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easylove (简单爱), 信区: Divorce
标  题: [求助]10年的婚姻,我生病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Oct 28 00:52:44 2020), 站内


近10年的婚姻,本该是幸福美满的,可是我,却已经没有前行的动力了,只觉得累和厌倦,想逃离这个家庭的想法,一天比一天强烈。
我今年40了,有儿有女,有家庭,有事业,就是没有爱情,不知道为什么,我像生病了一样,对任何事情再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趣。不想工作,也不想回家,更不想看到老公和孩子,心底有一种悲伤,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那种感觉也许以前有过,但是说上来,有点绝望,好像又不完全是。

12年,我和老公相识,在和他相识之前,我经历了一段痛彻心肺的爱情,5年时间,我终于走出来,开始想找个爱人相伴一生,我对对方没有任何物质上的要求,只需身体健康即可,我们裸婚,一无所有,经过我多年的打拼,我们买上了房,也有了孩子。
我的工作特别的辛苦,而且因为老公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养家糊口所有的一切,全在我身上,我在这8年多时间,生娃,工作没有休息过一天,挣钱养家,买房,家里装修,处理各种疑难问题,全是我,每天早出晚归,从来没有任何的时间出去玩,也没有任何活动调节,每天除了上班,睡觉,特别累,辛苦。
回到家里,面对木讷的老公,关系还不如外人,从结婚后就习惯了,除了生娃有几次肌肤之亲,后来基本就形同外人,哪怕我再累,得不到一句体贴的话,哪怕我心情再不好,也得不到半点的温存,一同走路,他故意不和走我一起,除了给他洗脏衣服,这几年没碰过他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哪怕是手,因为生了娃之后,我和他坐得哪怕是近一点,他都要避开,他不是同性恋,我长得也不丑。这和他的家教可能有关,特别保守,而且感觉和正常男人不一样,不需要夫妻生活。
平日里,我和他说话,一二句还可以,说多了,他会很烦躁,除了能接受孩子烦他,其它任何人烦他,他都会生气。

这种没有沟通,没有爱情,没有激情的生活,不是平静的,因为工作太累,有时还经常受气,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很难受的,再说可能长时间工作,没有调节,没有家的温馨,我感觉我心理可能出毛病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可是,我又没法放弃孩子,怎么办呢?窒息的婚姻,还不如坟墓,如果是坟墓,我可以躺着休息了,但是在这个婚姻当中,所有的担子全是我扛,我却不能休息,这么多年,我学会了很多,变得越来越坚强,但是,我还是累了,我只想休息了,我不想再付出了,我是人,不是挣钱的机器,我需要一种寄托,需要一个精神的伴侣,更需要有男人帮我分担一切,也许这些,只能下辈子或是梦里吧,晚安。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1.197.255.*]

发信人: singles (地青),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奋斗者协议违法吗?大家不要想当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22:53:24 2020), 站内

以菊厂的体量,混水木的大部分都应该有朋友在菊厂,就这个问题跟菊厂的朋友也讨论过,他们普遍认为,这个是经过菊厂法务制定的政策,应该是合法的,我则想当然地认为这是非法协议,不具有法律效力

后来好奇查了一下,还真是合法的,前提是企业得证明已经给了加班费

《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规定,单位确因工作需要不能安排职工休年假的,经职工本人同意,可以不安排职工休年假。对职工应休未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

另外一个想当然,而且也被大家广泛接受的观点就是每周40小时工作制,查了一下劳动法,发现其实是错的

2018年修订的劳动法第36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第38条规定,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一日。

也就是说,每周正常工作时间的上限是44小时,超过的才算加班

如果有企业要求员工周一至周五每天工作8小时,周六来上半天班,工作4小时,真的不违法

那996违法吗?这个就不好认定了,员工自愿加班和企业强制加班很难界定,从法律上来说,任总的说法似乎更靠谱。

任总说,我们最基层的员工想多加一点班也不行,超过一定小时数以后原则上是不再给报酬的。

也就是说,如果企业没有支付报酬,就不能认定是强制加班

大家对低薪996的小公司普遍嗤之以鼻,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认为这些小公司没给出菊厂的钱,还要学菊厂加班。但这似乎有些本末倒置。菊厂并不是因为高薪996才发展到今天的,相反,20年前的菊厂也是低薪996的代表。

这里说的薪酬高低是跟行业顶尖公司比,不是跟不知名的小公司比。

20年前,在思科、朗讯、爱立信、诺基亚、高通等国外巨头眼里,菊厂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当年看菊厂,就像现在大家看低薪996的小公司一样。

菊厂的发展正是一代又一代低薪996的员工奋斗的结果,你怎么知道现在低薪996的小公司20年后不会发展成菊厂这样的大公司呢?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03.75.152.*]
发信人: uhbijn (plmm),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替老公憋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22:42:55 2020), 站内

