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Cairoooo (Cairoooo),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王力宏父不忍了!深夜亲笔信反控李靓蕾:要钱要房还要佣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06:58:48 2021), 站内

王力宏父不忍了!深夜亲笔信反控李靓蕾:要钱要房还要佣人





王力宏父亲王大中(右)19日发出亲笔信,反驳李靓蕾指控,称儿子绝对没出轨,不是败类,反而是女方不断威胁,还要求数亿元赡养费、房子、佣人、保母与司机,而这些他们早已答应。(图/取自王力宏IG)


王力宏父亲王大中(右)19日发出亲笔信,反驳李靓蕾指控,称儿子绝对没出轨,不是败类,反而是女方不断威胁,还要求数亿元赡养费、房子、佣人、保母与司机,而这些他们早已答应。(图/取自王力宏IG)





王力宏遭前妻李靓蕾毁灭式爆料,私生活淫乱,到处约炮,更长期受到王家羞辱、冷暴力,引发轩然大波,事发至今1天半,王力宏始终保持沉默,但父亲王大中忍不住,在19日凌晨发出给媒体的亲笔信,称儿子没有出轨,反控女方要求巨额赡养费,甚至还要求房子、佣人跟保母。





王爸爸表示,离婚早从2年前就开始协调,而他们也都答应了李靓蕾提的条件,签下字据。他指出,当初李靓蕾自称月事后1周和王力宏发生性关系,2周后却怀孕了,原本说要独自带孩子,却又突然改变主意,以肚中孩子要挟逼婚,否则就要爆料毁掉王力宏事业。





王爸爸说,当初家人会议,大家都不赞成这桩婚事,他是唯一赞成的,他认为要保护孩子,也想说婚后女方或许会是个好太太,结果成了他一生最大遗憾。





王爸爸大叹,这7年来相当痛苦,近2年更有如地狱,他说这桩婚姻从开始就千疮百孔,儿子花费相当大的心力维持,即便分居2年,王力宏还是有空档就和孩子视讯互动,换来的却是这份长文。





王爸爸最后表示,他没打算平反什么,只求大家客观分析,了解内情,强调自己儿子分居2年来,绝对没有出轨,更不是败类。反而是女方要求数亿赡养费,还要求房子、生活费、2名保母、1名佣人与专用司机、孩子的教育费,而这些王家都已经同意支付,并无刁难女方。





以下为王大中声明全文:





我是王大中,一般来说,只是一个退休了的普通老人,但是我坐下来写这一段,才是真正困难的,因为这只能表达万分之一的我的心痛,有些人知道,我唯一「有名」的是,我是王力宏的爸爸!





这一辈子里,我最遗憾的事发生在2013年,及时接到力宏电话,他和一位女子在一起,她说当时是月事后一周,然而两周后,她告诉力宏已经怀了他的孩子。起先她说不用担心,她会独自带孩子,但是很快又改口说如果不结婚,她会爆料摧毁力宏的事业。当初家里大部份认为这种威胁不能接受,长痛不如短痛,我是唯一赞成结婚的,因为我觉得必须保护孩子,而且事业也很重要,结了婚也许她会是个好妻子,结果竟然这是我一生最大的遗憾。





接下来的竟是七年的痛苦,包括近两年地狱似的生活。这个婚姻从头就是千苍百孔,力宏劳心劳力,补东补西来维持婚姻,到现在幸好三个孩子都身心健康,即使最后两年,已经不能同住,力宏每天花几小时本人和孩子同在,或实在外地时也用网上联系和孩子互动。当我和王妈妈在台湾时。几乎每天去和孩子们互动保持他们成长的正常。然而这一份努力没有成效,靓蕾发表的这一份「长文」竟然轰动一时,但这「长文」不是第一时间写出,而是分居两年来处心积虑的结果,七年努力结果在还是没有脱离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手段,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当时没有坚持取短痛而不长痛。





我不要求大家同情,也不在乎手段,只希望大家能客观的分析,请大家了解此事已延续多年,离婚的程序也已近两年,而事实上双方已签字,女方有数亿台币的要求,生活费,两名菲佣,一名保姆及一名专用司机,再加孩子的生活费和教育费,这一切都已同意交付,绝对没有不支持她的可能,我们家世的传统是和善待人,从力宏七年来的努力,应该可以看出他是什么样的人,分居也已两年多,力宏在此期间绝对没有出轨之事。





最后请了解被诬告的痛苦,只希望大家保持客观,自然还是会有天理公道,力宏不是败类,他的孩子们也不该被灌输这种印象。





--




※ 修改:·Cairoooo 于 Dec 19 06:59:14 2021 修改本文·[FROM: 36.148.6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36.148.60.*]

发信人: HLWJSJ (HLWJSJ), 信区: CouponsLife
标  题: 羊毛党年终报告:京东14年,谁薅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5:31:50 2021), 站内

谁薅谁...

