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swimpig (swimpig),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爱贪便宜的同事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20:44:01 2021), 站内

公司给晚上加班的同事集中定加班餐, 外卖会多送几份主食防止大家不够吃,导致每天都有剩下的米饭和馒头

一般情况下要么扔,要么第二天送外卖的就又连箱子一起拿走了

这位同事经常晚上把公司剩下来的米饭和馒头带走,有时定了餐没吃的他也带走


这事看上去挺别扭的,好像也没啥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223.72.44.*]

发信人: gpliu (云之飞扬),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81年豫东人,也说说我的经历(再补玩具、星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Aug 25 13:49:37 2021), 站内

我成长在豫东县城,81年出生,直到98年考入大学。也跟风写一下自己的经历吧。

我出生那会,父母都是中学教师,每月工资二十多块。我妈生我的当晚,我爸半夜去学校财务室借钱,不然没钱去医院生产了。

刚出生之后,我母亲奶水不足,我饿得哇哇哭。大人只能喂点面糊(奶粉那是没听说过的)。

我小学的时候,听说有邻居孩子能每天吃一个鸡蛋,我们全家都特别吃惊。怎么有人条件这么好?

六七岁的时候,妈妈生病住院,而爸爸需要去陪护。就把我在暑假安排给老家村子的爷叔。五十多天的暑假中,我身上的同一个短裤一直没脱下来洗过,里面夹杂着大便。我妈接到我的时候立即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也不怪我的叔婶,那时候大家就是这么糙。

小学的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抓各种虫子(豆虫、蚂蚱等),然后烤了吃。烤熟之后黑乎乎的,但蛋白质的确香啊。

大概是我四五岁的时候,有次我妈带着出门,路过一个香蕉摊。我闹着要吃香蕉,大哭不肯走。我妈无奈,就用两块钱买了两根(当时的香蕉怎么这么贵?)。我把香蕉吃完,也把皮都啃了一遍。

我小时候还作为主角参与了一起著名的“鸽子头”事件。大致情节是爷奶家炖了只鸽子,某个长辈把肉藏了起来,要给某个孙辈吃而不是给我,只给了我一个鸽子头。但后来又被别人发现。这件事是我们家族历史上著名的公案,几个当事人说的都不太一样。就在前几年这件事又被翻出来,我爷爷激动的要去焚香赌咒(谁说假话谁死之类)。我自己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印象,也无法理解长辈们至今的耿耿于怀。

小学离家有些距离,需要骑车,但家里只有二八大杠。于是我每天就“掏腿”骑车上学,也就是身子在左侧,右腿从杠下钻到右侧来踩。人向左倾,车向右倾,从而保持平衡。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直到给我买了小号的飞鸽。

小时候没怎么花钱买过玩具。孩子之间常完的游戏中,一个是“拾子”(把石子往天上丢的同时,把地上的石子快速捡到手里,之后再把空中的石子接住。能从工地捡到一副大小、形状、材质都合适的石子,也是开心的事情),一个是“拍卡片”(一些印着“超超超超超超无量级”的火柴盒大小的卡片,能在地上拍翻过来就算赢),再就是常见的琉璃珠。我还和伙伴们在某个坡地上挖了好多天的洞,幻想着有个自己的窑洞房子,后来被大人及时发现毁掉了(有塌方危险)。

每年收麦子的时候就有麦忙假,县城的人统统回乡下帮亲人抢收,我们这些孩子也跟着去。印象特别深刻的有一晚在舅舅家过夜,睡的是绳床(无席无被褥),第二天起床后身上一道道勒出的血印子。

