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heng155 (heng155),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发给老婆的,继续炸毛,大家批评批评我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9 12:21:31 2021), 站内

背景:结婚近8年,考公考了5、6年,最近总算超龄不考了(已经在编正在转公),但一直保持在低付出的状况。家庭担当、父母、夫妻生活都不如意,我不爽但不说的情况也比较多,最近说过过她一次,她也炸毛了,有哄不好的苗头。

我近年对你的意见增多,是因为觉得你停止考公以后,没有及时转变角色,把重心放回到家庭,放回给孩子。基本节奏还是满足于考公后期,没有进一步担当。我平时5:30~9:30(做斑马、做卷子和吃饭时能玩会),周末基本全天(小孩看电视的时候能玩会),你觉得长期下来我会没有怨言吗?

另一方面的意见是对父母这块。我的意见已经表达很多次,就是不要求你孝,就是只要求表面尊重会演戏(一年就演几次),不起正面冲突。还有一点意见就是一个人不要总是调侃、评论别人的父母,这样置对方于何地呢?!我父母品格端正勤勉,为家庭做出了重大奉献,家庭在事业上有成绩在子女培养上都很有成绩,我们小家庭目前还真比不上。一个时代的人有一个时代的局限,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资格过多评价父母,更何况贬损对方父母本身就是对对方的羞辱。

还有就是夫妻生活这块,你可能是觉得我得把你哄开心了才同意吧,另外你经常皮麻骨酸没精神,基本我一提就烦躁,所以后来我也基本不提,我们今年频次基本上是夫妻感情接近破裂边缘的次数。我现在晚睡的主要原因就是这个,睡早了睡不着,也没盼头。

我即将40,目前有各种焦虑,也有各种的奢望,有担心欲养亲不待的焦虑,有子女成绩培养没我小时候出色的焦虑,我还想在工作中做点成绩,或者多挣点钱,或者做点能被记载下来的贡献,想和你做很多的频次和各种花样的爱,也想好好的玩。但发现时间基本上被占掉了,有些希望还是注定要落空的,就更加烦躁。我有时自我宽慰说人是不可能被改变的,夫妻是彼此的命运,父母是孩子的命运,但有时候又盼望夫妻同心、各尽其责、蒸蒸日上的家庭,所以有时有言语上的责备和神色上的不满,这是我修养不够,方法不当。昨天对你说,觉得忽略了你是个小娇妻,因为各种疏忽没把你照顾好,没有照顾好你的情绪,也是我最近反思所得的真心话。

我觉得你现在工作上、对我父母和对我有点"一讲就跳"。一个家庭里,相互批评是正常的,一个团队想搞好,批评和自我批评非常重要。我建议你要提升格局,建议你看看芦衣顺母的故事,好好玩味、琢磨、从多角度分析一下,从道德、利益、甚至从阴暗角度去分析分析,你就能品味到闵子骞的大格局和智慧,我曾经觉得二十四孝里面很多糟粕,但这个就很好。

我们来到世上,父母子女不能挑选,配偶看起来可以挑选,但谁能保证下一个就一定比之前的好?曹德旺婚外遭遇“真爱”,选择痛苦中他调查了一百对人前的幸福家庭,发现没有一个家庭是绝对幸福的,也得出了上述结论。我建议你看看牧马人的电影、看看芦衣顺母的故事、看看曹德旺的故事,少看微博和短视频,那些都是迎合个人口味又暗地里灌输消费主义、极端女权(极端女权背后还是消费主义)。我的观点是,人生的牌接的已经就是这样,不算多好的牌但肯定不是差牌,想办法把它打好,就是人生的意义。我的态度就是这样而且一直会是这样。
--
※ 修改:·heng155 于 Dec  9 12:25:36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2.26.12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2.26.128.*]

发信人: lixunhuan001 (lixunhuan001),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这六年巴萨被淘汰当场,梅西都没有进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9 11:43:52 2021), 站内

凭什么全怪后防线,有的无耻了
学学皇马啊,后防漏洞,锋线多进球嘛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13,2」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36.112.64.*]
发信人: iGeek (iGeek),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颜值比拼:特斯拉 VS 比亚迪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9 22:18:00 2021), 站内

特斯拉汉完胜!
--


※ 来源:·https://exp.mysmth.net·[FROM: 120.244.236.*]

发信人: pauljan (SfaafAE),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我觉得应该淘汰掉轿车只剩suv。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9 10:19:48 2021), 站内

轿车能干的suv都能干,suv能干的轿车干不了,留着这种鸡肋产品有啥用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4.242.2.*]
发信人: carrotjenny (辛勤养猪的日子), 信区: Divorce
标  题: 说一个女方提出离婚的事情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Nov 29 11:59:05 2021), 站内

