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Jokeson (鸠桑),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28nm的事我大概可以做个证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3 22:47:36 2021), 站内

前年中国计量院和长春光机所合作,完成了光刻机的28nm计量标定,去报了国家科技进步奖

我当时就想,28nm芯片应该问题不大了,果然才过了两年,看来万事俱备了

为什么这么想呢,当一个体制内的单位都开始报奖了,基本这个技术已经成熟或者接近成熟了,市场总是要比体制内快1-3年的
--
※ 修改:·Jokeson 于 Jun 23 22:48:52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3.112.194.*]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23.112.194.*]

发信人: sylotto (晒骆驼), 信区: MilitaryView
标  题: 大家看这是什么鸟?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22:08:22 2021), 站内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11」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2.96.182.*]


发信人: hoekey (温馨之旅),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国家体育馆鸟巢东南的国网充电站关闭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19:11:22 2021), 站内

7月2日恢复正常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13,2」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2.130.147.*]
发信人: pear2015 (GIL), 信区: Joke
标  题: 以色列-俄罗斯混合笑话:有学问的猫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23:38:38 2021), 站内

这个故事呢,是说以前以色列征兵的时候,还没有会说俄语的面试官,但是新兵已经有很多俄罗斯人了。因为这些新兵基本上说不来希伯来语,为了检查的需要,就常常得送到“精神卫生官”那里去(这些卫生官一般是心理学或者社会工作出身的),好让他们检查一下这些哑巴新兵不会万一出点儿问题。PS: 希伯来语里面精神卫生官——“ktsin briut nefesh”的简称叫做“kaban”(俄语“野猪”的意思)。这不是说他们的专业水平像野猪什么的。

征兵站的精神卫生官一般进行标准测试——“画一个人”,“画一棵树”,“画一栋房子”什么的。这类测试方便了对未来军人们内心世界的探索了解。这类测试有一个好处:适用于全人类,不用懂得语言,就可以进行。反正只要是一个人吧,就会画房子。所以一个卫生官这里,又来了一个小俄罗斯人,希伯来语说得不好的那种。卫生官向他致了意,拿出一张纸,让小伙子画一颗树。

小伙子绘画水平不提也罢,但是读了许多书。他决定,为了弥补美术水平的欠缺,要多添加一些细节。于是他画了棵橡树,橡树上面——一条链子,链子上面——一只猫。超简单的,isn't it?

卫生官把画好的白纸挪到了自己这边,在上面看到了一条毛毛虫,在树枝上别别扭扭地当吊死鬼呢。不过不是用绳子上吊,而是链子。

野猪轻轻问道:“介素虾米?”

俄罗斯小伙紧张了起来,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翻译来说话。猫,希伯来语叫“Khatul”。“有学问的”——“Mad?an”,带俄罗斯口音的话,就是“Madan”。小伙不知道这里“有学问的”翻得不对——这只猫不是科学院什么的院士,只是学识渊博而已。就是说,该换一个单词。但是他没想起来别的有什么。他挠了挠脑袋,回答道:

“Khatul Madan.”

卫生官是土生土长的以色列人。这两个单词加起来,对他来说,意思大概是“一只进行学术活动的猫”。Khatul Madan。一只吊死在树上的毛毛虫,干嘛要进行学术活动,这个学术活动又是什么,卫生官没弄明白。

“那他在干什么呢?”卫生官紧张地问。(投射测验里描绘自杀,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小伙子终于得到了机会显摆自己的智力,就高高兴兴地说道:“看什么时候。你看如果他到这边(往右边画了个箭头),就唱歌。如果他到这边(往左边画了个箭头),就讲故事。”

“讲给谁?”野猪泪如雨下。

小伙聚精会神了一会儿,回想起来了:

“给他自己。”

等到要说上吊的毛毛虫的故事——给自己讲的故事——的时候,精神卫生官心里好一阵不舒服。他跟小伙安排了下一次会面,打发他回家去了。画了橡树的画放在桌子上。

小伙子走了以后,野猪把小秘叫了过来——他要点新鲜的思路,才能理解这个奇怪的状况。精神卫生官秘书是个聪明能干的年轻女子。不过她也是最近从俄国过来的。

老板给小秘看了画图。小秘看到一棵树,叶子边缘往里面弯;还看到一只猫一类的动物,顺着链子行走。

卫生官问道:“你看这个是什么?”

小秘答道:“Khatul Madan。”

野猪慌忙请姑娘出去了,喝了一大口冷水,到楼上去找一个年轻的同事。他说他有个棘手的case,想让她下来帮忙看一看。

“喂”,卫生官疲惫不堪地叹了口气,“我们认识了很久了,我知道你是个正常人。跟我说你看到的是什么。”

问题是,这个同事也是俄罗斯人……

野猪决定,不能再忍下去了。

“为什么?”他小声却热切地质问他的同事:“为——什——么——这个是Khatul madan?”

