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ck0098 (ck0098),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突然发现,我爸妈是近亲结婚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Oct 11 06:55:21 2020), 站内

我爸娶了我舅舅的妹妹,但是我倒还是好好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36.27.69.*]

发信人: rogue (潜行者), 信区: Children
标  题: 唉 看个儿童牙科太太太太太难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9 16:23:48 2020), 站内

娃6岁,我们上个月拔了一颗门牙,大夫说他的牙好多都坏了,需要治疗,各大医院都没号,费了半天劲弄了个丰台医院的号,大夫说他得全身麻醉然后杀神经,我娃也没说牙疼啊,我看了看就是有点黑色,丰台医院连片子都没照就说要杀神经了

想挂个别的专科医院全都没有号,又不认识人,就预约了一个白石桥佳美口腔,不知道靠谱不,从来没去过私立医院,还有一个金立口腔不知道咋样

另外 如果真要杀神经,新长出来的牙是不是也没有神经


ps:
求推荐电动牙刷

--

※ 修改:·rogue 于 Oct  9 16:25:39 2020 修改本文·[FROM: 121.69.76.*]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1.69.76.*]

发信人: jiaozi1990 (**),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35万预算家庭第一辆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0 20:50:59 2020), 站内

目前无娃,平时上班开,一年可能有一次长途自驾,求推荐靠谱油车,suv,轿车均可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11」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5.171.23.*]
发信人: likewinds (贵大爷), 信区: Oversea
标  题: 日本钢琴家在纽约地铁被8人打成重伤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9 17:57:40 2020), 站内

9月27日, 日本爵士钢琴家海野雅威(Tadataka Unno,40岁)在美国纽约的一地铁站内遭8人殴打,重伤入院
据传是因为他被误认为是中国人, 在被殴打过程中, 虽然他一直在大喊自己是japanese,
但围殴的8人并不理会, 一直大喊大叫打死这个Chinaman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18.77.62.*]

发信人: niming (niming), 信区: QingJiao
标  题: 王教授申明没有强奸,只是婚内出轨,也不是学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0 16:06:20 2020), 站内

--



※ 修改:·niming 于 Oct 10 16:06:40 2020 修改本文·[FROM: 159.226.17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59.226.177.*]

发信人: pauljan (SfaafAE), 信区: Movie
标  题: 天朝经典电影。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0 19:54:42 2020), 站内

芙蓉镇
活着
HELLO树先生
疯狂的石头
高山下的花环

请补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1.198.229.*]

发信人: lanthanide (lan), 信区: SchoolEstate
标  题: 从自己说起,一个北京土著的高考之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9 18:22:08 2020), 站内

