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ziczacs (zz|精神病人思路广弱智儿童快乐多),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大家说说吃过确实有效的中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00:13:45 2019), 站内

中药确实很多时候起不到啥作用,但是也有一些老方子真是挺好的。
大家把亲自吃过确实有用的方子列举出来吧。
对我而言,两个药挺管用,一个是同仁堂的感冒清热颗粒,那个在感冒初期吃,对我确实有效。
还有清咽滴丸,对嗓子发炎的效果也很棒。
再有就是鲜竹沥液,对孩子的嗓子嘶哑也有些效果,而且不苦,孩子也爱喝。

我个人是基本不信中医的,但是退一万步说,就算中药是瞎搭配的药方,经过几千年沉淀积累试用,碰概率也总有10款是好药吧。回帖里大家提到频率比较高的,比如,藿香正气水,同堂感冒清热颗粒等等,我会总结出最被认同的top10的中药来。再贴到后面。

------------------
补充下,看到有好多质疑说不吃也能自愈的,我说说亲身经历。比如针对感冒清热颗粒,我的接受过程。过去三十多年,从来没有因为感冒吃过药,都是自己多喝水多睡觉扛着过来的,挺难受。前年得了一场重感冒,很难受,从此不想生抗了。去年冬天有两次感冒迹象,初期流清鼻涕,同事吃剩的几包清热颗粒给我了,第二天就感觉病势被压住了。后来第二次也是这样。春节回家我妈也是着凉,我在当地买了清热颗粒,不是同仁堂的,一泡开,一股苦苦的怪怪的中药味,和同仁堂的口感都不一样,我妈吃了没啥效果,赶紧网购了同仁堂的,吃了两三天,也是被压住了,不然老年人生抗很容易到肺炎。清咽滴丸,也是同样的嗓子疼的病症,我对比下吃和不吃的区别。之前嗓子疼没吃药,就喝水,恶化了五六天,没法吞咽嗓子失声,后来初期嗓子疼,不想发起来了抗,太难受了,赶紧含服两三次,也是被压住了,第二天就正常了。

--
※ 修改:·ziczacs 于 May  9 21:38:42 2019 修改本文·[FROM: 163.177.6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3.104.63.*]
发信人: shuang9833 (shuang9833), 信区: Pregnancy
标  题: 地铁上,我四个月,我旁边的准妈估计7个月,站了很久,无人让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09:26:25 2019), 站内

可以认为我是胖的
但是我旁边的那个肚子大的像箩筐了,也一直站着
让座不是义务,所以无情绪,只是觉得现在的人确实冷漠了

PS:大家别问我为啥不打车了。
sorry,我家到公司地面交通太拥堵,打车完全不靠谱,有一次我打车用了1个小时40分钟,对,你没看错。
帖子里有人觉得孕妇就不该上班,这点我保留意见

PS2: 我没想到这个帖子会上十大,这个事情能引起争论本身也是很有意思事情吧


--
※ 修改:·shuang9833 于 May 10 00:10:39 2019 修改本文·[FROM: 117.136.3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7.136.38.*]
发信人: shamoxia (sorry),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逆转太多说明了一个问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23:41:47 2019), 站内

最近多了好几场超级大逆转,说明什么?说明这些队都不成熟,严重缺乏优势下把控局势的能力,导致比赛大量出现偶然性

体坛周报梁熙明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5.33.31.*]
发信人: Tjusmmj (Tjusmmj),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房市也挂了,车市也挂了,股市也挂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12:15:12 2019), 站内

难道这真的修仙千年大计?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1.5.68.*]
发信人: constance729 (constance729),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政治还是经济原因,甲骨文公司大幅裁员中国研发人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y  8 09:45:32 2019), 站内

