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djiabei (qingyue), 信区: MilitaryView
标  题: 话说环球时报的社评说的确实够狠呀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13 14:46:56 2020), 站内

【《环球时报》今日社评:大陆对台军事斗争的准备已经全面拉开】民进党当局利用在台上的这几年不断推动岛内各领域的“去中国化”,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他们又全力配合华盛顿新的遏制中国大陆政策,做美国印太战略的马前卒。这个政权已经全面与大陆为敌,它不再是有可能通过对话解决的一个问题,而是需要通过军事斗争制服的恶毒力量,甚至是需要用战争拔除的一颗钉子。

难怪招来台湾陆委会的抗议。以前我记得国内官媒从来不敢这么说。直接把蔡英文政权定义为恶毒力量,需要战争拔出。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19.142.240.*]

发信人: hsing (hsing),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惊闻一个老家同学赌博输了二百多万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14 21:38:24 2020), 站内

被人下套了,第一晚赢了十来万,第二晚输了七八十万,再就开始借高利贷赌,一共输了二百多万。
他爹原来是上级政府派县政府督学,他哥我也很熟悉以前还他哥家住过几次,还是县城城关镇党委书记。放高利贷的要砍手,他哥和他爹帮着还了小一百万,房子也卖了,还有几十万,据说放贷款的是黑涩会。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222.211.238.*]

发信人: delIguazu (vanilla), 信区: Geography
标  题: 北方的代表水果除了苹果还有啥?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14 17:07:17 2020), 站内

rt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7.136.0.*]

发信人: maxzz (likai), 信区: Divorce
标  题: [求助]一个男人在恋爱前两个月隐瞒离婚史和孩子,理由是刚认识没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13 17:48:00 2020), 站内

一个男人在恋爱前两个月隐瞒离婚史和孩子,理由是刚认识没必要交代清楚,这样对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2.130.17.*]

发信人: willkyo (Findox), 信区: CouponsLife
标  题: 也说说灭蟑螂的体会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14 23:59:13 2020), 站内

看到有朋友在问蟑螂药,想起前几个月跟蟑螂斗争的心酸血泪史,简单写一下体会吧。

1、蟑螂是群居的,只要发现一两个,说明起码有一窝了,如果不管只会越来越多,不能侥幸。我就是开始比较懒,后来大白天都明目张胆在台面上爬,才不得不想办法。

2、蟑螂屋、粉末的蟑螂药、拜耳都用过,可以放在厨房、卫生间辅助控制蟑螂数量,但没法灭绝。要注意的是,那种香喷喷的蟑螂药,别撒到门口,不然可能会把外面的蟑螂引进来,更灭不完了。

3、不得不说,灭蟑还是一分钱一分货啊。用过的最贵的药是呋虫胺,也是最有效果的,基本让蟑螂灭绝了。不过我还同时混合了顺式氯氰菊酯,所以不确定到底哪种更有作用。但两者其实各有侧重,查过资料说氯氰菊酯滞留时间长,算是辅助吧。刚用完三四天还是能看到蟑螂,之后越来越少,然后就彻底看不到了,从8月坚持到现在,甚是欣慰。
另外,顺式氯氰菊酯不要买油性的,那种是室外用的,毒性大,喷室内要买水溶的。看说明大概效果能保持两三个月,什么时候出现了再补喷吧,希望别耐受。

--
※ 修改:·willkyo 于 Oct 15 00:39:37 2020 修改本文·[FROM: 111.197.5.*]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1.197.5.*]

发信人: keyword (keyword),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大排量车的优点是什么 开着不一样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14 18:28:37 2020), 站内

为啥费油还搞这么大 普通的1.6的不也能市区跑80高速跑120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24.64.19.*]

发信人: tongxl (但使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 信区: CAS
标  题: 也谈谈自己对科研的一些思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13 08:38:20 2020), 站内  [累计积分奖励: 600/0]