过年的时候拜访亲戚,刚进屋大家都冷的哆嗦。热情的亲戚就抱一堆麦秸到堂屋,就在地上点着烤火。暖和之后,屋里都是烟尘和草灰。

小时候家里养过两只兔子,结果一只兔子失足掉到旱厕里死掉了(可以想象捞出来的样子)。后来我爸妈还是把它清洗干净,做成菜吃掉了。

大概是小学的时候,我爸出差给我买了一本童话书,安徒生的“公主做荆棘衣救王子”。那应该是第一次看彩色书,现在还对里面的画面印象深刻。

那时候咸鸭蛋算是好东西。我老家吃咸鸭蛋一般先敲一个小洞,之后用筷子一点点把蛋白蛋黄挖出来。小口吃是因为珍惜,也是因为太咸了。鸭蛋吃完之后,外面看起来完完整整,里面则已经挖的干干净净。

小学时住在学校教工宿舍,两家还是三家人合住一个院子。全家只有一个小蜂窝煤炉(小号蜂窝煤,搬家后才换大直径的),蒸馍炒菜打汤烧水,火力往往跟不上。

初中的时候,我父亲有时在家里招待客人(公款吃喝)。这种时候我和弟弟都很高兴,因为总是会有些剩菜留下来(有肉、味道也好吃)。虽然往往吃到白酒味。

大概是初中的时候,家里条件改善了些。有天晚上爸妈带我们去吃夜市,可能是我们第一次自家出去吃饭。我吃了一份砂锅杂面条,很香很有味道。一家人其乐融融,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家乡的三伏天是酷热的,但这时候又偏偏经常停电,于是电扇也用不了。我们有时就在平房顶上睡觉,图着吹风凉快。或许是初中时某个晚上,躺下后看到星星铺满了天空,真正的“满天繁星”。长大工作后,我一直想再看到这种夜空,国内国外旅行的时候去了很多地方刻意找寻,但却再没有看到过了。

从小我就喜欢阅读,但却困于阅读材料的缺乏。我父亲有时拿回家一些旧报纸,于是这就成了我课外阅读的主力。记得有河南日报、经济日报、半月谈、中国青年报等。其中我最喜欢中国青年报,因为不像其他报纸都是官样文章,中青的副刊还是相当可读的。中青有个关于祖国统一的栏目好像叫“巩金瓯”,因为名字独特让我记下了。

学校里面,大家传看的则是读者文摘、辽宁青年、知音、故事会等。

那时候大部分路面都没有硬化,下雨之后不可避免要踩泥,非常贴切的“深一脚、浅一脚”。这时候长筒的胶鞋有最好的防护效果,可以容易洗掉泥巴。但冬天没法用,胶鞋不保暖啊。回家进门之前,总是要先在门槛上刮一下泥,但依然避免不了房间里到处泥痕。

过节去乡下走亲戚,需要“搭车”,一般是些中巴。此类交通最头疼的是,你不知道司机什么时候真正出发。上车前问他,他就说“这就走,你看都坐满了”。但你真正上了车买了票,车却迟迟不走,想等更多乘客,甚至在县城来回转悠。直到发动机舱上坐满,走道小板凳也坐满,司机才心满意足的出发了。

我姥爷平时是个豁达、大方的老头。一次他带我搭车回老家,路上用了各种手段(谎报目的地、脸红脖子粗的小吵一架等),最后成功的少付了一块钱车资。下车后我姥爷特别高兴,向我炫耀半天他怎么省掉了这一块钱。

高中的时候,我的伙食标准是10块钱7顿饭。学校食堂中几乎是没有肉的,印象中肉菜只有5毛钱一个的卤鸡头。我有时没钱了(比如赌钱输掉了),一顿饭就三毛钱的馒头+一毛五的豆腐卤。往往馒头啃完了,豆腐卤还剩半个。

高中的时候喜欢打篮球。学校篮球场(县城最好的高中)的地板是土地。晴天的时候坑洼不平、灰尘飞扬,雨后则是粘乎乎。

每天打篮球出一身汗,头发也一层白(灰尘),但就这样直接回教室学习了。每周才洗一次澡。

老家洗澡只有“澡堂子”,也就是集体大池。高中时某天晚上,我爸紧急叫我去某某招待所。原来是他的朋友还是同事开了个标准间,我可以蹭他的卫生间。那次应该是我第一次用浴缸。

