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irealist (理想的现实主义者),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公司让我入D,该入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14:52:51 2020), 站内

目前在国有央企,没有ZZ前途,甚至在公司也没啥前途。
如果入,后期对跳槽影响大么?
比如去私企、外企、出国?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1.8.190.*]
发信人: sunyata02 (千山龙锁), 信区: Movie
标  题: ZZ知乎:为什么主旋律电影拍不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00:11:32 2020), 站内

作者:打字机x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6580682/answer/154288000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先点一下题,中国电影人从好莱坞或者香港学来的那些商业片编剧技巧,可能没法让他们拍好一个好的主旋律商业片,他们大概要寻找一种船新的故事方式

一,我和督工希望看到怎样的主旋律?一言以蔽之,能够讲出我们的政权和过去所有政权不同之处的主旋律电影。

督工用他爷爷的小人物见闻非常生动地讲明了新中国政权和过去所有政权(清政府、北洋军阀政府、民国政府)的不同之处:组织力,行动力,集体主义,人民性质。然后他点出了金刚川这部电影的内核:港式黑帮片。不光金刚川,过去很多战争片都有这个问题:比如广受欢迎的亮剑,把旧式兵痞军阀捧成了决胜英雄,又比如前段时间风行的地主抗日土匪抗日和尚抗日……这些片的内核都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是恰恰跟我党的决胜秘诀背道而驰的,然而这一套确实是很爽,观众们看得很过瘾。而我今天看督工介绍他爷爷的见闻,突然觉得这也很过瘾,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过瘾,其中夹杂着淡淡的自豪感与认同感,我敢打包票,督工这段话带来的激励效果,对很多人来说,是会远超于金刚川那部大片的。顺带一提,《长津湖》交给刘伟强拍,就是古惑仔和无间道的导演,(扶额)

二,可是我们本不该对督工爷爷的故事感到新奇,或者说刺激这些发生在我们父辈爷辈的故事,正在加速被我们遗忘。

一方面是因为,时代已经变了,我们的好日子已经过太久了,国门开放之后那段思想混乱的时间又接受了太多负面信息,现在又是追求个人幸福的新时代,过去那种强组织力集体主义的叙事对我们来说是过时又老旧的,毫无魅力可言。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流行文化很少有能讲好这种故事的。我们已经习惯好莱坞大片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也习惯了土匪抗日地主抗日和尚尼姑抗日,根本没人意识到它有什么不对。至少在主旋律故事中是不对的。

三,现在的好莱坞香港编剧们永远不会理解,遑论能讲好这种主旋律

我要在这里再兜一下我之前学到的编剧皮毛半桶水233333。香港人的电影理论我不熟,我说说我之前读过的好莱坞的编剧书,就是麦基坎贝尔千面英雄救猫咪那套。他们的商业片理论,有很套路但实用的东西,比如灵魂黑夜理论,把故事节奏分得很细,激励事件危机逼近小高潮灵魂黑夜等等,他们也有很多原则,比如塑造主人公的时候要铺垫他们的内在问题,而他们的外部困境又与内在问题根源相呼应,等他们在灵魂黑夜阶段解决了内在矛盾,他们所面临的外部困境也会迎刃而解,整个角色随着主题一起升华等等。请注意,我在这里没有讽刺的意思,我知道很多人刚接触的时候会对这种公式嗤之以鼻,但它真的非常厉害,中国的编剧们,只要用好了这一套公式,就足以成为口碑与票房俱成的优秀商业片。很多你们耳熟能详的好电影都完美符合这套公式,比如《我不是药神》《人在囧途》《泰囧》《魔童降世》

顺便说一嘴,徐峥那帮人是我见过用这套公式最熟练的,这也是上次我说我们新一代导演终于学会拍商业片的原因之一233333,艺谋大概是不关心,至于凯歌那肯定是看不上。扯远了,回来说主题。我花这么大篇幅介绍这个,主要是想说明,好莱坞这套编剧理论,是绝对讲不好我们所期望的主旋律故事的,因为它根子上是个人主义,关怀主角内心的。麦基在故事中强调过一点,驱动主角行动的动机应该是个人的,而非宏大叙事的,这才比较容易让观众共情。