女,海归硕,家庭小康,又白又高又漂亮,北京人
男,学历不清楚,家里做生意,有钱,请人吃饭都是会所,外地人
恋爱期间女方怀孕,领证结婚。女儿生下来后办婚礼
女方带孩子出门是司机开车,保姆抱孩子

男方夜店,找其他美女,女方提出离婚,婆婆希望不离婚,但也表示管不了儿子。

离婚后,孩子归男方,但实际女方带,男方出钱,孩子一路国际学校

女方新找的男朋友,带个男孩,老婆去世。两个人准备领证,但是,男方要求女方对待自己的儿子像母亲那样,因为:你女儿有爸爸疼,我儿子没有妈妈疼。女方说做不到。分手。

现在家里亲戚朋友都觉得女方作,当初就不该离婚,前夫虽然睡其他美女但是没有提出离婚,且前夫对孩子很好。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4.247.188.*]
发信人: tarp (无), 信区: Food
标  题: 如果给你一碗白饭,只允许你配一个菜,你会配什么菜?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Dec  7 22:43:35 2021),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223.104.41.*]

发信人: Sapphirn (醉里挑灯看剑), 信区: Marvel
标  题: 民调局异闻录之最终篇章(耳东水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Oct 10 22:09:18 2020), 站内

卷一 高亮的遗宝

第一章 小老道

  初夏,东北乡村的深夜。一户人家里面热闹了起来。院子里面站满了人,这些人都是紧张兮兮的样子,趴在窗户外面向着屋子里面看过去。谁也没有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们身后多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胖子,正在笑眯眯的跟着这些乡民们一起,看着屋里面的一举一动。

  这户人家也真是穷,屋子里面只有一些简单的摆设,最值钱的家电除了电灯之外,就是个老旧的半导体收音机,靠着窗户便是土炕。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痴痴坐在上面,土炕对面的地上站着五六个人。除了三四个乡民之后,还有一老一小两个道士。

  其中年老道士六十来岁的样子,一身破破烂烂的道袍,油渍渍的头发支棱着。一双眼珠子来回乱转,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人。那个年纪幼小的道士看上去也就七八岁,稚气未脱的眼神有些惊恐地盯着土炕上面的女人。

  女人差不多三十来岁,满身的油污散落着头发,盘腿坐在炕上。痴痴呆呆的低头盯着炕席,嘴里喃喃自语的说着谁也听不懂她的话。如果仔细看的话,能看到女人的脸上、手上都长满了淡黄色的绒毛,嘴巴也有些前凸,两只耳朵支棱着,脸上一团黑气。这相貌眼神不好的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炕上坐在一只大黄鼠狼子。

  “这起子(模样)多少时间了?”老道士一边说话,一边单手扒拉手指头。没等身边的人回答,他转头冲着女人的丈夫继续说道:“她说过话吗?说的也不是人话吧......”

  “大师您真是活神仙!看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女人的丈夫连连对着老道士作揖,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上个月十三号,我们两口子叽咯了两句,这败家娘们儿赌气回了娘家。当时我在气头上也没拦着,等到十五号老丈杆子派小舅子来找。一问才知道她根本没回去,我这才害怕了,赶紧领着人一路找下去,最后在二十里外的野坟圈子找到了。”

  想起来当时的场景,男人还是有些心有余悸。犹豫了一下之后,趴在老道士的耳边,低声说道:“那时候更吓人,她领着一群黄鼠狼子在扒坟吃死人......”

  “上个月十三号到现在都快一个半月了,你小子才把道爷我找过来......”听到男人说到吃死人,老道士一脸恶心的样子。他使劲压了压才没有把刚刚吃下去的酒肉吐出来。随后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孩子拽了出来,将他向着女人的方向推了一把,说道:“老儿子,你过去整两下。赶紧的......整完了回家,我给你整猪肉炖粉安保员......”

  这孩子看着女人的样子,也有点被吓着了。他本能的想要躲到老道士身后,无奈却被老家伙死死的按住。

  “你还瞅啥?直接上去整啊......”说话的时候,老道士又一把将小孩子向前推了一下。他自己却向后退了一步,嘴里催促道:“赶紧地,不就是俩嘴巴的事儿吗?整啊......”

  说来也是怪异,小孩子被动向着女人靠近的时候,原本痴痴呆呆的女人好像见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她有些慌张的向后躲了躲。眼睛惊恐的盯着面前的男孩,嘴里发出来野兽一样的嘶吼声......

  窗外看热闹的人群当中,有知道这一老一少来历的。当下给其他人做了讲解:“瞅见没有?这就是河东屯张郎庙的孔老道,小的那个是他徒弟。别看这孔老道士平时不着四六的,还有点真本事。方圆百里闹什么鬼啊神儿的,只要找到他就算平安无事了......”