    本人和家父的身份证都是110108开头。我觉得北京的高考不是考聪明,也不是考家长资源堆积,而是一条很标准的学习晋升道路,包括学校、家长和孩子三方面。学校的作用一方面是老师传道授业解惑,一方面是同年纪的学生们以及他们身后的家长的综合素质。家长则是以身作则的监督,防止自己的孩子在没有自我识别能力的时候受到各种诱惑而走上歧途。孩子首先要理解高考,明白高考对自己之后数十年人生的重要性;其次是自律,要按时完成规定动作,能抵制各类诱惑;最后是坚持,在枯燥的重复训练中提升自己。至于孩子智商,我倒是觉得平均水平就可以了。
    我1998年在北京参加高考,之后的1999年后高校开始逐步扩招。我那时候的高考还属于地狱模式的选拔性考试,能上个大学算是好学生;能上985级别的重点大学的,绝对是各地精英。
    尽管大家都参加了统一试卷的高考,但当时各地的报名、考试、出成绩顺序不一样,这点经常被很多人忽略。北京是先报名、再考试、然后出成绩录取。当年北大录取分数线是591分。我们中学有考640分的,但她报名时觉得自己没把握,只报了北邮。大学的同学们说他们有先考试,然后估分报名的;也有出最终成绩后再报名的。显然先报名模式是最艰难的,对考生来说不存在侥幸,录取分数也就低了。
    北京高考成绩低,刚进北京的外地学生都不服气,他们经常说如果我在北京那会怎么样。我们北京孩子也只能笑着听着。之后,大家都在一个学校里读书,我发现我入学成绩低,但在大学班里考试也能到中等水平,并没有当年高考成绩差距那么大。我们这个专业最终能拿到学位证的比例不到80%,被淘汰的都是外地学生,而且以奥赛进来的保送生居多。他们最主要的原因是贪玩,去网吧通宵打游戏。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们在北京这样的话,连重点高中都考不上,更别说上一本了。现在我和留在北京的大学外地同学聊天,他们普遍觉得自己孩子在北京高考难度大,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这里我想嘲笑他们一下,当年在校园里说北京高考容易的是他们,现在喊自家娃在北京高考难的也是他们!我觉得是因为他们小时侯不在北京,所以总以为自己在老家那套读书的方式放到自己娃身上也是一样有效的。
    我自己的路:读书就一直在海淀区,小学中关村X小,中学海淀区区重点(不是市重点学校),大学top2理工专业。这条路基本上是现在版面很多人渴望自己孩子们走的。我父亲是中科院的。小学同班同学也有一个家长在中科院工作,他中学人大附中,大学top2。我有一个同校的女同学,和我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都是同年级不同班。想想一个人如果是80岁寿命,我们居然能相处16年,小姑娘也很漂亮,当年我应该追她,现在还有点后悔。她父亲就在北京高校当教授。在北京土著中,从小学到中学的同学里,我印象中只有一个一般家庭的女孩子考到清华,她父亲就是一个普通工人,还面临下岗。尽管有小概率,但基本上我认可"父辈读书好,孩子读书会相对好一点"。
    在小学,我就开始参加各类数学奥赛考试。当时每周只有一天法定休息时间。在周日那天,我要在上午和下午分别上两个奥赛班,一直坚持到高二。等到进入了大学,我还经常能遇到当初一起上课的同学。我很感激我的父母,母亲很早就跟我说"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步,我们家的一切都是我爸通过考试获得的"。小时候,父亲就带我去看别人从高考考场出来的场景。小学班主任老师说"在高考这条路上,一步跟不上,步步跟不上"。更多时候,不是家长、老师讲清楚一道题,而是他们讲明白读书的重要性,还有一些学习的方法论。我觉得我能从他们身上找到学习的动力。譬如我小学三年级遇到方程,课外班的奥数老师说遇到不知道的数字就写个x,然后继续做,到最后用等号确定结果,再反推算出那个x。
    当然了,好的小学能带一个好的学习开始。我的小学历史老师说,一定要根据地理(地图)再学历史,然后我记住了很多历史故事、各类地理名词。我的历史和地理成绩一向很好。这些基础对我中学看语文文言文有帮助。
    工作后,前单位有一个北京土著姐姐,74年的,大专学历。她听了我的劝告,为孩子,她极限负债置换了一套中关村K小学区房。当然现在房子也大幅升值。她的孩子就以我为偶像。这个小孩在小学三年级就知道什么是985、211了,自己在学校排名多少才能去人大附中;刚进初中就知道在海淀区排名多少能去top2。我问他,你的同学们打王者荣耀,你真不想玩吗?他说妈妈(那个姐姐)说当年她贪玩,每天看言情小说,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所以没上好学校。他玩游戏,现在舒服了,以后就会后悔的;他不玩游戏去参加各类辅导班,现在难受了,高考能去好学校,以后就舒服了。小孩已在六小强读书,但没上该校实验班。孩子甚至有些焦虑自己未来能不能上top2。他说在自己班里排名靠前也没啥大用,只有实验班的好学生,才是他去top2的竞争对手。我也希望那个姐姐和她的孩子梦想成真。
    说到读书考试,从历史上看,我们一直在经历技术进步,知识获取越来越便捷,竞争也就越来越激烈。晋朝前,只有豪门望族的子弟才能拿着竹简、帛书识字。那个时代获取知识的价格极其昂贵。一般人家根本不可能保存大量文字材料。到了宋朝,印刷术技术成熟后,寒门学子才可以学到知识,参加科举考试。即使这样,宋朝的文盲率也达到了85%,我感觉宋朝能识字的人就相当于现在的普通本科。刚恢复高考后,我父辈考试,基本上需要大量的教材,供检测学习效果的习题很少。又过了20年,到了我高考时候,各类试卷多如牛毛。我母校是海淀区普通高中,老师主要针对能上一本的难度授课。那个时候,我们学校老师不讲选拔性的难题,同学们之间也很满足于能拿到60%的分数上个普通大学。但我通过做全国试卷,逐步摆脱自己高中的约束。又过了20年,现在的教材、授课、试卷都已电子化,一个北京远郊区县的孩子也能拿个手机看到中国顶级学校老师的授课。遇到不会的题目,各类APP能充分讲解,连本校老师面对面的讲解都可以跳过了。各类辅导班还进行定向辅导,高中忙拍戏的关晓彤数学也能考到135分。试想,如果一个人生活在晋朝,投胎那刻,就决定了他是否能读书。到了明清,寒门也可以创造条件参加科举考试,鲤鱼跃龙门。到了现在,一个北京中等家庭的孩子,朝九晚五不停地参加各类课外班。技术进步和社会分工细化逼着大家投入更多的精力参加高考。最后还是那句话古话,人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上面是我一些个人感受。


