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xuying (xuying),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女同事有点不太礼貌...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13:35:02 2021), 站内

我中午睡觉打呼噜,把我弄醒了,她继续睡觉,我睡不着了,真是够可以的...
#发自[email protected]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24.64.18.*]

发信人: chaogaode (chaogaode), 信区: GreenAuto
标  题: 【蔚来一车主发文忏悔:我给蔚来丢脸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19:33:56 2021), 站内

日前,据一位车主在蔚来APP中描述,他自己的ES8车辆正在被家人使用当中,但是他不知道,于是远程点了系统升级。
结果他老婆下车去接学生,车内没人,因为升级一个多小时无法终止,车辆被停在了路中间,堵了一条路。
车主随后表示:怪我自己,让蔚来丢人了!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67.173.13.*]


发信人: rollstone (一定要心平气和的批判沙比),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在军工研发单位工作的感受是怎样的?zz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17:54:19 2021), 站内

作者:霸天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010703/answer/209511449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做过多年军工,和中电系统和航天系统的院所都打过交道,北京,沈阳,连云港,成都,安顺,西安等地的各个研究所都有过合作。作为领导眼里的老黄牛,排雷先锋,到现场处理过的问题不下百个。是最懂一线开发人员的心酸的,说一下自己的感受。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以为做技术高大上,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掌握了独门绝技,是国家的栋梁之材,理应受到别人的尊敬。实际上,技术人员,研发人员话语权很弱,就是个干活的,大的总体单位员工动不动就把你骂的狗血淋头,评审的时候,所谓的专家,从头到尾就没一句好话,虚头巴脑的提一堆意见,一个有用的都没有,你还得陪着小心说马上整改。归零的时候,总体单位哪怕新兵蛋子都能把你熬夜写的归零报告贬低的一无是处。在单位内部,你谁都得罪不起,领导得罪不起,管质量的大姐你也得罪不起。生产线上的管工艺的大哥,你态度不好一点,他都懒得理你,你稍微出点错,就对你冷嘲热讽。人家不配合你,你的流程就走不下去,你就啥也干不了,所以你只能求爷爷告奶奶,见了任何一尊佛都拜一拜。等你工作几年,你就会知道,科研院所里面最爽的岗位是行政,人事,后勤,财务,保密等,朝九晚五,拿的不比你少多少,又不用担责。研发人员是最苦逼的,一个电话就让你出差,客户有问题,不管是不是你们产品的问题,马上就把你叫到现场,让你先证明不是你的问题。你稍微迟一点,马上电话就打到你领导那里,甚至是所领导那里,一接通就破口大骂,“所有单位都在了,就等你们了,因为你们耽误了进度,你们负的了责吗?”,你到了现场,狗屁,就你一个人先到了,其他配套单位人影都见不着,他们对所有配套单位都这套说辞。       我在民营高科技公司干过,我可以这么说,从系统的复杂度上来讲,科研院所的技术水平还是比绝大多数民营企业高不少的,由于军工不在乎成本,只要能搞定功能满足性能,尽管堆物料,一块PCB板上3—4片高端的FPGA芯片实现各种私有的协议,各种高性能的处理器,各种高速的总线,10G,100G的高速光口跟不要钱似的,还有各种航空插座,铠甲光缆,不管用不用得上,全部接出来,这样给客户吹牛逼也好听。一般项目都很急,好多定制化的功能,也没有太多的研发管理,也没有什么代码规范,评审也有,大多走形式,还是靠你自己把关,代码写成一坨屎没关系,只要能跑,现场不出问题就行。而且你也没有太多时间静静写代码,老有各种售后,评审,质量的问题找你。还要写国军标文档,你稍微晚一点,质量的大姐就能发个邮件,抄送各级领导。