小学中学的厕所特别脏,进去之后屎尿遍地,落脚的时候需要小心翼翼以免踩到。上大号的时候,身边持续被一坨坨粪便围绕。我长大后,还时不时梦到这个场景。(另一个梦境则是:明天要考试,今天还没复习)

还是打篮球。那时候球鞋好像特别不经穿,经常没多久就脚底磨破了。但在有新鞋之前就继续穿,经常把脚掌也磨出血泡。那时最好的球鞋是40块钱的回力,鞋底特别经磨,我有一双印象中还挺自豪。后来被同学借去,多次央求也不还。还是别人看不下去说了他,他才当场脱下来还给我。我现在还记得立即穿上时,那种温热、湿乎乎的感觉。

高中时候每天都有早操,往往就穿着皮鞋跑步,之后回教室学习。

冬天骑自行车上学,冷风吹的手指间、嘴唇都裂了很多大口子。流血,动到就痛。但就是没人想到口罩这些,手套也似乎没太管用。

高二的时候被一群小混混堵住,逼着帮其中一个高考替考。印象深刻的是一句话:“如果你不帮我,我的兄弟们要毁了你,我也拦不住啊”

我这一代属于河南的人口高峰,小学、初中、高中的班级都是八九十学生。(当时全县120万人口,现在只有100万左右了)。印象深刻的是三个人共享一个课桌+一个无靠背的细长条凳。我到现在也经常背痛,应该部分拜常年的条凳所赐。

因为教室拥挤,同桌之间、前后之间经常需要争夺空间。你的位置宽了点,我的窄了点之类。小冲突不断。

每周教室有一次清扫,学生们轮流。教室真是脏啊。地下是成堆的纸屑,扫起来尘土飞扬,呛的厉害。

冬天感冒的人此起彼伏。八九十人挤在一个教室里,再关门关窗来保暖,能不传染嘛。那时候没有卫生纸擦鼻涕,都是用普通的写字纸,半天之后鼻子就红、痛了。

小时候秋冬经常感冒,之后爸妈就会带我去附近的诊所“打小针”,也就是在屁股上肌肉注射。这似乎是当时的标准治疗方法,虽然当众脱裤子不雅,但也早已习惯。每次注射之后,医生都会把钢制针头摘下丢到热水里消毒,之后重复使用。

那时候县城财政一团糟,乡镇级别的更甚,经费都被挪用了。我妈作为教师,工资常年被拖欠。后来我和弟弟要读大学了,我妈就想办法挣外快,去一个小工厂缝被罩。工厂老板说我妈做的太差了,歪歪扭扭,不能给工钱。吵了一顿后,给了五块钱工钱。我妈后来把那五块钱镶了起来,挂在墙上。

每年春天的时候,经常有人来扣门,喊的好像是“给点吧”。我父母说这些是城郊的农民,其实已经解决温饱,但春天乞讨已经成为习惯。这些人其实想要钱,但我爸妈只让我拿些馒头给他们。

其实我上初中后,家庭条件的确改善了。但我们那里的人好面子(人情往来,男人们吃喝),保证这些之后,花在自家生活上的就少了。再加上生活上习惯粗糙。

正式宴席的时候,一般是男人在正桌喝酒吃菜,妇女儿童则在院子里的小桌上吃(下饭的热菜为主)。有时候吃过一阵,会有人把半盘菜从主桌“退役”到小桌上,算是照顾。我读大学后算是成人,之后也可以“叨陪末座”了。

中学没什么实验课,或许老师在课堂上展示过几次物理化学实验。没什么课外补习,也不用给老师送礼。高中的后两年就是不停的做题,最著名的就是:黄冈卷、华中师大附中卷、北京各个区的卷子等。

