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sdshuguang (小糊涂仙), 信区: Children
标  题: 求助,晚上给孩子盖被子问题分歧很大怎么办?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20 19:55:31 2019), 站内

孩子现在两岁半,我是孩子爸,孩子妈自孩子出生就认一点,孩子比大人火力旺,怕热着,不主张给孩子盖被子或穿的衣服(睡衣)比大人要少很多。这两年孩子因为晚上盖的少,感冒过两三次,可是媳妇死活不承认是盖的少的问题。

春节前的重度流感中,孩子在姥姥家感冒了,到现在还没有好,一直咳嗽。回北京后,暖气也停了,后半夜比较冷,可是老婆还是让孩子穿很少的衣服,露着小腿和肚子那种,大人盖被子,不让孩子盖被子,怎么劝都不听。今天下班回家,发现孩子感冒又加重了,可媳妇死活不承认是孩子冻的加重了,这事也很难证明,我也说服不了她,我该怎么办呢?就看着孩子这么冻着么?


附件是孩子晚上睡觉的照片,大家看看是不是有点少呢,谢谢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5.35.91.*]



发信人: lilian12 (lilian12), 信区: Divorce
标  题: 夫妻生活不正常怎么改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Mar 19 22:34:57 2019), 站内

30+无孩,男方只有每个月排卵期主动夫妻生活,其他时间都不需要是为什么,怎么改变才能像正常夫妻?

背景情况:双方颜值都还可以,日常相处也和谐,男方性格便内向,女方偏外向,事业方面女方发展得好一点。
#发送自[email protected]
--

※ 来源:·zSMTH·[FROM: 222.125.161.*]

发信人: mrjyy (不想输入昵称), 信区: Stock
标  题: 突然厌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20 23:05:24 2019), 站内

这里了,想换个城市生活,去哪里合适呢,除了国际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3.72.63.*]
发信人: ineedafang (ineedafang),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为什么水木上有这么多“内道我肉我有理”的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Nov 13 13:32:41 2018), 站内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

第四章 道路通行规定

第二节 机动车通行规定

第四十四条 在道路同方向划有2条以上机动车道的,左侧为快速车道,右侧为慢速车道。在快速车道行驶的机动车应当按照快速车道规定的速度行驶,未达到快速车道规定的行驶速度的,应当在慢速车道行驶。


这都已经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最左道是快速车道,但为什么就有那么多不要脸的二货,明明就是极度自私的缺德,自己窝在内道打电话、看电视剧、聊微信、刷抖音,挡住想正常速度行驶的机动车,影响整个交通网络,还非打着“安全”的旗号我肉我有理?超速该罚,但长期低于限速占着内道同样应该罚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3.71.249.*]

发信人: shircon (Big Short),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房地产市场几大里程碑及后期发展预测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20 21:47:07 2019), 站内

1. 2003年,定位为支柱产业;
2. 2008年-2009年,大放水救市;
3. 2014年-2016年,大宽松去库存;
4. 2016年-2017年,去库存基本完成,杠杆转移给屁民,政策全面转向,定位房住不炒这一指导思想,开始挤泡沫,露头就打,引导资本脱虚向实。

在这一指导思想下的发展思路显而易见:
第一步,先使房价回到房住不炒提出时点,17年底已基本实现;
第二步,继续挤出去库存的宽松政策产生的泡沫,使房价回归2014年,预计2019年底实现;
第三步,这之后房地产税(可能包括房产税和空置税等)等长效机制落地,使房价真正实现平稳发展,和经济发展水平、通胀水平、收入增速水平等高度相关,无房可炒,资本引导到实体,经济繁荣,创新旺盛,投机不再盛行,国力不再虚胖。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6 Plus」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104.3.*]
发信人: lgdyrn (地铁狗), 信区: Emigration
标  题: 为什么中国已经如此强大,海外华人依然备受歧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Mar 19 14:19:22 2019), 站内

中国经济已经紧追美国,远远超过其他老牌资本主义国家。
如此强大的国力,华人在国际上的地位却没有提升...
究竟什么原因造成的?