哈 上图吧  大神们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59.226.25.*]

发信人: kdiah (kdiah),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现在上一个新app和新网站非常困难 感觉未来很惨淡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Dec 17 17:39:52 2021), 站内

需要各种资质申请,非常强留言+评论审核能力(敏感词远远不够),把大部分个人创业者挡住在门外。可以预料几年前那种互联网大爆发,未来在国内互联网基本上很难了。即使未来有新的技术突破,比如区块链,国内也很难形成相关领头公司,更不可能产生美国那种从车库起家的科技公司比如amazon、苹果、google。
其他行业现在政策限制也非常多,美国的封锁+自我封锁,我感觉未来真的很惨淡,未来如何跟美国竞争以及突破制裁了。
--
※ 修改:·kdiah 于 Dec 17 17:56:50 2021 修改本文·[FROM: 101.231.136.*]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01.231.136.*]

发信人: safari (其实不胖),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武汉压断桥的车太神奇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08:46:42 2021), 站内

一车载重190吨。
另两车空车,使用硬连杆与载重车相连助推。

车从陕西上高速。


--
※ 修改:·safari 于 Dec 19 22:19:09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4.253.36.*]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14.253.36.*]
发信人: gpliu (云之飞扬),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81年豫东人,也说说我的经历(再补春运)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Aug 25 13:49:37 2021), 站内

我成长在豫东县城,81年出生,直到98年考入大学。也跟风写一下自己的经历吧。

我出生那会,父母都是中学教师,每月工资二十多块。我妈生我的当晚,我爸半夜去学校财务室借钱,不然没钱去医院生产了。

刚出生之后,我母亲奶水不足,我饿得哇哇哭。大人只能喂点面糊(奶粉那是没听说过的)。

我小学的时候,听说有邻居孩子能每天吃一个鸡蛋,我们全家都特别吃惊。怎么有人条件这么好?

六七岁的时候,妈妈生病住院,而爸爸需要去陪护。就把我在暑假安排给老家村子的爷叔。五十多天的暑假中,我身上的同一个短裤一直没脱下来洗过,里面夹杂着大便。我妈接到我的时候立即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怪我的叔婶,那时候大家就是这么糙。

小学的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抓各种虫子(豆虫、蚂蚱等),然后烤了吃。烤熟之后黑乎乎的,但蛋白质的确香啊。

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有次我妈带着出门,路过一个香蕉摊。我闹着要吃香蕉,大哭不肯走。我妈无奈,就用两块钱买了两根(当时的香蕉怎么这么贵?)。我把香蕉吃完,也把皮都啃了一遍。

我小时候还参与了一起著名的“鸽子头”事件。大致情节是爷奶家炖了只鸽子,某个长辈把肉藏了起来,要给某个孙辈吃而不是给我,只给了我一个鸽子头。但后来又被别人发现。这件事是我们家族历史上著名的公案,几个当事人说的都不太一样。就在前几年这件事又被翻出来,我爷爷激动的要去焚香赌咒(谁说假话谁死之类)。我自己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印象,也无法理解长辈们至今的耿耿于怀。

小学离家有些距离,需要骑车,但家里只有二八大杠。于是我每天就“掏腿”骑车上学,也就是身子在左侧,右腿从杠下钻到右侧来踩。人向左倾,车向右倾,从而保持平衡。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给我买了小号的飞鸽。

每年收麦子的时候就有麦忙假,县城的人统统回乡下帮亲人抢收,我们这些孩子也跟着去。印象特别深刻的有一晚在舅舅家过夜,睡的是绳床(无席无被褥),第二天起床后身上一道道勒出的血印子。

