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killer9 (killer9),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产后第五天,老公说去做亲子鉴定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pr 12 23:25:39 2021), 站内

娃长得很像他,他也很爱娃,忙前忙后
晚上吃饭突然来一句,我们去做亲子鉴定吧,公司文件写的
我哭了一晚上,他还觉得他特幽默,开个玩笑而已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4.0
--


※ 来源:·https://exp.newsmth.net·[FROM: 113.98.246.*]

发信人: lastman (多军总司令,股版监察委第一副主任), 信区: Stock
标  题: 联合早报社论说,如果法案通过宣告中美新冷战开启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pr 12 19:18:55 2021), 站内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将在4月14日开会,讨论并表决一项两党共同推动的《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强化阻止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的能力。这是一部完全针对中国威胁的专项法案,一旦通过,无异于宣告美中新冷战的开始。
--
风险提示:本韭反指!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4.242.196.*]

发信人: xiaohouzi (阿呀),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这是谁的责任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pr 12 21:29:52 2021), 站内

坐标北京,主路出口车撞了辅路直行车,接触位置如图,主路车的右前方蹭了辅路车的左后轮位置,辅路路面没有三角形△或者等号=停车等待标记


公布警察结论,就说辅路应该让,辅路全责,可是为啥每次我出主路都和孙子似的生怕影响直行的辅路车,感觉类似于并道,而且辅路车让的话也得有让行条件吧,车身都过去大半了怎么让,感觉挺冤的,这种情况就没辙吗,有没有可以复议争辩的点?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
※ 修改:·xiaohouzi 于 Apr 13 07:53:07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0.244.8.*]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20.244.8.*]


发信人: callout (callout), 信区: EStar
标  题: 最漂亮的女明星,不服来辩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Apr  8 09:25:35 2021), 站内

【 以下文字由 luoyanzi 同主题转载自 TVShow 讨论区 】
没有PS、没有整容的年代,五官没有一点瑕疵,绝对满分美女。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4.0
--


※ 来源:·https://exp.newsmth.net·[FROM: 221.223.195.*]






发信人: WFlying (无||凹凸手动党), 信区: AutoTravel
标  题: 三月底南疆环线自驾游流水账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pr 12 23:20:25 2021), 站内

内容太多就不贴了
想看详细内容的请看传送门:

http://www.mafengwo.cn/i/21848173.html








--
我不需要签名档!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14.82.152.240]


发信人: sirius0777 (sirus),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自动驾驶对于华为很容易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Apr 13 06:57:12 2021), 站内

自动驾驶对于华为很容易。

能力决定路径。

自动驾驶基本等同于激光雷达硬件+图形图像处理+高清地图。

硬件研发,图形图像图处理,地图,华为很多都是现成的,改改就可以了

1.激光雷达硬件研发:特斯拉只能依靠摄像头,是因为激光雷达很贵,华为把激光雷达干到200美元,是因为华为芯片自研能力太强,且微波、光学都有自己的技术,想搞个激光雷达硬件就是小儿科

2.图形图像处理:激光雷达主要是1-10mm毫米波,采用的是ToF探测技术,华为手机拍照能力全世界第一,ToF都是现成的技术,改改就行

3.高清地图:对,华为有河图,还是改改就行

其实这就是个硬件及底层研发能力决定路径的故事,华为养了一堆科学家,具备的5G、芯片、图形图像算法、操作系统、地图等方面强大的能力,很容易应用在各个方面

所以徐直军说华为自动驾驶比特斯拉牛,在上海市区1000公里无干预,是值得信赖的。

发自「今日水木 on PCT-AL10」
--
※ 修改:·sirius0777 于 Apr 13 11:52:31 2021 修改本文·[FROM: 106.39.157.*]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221.223.102.*]
发信人: ustc1983 (ustc1983), 信区: Divorce
标  题: 李银河可能会误导很多人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Apr  9 23:11:38 2021), 站内