声明:本帖“海外华人”泛指海外的华人、中国人在海外,是个整体概念。
--
※ 修改:·lgdyrn 于 Mar 20 15:45:12 2019 修改本文·[FROM: 0.0.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2.35.23.*]
发信人: ann1122 (ann1122),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如果日本被拿下了,怎么处理青壮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20 09:02:51 2019), 站内

rt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18.249.201.*]

发信人: hustsir (go where), 信区: PocketLife
标  题: 还是那句话,华为屏幕走错方向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r 20 22:21:40 2019), 站内

小心被三星反超了。学什么苹果搞刘海屏。搞什么美人尖畸形屏幕。现在华为应该学习三星屏幕方向,要么note9 的那种屏幕,要么打孔的 s10那样,上面正好信号栏目,基本不影响视觉。我早预测了s10估计要翻身。
--
※ 修改:·hustsir 于 Mar 20 22:25:55 2019 修改本文·[FROM: 183.131.162.*]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3.131.162.*]
发信人: hohorainbow (豆豆妈~~),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蔚来es8提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r 21 00:24:21 2019), 站内

今天终于去大兴蔚来汽车交付中心提车了。虽然因为两会,车一直不能进京,但算起来从
3.6试驾第一次见到实车开始了解蔚来,到决定就要它,然后火速从现车里挑颜色、配
置,大定、怕新政突然出所以车还没进京就付尾款、等车(天天催fellow和提车专员 我自
己都不好意思了)、然后今天终于见到了它…还是蛮快的~

期间也有忐忑,毕竟只是蔚来app里几个操作 就在车还没到北京的情况下把几十万付出
去,app里还确认已验车,一旦实车有点问题,都没得应对。

不过今天提车 让我安心不少,确实是跟传说的一样,不鸡贼 没有偷奸耍滑,不需要我这
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处处提防。比如我一直不愿意去纠结的保险,因为买了服务无忧,我
就不用去担心剐蹭啊之类的小事情(如果发生了又确实会让人有点伤心遗憾),不用走保
险,服务无忧对这种全包(之前还看了看隐形车衣 一万多 万一剐蹭了还得扒了 就算车漆
没坏 不也是损失一万块?)。不想说是服务周到,至少一切都很明了,不用自己弄成半
个专家(之前不少事情都是要事先做很多功课才敢出手),不用防着哪里有坑,让人很放
心。希望这不是错觉,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

刚才网上选好了号,专员明天帮我上牌,后天帮我贴膜,大后天帮我开回家。
等着女儿舞蹈课回来见到nomi开心的样子。


p.s.:今天办手续的时候看了一下,大厅里大概有30个车位,我走的时候有18辆车,都是
待交付的。颜色最多的是蓝色,其次白色和黑色,浅灰较少,棕色更少,红色只有一辆,
没看到星空蓝。我在那儿的几个小时里 有几辆车被提走。出门的时候看到一辆星空蓝,
顿时后悔没有舍得那一万块钱要个喜欢的颜色。
院里还停着十几辆es8,大概是上完牌回来还没送去客户家的。车牌号都很不错呢~
上牌之前都是大板车拉着,上了牌以后就得开着走了,因为大板车的保险不cover上牌以
后的车辆运输情况。
我的提车专员说六座版的 北京目前只有5辆。

顺便吐个槽:今天买保险刷卡的时候,招行信用卡竟然不能刷!说是所有带保险字样的都
不能刷。可我记得以前买平安保险是刷的招行卡啊!

流水账 记得很乱 大家凑活看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221.223.166.*]




附件(2.6MB) trim.70D8958D-420E-4ADB-930E-A88F3ED38763.MOV
发信人: Aquamarine (你大爷永远都是你大爷), 信区: Marvel
标  题: [转载] 归一  风御九秋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l 20 09:30:23 2018), 站内

第一章 保安本色

六月,某日深夜,黄县高中传达室外。

    “大哥,你就帮我去叫一下吧,我真有急事儿。”女孩十八九,模样清秀,一脸急切。

    保安看着电视并不回头,“十一点了,宿舍关门了,要找人明天再来。”

    女孩儿强捺焦急,继续恳求,“大哥,不成啊,等明天就晚了,你行行好,帮忙喊一下吧。”

    “我为什么要帮你?”保安转过头来,笑噱的看着女孩儿。

    眼见保安笑的猥琐,女孩儿惊怯的看了那保安一眼,拎起地上的塑料袋,转身向西走去。

    保安探出头来,抻着脖子盯着那女孩的背影,眼神龌龊垂涎。

    就在保安收回头,将视线投向电视机不久,学校西墙外传来了女孩的喊声,“吴中元,吴中元……”