上学放学的时候天都是黑透的,但路上又缺乏路灯,特别是在一些小路上。骑车的时候总是提心吊胆,地上倒还好,但总担心空中有个绳子拦着。

河南考大学不容易啊。我高中的后两年,每天都是6点40(也许是6点,不确定了)开始早自习,上完早自习再吃早饭。晚饭后开始晚自习,到9:40结束。

17岁考入大学,我才真正第一次离开我们的县城。去大学报到的汽车上,我此生第一次见到山。大学专业是计算机,而我在大学才第一次使用计算机。

豫东和临近的皖北是民工输出地,每年春运的惨烈都可以上新闻。我后来在北京读研,节前返乡一般不是问题,但节后返京就难于登天了。某年(大概是05年)春运听说临近的商丘比较容易上车,但赶去之后,发现因为人流超标,商丘站连站台都不让进了。不管有票没票,是所有人都不允许上站台了。我正抓瞎的时候,当地人说可以给十块钱,领我们绕道走去站台。于是我和一群大包小包的民工兄弟们一起,如此绕路沿铁道摸到了站台。这时看到一辆辆火车路过,但停车后都不开门(车厢内已经严重超员了)。于是我跟着这群民工兄弟左冲右突,看远方某个车窗打开了,就一群人直奔过去。车里的人想紧急关窗,我身边的民工们大吼:谁敢关窗就打死他!!然后上去一把擎住车窗。之后我们这群人被一个个通过车窗高举塞进车厢,包括我的行李。我被塞进去的时候,头先着地,眼镜也掉了。在四周先摸到眼镜,之后再在混乱中找到我的行李。这时车上原来的乘客鄙夷的看着我们,而我们则如过街老鼠一般,灰溜溜的在各车厢中找能站的地方。这段经历我多年来经常想起,应该算是刻骨难忘了。

所以我特别感激高考,绝对是改变人生。我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入大学,在大学中增长了无数的见识,甚至连性格都回炉重造了。如果我身上有一些“傲气”的话,这些应该都来自于我的大学。

这些年除了照顾家庭之余,我还带父母去了国内国外不少地方,算是我最自豪的成就之一。

如果总结三代人:我父母小时候属于生存的边缘(我有亲舅舅饿死)。我自己小时候算是温饱到小康的过渡时期(记事后没挨过饿,白面馍管够,少年时也有肉吃了)。至于我的孩子,我时常感慨他们物质上太富足了。国家这几十年进步太大了。

我儿子现在也喜欢打篮球。我就经常检查他的鞋底,只要花纹磨平就扔了买新的。半年多给他换了三双,也算是我的执念了。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s Max」
※ 修改:·gpliu 于 Dec 20 12:45:48 2021 修改本文·[FROM: 183.90.36.*]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83.90.36.*]
发信人: nisus (恒久忍耐),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蔚来李斌直呼不理解,怎么现在还有人买油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22:30:37 2021), 站内

蔚来李斌直呼不理解,怎么现在还有人买油车?  http://t.cn/A6x3fipc


我送幅画给他。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13,2」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23.117.255.*]



发信人: chandou83 (chandou83),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芯片再过20年也发展不起来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Dec 20 01:31:46 2021), 站内

想想中国足球吧 不缺钱 最后一地鸡毛.
我预测芯片也就在低端上站稳.
高端需要信仰支撑。
想想马斯克的火星移民大家觉得是胡扯,但人家就是觉得能成.
马云啥的也就会捞点菜钱.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5.3
--


※ 来源:·https://exp.mysmth.net·[FROM: 112.229.143.*]

发信人: IMPsDelight (恶魔之快), 信区: MyFamily
标  题: 这种玩笑很过分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3:44:18 2021), 站内


更新:

我本来只是想吐槽一下,并没有说得很清楚,也没有指责她的意思。没想到突然上十大
了,可能让网友误会了,说声对不起。后来我向她道歉,她说她不是因为生我气而哭,
只是觉得自己很笨,什么也做不好。不过这让我更头疼了,又哄了半天,不要总是因为
p大点的事焦虑。