给你开好几个不符合项,让你限期整改。       现场联调是最考验人的,非常考验你的定力,耐心和情商。在现场负责项目进度的总体单位的调度人员,一会让你汇报一下进展,每天晚上累成狗,到了宾馆还要给单位的领导汇报,汇报晚了,还要被批评。现场一般给你的时间很短,你需要在极短的时间把功能实现。我的FPGA的代码能力就是这么硬逼出来的,好多以前的祖传代码,都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了,写的晦涩难懂,代码风格各式各样,水平层次不齐,问领导,领导永远是那句话“这个代码已经用过很久了,不会有问题的”。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一点点看。而且对于小一点的研究所,人手不多,一般就你一个人出差,遇到问题,向同事求救,很长时间才回复一下,问的多了,人家也不耐烦,好不容易帮你看下,最后折腾半天发现给的建议完全没什么用,这个时候想依靠别人,黄花菜都凉了,就只能把自己逼成全能选手,硬件,FPGA,驱动,嵌入式软件都要能搞。在现场呆了几年,现在除了结构不会搞,其他的我基本都能顶上。    如果联调有问题,那就更苦逼了,总体单位会拉各种工作群,把各个配套单位的员工和领导都拉进去,现场的问题不和你当面说,在群里面@你,让领导给你施加压力。实际刚开始联调的时候,大家都有问题,总要找个背锅的,给上面一个交代,各个配套单位就开始互相甩锅了,这个时候就看哪个单位强势了,像中国电科一些大所,一去就是一大票人,和总体单位关系也很好,话语权很强,一开会分析问题,马上就把锅甩给其他弱势的单位,让你先证明不是你的问题,开会的时候他们联合起来批你,根本就没有人会帮你说话,你反驳几句,各种总师,副总师马上把你喷得狗血淋头,你没有唾面自干的能力,根本就干不下去。你打电话向领导求助,领导也无能为力,领导也只是一个小角色,在那些总师面前也说不上话,只能安慰一下你,这个时候你就知道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一般的人很难顶得住。你幸幸苦苦排查问题,领导还抱怨你怎么搞出那么多问题,可是很多问题根本就不是你的,有的是被别的单位甩锅了,有的是大总体临时加了需求,改了需求,有的是客户经理为了拿项目跟客户吹牛逼吹过头了,实际工程上很难实现,还有一些问题是千年老坑,经过好多人的手了还没解决,刚好你这里问题复现了,你就得顶这个雷。有的时候排查问题几天都没进展,总体单位的调度人员一会问你一下,动不动就在各种大群@你,客户经理和领导也时常打电话问你啥时候能搞定,这个时候你的无名火根本就压不住,想静下心来安心的调试都难,晚上回宾馆,夜里脑子里面都是现场的事,睡不好,只能半夜爬起来静下心来好好分析一下问题。其他配套单位也不配合你,人家巴不得把问题归在你头上,这样他们就能给自己单位赢得时间,实际上大家都有问题,需要有人背锅,这样才能给上面有个交代,你们单位势单力薄,在系统内就是个边缘角色,哪里都说不上话,不让你背锅让谁背,我们带着你玩,你们才有饭吃,让你背下锅怎么了,再说你不是还没有证明自己没问题吗?抗压能力不强,一天都熬不下去。大家的设备是要一起联调的,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是不允许你随便动人家的设备的,不让动,那怎么排查问题,这完全是在刁难人,那就需要你有高情商,厚着脸皮去和总体单位搞好关系,和其他配套厂商搞好关系,这样每天安排一小段时间打开所有设备给你排查问题。性格懦弱,不善言辞的老实人,是不适合去联调的,别人说啥就是啥,有问题也不会反驳争辩,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老是被别人甩锅,单位领导那里也讨不了好,真能把人憋屈死。    一出差,十天半个月都算少的,很多人是吃不了这个苦的。 在联调的时候跑路的人不胜枚举,有些有个性的小年轻,不吃你那一套,受不了这个委屈,搞火了,管你什么总师不总师,照样怼,销售催了怼销售,领导催了怼领导,回来就提离职。领导也没有办法,好言劝慰也没用,还得上总体单位去道歉。还有一些女同志,干啥不好,非来干这个,有的设备比人还重,一个人出差,连设备都挪不动,你不身强体壮你都干不了这个活。有的时候想想确实不公平,你一天在外面出差,到处装孙子,累得跟条狗一样,偶尔回单位报销一下出差费用,看见单位内部大把人,一天划划水,吹吹牛,喝喝茶,啥事不干,到点走人,挣得不比你少多少,还专门给你挑刺,这里发票贴错了,那里打车超标了,有点问题就把你的流程打回来,让你来来回回折腾,还有出差的住宿费,打车费要自己先垫钱,回来再报销,有时候出差时间长,要自己垫进去好几万,报销的流程又慢,还经常各种超标报不了,这种时候确实心态容易崩。