    夜晚寂静,女孩喊声很大,声音传的很远。

    “哎哎哎,深更半夜大喊大叫,有没有素质?”保安听到动静,急切的拿了橡胶棍子跑出来驱赶,“快滚,快滚。”

    眼见保安赶来,女孩儿只能向西奔跑,与此同时继续高声呼喊,“吴中元,家里出事儿了,你快出来。”

    女孩儿跑,保安追。

    女人怎么可能跑得过男人,没跑多远,保安就追上那女孩儿,借制止之机上下其手,“别喊啦,影响学生休息……”

    “放开我,你干什么?”女孩儿羞怒,奋力挣扎。

    这种借职务之便行猥亵之事的机会可不常有,拉扯很快变成了摸拽。

    女孩子又急又气,挣扎之际喊的越发大声。

    几声呼喊过后,女孩停止了呼喊和挣扎,歪头向东看去。

    察觉有异,保安也随之转头,但刚刚转过头来,便发现一只拳头迎面而来,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封了面门,哎呀一声,捂脸跌倒。

    出手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个子不高,很是消瘦,打倒那保安之后也不理他,快步走到女孩面前,“黄萍,出什么事儿了?”

    “还是破房子拆迁那事儿,”黄萍抬手擦汗,“你们两个总不回去签字儿,延误了人家的工期,搞度假村的那群人把你们给举报了。”

    “我们又没犯法,他们举报我们什么?”吴中元问道。

    此时那挨了打的保安已经回过神来,眼见鼻血横流,气急败坏,一手捂脸,一手拿棍,冲上来想要打砸。

    不等他冲到近前,吴中元抬起右脚,将其再度踹倒,“滚一边去。”

    保安挨了打,流了血,没了力气,也不敢继续纠缠,狼狈爬起,往东躲去,便是怂了,嘴上也不老实,“我知道你名字,你叫吴中元,你给我等着。”

    “靠,耍流氓你还有理了?”少年嗤之以鼻,言罢回头看向黄萍,“开发商举报我们什么?”

    “我要报警。”保安自远处嚷嚷。

    吴中元也不理他,盯着黄萍等她说话。

    黄萍抬手擦汗,“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知道你们的道士师父当年是土葬的,他们举报的是这事儿,傍晚出村时我看见挖掘机都拉到山脚了,我去问司机,他说是镇上派来的,天一亮就要上山把人挖出来火化。”

    黄萍说完,吴中元倒吸了一口凉气,“真的?”

    黄萍点了点头,“那还有假,司机就是这说的,他们也发现你们一直不搬是因为你师父的坟在屋子旁边,这次是想来个锅底抽火,挖了坟,你们没了念想,也就搬了。”

    吴中元抬头看了看天,随后冲黄萍说道,“行,谢谢你了,你快回去吧,我回村看看。”

    “这么晚了,客车都停了,”黄萍放下手里的塑料袋,自裤子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吴中元,“这个给你,你打个车回去吧,一百多里,这钱可能不够,实在不成到了镇上你再走回去。”

    “不用,我有钱。”吴中元摆了摆手,转身向南走去,“走,我给你送到有路灯的地方。”

    黄萍拿起塑料袋,快走几步跟上了吴中元,又将那一百块钱递向吴中元,“你拿着吧。”

    “真不用。”吴中元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学校,短暂的犹豫过后,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你不用请假吗?”黄萍问道。

    “这么晚了,找谁请去?”吴中元摇了摇头。

    黄萍跟在后头,“来时的路上我先给矿上打了个电话,你哥还在井下没上来,联系不上。”

    “他十二点下班,”吴中元大步向前,“到时候你再给他打电话,事情搞这么大,我怕我自己拦不住。”

    “好。”黄萍答应。

    “十二点路灯就灭了,你别在外面找公用电话,不安全,回厂里借别人手机给他打。”吴中元叮嘱。

    “好。”黄萍又答应。

    “你爸的病怎么样了?”吴中元随口问道。

    “老毛病了,还那样儿。”黄萍回答。

    “你那傻哥哥呢,最近闯祸没有?”吴中元又问。

    黄萍情绪更加低落,“那倒没有,不过前几天不知被谁给推到村西池塘里了,差点淹死,问他是谁干的,他也说不清,我爹怕他乱跑出事儿,把他给拴在磨盘上了。”

    “拴着总不是办法,”吴中元摇了摇头,随即又问,“对了,你跟我哥最近怎么样了?”

