔?”
我哥脑袋一热,“我拿我这个人来赔,行不行?我拿我这一辈子来赔,够不够?”
“哼,你是我什么人?咱俩这样,算是什么?”
我哥涨红着脸,半天憋出一句——
“等着我!”
这是我哥第二次对我嫂说这三个字。

4.4
我哥说完就跑了出去,找他老板辞职,找他女朋友分手。
父女俩哪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他们啊。
我嫂店一关,躲去了韩国。
他们说,这个时候,他们还是没有说开、挑明。
我哥女朋友,哦不对,这时候得用前女友了,到处堵我哥,我哥话说的非常绝,绝对再
无半分可能,我舅妈都被气得卧了床

前女友揶揄我哥,“你以为她很喜欢你吗,出了事,她就躲得远远的”
“她喜不喜欢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哥不管不顾,一句话噎得他前女友半天说不上
来话。
前女友憋了半天,憋出一句狠话,“这辈子,你甭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就算是天涯海
角,我们也得在一起!”
“天涯海角?”我哥蹙眉,不知这天涯海角在哪。
“你开车来的?”我哥问。
前女友纳闷,“是呀”
我哥出来一看,果然是自己原来开的那辆车,“走,上车”
“去哪?”,前女友虽然不解,可还是跟着我哥上了车。
“天涯海角啊”

我哥哪能真去什么天涯海角啊,开着车带着前女友进了山
公路到头了继续沿着土路走,土路也是越来越窄,越来越崎岖颠簸
好在那车性能真是好啊,愣是又颠簸了好久
前女友早已吓得魂都没了,直问我哥这是要去哪
“都说了是去天涯海角啊”
“我可不想跟你同归于尽”
“放心吧,我的好日子还没开始呢,我也不想跟你同归于尽”

直到实在是没路了,天也彻底黑下来
我哥问,“怎么样,这算是天涯海角吗?”
前女友拼命点着头
“是就好,我倒要看看,天涯海角了,我们还是不是得在一起”
我哥和前女友下了车,又把车发动开,打了一把方向盘,空车就往山下翻滚而去
前女友看着我哥这一整套骚操作,不知今夕何夕
“我以前欠你们家的吗?”我哥问
前女友摇摇头
“你爸还欠我半个月工资呢”,我哥又手一扬,“算了,喊了他一年多爸爸,当是给他
买条烟孝敬他吧。不对,我工资不高,买不了好烟,只能买几盒吧”

我哥又问,你带钱了吗?
前女友乖乖地说带了
我哥手一伸
前女友手往山下指,“钱在包里,包在车上”
我哥掏出他自己的钱包,翻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她
前女友已经彻底懵逼,问我哥什么意思。
“你沿着来路往山下走,饿了渴了买吃的喝的,省着点花,留点钱给你爸打电话,让他
找人来接你”
前女友听出意思来了,吓得哭了,“这大晚上的,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深山里?”

我哥没直接回答,指着山下的汽车残骸,“现在是我欠你们一百万,我们再无半点瓜
葛。我一百万还上后,我们彻底两清,行不行?”
前女友还能说什么,吓得拼命点头。
“还赖着我吗?”
前女友拼命摇头。
“还使不使坏欺负人了?”
继续拼命摇头。
“还想再来天涯海角吗?”
还是拼命摇头。
我哥坏笑着,“没关系,你要是忘了今天的承诺,我下次再带你来。不过下一次,你就
真得自己下山了哦”

五 终成眷属

5.1
我哥了却了麻烦,跑去韩国找我嫂
我哥见了我嫂,挤眉弄眼,“猜我带什么来了?”
我嫂看着我哥那超大的行李箱,还有背上一个大包,难抑激动,胡乱猜想,可还是故作
镇定地问,“什么?”
我哥打开行礼箱,哈哈,只有两样东西,韭菜和芝麻。
我嫂。。。

从仁川码头到汉城的路上,我哥讲了一路,说他上次来韩国就发现了,韩国这边韭菜和
芝麻的价格奇高,他背的这些,随便找个地方一销,来回路费赚回来不说,还能找个好
点的酒店住上十天半个月。
我嫂一路上都没搭理他,下了车,被他说的实在烦了,“你怎么过的动植物检验检
疫?”
“嘿嘿,我自有办法,你猜?”
我嫂知道我哥浑,也懒得猜,“你为什么要住半个月这么久?”
“你把韩国这边的事情都了了吧,别再回来了,有事我过来就行了,或者回来玩玩就
行”
“为什么?我现在被你害的什么本钱都没有了,去中国能干什么?还欠人好多货款,只
能在韩国打工养活自己”