过年的时候拜访亲戚,刚进屋大家都冷的哆嗦。热情的亲戚就抱一堆麦秸到堂屋,就在地上点着烤火。暖和之后,屋里都是烟尘和草灰。

小时候家里养过两只兔子,结果一只兔子失足掉到旱厕里死掉了(可以想象捞出来的样子)。后来我爸妈还是把它清洗干净,做成菜吃掉了。

大概是小学的时候,我爸出差给我买了一本童话书,安徒生的“公主做荆棘衣救王子”。那应该是第一次看彩色书,现在还对里面的画面印象深刻。

那时候咸鸭蛋算是好东西。我老家吃咸鸭蛋一般先敲一个小洞,之后用筷子一点点把蛋白蛋黄挖出来。小口吃是因为珍惜,也是因为太咸了。鸭蛋吃完之后,外面看起来完完整整,里面则已经挖的干干净净。

小学时住在学校教工宿舍,两家还是三家人合住一个院子。全家只有一个小蜂窝煤炉(小号蜂窝煤,搬家后才换大直径的),蒸馍炒菜打汤烧水,火力往往跟不上。

初中的时候,我父亲有时在家里招待客人(公款吃喝)。这种时候我和弟弟都很高兴,因为总是会有些剩菜留下来(有肉、味道也好吃)。虽然往往吃到白酒味。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家里条件改善了些。有天晚上爸妈带我们去吃夜市,可能是我们第一次自家出去吃饭。我吃了一份砂锅杂面条,很香很有味道。一家人其乐融融,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从小我就喜欢阅读,但却困于阅读材料的缺乏。我父亲有时拿回家一些旧报纸,于是这就成了我课外阅读的主力。记得有河南日报、经济日报、半月谈、中国青年报等。其中我最喜欢中国青年报,因为不像其他报纸都是官样文章,中青的副刊还是相当可读的。中青有个关于祖国统一的栏目好像叫“巩金瓯”,因为名字独特让我记下了。

学校里面,大家传看的则是读者文摘、辽宁青年、知音、故事会等。

那时候大部分路面都没有硬化,下雨之后不可避免要踩泥,非常贴切的“深一脚、浅一脚”。这时候长筒的胶鞋有最好的防护效果,可以容易洗掉泥巴。但冬天没法用,胶鞋不保暖啊。回家进门之前,总是要先在门槛上刮一下泥,但依然避免不了房间里到处泥痕。

过节去乡下走亲戚,需要“搭车”,一般是些中巴。此类交通最头疼的是,你不知道司机什么时候真正出发。上车前问他,他就说“这就走,你看都坐满了”。但你真正上了车买了票,车却迟迟不走,想等更多乘客,甚至在县城来回转悠。直到发动机舱上坐满,走道小板凳也坐满,司机才心满意足的出发了。

我姥爷平时是个豁达、大方的老头。一次他带我搭车回老家,路上用了各种手段(谎报目的地、脸红脖子粗的小吵一架等),最后成功的少付了一块钱车资。下车后我姥爷特别高兴,向我炫耀半天他怎么省掉了这一块钱。

高中的时候,我的伙食标准是10块钱7顿饭。学校食堂中几乎是没有肉的,印象中肉菜只有5毛钱一个的卤鸡头。我有时没钱了(比如赌钱输掉了),一顿饭就三毛钱的馒头+一毛五的豆腐卤。往往馒头啃完了,豆腐卤还剩半个。

高中的时候喜欢打篮球。学校篮球场(县城最好的高中)的地板是土地。晴天的时候坑洼不平、灰尘飞扬,雨后则是粘乎乎。

每天打篮球出一身汗,头发也一层白(灰尘),但就这样直接回教室学习了。每周才洗一次澡。

老家洗澡只有“澡堂子”,也就是集体大池。高中时某天晚上,我爸紧急叫我去某某招待所。原来是他的朋友还是同事开了个标准间,我可以蹭他的卫生间。那次应该是我第一次用浴缸。

小学中学的厕所特别脏,进去之后屎尿遍地,落脚的时候需要小心翼翼以免踩到。上大号的时候,身边持续被一坨坨粪便围绕。我长大后,还时不时梦到这个场景。(另一个梦境则是:明天要考试,今天还没复习)