传闻中的中国区裁员如期到来,甲骨文公司的HR们和其他亚太区调来的HR们,加上外聘按小时计算的专业人才们开始忙碌的奔波在中国各大研发中心,7号北京,苏州,8号深圳,上海,开始了甲骨文研发全面退出中国的第一步:先裁900人,然后剩下的700多人。其中1660多人是研发人员,有少数销售人员。
在7号早上9点的会议中,甲骨文副总裁和亚太区HR总监分别用类似日本战败念投降书的语调用英中文宣读了裁员决定。宣讲中为了安稳人心,只用了此次裁员只涉及“部分”员工。然而大家都知道,一切如之前的谣言所说,中国研发中心将于年底关闭。
其实,早在2018年10月的Open World大会上,甲骨文联席主席Mark在开场就破天荒的花了十分钟分析了全球政治经济形势下中国市场的特殊。而11月甲骨文创始人另一位联席主席在接受福克斯采访时更是肯定了中国对美国的威胁论。12月华为孟晚舟事件之后,甲骨文公司高层就开始酝酿将中国研发全部裁员的计划。在1月就有在美国的高层知道后,于春节后到中国捞高级人才转移至美国或者香港。可惜这只是极少数人,大部分人都蒙在鼓里,因为自己产品市场前景好或者有着丰厚的盈利。直到4月下旬,越来越多的坏消息传来,员工们才开始醒悟。而大部分组的中级管理层,甚至美国总部,印度的M6,M5经理群体都毫不知情,还在继续分配任务,直到7号开完公司大会,远在美国和印度的经理们还在指派任务,毫不知情。这些都足以证明甲骨文中国区裁员的不合理性!
7号拿到裁员通知的同事们,也得知了赔偿为N+6的消息。然而就是这个赔偿,居然让倒霉的甲骨文员工一下成为了“幸福”的人。是呀,比起那些暴力裁员,大家都感觉甲骨文员工挣大发了,甲骨文公司多良心呀。可是又有多少人知道,甲骨文多年不加薪,目前留下的员工很多都是5年以上的老员工,平均年龄到了37岁,个别研发中心更高。为什么不加薪还留下,就是因为弹性工作制,可以兼顾家庭。没错,还有员工也希望能够“养老”。一直很奇怪,为什么很多人都羡慕公务员的工作,却鄙视相对宽松的外企。员工希望公司可以“养老”有什么不对吗?员工提供正常甚至更多的劳动,换来稳定的工作,对公司认可,希望可以继续干下去,有那么不好吗?如果是你的家人,是你的丈夫,妻子,儿女,可以分担你不管在工作还是生活上的压力,你也鄙视吗?
这些老员工目前大部分37+,而外界基本上招聘都是普通岗位35岁以下,管理岗38岁以下,有可能面临长期找不到工作,甚至无法在继续工作的情况,各个研发中心的气氛非常压抑。然而网上在却出现了各种为甲骨文洗地的,什么有人拿到100万,甲骨文员工平均月薪上4万之类的,甚至还有文章直接开始以5万,14万算赔偿金,甲骨文员工简直是无言以对,真的好想活成他们笔下的样子。可怜的是大部分员工工资都是3万以下,连中层管理和级别高的工程师也不到3.5万。最令人气愤的是公司在5月裁员,规避了6月每个城市提升最低工资标准的时间,另外因为工资低,有些表现好的员工公司用股票的形式补偿,而每年的补偿都是6月行权,公司又聪明的避开了这个时间。
很多人想不通,这样裁员甲骨文是不想在中国混了吗?甲骨文的算盘打的很好,研发可以转移回美国、菲力宾,墨西科或是印度嘛,东西还是要卖的,没看到销售基本没裁吗?他们还想做中国可以傻乎乎地和他做生意呢!这算盘,就连7号的员工大会都不忘先说一遍自己的云产品如何好,占有市场领先地位呢!!
鉴于甲骨文公司裁员明显的政治性和区域性,甲骨文员工正在积极的争取更多的补偿,当然一切都应该是在合法的前提下。请不要因为自己“跪”久了,就批评勇于站起来的同胞们,因为这一切你有可能也会碰到,如果甲骨文这样暴力裁员,以后的其他的公司更加肆无忌惮,你拿到的也会更少,因为你知道的,这不主要是因为经济原因!!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s Ma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24.64.16.*]

发信人: gj1573 (国窖1573), 信区: Stock
标  题: 中国有关政府机构应该有所作为,发改委应立即启动促销费政策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May 10 00:06:42 2019), 站内

汽车和家电促销费政策
现在比较担心的这帮人还研究好,效率太低,p大点事,可以研究一年,不就是降税嘛
其实已经研究很长时间了,效率高点,应该下周立刻推出,对冲贸易战利空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newsmth.net·[FROM: 123.112.102.*]
发信人: ALEXlvx (旅行), 信区: PreUnivEdu
标  题: 一道涉及磁场力的受力分析题:钢尺的形变量是否相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23:47:02 2019), 站内