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要讲一个主角踏上反抗暴君的故事,最好在开篇让他的亲人挚爱被暴君害死,然后他才走上反抗。在这套叙事节奏里,主角的行动永远是个人的,是私事,是personal。甚少有好莱坞的主角是在为某个宏大理想而行动,因为他们的编剧坚定地认为,这种主角不讨喜。天行者卢克目睹了养父母的死,才走上反西斯的路,而且大部分剧情都是他那一家子的事,不过他能从个人遭遇上升到千千万万被压迫的帝国人民命运,已经挺难得的了,更多的英雄主角们,都是在报私仇:《黑袍特工队》一开始似乎在讲超能力者的社会危害,尤其是那个一门心思找英雄碴的比利,然而最后发现比利只是一个头顶绿帽的愤怒苦主。

如果故事中有那种为了宏伟目标或者理想行动的角色,那他大概率是不可理喻的,比如美国末日中的萤火虫,或者至少只能是配角,比如黑客帝国里的墨菲斯。请注意,麦基并非不承认会有人以伟大理想而行动,他只是认为这种人不讨喜罢了,好莱坞更喜欢那套小市民追求个人幸福,那套“解决个人内在问题的同时解决外在冲突”的类世界系叙事

而我们的主旋律故事中,充满了宏大叙事,各种怀抱伟大理想,又甘于做小人物螺丝钉,而非站在聚光灯下的人。这种故事好莱坞没法拍,没,法,拍!这就是我们不断对香港导演拍的抗日剧、金刚川八佰们觉得别扭的根源所在四、正因为它是反好莱坞传统的,所以它会特别有价值因为它是新鲜的。它本不该,但对我们而言是有新鲜感的,它对于习惯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外国人而言,更应是新鲜充满教育意义的。尤其是今年的疫情问题,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交出了两份完全不同的答卷,我们有底气自豪告诉他们,人民政府和资本主义政府的差别所在。什么叫对外文化输出?什么叫文化自信?什么叫软实力?(逐渐冷静下来)

五、外国的编剧书无法给出的答案,可能在我们过去的主旋律电影里,然而并没有那么简单

写到这里我确实想到了某些东西,那是属于我的童年回忆,更多的是我父辈的童年回忆。《鸡毛信》《地道战》《地雷战》……即使没有加上童年滤镜,这些电影也是精彩的,而且它里面是真的有我念叨的集体主义智慧在其中。《地道战》《地雷战》讲的就是人民集体智慧,很多精彩操作都是人民想出来的,群策群力,我甚至记不起其中的角色名。然而有一点很残酷,过去的这一套主旋律真的已经落伍了,它并不是那么讨喜,没有那么强的代入感,更别说认同感。我还记得我看一些黑白主旋律的印象,最后总是由政委出来解决同志们的思想问题,常常以大道理说教为主。可能在那个淳朴的时代,对大部分识字都很困难的同志来说,这一套或许是真的有用的,然而对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这种叙事真的有些过时生硬了,现在我们可能更会把这一套当成官腔套话。我们已经习惯了地主抗日、土匪抗日、尼姑和尚抗日,因为我们精神上真的更接近城市小资产阶级了。

具体应该怎么拍?写到这里我已经捉襟见肘了,我并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解,有我就不会在这里打嘴炮了(要讲述这个时代的人能够理解接受,符合我们审美又符合政治宣传需求的主旋律故事,对我们的电影人而言,可能是一个全新的题目,我这里并没有答案,我只知道,他们的好莱坞编剧老师和香港电影前辈那里,时不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的。嗯,理想的答案肯定也不是《家乡》那样。

我的蛋扯完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82.169.88.*]
发信人: wydnzd (wydnzd), 信区: Tooooold
标  题: 因为工作不顺提前退休,是不是太冲动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06:15:26 2020), 站内

四十了,女,行业不行,领导不行,在帝都挣二十多万,被领导像毕业生一样用,常失眠。无数次想回家,又怕后悔,向这里有经验的求建议。
客观说,工资在这个烂行业不算很低,但责任太大,死人坐牢那种。自己也不是在家闲的住的人,上班又压力太大,寻找中间状态而不得。孩子很小,一直想坚持上班给孩子做个表率,回家就颓废了。经济上,辞职后不宽裕,挂证能有几万,老公挣得也不多。有几套小房无贷。换工作不可能了,没人要大妈
就这么辞了十几年的工作也不甘心,或者赖在单位,和领导撕破脸,多余的活就不接,也很难顶,脸皮薄。
--

※ 来源:·https://exp.newsmth.net·[FROM: 121.71.158.*]