还是打篮球。那时候球鞋好像特别不经穿,经常没多久就脚底磨破了。但在有新鞋之前就继续穿,经常把脚掌也磨出血泡。那时最好的球鞋是40块钱的回力,鞋底特别经磨,我有一双印象中还挺自豪。后来被同学借去,多次央求也不还。还是别人看不下去说了他,他才当场脱下来还给我。我现在还记得立即穿上时,那种温热、湿乎乎的感觉。

高中时候每天都有早操,往往就穿着皮鞋跑步,之后回教室学习。

冬天骑自行车上学,冷风吹的手指间、嘴唇都裂了很多大口子,流血。但就是没人想到口罩这些,手套也似乎没太管用。

高二的时候被一群小混混堵住,逼着帮其中一个高考替考。印象深刻的是一句话:“如果你不帮我,我的兄弟们要毁了你,我也拦不住啊”

我这一代属于河南的人口高峰,小学、初中、高中的班级都是八九十学生。(当时全县120万人口,现在只有100万左右了)。印象深刻的是三个人共享一个课桌+一个无靠背长条凳。我到现在也经常背痛,应该部分拜常年的条凳所赐。

因为教室拥挤,同桌之间、前后之间经常需要争夺空间。你的位置宽了点,我的窄了点之类。小冲突不断。

每周教室有一次清扫,学生们轮流。教室真是脏啊。地下是成堆的纸屑,扫起来尘土飞扬,呛的厉害。

冬天感冒的人此起彼伏。八九十人挤在一个教室里,再关门关窗来保暖,能不传染嘛。那时候没有卫生纸擦鼻涕,都是用普通的写字纸,半天之后鼻子就红、痛了。

小时候秋冬经常感冒,之后爸妈就会带我去附近的诊所“打小针”,也就是在屁股上肌肉注射。这似乎是当时的标准治疗方法,虽然当众脱裤子不雅,但也早已习惯。每次注射之后,医生都会把钢制针头摘下丢到热水里消毒,之后重复使用。

那时候县城财政一团糟,乡镇级别的更甚,经费都被挪用了。我妈作为教师,工资常年被拖欠。后来我和弟弟要读大学了,我妈就想办法挣外快,去一个小工厂缝被罩。工厂老板说我妈做的太差了,歪歪扭扭,不能给工钱。吵了一顿后,给了五块钱工钱。我妈后来把那五块钱镶了起来,挂在墙上。

每年春天的时候,经常有人来扣门,喊的好像是“给点吧”。我父母说这些是城郊的农民,其实已经解决温饱,但春天乞讨已经成为习惯。这些人其实想要钱,但我爸妈只让我拿些馒头给他们。

其实我上初中后,家庭条件的确改善了。但我们那里的人好面子(人情往来,男人们吃喝),保证这些之后,花在自家生活上的就少了。再加上生活上习惯粗糙。

正式宴席的时候,一般是男人在正桌喝酒吃菜,妇女儿童则在院子里的小桌上吃(下饭的热菜为主)。有时候吃过一阵,会有人把半盘菜从主桌“退役”到小桌上,算是照顾。我读大学后算是成人,之后也可以“叨陪末座”了。

中学没什么实验课,或许老师在课堂上展示过几次物理化学实验。没什么课外补习,也不用给老师送礼。高中的后两年就是不停的做题,最著名的就是:黄冈卷、华中师大附中卷、北京各个区的卷子等。