如图:质量相同的两个物块甲和乙,甲有磁性,乙没有磁性,分别放在钢尺上,如图所示,问:
(1)钢尺与这两个物块间的弹力是否相等?
(2)钢尺的下弯程度(形变量)是否相等?
(3)弹力和形变量是否有关系?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2.10.114.*]

发信人: fishinocean (海里游泳的鱼), 信区: Divorce
标  题: 跑步可以解压?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22:51:11 2019), 站内

经安利今晚去跑了个步
迎风招展的感觉挺好
逆风飞翔了会发现有点不对劲
过敏更严重了啊
浑身刺啦刺啦的

人生还能再苦一点么
好惨啊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s」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104.211.*]
发信人: birdnick (豆儿),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陆家嘴租金降了不少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May  9 22:27:18 2019), 站内

朋友说,今年陆家嘴的写字楼空置了不少,价格从最高时候的15降到了8块。。。凶

来自 OD105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3.104.7.*]
发信人: ximei (ximei), 信区: OMTV
标  题: 最新全剧透,请一定慎入,太精彩了zz知乎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May  8 22:05:28 2019), 站内

雷加太子刚出生时,也曾被认为是“预言中的王子”,他的歌便是冰与火之歌。
后来当伊耿出生时,雷加认为伊耿才是预言中的王子。后来伊蒙学士闻听丹妮丽丝在火
焰中重生,并孵化出了三条龙的时候,他确信丹妮才是预言中的人。丹妮才是拯救世界
与长夜,让人类免于灭顶之灾的人。但是雷加已死,如今只有雪诺和丹妮,才能继续冰
与火的故事,他们的歌,或许才是真正的冰与火之歌。如果说要雪诺成为夜王,那也可
以……我从编剧手里抢过来笔,写一下试试……S8E04里丹妮已经快要疯掉了,强行失
了智,那也没办法,就从这里接着。。。。。她并不只是一个翻译,一个女仆,丹妮莉
丝在弥桑黛面前似乎很少有女王的架子。除了君臣之间的关系之外,弥桑黛和她亲如姐
妹。他们常常一起漫步在龙石岛的沙滩上,聊着一些只有他们才知道的话题。  弥桑黛
曾经对雪诺和戴佛斯说过,如果她对她的女王说想要离开,丹妮会立马给她一艘船让她
返回家乡。  可是瑟曦毁了这一切。她毁了丹妮的盟友多恩,毁了高庭,毁了雅拉的舰
队,如今杀死了她的孩子雷戈,杀死了弥桑黛。这个女人已经可以为了权力,不顾人民
的死活;为了毁灭自己的对手,不择手段肆意杀伐。丹妮怒火难息,但是她手中的无垢
者和多斯拉克人已经损失惨重,如今紧急来到君临围城,更是疲惫之师。她心里知道,
但是她还是愤怒,愤怒。她迫不及待想要杀死瑟曦,甚至亲手刺向瑟曦的喉咙,看着她
的血液流遍全身,看着她直到浑身冰凉,看着她直到被乌鸦啄食。她现在无法进攻,只
能等雪诺的军队也来到并包围君临。不久雪诺的军队终于赶到。来的路上,艾德慕已经
重新夺回了奔流城,他给了雪诺三千人。经过艾林谷的时候,罗伊斯也从谷地补充了五
千的兵力。他们现在围在君临的城下,看着城墙上在得意蔑笑的瑟曦,和在她背后一脸
奸笑的攸伦,城墙上的兰尼斯特兵个个拉满了弓弦严阵以待。丹妮莉丝站在雪诺旁边,
怒目直视着瑟曦。恐怕这就是瑟曦想看到的,她的目的就是为了激怒丹妮。当丹妮做出
了屠杀民众的行为,瑟曦便有了大义名分,君临的民众将会忠心地拥护瑟曦。但是雪诺