我哥掏出一枚金戒指,在汉城的马路边单膝跪下,瞬间边上聚了好几圈棒子,思密达地
欢呼着
“跟我回中国吧,跟我结婚吧,把一切交给我就行了”
我嫂顿时哭了,“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呀?你干嘛放着那么好的姑爷不做,傻不傻啊?你
才20,我都27了,我不像你,我可玩不起”
一般人这个时候就再说些什么甜言蜜语吧就完事了,反正我嫂又不是真的要拒绝他
可是我哥哪是一般人啊,抓过我嫂一只手,把戒指往她手指上一套,接着就站了起来把
我嫂来了个公主抱,跟着就开始转圈。一边转一边说,

真是贪心,我在海上漂了一晚上,觉都没怎么睡,练习下跪练得都晕了船,你就赶紧答
应我呗,当着这么多国际友人的面,还有完没完了!
我才20,你也才27,怎么就玩不起了?玩上60年,我80,你87,够不够?不够再玩20
年,我100岁,可能真就玩不起了
... ...

我嫂说,那天她就只记得这前面两句了,听完这两句,她不知是甜蜜地,还是被我哥转
的,反正彻底断片了。
后面我哥又抱着她转了好久,直到把所有国际友人都转回家了,他还在转。
我嫂后来常常追问我哥,后来他又说了些什么,我哥每次都能讲一大套。
我嫂嗔他,“怎么每次说的都不一样?”
我哥脖子一拧,“当时说了那么多,哪能句句都记得!”

5.2
就这样,我哥我嫂从原来什么都没有说开、什么都没有挑明,直接越过N多步骤,直接
私定终身了。
半个月后,我哥拉着我嫂的手,他背去的那个大行李箱,装满了我嫂全部家当,回了中
国。
只是这次,没有回我们那个小城,而是去了青岛——我们那边人们心中堪比铁岭般神圣
的大城市。
他们找了个小屋租下,过起了小日子。又在中山路租了个几平米的小铺位,卖韩国的小
商品。
没办法,他们真的只能从零开始了。
表哥原来那帮狐朋狗友,也都没什么钱,混得比他好的没几个,借不了他多少钱。
尤其是,我哥一直想着,赶紧挣下一百万,还前准岳父车钱。

苦干几个月,他们攒够了路费,我哥也偷偷回来了一趟,办好了所有证明手续,两人飞
去了台湾,拜见了我嫂她妈
我嫂她妈见了我哥,听我嫂介绍,把我哥支开,问清楚我嫂关于我哥的底细,才知道我
哥空有一副好皮相,此外什么也没有
等我哥再见着准岳母,准岳母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话里话外地说大陆穷,山东
更穷,她可不能让她闺女嫁给山东人吃苦,她闺女早晚要回台湾,要嫁给台湾人

我哥先是一愣,原来在这等着我呐,不过很快就一扫而过,对着准岳母喊了句,“妈
——”
准岳母一激灵,“乱讲,谁是你妈!”
我哥坏笑着,“对不起,我们山东那边,管女朋友的妈,就叫妈”
准岳母一愣,“真的?第一次听说这个”
我哥一脸笃定,“真的”
准岳母一脸嫌弃,“怪不得都说大陆落后,山东更是野蛮”
我嫂在旁边,也憋得快绷不住了
我哥又举手起誓,“妈,您别看我现在这样,一年之内,我保证能赚下一百万”,我哥
想了想汇率,“不,五百万,给XX(我嫂)稳定幸福的生活!让您和XX(他小舅子)也
不用再辛苦!”
准岳母眼睛一亮,“可不敢乱讲哦”
我哥笑着,“妈,我手还没放下呢,我这可是起着誓呢”

几天后,我哥和我嫂在台湾领了结婚证
我嫂说,“真是便宜你了,让你一句空话,骗了我妈,把她闺女骗到手了”
我哥笑着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我嫂眼睛马上湿了。
我嫂说,她当时想,哪怕真的被这个男人骗,哪怕被这个男人骗了一辈子,她也心甘情
愿!