    “还那样儿,”黄萍叹了口气,“清明是读了高中的,我小学还没毕业,说话总是说不到一块儿去。”

    “他本来话就不多。”吴中元违心宽慰,黄萍人长的漂亮,心也好,可惜家里穷,读书少,没文化,虽然很喜欢他的师兄林清明,林清明却始终看不上她。

    黄萍低着头,没说话。

    几分钟之后,到得路口,吴中元要继续往南走,黄萍要往东拐了。

    “我这儿有煎饼,给你几张?”黄萍抬起了拎在右手的塑料袋。

    “不用,我不饿,你快回去吧。”吴中元冲黄萍摆了摆手,迈开步子向南跑去。

    半个小时之后,吴中元到得城南,自路边坐了下来,他没钱,打不了车,只能蹭。

    等了不久,一辆运送渣土的货车自北面驶来,环视左右无人,吴中元快跑几步,纵身跃起,落到车上,自渣土堆上寻了块地方坐了下来。

    这辆货车的车厢有三米多高,又在行驶当中,他做的事情普通人自然做不到,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是因为他会功夫,说到功夫,就得从师父说起,他的师父原本是个游方的道士,后来年纪大了,游不动了,就在黄家村落了脚。

    他今年十八,师兄林清明比他大三岁,二人都是师父晚年收养的孤儿,师父在世时,师徒三人一直住在村东的山岗上,那里有几间人民公社时留下的老房子,前身是一处扬水站,后来废弃了,被师父买下来做了住处。

    不过师父虽然是道士,却很少穿着道袍,也很少有人知道他是道士,平日行事也是非常的低调,师父有两门功夫,分别是硬气功和轻功,生前都倾囊传授给了他和师兄,这两门功夫跟世人了解的差不多,硬气功就是运气之后力气大,耐力强,至于刀枪不入,力大无穷,那是不能的。而轻功顾名思义就是身体轻盈,飞檐走壁,但凡事都是极限,便是将轻功练到极致,从十几层的楼上跳下来也得摔死。

    即便是学的功夫并不玄乎,师父也严厉告诫二人不得于人前随意显露,理由是随意显露功夫容易给自己招灾惹祸。

    除了这两门功夫,师父还会画符作法和堪舆风水,不过这些二人并没有得到传授,师兄弟二人对这些都很感兴趣,也曾经缠着师父求教,但师父就是不肯传授,问及缘由,只说这些都是封建迷信,学武强身也就罢了,封建迷信可绝不能学,一旦学了,是要被抓起来当做牛鬼蛇神游街批斗的。

    五年前,师父死了,临终前自己选好了坟地,就在房子东面不远处,师父生前一直遵纪守法,临终之前却做了一件不遵纪守法的事情,那就是明知道现在死后必须火葬,却偏偏暗中打造了棺材,千叮咛万嘱咐,让师兄弟二人为其秘密土葬,只道修道一辈子,怎么着也得留个全尸。

    搭车回返的途中,吴中元一路上想的都是这事儿,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火葬是国家制度,每个公民都必须遵守,眼下这事儿已经败露了,被上头盯上了,胳膊肯定扭不过大腿。

    但师父对二人有养育之恩,老人家最后的心愿,无论如何也得帮他达成,可不能让师父死不瞑目。

    思前想后,唯一可行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偷偷将师父改葬别处,惊棺动土虽然不敬,却也好过劈棺焚尸。

    中途,渣土车拐弯了,自路边等了十来分钟,又来一辆大货车,晚上赶路的大货车十个有九个都是超载的,跑不快,再跳上去,又搭一程。

    到得镇上已经是四点多了,无车可搭了,只能用跑的,五点左右回到村子,果然发现村东山下停着一辆挖掘机。

    环视左右无人,跳上车去,运气拧开油箱盖,自地上捧了几把沙子洒进去,重新拧上盖子。

    刚想走,忽然想起一事,又跳上车,用袖子擦那盖子,这大家伙万一坏了,维修可得不少钱,赔不起,可不能留下指纹。

    作罢这些,往山上去,本想进家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往屋后摘了几个杏子,往东面林子藏了起来。

    眼下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尽量拖延时间,等师兄回来……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61.144.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