知道丹妮不能再这样了,他转过身来对丹妮说:“你必须冷静下来,现在战况难分,不
冷静的话只会全军覆没。城墙了遍布了射龙弩,不能让卓耿从空中攻击了,我们的人马
本来就疲惫,也很难攻城。城墙上也没有看到瑟曦的黄金团,我们不能贸然出击。”丹
妮直视着雪诺,一字一句地咬着牙说,“Attack,now···”雪诺还想劝她,“We  
are not ready f···”丹妮已经走向了她的无垢者,她转过身来,却怒视着雪
诺。“I`m your queeen.This is my command,not my request!”(我是你的女王。这
不是我的请求,这是命令)雪诺无法回答,只能看着丹妮走向他的军队中。不久,无垢
者开始攻城,雪诺的军队也不得不跟上。君临的城墙高大坚固,无垢者也根本就不擅长
攻城,一波攻城之后,双方的军队都损失很大。但是丹妮并不愿意停下来,她让剩下的
人手继续攻城,雪诺也不得不继续指挥手下推着攻城车不挺地撞击君临那宽大厚重的城
门。第一天以丹妮他们的攻城失败而告终。第二天,小恶魔和雪诺、瓦里斯都来到丹妮
的帐篷,丹妮依然在怒火中,一边不停地看着君临的地形图。小恶魔走上前说:“我的
女王,这样攻城不是办法。我们必须减小我们的损失。我很怕攸伦的舰队会带着黄金团
从背后袭击我们疲惫不堪的部队。而且君临城高墙厚,应该从内部让它瓦解。”丹妮皱
了皱眉,问道“你现在终于想到计策了?”小恶魔回答道“是的,女王。我们已经围城
很久了,今日不妨撤退几十里。待晚上,我会让弓箭手将我写好的书信都射入君临城
中,我相信一定能让城中大乱。”丹妮已经有些不相信她的这位女王之手了,重返维斯
特洛之后,听从他的意见一直让丹妮失去先机,损失太多。但是她还记得乔拉对她说过
的话,于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对提力昂的不信任。她问了一句:“那怎么才能确保一定
会成功呢,我的首相?”瓦里斯瞥了一下提力昂,站出来,低头对龙母说道:“我的小
小鸟们可以帮忙。”龙母有些怀疑地对瓦里斯说道:“瓦里斯大人,据我所知你离开君
临后,你的很多小小鸟被科本纳为己用了吧。”瓦里斯抬头看着龙母,“我相信我能重
新得到他们的忠心。”丹妮直视着瓦里斯的眼睛,片刻后,她下了决定,“好,按你们
说的办。”提力昂和瓦里斯便向丹妮致意,然后退出了帐篷。提力昂低着头返回了自己
的营帐,心里一直在想些什么。但瓦里斯知道,他昨晚正好看到了他的哥哥詹姆偷偷进
了他的营帐,还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詹姆告诉提里昂,他要回君临最后一次劝瑟曦。
他不想瑟曦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魔。  提里昂又端起了酒杯,只不过停在了嘴
边。“说实话,我也还幻想着她会交出铁王座,保住她腹中的孩子,保住兰尼斯特家
族,我走到城墙下对她说出了最后的劝告。可是换来的却是弥桑黛的···那个一直能
跟我聊天的女孩,她有什么错。。。”  提里昂说着,眼泪却流了下来。  “我一直不
想相信她是个恶魔。可是现在,我觉得她是。”他猛地仰头一口喝完了一大杯的酒,连
酒杯都掉在了地上,他的眼泪却停不下来,手捂着脸,哭出了声。  詹姆拾起地上的酒
杯,过去抱住了提里昂。他突然回忆起了很久以前的兰尼斯特,泰温掌管了家族的一
切,而他每天只是迷恋于比武,和瑟曦。他是一头金发英俊潇洒的雄狮,他的父亲是御
前首相,他的姐姐是王后,更是他的爱人。他也不得不承认,提力昂是他们姐弟三个中
最聪明的人,他也一直喜欢他的这个弟弟,两个人常常有说不完的笑话。他和瑟曦的孩
子都还活着,他们高贵的兰尼斯特,简直是最幸福的家族。是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变成
了这样。詹姆也流泪了。他们互相想着心中的事,为了不同的原因。但却是他们兄弟两
人第一次一起哭泣。詹姆随便擦了一下眼泪,拍了拍提力昂的肩膀,稍稍安慰一下他。
然后转过身,拿起了他挂在那里的佩剑“寡妇之嚎”。他拔出来,看着这把锋利的瓦雷