5.3
你肯定还记得,我哥当然骗过我嫂,比如关于那台翻下山沟去的车。
可是我嫂肯定在当时想不起这种小事,唉,热恋中的女人啊。

两人在台湾也没办什么婚礼,回到青岛继续苦逼。
这段时间,我们全家人都不知道我哥的下落,不知道他在哪里。
终于,他给我姥姥和我舅妈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说他一切安好,勿念,此外什么也不
肯再说,拒绝回答一切问题。
“你是跟XX(我嫂)在一起吗?”
我哥不回
“在一起就在一起吧,你们赶紧回来”
我哥不回
“怎么?还真得我们准备八抬大轿把她抬进来呀”
我哥终于乐了,“行,你们准备好八抬大轿吧,过来抬她”
“她是金枝玉叶啊?!”
“对,她还真就是金枝玉叶!”

其实我哥也不是不想回,他总觉得,留在青岛,赚钱快些。
家里人一查,青岛的电话。
好嘛,我姥爷、我大舅、我小舅、我姨父,N次下青岛,我小舅更是使出混身解数,找
台商协会、找韩华商会帮忙查
无奈,我嫂只是一只小蚊子,那些高射炮打不着。

最后,还是我哥他前女友,或者说是他前准岳父关系网稠密,把他们给筛出来了。
前女友站在铺位前,我嫂马上招呼,说这个漂亮、那个适合前女友的——她之前没有见
过她。
前女友不管我嫂,死死盯着蹲在一旁收拾箱子的我哥。
我嫂似乎猜到了什么,拍了拍我哥,我哥站了起来。
“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前女友问。
“你又想去天涯海角逛逛了?”我哥笑着问。
前女友叹口气,“你们快回去吧,你妈找你都找疯了,你奶奶都急病了,你知不知
道?!”
我哥虽然心里也不好受,可嘴上还是说,“不回去,这里挣钱多,我还欠人两百万呢”
前女友纳闷,“怎么是两百万?你又欠谁钱了?”
“你管得着吗”
前女友又叹气,“我爸那一百万,你不用还了”
“该还还是得还,那车我开了一年多,怎么说也有点感情,不能白白为我牺牲”
“倔!”前女友又叹口气,“你们就这样,什么时候能还上两百万?”
我哥心里也郁闷,可表面上还是故作轻松。
“回去吧,我借给你们两百万,做本钱,你们还是做老本行吧,不急着还我,也不用还
我利息”,又看了眼我嫂,“利息就当是我赔你的店吧”
“不要!我要谁的钱也不会要你的钱!”
“你嘴硬什么,你是就你一个人吗?!”
我哥看了眼我嫂,语气已软下大半,“XX(我嫂)也不会要你的钱!”

“你嘴硬什么,你们就两个人吗?!”
我哥开始还以为她说的是我大舅妈什么的,可看了眼我嫂那已经红了的脸。。。
我嫂问前女友,“XX(我哥)都不知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既然能找到你们,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又瞅了眼我哥,“赶紧的,收拾东
西,回去!”
我哥问我嫂,“你怎么没告诉我?”
我嫂淡然,“咱们现在这样,我还没有想好”
我哥急了,“有什么好想的!”
前女友终于笑了,“现在还不肯要我的钱吗?你们男人啊,就只顾着自己爽!”
我哥脸也红了,“那又怎么了,我可是有结婚证的人!”

5.4
(大家可以松口气了,这是最终章最终节)
我哥我嫂回来,拿了前女友借的两百万,开店,做买卖,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在一年
内赚下了一百万给我嫂,总之,他们现在,已经赚了不知道多少个一百万,还清了多少
台车了。

可在当时,我哥拿到钱,先不急着开店,而是拿出几十万做预算——要给我嫂一个盛大
的婚礼。
几十万啊同学们!在九十年代末,在我们那里可以买下两套房了!
我嫂第一次跟我哥吵架,骂他守不住财,这钱是借人家的,他可倒好,脑子烧包的。
“哼”,我哥不管我嫂怎么骂她,就是鼻孔里轻轻哼一声。
我嫂后来说,这个举债给她办盛大婚礼的男人,这辈子为他去死,她也愿意!