一个意外惊喜:
   我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师傅,通过这个帖子找到了我。俩人微信聊了很久。也给他展示了我做的一些成果。应该说他高尚的人品对我影响非常大,让我知道,即使你在体制内,仍然有很多选择的机会。他很开心看到我的成果。问了一句,你咋不发几篇sci啥的。我说,还是能让生产用起来才是真的,文章对国家?对个人有啥用处?还是要把成果写在祖国大地上
自己实际上是个工程师,也是被逼的没办法,才搞成了物探行业的科研人员,至于说为什么被逼的,真的是被中国的科学家们逼的,从业经历告诉我,只要你一个知识点不清楚,中国的科学家就敢撒谎骗你,而且是普遍现象。
我这里就说几个例子,2001年时候,刚刚开始把石油行业的物探软件移植到x86平台,当时用的是amd 2.8G主频的cpu(记忆偏差,应该是1.8G),机器计算能力之强让人吃惊。2万人民币中关村买的机器,比40多万一台的alpha工作站都快。当时青岛海洋大学也有教授搞我们方向,做kirchhoff偏移成像,当时要花数百万一台sun公司服务器做这个项目,我觉得微机更好,特意飞到青岛,通过朋友请这个项目的老师王修田吃饭,此人80年代留学剑桥,也号称是行业里面的大牛人了。饭桌上我把我自己生产实际测试的计算效率告诉他,然后拿出自己的对比数据,建议他买pc机,一来效率高,二来,省钱,几百万项目,不要20万pc足够了。我这辈子都会记得王老师当时的表情和回答,你懂什么?我们kirchhoff积分计算对走时要求非常好,要双精度,你32pc机有吗?我买sun工作站是专业设备…………那时候才20来岁,人轻言微,如果是今天,我就一巴掌抽上去了,我们地震数据都是1毫秒采样,走时表用16位无符号整数计算、存贮都浪费。
第二个例子,还是这个领域成像,就要提一下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同济大学。这两边典型代表,同济大学是马在田院士,中科院是李幼铭老师。我和十六字的单位关系非常好深,他们的所党委书记刘洪,和我那个时代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甚至能聊起他大学时代暗恋的女生,以及他现在老婆倒追他。这几十年了,他们一直忽悠几桶油,如何如何做成像程序,如何突破海外封锁。结果呢?没有一个油田生产数据是他们算法、软件做的。其中有一次汇报的成果,把数据用不同参数,那西方公司omega软件两个结果,好的那个说是我们自主研发的软件做的,差的那个说是西方软件做的…………至于刘洪,太熟悉了,后来走向决裂,是实在发现,这人如果只是志大才疏也就罢了,人品都存在问题了,自己人都骗。举两个例子,有限差分做逆时偏移成像,这伙计居然瞪着大眼说我们程序 没有成像频率限制,频散不会从浅层传递到深层;如此种种吧,我都不好意思全说出来了,最后是发现程序怎么做都不对,只好自己开始翻书,从头学起,最后,数学严格到了数学分析水平,物理把理论物理认真的重新学了一遍。计算数学、计算物理把海外教材都吃了一遍,认认真真的把所有科研基础的课都补上来。才发现,他妈的,感情这人给自己人都不说实话呀。再举一个例子,就是他在2017年给中海油的一个课题,后来海油朋友让我去帮忙review一下代码,我一看,差点没笑喷了,开源的科罗拉多矿院的程序里面一个模块,刘洪同志程序名字改了一下,注释里面把人家的作者和单位换成自己的名字和单位就交差了。唉,科研这东西,咋说,水平稍微差一点没啥,人品差了,就没救了。
第三个例子……算了,不举例子了,说多了窝心,这都可以写一部书了。也顺手写出来吧,本来算了,考虑的一下,咱们不能有失偏颇,就说南京物探院的院长杨勤勇,和他们前任院长曲寿利吧。这个故事也有趣。第一个是曲总在胜利油田当副处长时候的故事,那一年长者视察胜利油田计算中心(后来的物探院),期间多嘴问了一句,你们这软件都是自己研发的吧,我们勇敢的曲寿利老总冲了上去,脸不红耳不热的说了一句,是的,都是自己研发的,旁边副局长宋万超看不下去了,马上说,有他们自己研发的,也有引进的,最后另外一个局长,打圆场,说他们是和中科院联合搞研发的…………到了晚上吃饭,我一个老大哥和曲总一个桌上,直接说,老曲,你说这满屏幕没有一个汉字,你也敢说是自己研发的,这他妈古代是欺君之罪,要杀头呀。为什么再捎带上杨勤勇呢?去年推公式时候,顺便检索一下国内文献,检索到了南京院一篇文献,怎么看图有点眼熟呢,wtf,这不是我国外一个小弟文献里面的图吗?我马上截屏发给了我小兄弟,那个小老弟破口大骂,真不要脸,怎么能这么干呢?我说要不要我给你发出来,小老弟说算了,他和我本科班主任是同学,我也不想得罪他。能有这样的院长领导我们的科研,我们的科研到底啥实力,可想而知了。对上号称自主研发,然而,国内最大的西方omega盗版用户,中石化南京物探院,3.2万个cpu核license里面,只有2000个正版。我后来给大领导开玩笑,你最近少出国哈,万一哪天trump想不开,扣了你,或者执行咱们国资委一块资产。wtf…………,这就是我们的科研呀。只能说,国内物探科研,唯一值得尊敬的,就是bgp,物探局了。
科研这东西,咋说呢,其实不比初中高中的物理竞赛更烧脑,基础打好了,本质就是个试错的过程。
中国的科研,个人从建设性来说,一个是要加强本科的基础教育,坚决淘汰国内落后教材、教师;自然科学本身从科学发展史角度看起来这么美的事务,硬是被我们同济等高校的老师编出这么晦涩的课本,也算是一大奇葩了。改变大学基础理工科的教育方式和导向,让大家能掌握基本的科研工具。