发信人: Heyrovsky (薅Oo。薅Oo。薅羊毛), 信区: Football
标  题: 微博徐江故事会说鲁能和裁判的梁子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23:25:47 2020), 站内


[cp]鲁能球迷愿意论个长短,咱就论论。

1.去年查傅明论文,开历史先河。轰炸傅明手机,傅明老婆手机,甚至家人的妹妹手机。傅明被停哨,傅明老婆调离中国足协。有句话叫,祸不及家人,这叫江湖道义。

2.今年再查沈寅豪论文,刀刀暴击。沈寅豪很可能丢了学校的饭碗。对很多裁判来说,在学校里当老师是正职,裁判是兼职。干到裁判退休年龄,学校工作才是正事。你砸的是人家的饭碗。

3.对裁判这个圈子来说,一查傅明,人家可能烦你,但不至于特别过分。二查沈寅豪,这是砸人饭碗,这是大忌。你不是砸了他裁判这个饭碗,是砸了他的正式工作。这个圈子怎么看你?你后续还要砸谁的?你没完没了,变本加厉吗?我可以不当这个裁判,但是你砸我裁判以外的饭碗,我肯定跟你拼命。

4.你说了球迷行为不代表俱乐部。但为什么对外你的称谓是鲁能球迷?黄晓明说了,我不要你以为,我只要我以为。

强调一下,我不讨论,查论文对与错,我也不讨论裁判对与错。我就告诉你,这里面的逻辑。还是那句话,很多事情,不是简单的对与错。江湖也不是打打杀杀。要学会跟自己和解,跟身边的人和解,跟这个社会和解! 举个例子,你孩子在学校读书,老师错怪你孩子了,孩子哭了,你当家长的心疼了,这都正常,但你要不要火急火燎的跑到教委投诉老师?傅明那场球确实错判了。足协也会处罚他,停他哨。要不要一场球受屈,就查起论文?别忘了有一年鲁能踢华夏,傅明不给华夏点球,受益的是鲁能。 你们总在说,是谁有错在先?但你要明白,大家打个架,闹着玩,你打我一巴掌,我踢你一脚,可,你最后先动了刀子!是,你先动刀了![/cp]


不要当道德婊,就事论事,鲁能和裁判这梁子解不了了吧


--
不薅羊毛了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112.64.195.*]
发信人: tcwyzhf (整天瞎想的青椒一枚), 信区: QingJiao
标  题: 关于华中科大郑强教授声讨后勤被通报批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21:48:53 2020), 站内

想聊聊个人观点。

1.同一学院同一专业学生是否一定要分配到同一个宿舍楼?我觉得不必。住在一起固然有利于相互交流,形成专业氛围,但大学应该是包罗万象的,不同专业的学生住在一起还可以促进不同专业之间的交流;再者,宿舍毕竟不是学习的主战场,有学术学业方面的交流需求有教室和办公室。当然,宿舍如何分配要征求学生的意见,如果学生确有同学院和专业集中住宿的需求,后勤部门理应配合,做好服务工作。

2.郑强教授的处理方式值得商榷。从郑教授自己的发帖来看,他似乎带着学生的诉求直接找到后勤集团的负责人,要求满足诉求。但从高校的办事程序来说,郑教授更明智的做法宜为:学生向辅导员提出诉求,辅导员统计诉求并形成纸面文书,交由学生事务管理部门,直至反馈到负责后勤集团的分管校领导,由分管校领导出面给后勤集团下达指令。郑教授以教师身份为学生出头,虽然仗义,但于办事程序而言并非最适宜方案,也容易引起后勤集团的抵触。

3.整个事件中“教授”与后勤部门的角力。教授不是行政身份,但拥有威望,在学术界这一威望分量十足,但在行政部门里未必一定能打通关节;后勤部门原则上是个服务部门,应该为教学科研及师生生活提供便利,可是学校很多资源由后勤部门具体分配,经年累月后往往给他们造成一种错觉------这些资源是他们的,再加上后勤部门负责人如果与分管领导关系不一般甚至存在其他利益关系,那么后勤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不是一位教授可以随便挑战的。

综上,整个事件其实是个很好的梳理高校行政部门与教研部门关系的契机,不应该仅凭一纸通报就把事情盖棺定论,否则就太可惜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2.131.101.*]