  身边另外一个人听到之后,有些怀疑的说道:“赵四儿你就胡说八道吧,这个老东西有那本事的话,还能是现在这样子?刚才我看见了,他是骑着自行车来的。真像你说的那样,怎么也得趁辆桑塔纳吧?”

  “刘哥你还别不信,孔老道吃喝嫖赌五毒俱全。还最喜欢推牌九,老天开眼他没有财运,早上挣得钱晚上就输了。上次还输给我八百多,这次孔老道也是瞎了眼,老李三哥穷的都快光腚了,弄不好他要白干......”

  “别瞎逼逼了,里面打起来了......”

  屋子里面,就在外面的人说三道四的时候,小孩子听到了女人的吼声,原本还惊慌的脸上顿时变了模样。好像一只被激怒的孤狼一样,头发都炸了起来。一瞬间他竟然消失在了原地,还没等女人反应过来。男孩已经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趴着窗户看热闹的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这孩子是怎么消失,又是怎么出现在女人面前的。不过这时候已经没人关心这个了,十几双眼睛看着男孩一只手掐住了女人的脖子,另外一只小手抡起来,嘴巴子不要钱似的对着女人的脸扇了下去。一边打一边叫喊道:

  “你瞅啥!刚才你个瘪犊子玩意儿敢骂我......你才是没爹没妈,老道养的杂种。你们全家都是......弄死你嗷......”

  小孩子还没有到变声期,骂街都是奶声奶气的。说起来好笑,不过窗里窗外的人除了那个一直笑眯眯的胖子之外,再没有一个人敢笑出来。只见两三个嘴巴打过去,已经把女人打得满脸鲜血。就算亲眼看见,也想不明白就这小孩子几巴掌,会把一个疯疯癫癫的成年女人打成血葫芦一样......

  几个嘴巴之后,女人也不嘶吼了。她好像斗败的野狗一样,别说反抗了,连躲避都不敢,只是蜷缩着趴在炕上,任由小孩子一个接一个嘴巴打在女人的脸上。

  最后也算不清打了多少嘴巴,女人突然低吼了一声,随后身子直挺挺的翻了起来。小孩子也没有准备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趁着小男孩后退的机会,女人张开了嘴巴,喷出来一口黑色的烟雾。

  烟雾变成黄鼠狼的轮廓,随后转身向着窗户撞了过去。别看只是团烟雾,却直接撞飞了窗户,向着门外的方向逃遁。窗外那些看热闹的人不少被碎玻璃碴子划伤,纷纷惊恐的跑开。只有那个中年胖子不紧不慢的躲开,笑眯眯的对门外站着一个高个子男人做了个手势。随后转头看向屋子里那个小男孩,笑眯眯的自言自语道:“真是一块璞玉......”

  再说屋子里面,黑烟遁走之后,女人便无力的瘫在了床上。这时她也变会到自己原本的相貌。她男人紧张的看了一眼之后,对着老道士说道:“活神仙呐......这黄鼠狼子仙就算是跑了吧?可不能让它跑了,要不这个黄鼠狼子又要害人了。”

  “别瞎扯犊子了,这叫黄仙,胡黄白柳灰人家排老二。弄死它,你们家后半辈就别打算安生了。撵走就得了,要什么自行车去......”老道士没好气的瞪了男人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去吧,看看你媳妇咋样了,完事咱们唠唠这一趟的香火钱。”

  听到女人没事了,男人和其他几个人这才过去查看。趁着这个档口,老道士取出来纸笔,写下来个药方子,递给了男人,说道:“这服药让你媳妇连吃十五天,差不多也能清干净她身上的妖毒了。还有,三天之后宰十只鸡,趁着天黑扔村外面。记住了,顺着一个方向扔。没隔两百米扔一只,把黄仙引出你们村就得了。”

--

※ 修改:·Sapphirn 于 Oct 10 22:10:21 2020 修改本文·[FROM: 71.244.163.*]
※ 来源:·水木社区 newsmth.net·[FROM: 71.244.163.*]
发信人: gudang (gudang), 信区: Stock
标  题: 今天还亏钱就对不起证监会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Dec  9 23:20:40 2021), 站内

红包都不要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12.10.66.*]
发信人: miraclepower (mogen), 信区: MilitaryView
标  题: 美国,加拿大,英国,澳洲抵制冬奥会,上次被抵制是德国和苏联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Dec 10 00:47:11 2021), 站内

形势不容乐观
--
※ 修改:·miraclepower 于 Dec 10 00:47:46 2021 修改本文·[FROM: 171.88.175.*]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71.88.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