第二,彻底修正科研评价体系,基础学科可以有国家基金支持,保障基本的科研、生活足够了。其他领域,至少先建立起严格的纪律、法律体系,责权利明确。对于学术不端不能仅仅是道德的谴责,更多应该是法律的严惩。官员尚且有追责的利剑,科研人员的追责也必须不能放松。苏联把科学家当做囚犯管理,照样做出来举世瞩目的成绩。说句难听的,现在很多所谓科研人员 ,别说啥待遇,给低保都浪费,不送监狱就对得起他了。
ps:在这里也回答下面一些问题,我一直工作在生产科研一线,自己做物探工作的,首先是为了混口饭吃,活干的好,才能吃的更好。这也就是为啥我对致用的技术都是要玩命的掌握。
我的成绩,说个已经完成的成绩,胜利油田95%以上的高密度地震数据时间域成像是我的软件完成的,这也是中石化90%以上高密度数据,胜利油田一线处理数据的小弟兄们直接说,龙哥,没你这软件,我们院生产真完不成。这就是所谓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但是遗憾的是,这些东西是我08年的做的科研成果。最要命的是,国内我根本找不到科研方向,
生产一大堆问题,我的确不知道怎么解决。直到去年7月份,我们行业水平最高的科学家,没有之一,回国休假,我跟他认真请教后,他给我提供了不错的方向,我也努力实现了。去年试验了一块实际生产数据,效果很不错,那个效果足以改变一个油田整体的资源评价。
    生产中碰到问题,我做梦都是在推公式,改程序。为什么呢?结果没有达到预期。虽然也不错了。另外一个自己随手实验的数据,反而做的非常好。这技术做好的意义是什么呢?目前还有很多看不清的地方,有的是未来的主力产油地区,做好了,可以为胜利油田延长30年寿命,甚至有可能改变世界的石油勘探格局。自己努力都是值得的,这就是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
ps:
   技术细节的东西,自己一直在一线工作,计算机水平也比绝大多数人高。因为当年进入这个行业是作为计算机管理员进来的。平时开会、工作没少跟所谓专家们吵架了,这也懒得跟人吵了。说个细节吧,2年前胜利油田物探院买gpu,几百块吧,一不留神,管引进的人又给买了股东k80,气的我破口大骂。后来他们还要企图买k80时候,我给他们领导打电话,说请你买2080ti,生产一样用,比那个k80块两倍不止,电费还省。然后他们开会,一堆专家各种理由
啥双精度了,啥ecc了,啥稳定性了。最后我直接说了一句,你们退休金不想要了?我现在就给省监察厅四室主任电话,让他派人和你们探讨一下良心问题。最后他们以两万人民币一块的低价格购买了400多块2080ti,用的很happy,要是买k80,或者啥v100,大家自己算算差价就行了。我的代价是,现在他们要买啥都悄悄的,不会再让我有任何风声让我听到了。反正我也不是卖计算机的,无所谓了
ps:
有人说我用李幼铭刘洪站台,当年实际上是信任他们,以为他们是有良心的科学家。李幼铭是郑思群女婿;刘洪呢,母亲赵九章秘书,外公卢嘉锡恩师。深度合作之后,才知道这些人是啥德行。
说道赚钱,自己亲朋好友里面,油田各个岗位不少,比如说有的亲戚,一年光海里扔沙子埋管线的项目,手里就五六个亿人民币。当地做工程的黑社会的找我的也不少,我并没有去巧取豪夺。自己同学好友里面,他们长辈不乏省部级的石油系统高管,做生意,我不需要科学院站台。
ps:
我个人是比较逆反的人,去年十月份回山东,跟我亲戚吃饭,我第一次说出来,我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一致,这样我的人生才有意义。上个月回家,父母过问我一些情况,隐约希望我能和亲朋好友接触一下,多赚点钱留给孩子,我最后也逼急了,说“爸,我不是什么钱都赚的,去年一个首长秘书请我去家里吃饭,表示想让自己夫人和我一起做生意赚钱,谨慎思考后,没有做这个事情,我把手里技术做好了,能踏踏实实给油田用上了,这钱拿的比啥都踏实。”疫情期间闭关做出来几个不错的应用型技术,只是结果不太稳定。但是已经能看到了很多过去看不到的希望,更好的完善这几个技术,才是我最近最关心的事情。发上面的感慨,是因为前天聚餐,有朋友问到这些问题,问我中国科研出路在何方?我自己把多年的一些感悟说了出来。当然,如果给决策层,还需要提炼。
就科研实干来说,很多人觉得实干得不到好处,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最近几天做测试,差不多3天没有好好休息了。对一些丑恶现象,我能做的只是远离,如果必要,我也会斗争。反正我靠自己技术,能给国家创造价值,自己和自己弟兄们也有饭吃,至于社会大环境,只能一代代的积累吧。后面总会好起来
比如科学院,地球物理所油储这块,基本上没有啥油田再搭理他们了,因为他们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信用。这就是好事情。这样的惩罚虽然来得迟,来得慢,但是最终,通过一定时间的积累,总会留下真的做事情的人。
ps:
我的好友,平均年龄应该大我15岁以上,也就最近这几年,才开始和同龄的同学们玩的稍微多一些点点了。所以我没有大家想的那么老,当然,这样是比较悲哀地方,频率高的时候,一年去了好几次八宝山从朋友走
ps:
说起科研创新,真的都是扎扎实实的,不熟悉老的东西,不知道过去问题缺陷在啥地方,奢谈创新都是空中楼阁。我的行业里面,很多人说kirchhoff积分法过时了,又要波动方程,又要全波形反演的。要不是我的老哥给我说,你没必要把这些人教聪明,我真的想抽这些人了。有个技术,全国所有人都做错了,或者说世界上也90%的人走的路线是错误的,你去提醒他们,还招他们的各种风言风语的,自己何必费劲去教聪明他们呢?
贴个当年我和好友邮件的往来,好友是seg kauffman金奖得主。在行业里面工作很精彩,经过他允许,把这段话贴出来,大家共勉
--