同事把手伸进了画里:“但是这很明显嘛!看到箭头了嘛,箭头是说,Khatul往右边走的时候,就唱歌;往左边走的时候……”

我不知道最后这个部队上的心理学家疯掉了没有,也不知道他给小伙子出的什么诊断。不过现在所有的精神卫生官都知道:如果新兵画的是一棵上面用链子绑了动物的橡树,那他就是从俄国来的。在俄国,每个人都很有学问,连猫都是。

(minus273翻译自: http://estrusk.wordpress.com/2010/08/21/humor-never-translates/,原po是Language Log的评论帖)

J点:普希金《鲁斯兰与柳德米拉》

海湾上有一棵绿橡树

橡树上有一条金链子

链子上有一只有学问的猫

不分黑天白日的转来转去

往右一转——唱一支歌

往左一转——讲个故事

-----转自西西河【钛豌豆】
https://www.talkcc.net/article/4634622-2125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59.66.100.*]
发信人: hjk101 (进击的[email protected]), 信区: Stock
标  题: 30w基金账户盈利61,5w的股票账户盈利1500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Jun 25 00:10:32 2021), 站内

单日
真有意思
  

--
发自xsmth (iOS版)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39.81.88.*]
发信人: ANNAVIVI (YOYO),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也来说说我老公,一件小事可看出多么让人讨厌!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11:16:16 2021), 站内

我知错了。不用费口舌在骂我了。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你们的?雪亮。谢谢指出我错误的网友。脏话骂我的,不回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你们这么多人骂我,起初我也有反思。但就事论事,你们每位圣母好男人,假如你们有事求人帮忙,别人把你的事情彻底毁了,你们心里舒服?即使表面不说,心里难道不会有与我同样的想法?至于被求助的人,没那两把刷子就别接这个活,难道不是吗。还有说老公和事佬的,和事佬是骂别人东西low的吗。

我说话更难听些,就都骂我了。  批评我的,我认。 乱骂我的键盘侠,无视了。随便。

………………………………………………………………………………………………………………………………………………………………


看了网友的回帖。我明白了。一,我没常识。不知道84不能单独去掉一部分污渍。二,我对老人不够尊重。三,我摔东西不对。  想请教骂我的朋友,特别生气的时候,如何排解?

---------------------------------------------------------------

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背景:婆婆在家帮忙带孩子。

事情起因:我的一件纯灰色T恤染上一抹不知名颜色,我想把污渍去掉,但是各种方法无效。因为我婆婆之前是在食堂工作,经常用84给衣服、餐具消毒,去渍。我就觉得她熟悉84用法。就让我婆婆帮忙兑好水。我把衣服泡了进去。

过程:半小时过去后,整件衣服变色了!并且不协调,有的地方白,有的地方还是纯灰。

我有点不高兴,就说,“妈看您以前在食堂干活,以为您用84经验丰富,这看起来也不咋地啊”

然后我老公出来说,傻兮兮的说,“你的这件衣服比较Low,所以才容易被漂白!你用84时候,就该做好被去色的准备”

这屁股坐的多歪!我本来就不高兴,给他这一说,有点更生气了。拿起手边的纸巾,砸到了他手上。然后他说,“你下次要是再摔东西,我就摔你脸上。”(他此前就特别讨厌我摔东西。我一般都摔轻的,根本对他没有影响)

我真是气的够够的了我说“我的T恤是便宜,几十块钱,但是是纯棉的,我穿着很舒服。你凭什么说我的衣服LOW。你把你的不Low的衣服拿出来给看看,最贵的拿出来,让我看看能不能给漂白了”


后来他妈也劝着大家别吵了,然后为了孩子,我也不想搭理这个人了。

他也不想搭理我。觉得我扔东西,觉得我说了不扔,屡教不改。

就事论事。发生这种事情,男的难道不该说,“衣服坏就坏了,重买一件就得了”。这难道不是正常脑回路吗?他真的不正常。

有时候想想,真的特别特别讨厌他。但是还不想离婚。以后或许会把。

嫁给这个人,真的是个错误。


如果我说话有问题,也请大家指教。或许我确实也有问题。
--
※ 修改:·ANNAVIVI 于 Jun 24 15:55:22 2021 修改本文·[FROM: 183.242.11.*]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83.242.11.*]
发信人: laputa2013 (天空遗迹),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中年码农想转行安逸工作有啥可选么?
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un 23 20:04:05 2021), 站内

现在年入两三百。
想要几乎不加班,更多的闲暇时间陪伴父母子女,收入可以妥协一些。
  
--
发自xsmth (iOS版)
--
※ 修改:·laputa2013 于 Jun 23 20:07:24 2021 修改本文·[FROM: 106.121.13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06.121.138.*]

发信人: ViniciusJR (维修师), 信区: WorldSoccer
标  题: 普拉蒂尼的欧洲杯9球是同一届赛事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13:47:17 2021), 站内

84年小组赛搞了7个,另外2个是淘汰赛吗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104.38.*]
发信人: RollerCoast (optimistic), 信区: GuoJiXue
标  题: 08年之后,中美博弈的主动权又一次掌握在了我们的手里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Jun 24 09:02:29 2021), 站内

美国经济深陷泥淖,不得不超发货币来续命,但是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或者说从08年以来存在的问题一直也没解决。现在美国自己掉进井里,我们也不需要做多有难度的事情,只需要把石头搬起来扔下去。可是我们为什么不做,有什么样的顾虑?
--来自微水木3.5.11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223.104.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