面对不学习的学生,说出“学生不一定要好好学习”的老师是不负责的老师。
面对不结婚的女人,说出“婚姻制度最终将要消亡”的学者是不负责的学者。

看到有些网友很推崇李银河的观点,甚至认为其代表社会发展方向,慕名搜了她关于“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不愿结婚”的论述,觉得可能会误导很多人。

她关于婚姻制度消亡的论据:1.感情的不确定性;2.女性的独立;3.离婚成本;4.性的目的。
我也一直倡导“男女平等”,不建议女性纯粹为物质委身不喜欢的人,所以也就对上述第2条部分同意。至于其他:
1.感情的不确定性。做任何事都有风险和不确定性,完全避免风险唯一做法就是什么也不做。但这可能嘛?
面对感情不确定性,要做的不是忧心忡忡无安全感干脆从源头上“掐死”婚姻,而是“婚前睁大眼”,尽量做好预判,选择喜欢的人去相处,认为合适了再结婚。
好的婚姻会产生“1+1>2”的效果,在婚姻中可以名正言顺的与爱人成双成对出入朋友聚会、孩子家长会、出门逛街旅游等场合,在日常生活中相互鼓励,困难共担、快乐共享,躺在病榻有人陪伴,这些效用是不婚者难以享受到的。
退一步,即使遇到不好的婚姻,再离婚也来得及。
3.离婚成本。担心婚后不睦可能导致左右为难?不离婚吧,不甘心;离吧,心太累。这属于还没上高中就操心将来考清华还是上北大,在还未结婚时为何默认一定会离婚呢?不婚情况下的恋人、情人甚至炮友关系,远不如婚后的夫妻关系稳定,尤其有了孩子后。不结婚确实可以任性,丝毫不容忍对方,随时分手;但结婚后心态会变得积极和包容,会发现很多婚前无法忍受的事在婚后可以包容,不再是事(不是消极的忍受,而是积极地觉得困难已经不值一提)。对于即使已经离婚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当初不结婚只恋爱,抵御风险和诱惑的能力也只会更差,基本只会散伙的更早、更快,结婚至少增加了他们在一起长久的可能。
4.性的目的。这是在宣扬性开放么。我不赞成,染病等原因就不赘述了,要提的一点是如果你还打算结婚或哪天改主意由“不婚族”变为“想婚族”,当结婚对象问起你的性经历时,怎么回答。如实回答?那多半会分手,因为没几个人(无论男女)能接受对方的放荡史;隐瞒欺骗?那就很恶劣了,相当于主观恶意提供虚假信息,干扰对方决策。

随着年龄增加,绝大多数女性的择偶竞争力和婚姻市场都会断崖式下跌。不婚的话,也许年轻时还有点市场,甚至能夜夜笙歌当新娘,等年龄大了发现不再那么受欢迎时,无论是来自异性的实实在在的身体或情感上的关爱,还是从抢手到无人问津的巨大心理落差,尤其想到一个人茕茕孑立、孤苦终老死去,不知多久才能重新投胎来到美好人间时,那种焦虑、不甘和绝望能把人吞噬,它们带来的折磨甚至可能比不幸婚姻本身更痛苦。

我身边离婚女性中,绝大多数还是渴望再次进入婚姻的,虽然有些人嘴上说“看透了爱情,不相信婚姻,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但明显能看出“口是心非”,基本是嘴上骂男人,骨子里仍渴望爱情和婚姻。

所以,你可以不学习,但要提前预知不学习的后果,将来即使接受不了也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不甩锅不怨天尤人不觉得命运不公不羡慕嫉妒恨别人;你也可以不结婚,但同样要预知不结婚的后果尤其人生最后几十年没有家人,孤苦伶仃独自走向死亡的局面。

--
※ 修改:·ustc1983 于 Apr  9 23:25:52 2021 修改本文·[FROM: 60.247.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60.247.8.*]

发信人: GingerGrace (GingerGrace), 信区: Geography
标  题: 转载:东北资源枯竭城市七台河的惨状
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Apr 12 23:39:43 2021), 站内