有的时候只能用学到很多技术安慰自己,实际上自己掌握的都是屠龙之术,换了个单位,那些引以为傲的技术根本就不值钱。   经过几年项目的毒打,终于熬成了老司机,排查问题就像老中医,根本不需要什么示波器,什么高端测试仪器,看看现象,看看打印信息就知道问题在哪。这个时候你肯定想,这以后就轻松了。你马上就会发现自己想的太美了。现实是既然你那么牛逼,那么靠谱,领导对你那么放心,一有问题,其他人一搞不定就给领导打电话,客户一催,领导马上安排你出马,还有一些项目都交付了好多年了,需要人维护,领导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你,你就成为一个给所有人擦屁股的老黄牛,当然领导态度会好一点,那又怎么样呢?你就是个工具人。还不如那些装怂,啥也搞不定的人,麻烦事,烂摊子永远不会到他头上。刚开始骗你说只是去帮下忙,后面发现只要你粘上,你根本就甩不掉,客户可不管你们是怎么分工的,后面和这个项目所有有关的东西都来找你,你气不过,去找领导讨个说法,领导也只能和稀泥,你既然熟悉那就一直干到底呗。这样搞过几次之后,大家都滑头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学会装傻充愣,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干好了,领导认为是应该的,也没你什么功劳,一旦出点问题,你就成为背锅侠。这种情况是最让一线人员寒心的。    做这一行,还是要有点情怀的。不然真的很难坚持下去,想要过的爽的,去后勤,党建,财务,保密,行政等岗位,这些岗位很多关系户,这个懂的都懂,在单位喝茶看报,顺便制定点规章制度刁难一下研发它不香吗?这么多年,我发现一个问题,上流社会家庭出身的人,包括那些家庭背景还不错的,是不会来一线干研发的,包括认识的其他配套单位的同事,很多人在合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大家私底下也交流了很多。绝大多数还是农村或者小镇出来的,没有什么背景,多年苦读,研究生毕业进了这些科研院所,也是干着最底层最辛苦的活,搞武器装备研发,搞生产制造。还认识一些解放军战士,负责驾驶发射车的,负责试飞的,负责现场警卫的,绝大多数来自社会底层的贫寒家庭,工作辛苦还危险。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我们这些埋头干活的无名小卒和那些解放军战士,那么拼命的干活,搞出那么多装备,到底是在保卫哪个阶层的利益,他们值不值得我们保卫?一个装备定型了,大家只记得那几个总师,那么多配套单位,大量默默无闻的底层工程师是不配留有姓名的。      一个研究所的核心产品部门的骨干员工,还是要一点真刀真枪的技术能力的。所里面把任务安排给你,你是根本甩不掉的,你能甩给谁?领导已经多年不接触一线的研发了,下面的小弟还指望你帮忙,除非你跑路不干了,不然你就必须想办法解决问题,给客户一个交代,给领导一个交代。军用设备所有问题都必须要有个过硬的说法和解决方案。关键时候你要能顶得上,能排查出问题,能解决问题,这是很重要的,这个很多时候是政治任务,和挣钱不挣钱没关系,不挣钱,受委屈也要上。      知道有哪些坑,在设计阶段就避免,这还是需要多年积累,被现场问题反复毒打之后才能做到的。一般这种人,也是领导笼络的对象,为人还行的领导,平时也看在眼里,荣誉啊,奖金啊还是会帮你申请的。你要提离职,最慌的就是这些基层领导,好多问题来龙去脉只有你最清楚,换个人到现场,根本就无从下手。有的项目积累了很多年,工程代码量巨大,编译一次就要花一个多小时,你弄个新人去负责,根本就不行,让他把代码的工作逻辑理顺也不是短时间能搞定的。不出现问题还好,一出现问题,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入手。结果就是越能干的人,领导对你越放心的人,事情越多,越累。客户有问题也指名道姓要找你。    很多新毕业的同事,在所里面安排写写代码,调调板子还行,一旦安排出差去客户那实打实的去解决问题,累点不要紧,还受气,能熬住的人不多。很多人呆一段时间觉得很失望,和外面的企业一对比,还是企业钱多,就跳到外面企业去了。现在社会可选择的机会多了,研究所也不好留人。没有了事业编制,自负盈亏,大家也没有啥归属感,有的人跳槽到外面的企业被资本家毒打之后也渐渐看透了,只要是工作,都不会让你太舒服的。每个地方都有让人不爽的地方。大多数人也就是为了混完饭吃而已。这种人再跳回研究所,看得多了,觉得哪里都差不多,不顺心之事十有八九,这种人还是能在研究所稳住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17.71.53.*]