利亚钢剑,“它曾被乔佛里命名,然而却算不上光彩。从现在起我将改去它的名字,我
将叫它‘Honour’。如果一起都要终结,那还不如我来终结这一切。”他带好剑,走出
了帐篷,骑上马,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瓦里斯知道这些,他看了看提力昂,然后便扭
过头去,和提力昂分开,着手准备自己的事。丹妮莉丝的军队后退之后,瑟曦在城楼上
轻蔑一笑。科本还在她的身后,而攸伦不知道去了哪里。  君临被围许久,城内的很多
物资已经短缺了。终于,军队退走了,城门便打开来,商人赶紧去采办、运输物资,民
众也有不少去周边乡镇购买粮食、食盐等东西。二丫找了一个面具给猎狗戴上,他的脸
实在太明显了。两人便很轻松地混了进去。晚些时候,詹姆后来也挤进了人群中,拉了
拉斗篷。现在的他满脸络腮胡须,已经成了一个落魄的老人。他将佩剑用粗布包了起
来,也进了城。  晚上夜幕降临,守城的士兵还在城上来回巡逻。不知哪里传来“嗖
嗖”的弓箭声,一枝枝带着书信箭便都射入了城中。不少民众还在街上、酒馆、妓院里
快活,箭雨便都嗖嗖穿破窗户,扎在了地板上。他们拔出箭来,拿下上面的书信。人们
都聚在一起,讨论着自己捡到的信上写的东西。  有的信上写的是,瑟曦炸毁了大教
堂,杀害了大主教和当时的王后玛格丽特,杀害了关心民众的人;有的信上写的是,龙
女王发誓不伤害普通民众,但是瑟曦将民众聚集在红堡,是为了让她不敢攻击瑟曦所在
的红堡,拿民众要挟龙女王;有的信上还说如果龙女王坐上铁王座,会将红堡中的所有
珍宝和效忠瑟曦之人的家产,都送给君临的普通民众,改善他们的生活,让他们变得富
有;还有的信上写的更直接:“Shame···Shame···Shame···”。。。  手下
收集了一些,将这些信递给科本,科本有些犹豫,但还是递给了瑟曦。瑟曦看完之后,
有些慌乱了,“不好。”她转过身对科本说:“快去调集人力,将这些信都收集起来烧
掉,要快!”科本急忙答了一声“好的女王。”便带了一些士兵,出去安排。  而此时
瓦里斯,也通过密道偷偷进入了君临。他找来了一些愿意效忠他的小小鸟,到君临城中
散播谣言,把那些信发到君临的各个地方,特别是贫民区。科本的手下,也有“小小
鸟”。有个孩子跑过来,告诉了科本,瓦里斯的行踪。科本对身边的几只小小鸟说
道:“你们去找到他,假装还效忠他,然后趁机···”几个孩子明白了,便都跑开
了,只有一个孩子还在他的周围,科本斥责道:“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快去。”话音刚
落,那个孩子从袖中掏出一把匕首,猛地捅入了科本的腹部。“你···你是
···”科本还没说出后面的话,便靠着墙倒了下去。  一批一批的兰尼斯特士兵涌入
了人群中,从平民手中将信抢了过来,对周围的人嚷道:“每个人,交出手中的这些
信,不然就以叛国罪就地正法!都给我交出来!”手下的士兵便一个个强硬地从民众手
中抢走那些信,一些人拒不交出手中的信,对那些兰尼斯特士兵喊道:“怎么了?这些
信刺痛你们了吗?兰尼斯特?谁都可以XX的女王?从不关心我们死活的女王?”  那个
兰尼斯特军人拉住那个带头闹事的人的胸口衣服,“你想死吗?那我就赐你一死···
啊!”话还没说完,他的肋下边被谁刺了一刀,突然就乱做了一团,周围的人都突然变
成了暴民,拿起了手中的刀和匕首甚至木棍,竟将那些兰尼斯特士兵全都打死。仿佛引
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到处都是民众拿起了手中的武器,大喊着冲向了红堡。瑟曦看着城
中的处处火光,叫来一个手下卫队的队长,告诉他“守好红堡,不然我要你的命···
野火准备好了吗?!”那个卫队长说道“准备好了女王。”瑟曦咬着牙狠笑道“好的,
若是形势无法控制,你们就给我点燃野火,将那些蝼蚁烧个干净···”卫队长答
道:“遵命,女王。”然后便走出了房间。偌大的房间中,便只剩下她和魔山两人。她
在那不停地来回踱步,两手紧张地搓着。城外,小恶魔听到了君临城中到处的喊杀声,