我哥包下了我们市里最豪华的酒店的大宴会厅,婚礼那天,足足坐了六十桌!
又开了几十上百个房间,把我嫂她妈、她弟、她舅、以及所有台湾那边能数的着的亲戚
都请了来,飞机来回,吃住在那家酒店,后来还安排在山东、上海玩了一圈。
岳母激动不已,“一年五百万,你还真的做到了?”
我哥只是笑而不语。

上百个房间,我嫂台湾那边只来了二十个亲戚,其余的房间都是给谁的呢?
我嫂的同学啊!
我哥居然把我嫂的小学、中学、大学同学,毕业后结交的一些朋友,只要能联系到的,
都从韩国请了来,轮船来,同样,婚礼后在山东、北京玩了一圈,后来从北京飞机回。

我嫂的伴娘、我哥的前女友拉着我嫂的手,哭着说,“就算是我结婚,我家最多也就只
能办成这样吧!你一定要好好爱他!”
我嫂给她擦着眼泪,“谢谢你,成全我们,谢谢你,这么帮助我们”
“不用谢我,我是不想再去天涯海角了”
我嫂还是纳闷,直到后来才弄明白天涯海角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嫂怀着我侄子,她说什么也不肯折腾出国度蜜月,我哥就跟我嫂说,“我先欠
着,不许让我欠太久!”

我嫂她舅代替她父亲,我嫂挽着他步入大厅,缓步向前走去的时候,我即使坐得比较靠
后,也看得清清楚楚,我哥的手,筛糠似地抖。

司仪问我嫂,爱我哥什么
我嫂说,“我爱他的善良”
“哈哈哈——”,现场差不多有一半人,凡是知道我哥是个什么货色的,都忍不住大
笑。
我嫂后来和我们说,当时她吓坏了,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嫁到我们家后,慢慢地,
才了解到我哥那些她所不知道的另一面,那些英雄事迹,才明白婚礼时,她说我哥善
良,为什么造成了那样的轰动。

司仪问我哥,爱我嫂什么
我哥说,“我爱她,发现了我的善良”
这一次,全场,鸦雀无声!



(这一天下来,累死我了,好歹写完了)


※ 修改:·xpang 于 Feb 11 21:48:52 2019 修改本文·[FROM: 61.135.172.*]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61.135.172.*]
发信人: openmartin (martin),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问一下过来人,你们是如何度过30岁这个坎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Feb 10 13:43:11 2019), 站内

马上就30岁了,还是底层写代码的小兵,也没有多少积蓄,工资也不高,感觉好焦虑,该怎么办。。。




#发自[email protected] Note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0.0.0.*]


发信人: becanoe (becanoe),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怀疑链家在成交上作假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Feb 12 00:12:07 2019), 站内

明日嘉园,1月28日606.5万成交这个,怀疑是假的。
我关注这附近,这套成交价明显高于近期市场价,就在1月底去看过这个小区。
有了解的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7.136.0.*]

发信人: tgfbeta (右旋肉碱), 信区: SF
标  题: 为什么不流浪火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10:02:52 2019), 站内

反正流浪地球也得把地球毁得差不多了,不如直接流浪火星,好像还省些力气
或者直接流浪Titan,更省一点,就是离得有点远。
Ganymede和Europa、Io都可以备选。
--

※ 修改:·tgfbeta 于 Feb 11 10:10:31 2019 修改本文·[FROM: 36.106.167.*]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36.106.167.*]


发信人: soncyme (soncyme), 信区: Bull
标  题: [心得]刚完成了人生第一次洗牙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Feb 11 15:16:58 2019), 站内

在北医三院洗的,不用验血。
大概洗了半个多小时,比较不舒服,洗的时候比较酸。
但以前听别人说洗完了还要酸的,我基本上洗完就没有感觉了。

医生话很少,只说半年到一年再来洗。
洗完上了点药,说半小时不能喝水漱口。
洗完牙后发现牙面和牙根都干净不少,看着比较清爽。

希望好好爱护牙齿,到老都大部分还在,哈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19.239.227.*]
发信人: shangni (shangni), 信区: Travel
标  题: 新疆哪里有媲美瑞士湖光山色的地方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an 18 22:36:59 2019), 站内

Rt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4.116.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