转载:东北资源枯竭城市七台河的惨状  
作者:北极

身为龙煤长大的人,我来说说我的看法:跟体制没什么太大关系,龙煤的衰落是必然的。

我是七台河人,也就是龙煤集团下属煤城之一的七台河。在七台河出生,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在子弟学校,家里的大部分亲戚也都是在煤炭相关的行业,用当地的说法,就是都在矿务局。考上大学以后,我就再没回去过,父母也陆续搬出了七台河。

我先来讲一讲我所了解的七台河的历史:

七台河市现在市区所在的位置(新兴区、桃山区等)原住民几乎为零,七台河市现在所有居民几乎都是外迁过去的,近一点的是从附近的农村,远一点的是从河北、河南、山东等省份,我初中的时候统计过全班同学的籍贯信息,基本上没有人籍贯是黑龙江。

七台河从原来的七台河村,一点点升格到镇、县,最终变成现在的地级市(黑龙江省最小的地级市),居民从几乎为零变到后来几十万人。城市先有矿务局,后有市政府。我小时候,城市里的几乎一切设施都是属于煤矿的:医院——矿务局医院,学校——XXX矿小学、XXX矿中学、矿务局高中……我记得当年市区只有三十万人的时候,矿务局领导在新年贺词里曾经有过这么一句:祝二十万矿务局职工和家属新年快乐。

如果说其它资源城市还有别的东西的话,七台河可以说别的什么都没有,冬季太冷,农林牧渔业不发达,不是交通枢纽,没有除煤炭以外的其它工业,更不要提服务业和金融业了。

从小就是在子弟学校念书,同学里绝大多数人,如果没考上大学,就是去煤矿的上工作。至于做什么,不用太担心,因为矿务局除了煤矿之外,还有自己的学校、医院、公检法机关……肯定有合适的岗位。

煤矿比城市本身还重要,整个城市从当初建立开始,目的就是为了煤,整个城市里一多半的人口都是为煤矿服务的。

如果煤矿出了什么问题,整个城市就会崩溃。

而且事实上,这种事情过去就发生过。

其实早在九几年的时候,煤矿情况也跟现在类似:煤卖不出去,工人发不出工资。当时比现在更糟一些,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互联网,人们只能通过电视和报纸获得信息,出去打工挣钱的观念还不被大多数人接受,所以大多数人只是干耗着,少发几个月工资不会出人命。

后来的事情很多人也都知道,国企改革下岗,分流一部分人,慢慢有人脑子不那么僵化了,开始知道走出去——但这些其实都不是关键。

让煤矿继续生存下去的原因是煤价上涨了,国内大搞基础建设,对钢材、水泥需求增大,所以才给了煤矿可以续命的机会。

后来,煤矿能发出工资了,后来,煤矿工人的工资高的时候月薪上万……

后来,煤城里的大多数人都忘了九几年发不出工资的事情了,大多数人都觉得以后都应该越来越好。

再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历史其实是很相似的,煤城曾经差一点崩溃过,现在又到了差一点的时候。

这要怪城市里的居民没有变革的意识吗?

城市里的很多人,当年都是从农村来到这里,可以说走这一步本身就已经很难了,再让他们从一个城市走到另外一个城市,太难了。

也有一些人想走,但走不出去。城市起步太晚,教育基础落后,我在子弟学校念书,我所在的初中班级里,高考最终考出省的,只有两个人。

这样的后果就是城市里的大多数人只能还留在这里,延续祖辈的工作,城区人口从三十万增长到八十万,但绝大多数人生存所依靠的,仍然是煤矿。

这跟体制有关吗?我觉得关系不大,只要这里有煤矿,只要煤炭价格高,肯定会有人来,肯定煤城会繁荣,前几年煤价上涨的时候,不少外来务工人员从关内来到七台河,下井挖煤,原因就是这份工作挣钱多,这种场景,跟三十年前其实一样。

其实国内依靠自然资源生存的城市还很多,但也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这样,龙煤集团下属的这四个煤城只能说是自然条件限制,只能依赖煤炭。