※ 修改:·tongxl 于 Oct 14 23:35:52 2020 修改本文·[FROM: 222.130.20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1.201.125.*]
发信人: bulelily (生命如此热闹), 信区: Children
标  题: 劝朋友注意小孩阅读反而被大骂一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15 04:41:09 2020), 站内

坐标纽村
我一直把娃下课后就放在她闺蜜家,每周付她们家钱,帮忙看孩子。
有次聚会上,她说她发现我家娃的各个方面成绩都远远比她家好。我家娃比她家的小月份,我家是year0,她家是year1。
上周我到我另一个朋友家看到一个表格,说每个年级要达到什么水平才能顺利升级。
所以我接娃的时候,就顺便想提醒一下我这个朋友,因为她家娃实在是成绩太差了。
我第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气势汹汹的说过来,说我家娃没有必要来和你家娃对比,你老是跑来过问我家娃的学习,你有病。我家娃还小,我们有我们的教育方式,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套。
我被气的无语了。她家小孩再不学,就要留级了,那成绩不是一般的差。她坚持说她拿到了学校的report,一切都好。我说你既然这样坚持,我也不想管这事,我多余费心。
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

--
越努力越幸运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03.113.206.*]

发信人: frankey (剪不断 理还乱),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清北去华为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14 09:26:40 2020), 站内

大家知道情况吗?干的过其他高校的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58.33.47.*]

发信人: happymarried (fibbit), 信区: Jifenluohu
标  题: 报下积分和排名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Oct 15 09:49:39 2020), 站内

86.38  39776, 比去年倒退了5500名

--

※ 修改:·happymarried 于 Oct 15 09:51:28 2020 修改本文·[FROM: 36.112.24.*]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36.11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