每次我家有事都是找我老公跑腿,可是我妈说起他总是看不上的口气
儿子儿媳都会开车也有车,从来不带她出去玩和上医院,每次都是我老公带着去
每次回老家,都说儿子开车不行,让我老公开车,自然油费过路费都是我老公出,老家长久无人居住,院子里草有半人高,每次都尽力铲草,收苹果柿子搬粮食也都尽力帮忙,可我妈不感念他说起来就是他没力气有多可笑,可是他从小一点儿力气活也没干活呀自然不会这些把式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5.156.*]

发信人: changge (好男人就是我,我是昌哥), 信区: Joke
标  题: 真事:中央巡视组怒斥国家烟草局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07:49:12 2020), 站内

中央巡视组巡视烟草,其中一条整改要求是:要恢复低端烟供应,不能让低收入人群抽不起烟。然后下半年烟草各家工业企业都普遍调整了四五类烟产量。烟草局领导愁死了:这让他们上交国家税利产生接近500亿的损失。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2.115.226.*]
发信人: iamgj (Saint IAMGJ),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看了那几个超车的视频,看来还必须买快点的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22:59:20 2020), 站内

否则动力不足也是会很危险的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23.117.97.*]
发信人: tcwyzhf (整天瞎想的青椒一枚), 信区: Emprise
标  题: 被贴吧一个帖子的回复逗乐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18:36:57 2020), 站内

帖主po了一张金庸武侠主要门派分布图(如图),然后问:六大派为什么要围攻光明顶?
然后有个回复说:路太远,本来小事,越走越气。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2.131.101.*]

发信人: qinghua08 (may), 信区: CouponsLife
标  题: 5岁男孩买衣服有哪些可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Oct 26 16:15:07 2020), 站内

求问,5岁男孩买衣服有哪些牌子可选?
之前都是巴拉巴拉,gap,moomoo之类,但感觉五六岁的不是特合适,但运动品牌的也不太好看,有推荐的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22.14.46.*]
发信人: sunyata02 (千山龙锁), 信区: Movie
标  题: ZZ知乎:为什么主旋律电影拍不好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Oct 27 00:11:32 2020), 站内

作者:打字机x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26580682/answer/154288000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先点一下题,中国电影人从好莱坞或者香港学来的那些商业片编剧技巧,可能没法让他们拍好一个好的主旋律商业片,他们大概要寻找一种船新的故事方式

一,我和督工希望看到怎样的主旋律?一言以蔽之,能够讲出我们的政权和过去所有政权不同之处的主旋律电影。

督工用他爷爷的小人物见闻非常生动地讲明了新中国政权和过去所有政权(清政府、北洋军阀政府、民国政府)的不同之处:组织力,行动力,集体主义,人民性质。然后他点出了金刚川这部电影的内核:港式黑帮片。不光金刚川,过去很多战争片都有这个问题:比如广受欢迎的亮剑,把旧式兵痞军阀捧成了决胜英雄,又比如前段时间风行的地主抗日土匪抗日和尚抗日……这些片的内核都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是恰恰跟我党的决胜秘诀背道而驰的,然而这一套确实是很爽,观众们看得很过瘾。而我今天看督工介绍他爷爷的见闻,突然觉得这也很过瘾,这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过瘾,其中夹杂着淡淡的自豪感与认同感,我敢打包票,督工这段话带来的激励效果,对很多人来说,是会远超于金刚川那部大片的。顺带一提,《长津湖》交给刘伟强拍,就是古惑仔和无间道的导演,(扶额)

二,可是我们本不该对督工爷爷的故事感到新奇,或者说刺激这些发生在我们父辈爷辈的故事,正在加速被我们遗忘。

一方面是因为,时代已经变了,我们的好日子已经过太久了,国门开放之后那段思想混乱的时间又接受了太多负面信息,现在又是追求个人幸福的新时代,过去那种强组织力集体主义的叙事对我们来说是过时又老旧的,毫无魅力可言。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流行文化很少有能讲好这种故事的。我们已经习惯好莱坞大片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也习惯了土匪抗日地主抗日和尚尼姑抗日,根本没人意识到它有什么不对。至少在主旋律故事中是不对的。

三,现在的好莱坞香港编剧们永远不会理解,遑论能讲好这种主旋律

我要在这里再兜一下我之前学到的编剧皮毛半桶水233333。香港人的电影理论我不熟,我说说我之前读过的好莱坞的编剧书,就是麦基坎贝尔千面英雄救猫咪那套。他们的商业片理论,有很套路但实用的东西,比如灵魂黑夜理论,把故事节奏分得很细,激励事件危机逼近小高潮灵魂黑夜等等,他们也有很多原则,比如塑造主人公的时候要铺垫他们的内在问题,而他们的外部困境又与内在问题根源相呼应,等他们在灵魂黑夜阶段解决了内在矛盾,他们所面临的外部困境也会迎刃而解,整个角色随着主题一起升华等等。请注意,我在这里没有讽刺的意思,我知道很多人刚接触的时候会对这种公式嗤之以鼻,但它真的非常厉害,中国的编剧们,只要用好了这一套公式,就足以成为口碑与票房俱成的优秀商业片。很多你们耳熟能详的好电影都完美符合这套公式,比如《我不是药神》《人在囧途》《泰囧》《魔童降世》

