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zhouzishizha (舟子是渣),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说件特别尴尬的事情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15:33:39 2019), 站内

五一前,办公室某大妈给大家分享她女儿参加某小主持人兴趣班的照片,一个同事自作主张在她手机相册里滑看照片,翻到了一张激情照,女方是这位大妈,男方不是她老公,照片里女方正在咬男方。

超级尴尬。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2.64.119.*]

发信人: biofox (我是小狐狸), 信区: QingJiao
标  题: 求高校offer比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15:13:49 2019), 站内

本人目前国外博后,没有正刊,感觉上青qian机会不大。想回国工作,确定的offer有三个,都是独立PI的位置,不知如何决定,请前辈们给些建议:

1. 中部top10 985,给研究员,正高,博导。课题组挂靠国重,有一大笔启动经费,学校平台很好,对将来评各种人才项目较为有益。缺点是没有编制,5年后通过学校评审或者评上四青才能有编制,转长聘教授。另一个缺点是待遇大家都清楚,很低,而且没有房补。

2. 广州普通一本高校,给有编制的长聘教授,博导。启动经费和1一样多,优点是待遇好,工资房补加起来5年内拿到的是1的三倍还多。缺点是学校平台低,学术风气和生源都没有985好,虽然压力也小,很担心回国就远离学术中心,对将来发展很不利。

3. 广州top10 985,给有编制长聘副教授,博导。工资和房补比1多一些,比2少很多。缺点是副教授晋升很难,将来申经费和合作都受影响。

回国还是想好好发文章,做一番事业的。但是在在国外这些年,国内房价翻了几番,回国也面临买房的巨大压力。不知道前辈们会怎么选,学校平台、城市、待遇到底哪个更重要?多谢大家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68.80.108.*]
发信人: Magnetic (这样就很好~!), 信区: DengLun
标  题: 邓伦最近参加什么晚会了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y  6 00:14:14 2019), 站内

好久没唱歌了,甚是想念……

五四节晚会,杨幂大勋杨紫都去了,为什么没有他呢,555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5.33.157.*]

发信人: laoxinzhe (步辛),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天天吹法国车用料实在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4 15:58:29 2019), 站内

什么差就差在宣传营销……

用料再实在厚道,然后经常坏,不好修,配件缺,动力空间又没啥优势,怎么可能持续大卖嘛?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7 Plus」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36.152.48.*]



发信人: jeosan (金·三), 信区: RealEstate
标  题: 北京杨絮成灾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May  4 20:54:25 2019), 站内

已经不适合人类生存了吧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2.97.175.*]

发信人: huoxingxifu (火星故事多), 信区: OurEstate
标  题: 六层无电梯 二楼好还是五楼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08:38:59 2019), 站内

二楼没有遮挡,下午四点看房,屋子里面暗。问租户说是下午三点就没阳光了。
没搞清楚这种六层无电梯的,到底是二层好还是五层好啊?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2.129.39.*]

发信人: Djilobodji (东篱把酒黄昏后),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曼联赛程太好了,最后两轮对手都已经降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16:18:55 2019), 站内


--

George Best was one of the most talented players of all time and probably the best footballer who never made it to a major world final.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4.243.21.*]
发信人: xyhou (逍遥侯), 信区: Stock
标  题: 监管趋严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23:54:46 2019), 站内

明天大盘要个屁
--来自微水木3.4.3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63.125.242.*]
发信人: PlayerUnkwn (’s Battlegrounds),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我为什么逃离无人车公司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5 21:06:40 2019), 站内



这是一封来自国内某自动驾驶公司的工程师的信,其中以TA的亲身经历,讲诉了诸多在
该自动驾驶公司遭遇的怪现状:

以国家名义讲故事、以技术认知偏差忽悠地方和企业,威逼利诱给工程师画饼……总之
,把自动驾驶当成了一个圈钱牟利的好工具。

来信工程师认为,这种骗局迟早有坍塌的一天,只是那一天,对于整个自动驾驶行业、
踏实做事的公司,以及众多后知后觉的工程师,都将是一场难计后果的灾难。

所以现在,趁着还不算晚,TA想把经历的一切曝光出来,特别是点醒那些依然身处迷雾
的工程师。


对文中的点名的具体公司人名等细节,内文均做了隐去处理。


逃离无人驾驶公司

我是一名无人驾驶算法工程师,上月刚从这家自动驾驶公司离开,可以说是“逃离”。


在这家公司的工作时间里,我目睹了太多人性的恶,也看到了自动驾驶变成圈钱牟利的
工具,而且还有很多工程师没有看透这套把戏,无意间正在助纣为虐。

所以我想告诉那些还被困其中的工程师,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骗局。

并且一旦这个骗局越撑越大,将会造成整个行业的危机。

“为国造车”

我先在美国留学,毕业后在美国找到工程师工作,虽然稳定,但一直希望有合适的机会
就回国发展。

于是遇见了A。

他之前在某巨头公司,借着这家公司有了自动驾驶方面的名气,为人看起来颇为亲和,
即便外界口碑不一,但他告诉我:自动驾驶,将是工程师报效国家的最好机遇,而他就
是那个为国造车的人。

这在后来想起来觉得很扯,但我在当时相信了他。

他说自动驾驶正在变成了国家发展和竞争的集中表现,但现在美国欺人太甚,他一把可
以退休的年纪,也早已财务自由,但看不惯美国如此欺负中国,不想图钱,就是希望能
在这个历史机遇里为国家做点贡献。

听起来很有抱负对不对?

其实我当时不是不知道A的履历。他之前就有在国外留学,然后先在国外工作,顺利拿到
了美国绿卡,至今仍是美国身份。

但A圆得很好。他说自己入美国籍是历史原因,并且在早几年早就有了中国绿卡,是最早
一批有此殊荣的技术专家,《人民日报》还有专门文章完整名单——虽然后来谁也没找
到。

而且他确实在某公司的高管履历人尽皆知,按照那家企业的薪资水平,确实能够财务自
由。

所以不像信口开河。

于是他告诉我:“他这个年纪的人如果还为赚钱做事,这是loser,这是耻辱。”

我相信了他。

他还不断暗示,自己父辈关系不简单,投身无人车也是国家意志,他有通天关系,得到
授意,希望他能用市场化的方式,为中国缔造自动驾驶。

工程师单纯,又在国外待久了,所以更加确信,这真的是一个有抱负的领导,值得追随


于是我辞掉硅谷的工作,回国加入了这家公司。

但渐渐我就发现,这只是骗局的开始。

“落地地方”

入职后进了团队,发现大家都很相信A讲的爱国故事。

而且这套故事也不光面向我们,还有迫切想“落地”自动驾驶的地方省市。

但地方都不傻,不会听了为国造车那一套就给钱给资源。

所以我们这些工程师,就成了敲开地方的最好工具。

虽然无人驾驶技术和实现不容易,但简单先搞出原型车不算太难,而且对于原型车的要
求也不高,只要在封闭路段的固定路线能够跑起来,可以提供“脱离方向盘”的试乘,
就能赢得地方领导的赞叹。

但即便如此,要真正让车跑起来还是不容易,而且跟之前科技互联网不一样,无人驾驶
没有真正的“全栈”工程师,反正A这个团队里是没有的,想要真正从无到有自己搞出来
,就需要更长的时间。

所以A也不断从一些公司挖人,而且有些岗位的人到位之后,效果确实立竿见影,但很快
我们也发现,有些代码并不来自从头开发,而且放出的电子图,抖动幅度都与某公司惊
人相似。