--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202.212.*]

发信人: sushou (sushou), 信区: MilitaryView
标  题: PLA班公湖带枪巡逻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0 21:07:56 2020), 站内





兔子真是不吃亏
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
※ 修改:·sushou 于 Oct 10 21:09:57 2020 修改本文·[FROM: 182.87.243.*]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82.87.243.*]

发信人: Fresh2018 (健康快乐), 信区: Divorce
标  题: Re: 写在三周年的重生日(12)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Oct 11 00:05:45 2020), 站内

一大早起来看到好多祝福,真心感谢大家!
我是带着孩子的,她也是我稳稳的支柱:)
继续生活,继续等待,继续幸福
——————————————————

2017年10月11日到今天,我从以前那个“家”搬出来已三年了。此刻,不知道为了什么,却想写点什么。
  
说起三周年的重生日,朋友问我:“前两年的这天,你也都想起了吗?” 我还真没有。
2018年在痛苦折磨中,
2019年在重建自我中,
2020年,我稳稳的了。
  
稳稳的了,所以有气力想点生活以外的事了。
稳稳的了,所以有勇气回看过去痛苦的事了。
稳稳的了,所以能平静谈起ex的转变以及后来他人设的破灭。
稳稳的了,所以居然跟朋友谈起了ex以前亲人般的感觉,并且仍然相信初恋的单纯。
  
想起一个有趣的类比。现在生活富足了,所以抑郁症焦虑症多了,因为温饱解决了,有力气多思考了。
我也是类似如此:)
可以不用隔离那些来不及处理的难过与愤怒,也可以不用否认那些曾经的美好与单纯。
可以在内心静静看着,
可以和朋友细细说起,
还可以用文字点点写下。
  
稳稳的了,不代表忘却当时的痛苦、恐惧、愤怒和委屈。它们帮我看清想要的生活、适合的人,指引我懂得珍惜与感恩生活。
  
三年后的今天开始,
我继续稳稳的过好每天;
继续等待着那个你,
哪一天穿越星际,
来轻扣我心门。
  
  
  
--
发自xsmth (iOS版)
--
※ 修改:·Fresh2018 于 Oct 11 07:49:48 2020 修改本文·[FROM: 101.41.185.*]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01.41.185.*]

发信人: exphonic (physicist),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新加坡值得去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Oct  9 15:52:16 2020), 站内

目前在北京做通信系统集成,最近偶然得到新加坡一研究所的offer做芯片高级封装方面,值得去试试吗?

打动我的是做的方向和我背景契合度很高,也比我现在做的东西有意思。高级封装也算比较热门,另外毕竟是新加坡的半政府部门,工作压力不大。缺点是太折腾,现在工作性价比挺高,虽然技术方面不算高端,另外新加坡那边虽然是研究所却都是走的合同制,三年后要重新签。

本人情况是睡前50多万,新加坡加上房补能到80万左右,老婆在体制内工作很稳定,收入10万左右,去那边应该也能找到工作,不行在家全职也可以。我和老婆都是本地户口孩子上幼儿园了。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12,8」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7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