急忙回去集合无垢者的部队。---------------------君临城地下的密道四通八达,詹
姆曾经也走过不少,他还记得进入红堡的路线。他从一个隐秘的角落进入红堡,便拔出
剑小心地往楼上走去。突然楼梯转角处,科本和一名身形高大的士兵走了出来,詹姆心
中一下大惊,急忙转身躲在墙后。科本好像 并没有发现他,只是往詹姆的方向瞥了一
眼,两人便走开了。詹姆庆幸没被发现。便继续往楼上偷偷走去。外面的士兵都在忙着
阻挡城中的暴民,红堡内的士兵已经不多了。他偷偷解决掉几个,便上了楼。詹姆猛地
推开最高层的房间,瑟曦和魔山都惊地回头,瑟曦一看是詹姆,也大惊失色,“你回来
干什么?你不是去效忠那个异邦的婊子了吗?”魔山看到詹姆举着剑,便跨了一步挡在
瑟曦的身前。詹姆知道他不是魔山的对手,他突然冲刺,想从房间的一侧冲到瑟曦身
边,只要他要挟住瑟曦,魔山就不敢行动。谁知他刚起步还没冲过去,魔山的大剑就朝
他的脖子劈了下来,詹姆知道自己要死了,本能地用左手一挡,然而魔山的力气还是太
大,剑朝着詹姆的脖子就砍了下去。“当”地一声,魔山的剑被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冲进
来的兰尼斯特士兵架住,詹姆逃过一死,踉跄着走到了瑟曦的面前。那边的兰尼斯特士
兵撕下了伪装,竟然是猎狗,两人便缠斗在一起。詹姆走到瑟曦面前,瑟曦有些害怕地
后退,“你现在回来要干什么?”“停手吧,让这一切结束吧。”瑟曦突然歇斯底里地
叫道:“停手?!我是女王!我是七国的女王!为什么不是那个异邦的疯女人到我面前
给我下跪,而是我停手!?”瑟曦抽出桌子上放着的匕首,惊慌地指着靠近过来的詹
姆。詹姆说着,流下了泪,“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迷恋那堆铁破烂···那个无用
的王座。。是什么改变了你,sister。如果一开始没有人迷恋更高的权力,那乔佛里就
不会死,父亲就不会死,托曼也不会死,弥赛拉也不会死···所有人都在争这个权
力,可是到头来我们都得到了什么?一具具尸体吗?我们不如一起返回凯岩城,我们甚
至可以放弃爵位,一起出海去游历,找一个美丽的小岛度过余生···”“No,”瑟曦
吼道,“我是女王,我是七国的女王···所有人都要臣服于我···”詹姆提着剑一
步步往前走,魔山架开了猎狗,想要急忙赶到女王身边。“嗖”地一声,魔山的腿中了
一箭,他单膝倒在地上,猎狗抓住机会,一剑砍下了魔山的头颅。“科本”拿着十字弩
站在门口。瑟曦大惊地问道:“科本,为什么···”“科本”缓慢地走过来,她缓缓
地撕下了头上的面具,露出了下面那张少女的脸庞。“A girl is Ayra Stark from  
Winterfell.你杀害了我的父亲奈德史塔克,密谋杀害了我的哥哥和母亲,如今,我来
了。北境,永不遗忘。”她举起了手中的弩,突然,詹姆挡住了她,说道“不不,等一
下,我还想···”瑟曦突然绝望,她虽然颤抖着,但还是猛地将匕首刺入了詹姆的后
背,詹姆痛苦地回过头来,抓住瑟曦,“为什么···”瑟曦面容狰狞,话音颤抖着说
道:“背叛他的女王的人···都该死···”詹姆的心碎了。他绝望了。他甚至突然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女人。自己的生命在渐渐流逝,他感受得到,但他还
是用尽自己的力气,掐住了瑟曦的脖子,看着瑟曦慢慢地气绝,他也流着泪,脸上的表
情满是绝望和痛苦。两人慢慢倒下。倒在了一起。猎狗捡起了魔山的头,摘下他的头
盔,突然发现并不是他本来的头颅,艾莉亚一看,就认出了是她的哥哥,罗柏。她从猎
狗手中抢过来,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猎狗怕被人发现,便拉着艾莉亚赶紧离开了。
他们从城中的地道离开时,正好也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瓦里斯。瓦里斯已经身中数刀,没
有了生命。在背叛与被背叛之中,他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艾丽娅和猎狗继续前行,想