发信人: Jasminum (Jasminum),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女司机开着引擎盖盲开半小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22:24:30 2020), 站内

https://haokan.baidu.com/v?vid=283774998431553379&tab=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3.139.40.*]
发信人: letwave (小波浪歌), 信区: OldSongs
标  题: letwave-粉丝记事本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23:53:09 2020), 站内


徐誉滕

那一年迷上了郭富城
于是梳了一个和他一样的头发
不明白刘德华 和关之琳
为什么就不是情侣啊
直到赵雅芝 和周润发
一个变了白蛇一个白了胡茬cha
当初蹦蹦跳跳 的小虎队
围着那格格们陪着皇阿玛
当我抱着吉他再唱起黄家驹
如今的孩子已不知陈百强
我的未来没梦见张雨生
世上已不再有梅艳芳
我永远记得最好的张国荣
和最初的梁朝伟
感谢周星驰 陪着我的年少
我欠你一张电影票


直到冯程程 和许文强
不再白素贞不再小马哥
每年不厌其烦 的红尘作伴
永远是青春 年华
当我抱着吉他再唱起黄家驹
如今的孩子已不知陈百强
我的未来没梦见张雨生
世上已不再有梅艳芳
我永远记得最好的张国荣
和最初的梁朝伟
感谢周星驰陪着我的年少
我欠你一张电影票
附件(4.5MB) 粉丝记事本.mp3(在新窗口打开)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39.171.19.*]

发信人: ChangTing (changting),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重男轻女家庭上有姐下有弟的夹心二女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00:38:43 2020), 站内

我父母重男轻女,我是第二个女儿,上面一个姐下面一个弟。
三个人都是大学毕业,我弟弟过得最好。
FYI
目前在哺乳期,我妈在我这里主要辅助做饭+洗衣服,我有事出门工作她就带娃。
对我妈,包吃包住开工资,也是她希望和明里暗里要求的。

今天我出门工作一整天,有几个重要会议,并且中午请客吃饭。
所以,为了臭美,穿的薄了点。加上匆匆忙忙的,上午下午吸奶时习惯的脱光了上半身,忘了天气已转凉这回事,就受凉生病了。
到了下午,已是头重脚轻支不住了,找了同事的外套穿了暖和多了,就好一些,勉强坚持熬到19点事情处理的差不多。

20:30回到家,我妈一开始没发现我的异常,还跟我各种犟嘴废话。我没有精力应付她,赶紧先洗澡,接着奶娃。
我想让我妈别再折磨我了,给我省点力气。我就告诉她,我受凉感冒了。
接着头重脚轻浑身难受的蜷缩在沙发上不再说话。

她一开始还观察我并指责我比如穿太薄等等,但没有任何动作关心我照顾我。
我只好指挥她,帮我把衣服丢洗衣机里,给我熬点葱姜水。她不吭声,只勉强熬了葱姜水然后就出去了。一直不回来。

我意识到,她怕我传染她。所以躲出去了。
又张开眼一看,衣服堆在原地她嫌弃不摸。
我自己摇摇晃晃的倒了葱姜水喝,又颤颤巍巍找出999感冒灵冲剂,又搞点姜汤茶喝喝。
我想她大概率要到半夜才回来了,她不要跟我同处一室呼吸空气。
我挣扎着,时不时的去卧室看孩子有没有踢被子,一趟一趟的给娃盖被。

果然她刚刚0点才回来(她应该一直坐在楼道里),一看我还蜷缩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她直接去睡了并且紧闭门,以前都从不紧闭的,要留个缝,她喜欢透气。

都在意料之中,我无悲无喜。
之前给他们儿子结婚买房还有父亲看病加上日常孝顺,已经花了三十多万。也没听见个响。后来我花了几年时间改变自己,虽然他们表面上不会那么恶劣了,但也没有任何好。

生为重男轻女家庭的第二个女儿,上有姐下有弟,就要早早认命,不要抱任何幻想。
我现在经过一系列的自我家庭疗法,感冒已经好多了,又奶娃了一次。准备睡了。
--
※ 修改:·ChangTing 于 Oct 27 00:51:05 2020 修改本文·[FROM: 117.135.89.*]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17.135.89.*]
发信人: pcs (pcs), 信区: Shenzhen
标  题: 在深圳呆了几年的台湾人描述深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16:48:45 2020), 站内

【 以下文字转载自 Universal 讨论区 】
发信人: pcs (pcs), 信区: Universal
标  题: 在深圳呆了几年的台湾人描述深圳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16:20:54 2020), 站内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8 Plus」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6.7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