后来我们知道,挖来的工程师,不仅在薪资待遇方面画了饼,还有百万美元量级的签字
费。

这些工程师值得如此吗?原因可能不简单。

更可怕的是,起初车根本刹不住,我们共计有9台车,但其中只有2台能跑,只能在完全
没人的路上跑,车点头的现象非常严重,根本控制不住。

于是很多领导和访问者来试乘坐车,虽然都是手离方向盘,但都得依靠安全员偷踩刹车
,否者根本停不住,也只能在固定路线上开。

不过这一套对地方还是很有用,因为技术上的问题,他们没有能力判断真假。

所以凭借A的为国造车+技术演示,我们还是瞒天过海,取得了某省市支持,号称落地地
方。

A跟我们说,该地白给3亿元,股份都不要。

但后来我们发现这笔钱非常可疑,因为公司后来的情况,并不像真拿到了这笔钱,甚至
后来为了融资发融资新闻,也没有把这样的亮点放在其中。

后来就发现了,地方也不傻,起初说有钱有资源,但马上拿到真金白银哪有那么简单,
地方有的是资源,给资源会更简单。

于是资源是有,比如办公、土地和政策性鼓励支持,但资金,没有。

不过这难不倒A,爱国故事搞定工程师,原型车试乘诓住地方,那二者加一起,是可以做
做PPT、找找关系,然后从资本市场取得支持的。

“金融创新”

但资本市场可比员工和地方难搞得多。

而且懂技术的投资人一看一坐一了解,就大概能知道几斤几两,加之A之前口碑不一,也
没有有名有姓的投资机构愿意给钱。

这时候就要介绍B出场了,B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也不懂技术,是A的老乡和同学。

B之前在财务相关领域,起初动不动就说“沈南鹏朱啸虎都是他小弟”,“一个电话就能
拿个十亿二十亿”,但后来公司披露了一次融资,什么有名有姓的VC都没有。

更后来我们也听到,种子轮的钱来自A和B的老乡土豪,但也不能算融资,因为约定的是
借债,发展得好可以转股份,发展不好就要本息还钱。

这还要感谢落地了地方,让这些土豪觉得再差也有地方兜底,但他们可能也不知道,地
方也越来越对公司冷淡了。

我们工程师也开始发现不对劲,因为多次谈到的加薪,一次没有兑现,工资也开始不能
定期发,如果问一下还会遭遇黑脸,以开除威胁。

我们也听说了A和B的更多往事。

之前A在上一家公司闹翻,核心原因是拿着前沿科技的名义搞P2P,类似现在,圈工程师
、圈地方,然后融资圈钱,但路子非常野,都是给出高回报率的债转股式融资,还找了
很多民间私募平台。