上学放学的时候天都是黑透的,但路上又缺乏路灯,特别是在一些小路上。骑车的时候总是提心吊胆,地上倒还好,但总担心空中有个绳子拦着。

河南考大学不容易啊。我高中的后两年,每天都是6点40(也许是6点,不确定了)开始早自习,上完早自习再吃早饭。晚饭后开始晚自习,到9:40结束。

17岁考入大学,我才真正第一次离开我们的县城。去大学报到的汽车上,我此生第一次见到山。大学专业是计算机,而我在大学才第一次使用计算机。

豫东和临近的皖北是民工输出地,每年春运的惨烈都可以上新闻。我后来在北京读研,节前返乡一般不是问题,但节后返京就难于登天了。某年(大概是05年)春运听说临近的商丘比较容易上车,但赶去之后,发现因为人流超标,商丘站连站台都不让进了。不管有票没票,是所有人都不允许上站台了。我正抓瞎的时候,当地人说可以给十块钱,领我们绕道走去站台。于是我和一群大包小包的民工兄弟们一起,如此绕道来了站台。这时看到一辆辆火车路过,但停车后都不开门(车厢内已经严重超员了)。于是我跟着这群民工兄弟左冲右突,看远方某个车窗打开了,就一群人直奔过去。车里的人想紧急关窗,我身边的民工们大吼:谁关窗就打死他!!然后上去一把擎住车窗。之后我们这群人被一个个通过车窗高举塞进车厢,包括我的行李。我被塞进去的时候,头先着地,眼镜也掉了。在四周先摸到眼镜,之后再在混乱中找到我的行李。这时车上原来的乘客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们,而我们则灰溜溜的在各个车厢中到处找能站住的地方。这段经历我多年来经常想起,应该算是刻骨难忘了。

所以我特别感激高考,绝对是改变人生。我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大学,在大学中增长了无数的见识,甚至连性格都重新塑造了。

这些年除了照顾家庭之余,我还带父母去了国内国外不少地方,算是我最自豪的成就之一。

如果总结三代人:我父母小时候属于生存的边缘(我有亲舅舅饿死)。我自己小时候算是温饱到小康的过渡时期(记事后没挨过饿,白面馍管够,少年时也有肉吃了)。至于我的孩子,我时常感慨他们物质上太富足了。国家这几十年进步太大了。

我儿子现在也喜欢打篮球。我就经常检查他的鞋底,只要花纹磨平就扔了买新的。半年多给他换了三双,也算是我的执念了。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s Max」
※ 修改:·gpliu 于 Dec 19 22:35:45 2021 修改本文·[FROM: 58.96.222.*]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83.90.36.*]
发信人: yanzhishan (焉支山), 信区: Stock
标  题: 5G新基建还没起风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00:26:54 2021), 站内

这个应该非常能拉动投资,不亚于汽车啊!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61.140.182.*]

发信人: tcwyzhf (整天瞎想的青椒一枚), 信区: ChildEducation
标  题: 【我们的2021】来一个货真价实的普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23:12:47 2021), 站内  [累计积分奖励: 500/0]

目前小学二年级。
【荣誉经历】高阶荣誉比如红领巾奖章之类的每次投票都很低,自然与之无缘,只获得过班级的“爱校小达人”,因为爱打扫卫生///捂脸///,最近一次被班主任表扬是因为跳操跳得比较标准(我看班主任发来的视频,确实比旁边的小朋友好很多)。

【文化课】语文记忆力普通,背一首诗从来没有低于读十遍的,至于过目不忘、一目十行的,纯属天方夜谭;数学一套练习下来20个竖式经常错4、5个,娃妈只能安慰自己这是粗心;英语之前有个“一起作业”app,教发音的过程严重影响亲子关系。

【课外班】一个收费的都没报,只参加了校内的延长班,我和娃妈非常默契地选择佛系,不是谦虚的佛系,是没有真佛系。娃现在唯一兴致盎然不需要催促的是画画,最近在从事自己的“伟大事业”——制作一本绘本(见图),是之前受了《父与子》系列漫画的触动,虽然自己设计的故事情节逻辑性和趣味性谈不上,但总算一直在笔耕不辍中,一直让我给装订出版。。。

【缺点】目前有一个非常恼人的缺点,就是容不得别人说自己不好,只要有人指出,立马顶嘴。

第一张:万圣节



第二张:烤鸭救人?



第三张:绘本目录及进度


--
曾经有一个签名档摆在我的面前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4.249.58.*]


发信人: falconyf (旧时友), 信区: NetNovel
标  题: 掌门路复更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1:11:17 2021), 站内

喜大普奔,人品一流齐可休,值得期待
--
※ 修改:·falconyf 于 Dec 18 17:44:05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2.238.16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22.238.160.*]
发信人: sherry2010 (sherry), 信区: Boy
标  题: 一个同事有个特别好看的机械键盘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9:03:06 2021), 站内

我的键盘好low啊
真羡慕!!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06.120.127.*]
发信人: hijupiter (maomao),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et5和model3p怎么选?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22:42:35 2021), 站内

et5比3p强在哪儿?有私桩,不考虑换电因素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13,2」
※ 修改:·hijupiter 于 Dec 18 22:43:30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4.254.0.*]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4.2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