她很多地方都很优秀,比如方向感极强,非常难得的副驾,要是她开车我就放心睡觉;
比如学历很好很聪明,累的时候喜欢做奥数题放松;做事很有条理,去医院办各种复杂
手续门儿清;玩魂斗罗,一直借给命我用,等等。另外,脾气好,从不吼我、摆脸色和
叨叨我;对老人恭敬有礼貌不发牢骚;对孩子很有耐心;出去玩,吃饭住宿什么也不挑
剔;不矫情不作(其实我觉得稍微有点过了);不乱花钱;收入比我高;不嫌弃我混得
不好,爱我比爱她自己更多,其实这个我希望她能改改,多爱自己一些吧,再说我还能
说一大堆。唯一的缺点就是对她自己不够好。可以的话,大家回复时候也多鼓励鼓励她。



晚上,我给她做了一份凉拌白菜芯,(还有烤羊腿、包子、蒸肠、炝炒包菜),白菜切得比
较碎。我问她知道切这么碎吗?她看着我摇摇头。我说怕你几筷子夹完了又嗷嗷哭。

说完,我俩都笑翻了。

~~~~~~~~~~~~~~~~~~~~~~~~~~~~~~~~~~~~~~~~~~~~~~~~~~~~~~~~~~~~~~~~~~~~
我和lp俩人。中午做菜确实做少了(我的错),一小份西红柿炒蛋一小份炒白菜,lp咔咔咔把菜夹光了,还剩小半碗白米饭。问我怎么怎么办。我就打趣她说,知道菜少还不悠着点吃,看第一筷子我就知道米饭要剩下。我说我再炒个鸡蛋,她说她不爱吃,要蒸个肠。我想着太慢了就说要不那我再炒个白菜。她就说啥也不要了。一边咔咔干嚼米饭一边流眼泪,说我笑话她。
--

※ 修改:·IMPsDelight 于 Dec 20 10:05:06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3.124.22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221.218.142.*]




发信人: breezing (罗杰), 信区: History
标  题: 古人有好名轻身的倾向~~~~~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18:15:33 2021), 站内

尤其秦汉以前

为了所谓义气,为了留个名,宁愿舍弃自己生命,有所谓士为知己者死

那时候活着乐趣也不大吧?可玩的也不多


现代人就怕死多了,好吃的好玩的又多,于是乎好死不如赖活着也出来了

古代大多数人可能还没有独立个人意识
--
※ 修改:·breezing 于 Dec 19 18:22:05 2021 修改本文·[FROM: 183.198.154.*]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83.198.154.*]

发信人: zdiao (贪财好色小阿姨), 信区: Food
标  题: 推荐一把菜刀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0:12:36 2021), 站内

  物美价廉的。日常切菜使用!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219.143.174.*]
发信人: kakawayi (kakawayi), 信区: CouponsLife
标  题: 为什么要有“薅羊毛”这种思维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Dec 19 15:44:07 2021), 站内

用合理价钱买产品和服务不是很好吗?
换种说法,买的没有卖的精,天下便宜不要随便占。

一直不理解这种消费思维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14.254.111.*]

发信人: dawei78 (小可爱),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油车敢上车就开空调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Dec 18 15:54:41 2021), 站内

堵起车来的话,电车敢吗
我这是混动

发自「今日水木 on M2102K1AC」
--
RX100 D750 腾龙35/1.8VC 50/1.8d 70-300VR 85/1.8G 18-35g 海大ND8/GPL 神牛TT560 沃龙SP660 XPRO SUPER2
云腾088 德生PL390 创新小石头 比亚迪秦ev 本田艾力绅小米MAX2 小度音箱
※ 修改:·dawei78 于 Dec 18 15:55:39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4.254.0.*]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4.254.0.*]



发信人: mygodxp (delphi), 信区: Stock
标  题: 大家今天赔了多少?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Dec 20 14:54:15 2021), 站内




--

※ 来源:·水木社区 mysmth.net·[FROM: 124.202.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