上家公司的其他人后来发现不对劲,觉得这不是“金融创新”,而是P2P,这会害了公司
,于是矛盾重重之下,就这样闹翻了。

现在,依然这套玩法。

但奇怪的是还是有人信,所以公司还是搞了上亿元,可以在起初挖工程师、买车,然后
落地地方,并忽悠更多人来坐车,一起把饼画大。

后来来坐车的主要有两类。

一类是其他地方的人,跟之前一样,他们也不知情,但希望能到那里去落地,不过给钱
就比较谨慎,所以也没有太多进展。

而对于工程师来说,也难辨真假,A今天说这是某某的地方大员,某某又是哪里哪里的政
要,显得非常高大上。

另一类是车企的人,但A更喜欢的是国有车企的人。

如果是外资车企和造车新势力,通常都会比较谨慎,也更懂技术。

但国有车企不同,本身他们就更容易接受“为国造车”的理念,另外他们对于技术更迫
切,有危机感,内部也没有人能做无人驾驶相关的技术,所以就走得很近。

后来A就总跟我们说X汽已经在走决策,今天签字、明天签字……总之马上就会有数亿的
资金到账。

但直到我离职,也没觉得真的有资金进来。

不过也得佩服A,一开始就原型车买的是最容易改装的林肯MKZ,但不久就买来国有车企
的车,对员工、对外界,似乎都是一个信号。

不过后来那家车企明确宣布投资了另一家自动驾驶公司,所以我们员工开始觉得这件事
更多是“单相思”。

这个过程中, 因为涨薪承诺不兑现、工资发放不定时,所以工程师开始军心浮动。

A这时候就开始讲“孙正义”,说孙正义的千亿美元愿景基金,要在中国找一家自动驾驶
公司,而且哪天哪天就要来亲自试乘。

于是我们就重抱希望,天天等着,毕竟之前来的XX领导、XX车企高管不认识,孙正义总
归还是知道长什么样的。

但说了很久后,孙正义也没有来。后来我们问A,A说愿景基金的人已经在XX时候来过了
,没有惊动太多人,对公司评价很好,马上就会有巨额投资到账。

那时候正好软银愿景基金投了Cruise,又近10亿美元投资Nuro,让我们也士气大振。

但后来逐渐就知道,这依然是一次无中生有的画饼。

现在A屡屡跟我们吹嘘公司种子轮就X亿美元估值,下一轮就20亿美元,一定能一举成为
估值最高的无人车公司。

然而究竟钱来自何方,大家都不知道。

入职之前,有过很多的承诺,比如涨薪时间等等,但后来一再空口无信,永远都是融资
马上到,下月就签字,到账就给大家一次涨工资。

“给你安排女朋友”

工资经常不能按时发放,随时找茬扣工资。

A当老板也有一套,跟HR黑白脸。

HR总是找到原因扣工资、不按时发工资,不按承诺涨工资。

我们就去找A,他就装不知道,实在赖不过去,就说他不管具体业务,他不知情,也不能
越级管理,要尊重人事同事的工作和决定。

管理上也很诡异,有一次晚上,通知大家必须马上到,有个同事说家里小孩生病能不能
安顿好再来,就是不行,必须马上到。

到了之后发现也没事,但就是要召之即来,最近都在讨论996,但我们远不止996.

如果这些要求做不好,就找名义扣工资,正常管理的公司都不会这样吧?

A也深谙我们这些工程师的心理,恩威并用。他知道好多工程师生活简单、情商不高,找
女朋友比较难,就借着吃饭的时候洗脑,说跟着他好好干,会给安排女朋友。

说实话,公司里也有女生,有些年轻,有些有家有室,他那些话以后传出去,这些女员
工怎么在外面做人?

越往后我们就越疑心,决定欠的工资、承诺都不要了,但每次要走,A就先开导,说年轻
人要有长远眼光,我们这是为国造车,完成国家使命,他昨天还在跟一号首长的人见面
云云。

实在劝不住,就直接翻脸,那竞业协议威胁。

当初签的入职合同和文件,其实我们也本着相信他没细看,但离职才发现,很多东西兑
现不了,坑很多,涉及的期权股份,也完全A说了算。

我不知道他这样财务自由的人,为什么要骗我们写代码的辛苦钱?

骗局漏洞

现在我已经坚决离职,回想这一切,才觉得其实漏洞百出。

A一个手持美国护照的人,凭什么要为中国缔造无人驾驶?为国造车,到底又是为哪个国


而且他搞了开曼结构的公司,100%自己控股,又怎么为国造车?

而且后来孙正义的饼也很可疑,既然从一开始就为国造车,为啥要拿一个日本人的美元


只是想明白这些都太晚,我们起初有五六十号工程师,都被层层圈住,辛辛苦苦写代码
,最后一场空。

但即便如此,我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师弟觉得可能有戏,执迷不悟,这也是我想曝光这
个事情的原因。

现在,因为有些无人车公司内讧崩盘。

A还看到机会,大举去挖,并且希望他们带着代码加入,所以公司看起来跑得更快了,但
真实能力几何,懂行的人都非常清楚。


挖这些人也很有一套,最高的听说有100万美元签字费,但会以借款协议的形式给,告诉
工程师这样可以避税之类的。

无人车这个行业,大家都知道未来不可限量,但A这样的玩法,4个碗3个盖,早晚撑不下
去,最后谁接盘谁兜底谁倒霉。

但A真正玩不下去那一天,对这些工程师、对整个行业,都将是不小的打击,那些勤勤恳
恳的工程师、踏实做事的企业,都会被殃及池鱼。

反正我已经心灰意冷,我已经逃出来了,但我也不再想继续搞无人驾驶了。

我怕再遇见A一样的人,我怕成为层层忽悠的骗局里的一份子,我不希望无人驾驶就这样
被玩坏。

我选择逃离。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6.23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