顺便说一嘴,徐峥那帮人是我见过用这套公式最熟练的,这也是上次我说我们新一代导演终于学会拍商业片的原因之一233333,艺谋大概是不关心,至于凯歌那肯定是看不上。扯远了,回来说主题。我花这么大篇幅介绍这个,主要是想说明,好莱坞这套编剧理论,是绝对讲不好我们所期望的主旋律故事的,因为它根子上是个人主义,关怀主角内心的。麦基在故事中强调过一点,驱动主角行动的动机应该是个人的,而非宏大叙事的,这才比较容易让观众共情。

他举了一个例子,如果要讲一个主角踏上反抗暴君的故事,最好在开篇让他的亲人挚爱被暴君害死,然后他才走上反抗。在这套叙事节奏里,主角的行动永远是个人的,是私事,是personal。甚少有好莱坞的主角是在为某个宏大理想而行动,因为他们的编剧坚定地认为,这种主角不讨喜。天行者卢克目睹了养父母的死,才走上反西斯的路,而且大部分剧情都是他那一家子的事,不过他能从个人遭遇上升到千千万万被压迫的帝国人民命运,已经挺难得的了,更多的英雄主角们,都是在报私仇:《黑袍特工队》一开始似乎在讲超能力者的社会危害,尤其是那个一门心思找英雄碴的比利,然而最后发现比利只是一个头顶绿帽的愤怒苦主。

如果故事中有那种为了宏伟目标或者理想行动的角色,那他大概率是不可理喻的,比如美国末日中的萤火虫,或者至少只能是配角,比如黑客帝国里的墨菲斯。请注意,麦基并非不承认会有人以伟大理想而行动,他只是认为这种人不讨喜罢了,好莱坞更喜欢那套小市民追求个人幸福,那套“解决个人内在问题的同时解决外在冲突”的类世界系叙事

而我们的主旋律故事中,充满了宏大叙事,各种怀抱伟大理想,又甘于做小人物螺丝钉,而非站在聚光灯下的人。这种故事好莱坞没法拍,没,法,拍!这就是我们不断对香港导演拍的抗日剧、金刚川八佰们觉得别扭的根源所在四、正因为它是反好莱坞传统的,所以它会特别有价值因为它是新鲜的。它本不该,但对我们而言是有新鲜感的,它对于习惯了个人英雄主义的外国人而言,更应是新鲜充满教育意义的。尤其是今年的疫情问题,中国政府和外国政府交出了两份完全不同的答卷,我们有底气自豪告诉他们,人民政府和资本主义政府的差别所在。什么叫对外文化输出?什么叫文化自信?什么叫软实力?(逐渐冷静下来)

五、外国的编剧书无法给出的答案,可能在我们过去的主旋律电影里,然而并没有那么简单

写到这里我确实想到了某些东西,那是属于我的童年回忆,更多的是我父辈的童年回忆。《鸡毛信》《地道战》《地雷战》……即使没有加上童年滤镜,这些电影也是精彩的,而且它里面是真的有我念叨的集体主义智慧在其中。《地道战》《地雷战》讲的就是人民集体智慧,很多精彩操作都是人民想出来的,群策群力,我甚至记不起其中的角色名。然而有一点很残酷,过去的这一套主旋律真的已经落伍了,它并不是那么讨喜,没有那么强的代入感,更别说认同感。我还记得我看一些黑白主旋律的印象,最后总是由政委出来解决同志们的思想问题,常常以大道理说教为主。可能在那个淳朴的时代,对大部分识字都很困难的同志来说,这一套或许是真的有用的,然而对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这种叙事真的有些过时生硬了,现在我们可能更会把这一套当成官腔套话。我们已经习惯了地主抗日、土匪抗日、尼姑和尚抗日,因为我们精神上真的更接近城市小资产阶级了。

具体应该怎么拍?写到这里我已经捉襟见肘了,我并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解,有我就不会在这里打嘴炮了(要讲述这个时代的人能够理解接受,符合我们审美又符合政治宣传需求的主旋律故事,对我们的电影人而言,可能是一个全新的题目,我这里并没有答案,我只知道,他们的好莱坞编剧老师和香港电影前辈那里,时不会有我们想要的答案的。嗯,理想的答案肯定也不是《家乡》那样。

我的蛋扯完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82.16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