下面两个图第一个是百度地图,上面有公路、铁路、地理位置等信息,第二个是铁路运营线路图:



几个重点:

1. 这几个城市都在边境附近,没有港口,没有河流。

2. 公路网络不发达,其中有两个城市还没有直通市区的高速公路。

3. 没有铁路干线,只有鸡西有双线铁路,其它的都是单线,七台河的铁路是单线非电气化铁路。

4. 边境挨着的是俄罗斯,边境那边没有多少人,那边的人可能还没有山里的熊多。

这四个城市只有煤,别的什么都没有,没有地理位置上的优势,不是交通枢纽,不靠海,没有边境贸易。

想依靠其它产业的前提,是城市有机会,但是从地图上看,这几个城市显然没有什么机会。七台河倒是出过几个短道速滑的运动员(大杨扬 ,王濛),但想靠短道速滑带动一个城市的发展恐怕不太可能。

因为没有别的出路,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关闭煤矿,把居民迁走。继续生存如果不可能,那么就要坦然的面对死亡。但绝大多数人都有故土难离的本性,想让这些人自己主动离开,是不太可能的。

说到资源城市,我还想到了两个,恰好这两个城市我又都很熟悉:枣庄和南阳,这两个城市整体上来说都是转型相对成功的城市。

枣庄也是一个煤城,产煤的历史要比龙煤集团的煤城更长,但枣庄的煤矿(老城区)已经严重衰落了,但枣庄下属的滕州市(县级市)经济发展的非常好,不依赖煤矿。枣庄和滕州又处于京沪沿线,京沪高铁在这里有两站,枣庄这个城市能够成功的转型。

南阳虽然自古以来城市的规模都不小(南阳郡),但建国以后发展也有一部分得益于南阳油田。同样的,南阳油田也已经基本不产油了,但因为南阳毕竟有上千年的城市基础,不会因为油田的衰落而导致整个城市无法生存。

所以,资源城市要想活下来,要么有基础,要么早点转型,否则迟早有一天,城市注定要衰亡。

完全衰落的城市也是有的,比如:玉门。玉门老城已经几乎成了一座死城:一座靠石油起家最后没落的“死城”(组图)


作者: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这就牵扯到历史问题,也就是真正的体制问题。在朱xx同志出任总理以前,我国尚有计划经济残余,表现在煤炭领域,就是存在着一个煤炭工业部。大型国有煤矿,是由煤炭工业部垂直管理,称为矿务局。在黑龙江,就有四大矿务局,也就是上面说过的四大煤城。这个煤炭工业部,掌握着全国范围内的煤矿开采,同时,也负责全国范围内的资源调配。从理论上说,甲矿山挖完了,自然会开个乙矿山,把人员设备转移过去,继续开采。

但是,随着煤炭工业部的解散,跨省区的资源和人员调配渠道,就被打断了。煤炭工业领域的优质资源,被中央保留,成了后来的央企,例如神华、中煤,他们掌握着开采成本较低的优质煤矿,又由于成立时间较短,没有过多的退休人员。而黑龙江省的枯竭矿井,被下放到地方,直到2004年,被黑龙江省重组为省属的龙煤集团。

这种改革,被解读为“抓大放小”,其实背后是“留有余而甩不足”。开采成本低、人员构成合理的企业被中央保留,而开采成本高、退休人员比例大的企业下放地方。结果,本来全国煤炭工业一盘棋,相互之间是互为补充的关系,现在反而变成了竞争关系。下放企业根本不可能同央企展开竞争:下放的时候就是精心挑选,优质的怎么可能放下去呢?