要赶紧逃出君临。提力昂集结了军队到了城下,发现君临的城门已经大开,他对丹妮
说,“现在就是决定胜负的时刻了,拿下红堡,那么···”突然,周围响起来大批军
队的喊杀声,他们的东面、背面都被包围了,灰虫子急忙跑了过来,“女王,不好了,
攸伦带着黄金团抄了我们的后路,我们现在东面北面都是黄金团和攸伦的军队!”丹妮
看到四处起火的君临,知道不是一个防守的好地方,她怒道,“和我一起去击败他
们。”她转身骑上卓耿,灰虫子带领仅剩的无垢者和一部分多斯拉克骑兵,和黄金团战
到了一起。丹妮和卓耿在空中,然而攸伦将射龙弩都装在马车上,弩枪就像雨一般射
来,她根本无法靠近。雪诺带领他的手下也迎战黄金团。可是竟然不堪一击,黄金团的
战士各个都是剑术一流的战士,怎么会这么强?他和丹妮的兵力在不断地损失,他知道
这样下去一定会全军覆没。丹妮在空中也无法和她沟通,雪诺内心焦急,片刻之后他对
灰虫子喊道:“撤退!向西撤退!”灰虫子回过头来对他说:“你无权命令我,我只听
女王的命令!”他回过头,看向了在战车上的攸伦,握紧枪,决然地冲了上去。雪诺没
办法,继续和北境军队一起抵挡。灰虫子根本就冲不到攸伦的身边,无垢者最终没有抵
挡住黄金团的围攻,全军覆没了。攸伦坐在战车上,自言自语道:“杀了龙女王,杀了
琼恩雪诺,必要的时候,杀了瑟曦···”雪诺和一个黄金团士兵缠斗许久许久,终于
杀掉了他。一回头,看到了跟随他的将士,一个个都倒了下去。雪诺看着他们,内心痛
苦不已,他跑起来大喊道“撤退!撤退!向西撤退!”戴佛斯指挥弓兵继续射箭,给大
军断后,所有人便一起向西撤退。龙母在天上看到残军渐渐向西撤退,内心不甘,但毫
无办法,只能也和卓耿向西飞行。残军撤退的时候,雪诺想到,昨天晚上布兰来找到他
的事。他正在帐篷里和手下的人一起商讨战术,一个北境士兵推着布兰进来,雪诺惊讶
问道:“布兰?你怎么会来这里?”布兰没说话,雪诺明白,于是让周围的人都先出
去。布兰说道,“我来结束这一切,和重新开始这一切。”雪诺疑惑道“这是···什
么意思?珊莎怎么会让你独自过来的?”“我骗她说要去绝境长城。”布兰答道,“我
有些事要告诉你。”布兰和雪诺讲了异鬼的由来,森林之子制造异鬼的缘由,以及异鬼
后来成了共同的敌人的事。雪诺一直在暗暗心惊,可是他脸上还强装着镇定。“你知道
吗,琼恩。”雪诺扶着桌子,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森林之子制造了异鬼之后,其实
起初那个异鬼的人性并未泯灭,因此森林之子中的绿先知用自己能进入动物身体的能
力,控制了他。”布兰接着说道,“可是寒神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那个异鬼身体中的
人性也在一天天泯灭,后来渐渐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森林之子明白,他们和先民,哪
一方都没有实力单独对抗他,只有他们联合起来,才能消灭异鬼,于是才有了后来先民
和森林之子的和平盟约。”“后来呢。”“后来夜王真的挣脱了绿先知的束缚,完全泯
灭了人性,成了威胁所有维斯特洛大陆生灵的敌人。如今他到处杀戮,召唤尸鬼,就是
为了向先民和森林之子,特别是绿先知复仇。先民和森林之子联合起来,他才暂时退回
了永冬之地。”“那你来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你可以以后,或者任何时候告诉
我。”“不,因为我看到了未来。”布兰看着吃惊的雪诺。“我看到了未来,看到了艾
丽娅会杀掉夜王的未来,当然,也包括你。”“我?”“对,现在是你的选择,你的死
亡。”琼恩笑了一声,仿佛是自嘲的笑声。“我从艾丽娅那里学到一句话,‘Valar  
Morghulis’,谁都会迎来这个时刻吧。”布兰看着他回答道,“当然,但Valar  
Dohaeris。” 雪诺有些落寞地笑着说,“就这样吗?就这么平淡地死去。”“不,你
可以选择。”“嗯?”“让所有亲人朋友跟你一起死去,或者你自己死去。”琼恩笑
了,“我当然会选自己死去。”“那就成为夜王吧。”琼恩知道,现在就是他选择的时
刻。前方就要到神眼湖了,他知道布兰在那里等他。那里有南方仅剩的一棵鱼梁木。    
看着手下的残军,看着天上的丹妮,琼恩迷茫了。他突然觉得命运仿佛在跟他开玩笑。
队伍停了下来,琼恩让他们短暂地休整。自己一个人,前往了神眼湖中的小岛。黄金团
还是追了上来,几乎没有士兵能在这般精锐的战士手中活过三个回合。至少三个北境士
兵才能围攻杀死一个黄金团士兵。很快,遍地都是尸体,攸伦也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
对方的军队如此不堪一击。虽说攸伦知道黄金团战力的强悍,只不过如今看到,才知道
传言非虚。突然,地上死去的北境士兵,黄金团士兵,都站了起来。攸伦眼睛睁大,心
中不知不觉升起一股寒意。那些士兵扭过头来看着攸伦,攸伦才看清了,他们一个个都
成了蓝眼睛。天上突然飞来一条龙,一条绿色的龙。攸伦抬头望着天空,发现,正是他
之前射杀的那条。雪诺从人群最后面走了出来,所有的北境士兵竟然都有些害怕,却也
自觉地让开了道路。他拔出了剑走上前,所有的尸鬼便突然开始疯狂地向黄金团攻击,
黄金团马上就陷入了巨大的混乱。北境的士兵左右相顾,片刻过后,便也跟随雪诺,大
喊着向黄金团攻击。黄金团节节溃败,每个死亡的黄金团战士又成为尸鬼,加入了琼恩
的大军。攸伦带着手下急忙向登陆的地方逃窜,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真正和尸
鬼作战,他才知道以前和瑟曦的计谋,在真正的死亡面前毫无作用,如同过家家一样幼
稚。龙之母和他们,竟然打败了这样的敌人?他跑到渡口,却看到了,雅拉。雅拉从后
方拿下了他所有的战船,将船只都驶离岸边。她就站在船头,看着攸伦。攸伦回了回
头,又看向雅拉,又回了回头。“You gotta be kidding me.”他回过头,却是琼恩迎
面的一刀。丹妮在天上看着地上发生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死去的士兵会变成尸鬼。直到
她看到所有的北境军队和尸鬼都停了下来,雪诺手刃了攸伦,雅拉提着攸伦的头颅。她
让卓耿缓缓落地,她也慢慢地走向琼恩。她看到琼恩的皮肤仿佛变成了蓝色,看到了他
那双冰冷的蓝眼睛。直到琼恩也直视着她,她一直不敢相
信。“No···no···no···John···why···”丹妮已经泣不成声。雪诺,
现在的夜王,他颤抖地举起右手,将手中的“长爪”递给丹妮。他无力地跪下来,仿佛
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趁我···还能控制这副身体,快···解决我
···”“No···no,Jon,我不想让你死···”丹妮的手在颤抖,她已经几乎握
不住剑了。“如果我···不变成····夜王,那么我们都···会死···我只是
想···让你们活下去···快丹妮···寒神的力量太强大···快···”“不
···琼恩···不,你才应该是七国的国王,你才更值得人们拥护···应该是你活
下来···”丹妮的眼泪滴在雪诺想要抚摸她的那只手上。“But···I love you,
Dany···我从来都不想当国王···”雪诺突然笑了起来。他突然扶住丹妮的手,猛
地将长爪刺入了他的胸膛。雪诺的身体仿佛冰块一样,随风消散,而那把“长爪”,突
然亮起了光,周围的人还能感受到它的热量,仿佛太阳一般。雅拉在一旁愣住了,呆呆
地沉吟道:“预言中的王子···光明使者···”周围的风声,水浪声,人声,仿佛
成了大自然的低唱。仿佛就是冰与火之歌。
--
※ 修改:·ximei 于 May  9 16:20:41 2019 修改本文·[FROM: 112.31.253.*]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36.57.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