包袱被甩给地方,但地方是背不起这样的包袱的。例如上面提到的四大煤城,其实是“一矿一城”。整个城市,完全依托煤矿开采而形成。地方政府,从本质上说,只不过是矿务局的后勤部门,或者说是物业公司。主营业务经营不下去,居然想让后勤部门想办法救火,这个脑洞,相当于诺基亚手机卖不出去,让保洁阿姨想想怎么转型。这些问题,在90年代末集中爆发过,在2002年-2012年的煤炭黄金十年由于高企的煤价被掩盖,现在终于重新爆发出来。

90年代末,为解决下岗问题,中央政府提出,把第三产业作为再就业主要方向。但是,在“一矿一城”地区,当下岗问题集中出现时,第三产业是毫无需求的。矿工倒是想去跪下来擦皮鞋啊,但是整个城市下岗,谁还有皮鞋能拿给你擦?根据《中国劳动统计年鉴》,1998年,黑龙江省下岗职工每年的生活费只有495元,而27万多采掘业下岗工人每年的生活费只有382元。这些人,主要就分布在上述四大城市。1998年并不是很遥远的过去,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地级市的城市居民,每年只有382元收入,却要养家糊口,过的是什么生活?

但是,现在第二轮“下岗潮”后,政府并没有吸取足够的教训。现在提出的口号,叫做“创业创市场”。这种口号,如果是北京的京煤集团提出来,是有可操作性的。毕竟,守着一线城市,有的是第三产业的就业岗位。但黑龙江提这种口号,成效是非常值得怀疑的。当地最大的问题,是煤炭产区过于闭塞、偏远。人们从小在封闭的计划经济系统内生活,对市场经济的了解很可能还不如长三角的一个农民,而矿区管理层、政府官员更不可能懂什么创业。比如说,鹤岗市,搞了个“百位创业指导专家”,从初衷看,是为了指导根本不懂创业的矿工去“创业闯市场”。但这个专家团不得了,数了数,100人中,政府官员34人,当地两所学校,黑工院和黑技院的教员,共60人,企业家6人。换言之,100人的导师团,竟然有94人是本身既不创业,也不懂创业的铁饭碗人员,这样的导师,有没有作用且不说,能带出什么学生?


从目前的状况看,“创业中心”,不过就是变相下岗。工人签协议,转入“创业中心”,每月领1000元出头的工资,仅此而已。20年前,我们管失业不叫失业,叫“下岗”,现在,我们管下岗不叫下岗,叫“创业”。当地媒体在号召:“富余人员进中心是企业生存的必然选择,是牺牲小我、维护大局精神境界的一次大考。但其中也蕴含着“走出一步天地宽”的新机遇,实现再生的新希望。心态决定命运,选择决定人生!”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七台河矿区新闻网


但是,你怪不得当地的地方政府。前面说过了,地方政府就是给矿务局打下手的保洁阿姨,你指望他们去拯救矿工,那是找错了人。即使是省政府,也无能为力。黑龙江省,省本级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去年是937.1亿元,收入只有259.1亿元。而龙煤一年的工资,至少要100亿。这么重的锅,省政府哪里背的动?



几年前我曾经回过一次七台河,因为我的户口还留在那边,需要时不时的回去一趟。我特地回到小时候我父亲工作过的煤矿去看了一下。发现小时候跟小伙伴一起玩的公园、假山都还在,几乎完全没有变过,甚至连地砖的拼图的形状都停留在我考大学走的时候的样子,一个煤矿如果十几年都没有什么改变,那么未来的发展希望恐怕十分渺茫。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4.0
※ 修改:·GingerGrace 于 Apr 13 15:37:41 2021 修改本文·[FROM: 59.109.179.*]
※ 来源:·https://exp.newsmth.net·[FROM: 59.109.179.*]


发信人: nicy11 (蒙昧初开), 信区: SchoolEstate
标  题: 为什么我们在烂校就考上了TOP10,孩子必须要学区房呢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Apr 13 09:23:24 2021), 站内

有学区房也不一定TOP10,
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是什么?
求解惑。

一个观点是:我们当下的公立教育本质上是一个选拔机制,而教育本身成为一项家庭事业,所以孩子幼年期、义务教育时期寄托学区房,就是一个文字游戏。当然可以牺牲生活品质考虑投资收益另说。你们怎么看?
--
飘如陌上尘
※ 修改:·nicy11 于 Apr 13 14:28:30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4.240.81.*]
※ 来源:·https://exp.newsmth.net·[FROM: 114.24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