发信人: shuyinxia (shuyinxia), 信区: Divorce
标  题: 如何与有极强暴力倾向的配偶友好离婚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21:55:02 2021), 站内

婚后第二年,曾经在旅游景区因为一件芝麻大的事情,不知道他还有什么其他原因,当众抓我衣服,把我按在石头上,要打我。挣扎过程中,因为他力道很大,致我肋软骨疑似骨折。

对于这种男人,如果打算坚决离婚,对方又不肯的情况下,过程中如何保护自己人身不受伤害?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222.129.204.*]

发信人: hihey (hihey), 信区: Joke
标  题: 我敢打赌,那个十四岁被清华录取的,就是从小刷题刷出来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00:01:52 2021), 站内

父母在这方面有一定的基础,知道从哪个方向去刷题,有意的培养。
初高中的题目就那些类型,包括竞赛类型题。
自己也有勤奋、努力、会归纳总结的成分。

中国那些天才、题霸都是这么搞出来的。


--

※ 修改:·hihey 于 Sep  4 00:02:47 2021 修改本文·[FROM: 139.209.134.*]
※ 来源:·水木社区 mysmth.net·[FROM: 139.209.134.*]

发信人: jhlh (jhlh), 信区: Stock
标  题: 关于双缝干涉实验的说明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23:57:05 2021), 站内

1、首先,光的波函数(就是电磁波)跟电子的波函数不是一回事。这个很多量子力学的教科书确实都不区分的,不仅不区分,而且还搞错了,用光的例子来解释量子力学。
电子的波函数服从量子力学的薛定谔方程。光的波函数服从麦克斯韦方程。这是两个不同的基本方程。
迪庆们知道这些,这方面的理解就已经超越了99%的人了。

2、不过,光和电子的观察行为,有本质上的相似之处。大概也正因为此,量子力学某些教科书才发生了上述的“实例误用”。


3、与本话题最相关的一个惊悚的知识是:一束光可以连一个光子都没有。一束没有一个光子的光依然是一束光。青们若有兴趣,可以去问问懂的人,他如果认同这点他就是真懂,否则他就是不懂装懂。
一束没有一个光子的光是无法被看到或检测到的。但这样的光依然可以形成干涉条纹,只是你看不到也测不到那些条纹而已。你把这个道理想明白了,你的量子力学的测量原理也就算是基本清楚了。

4、有个家伙因为与“没有一个光子的一束光”的实验成果得了诺奖。青们知道他是谁吗?这个很难在某度上查到,因为本老没有告诉你关键词哈。


5、“测量效应”的确是物理学的一个大坑,众多牛人都掉在里边了。当然,绕过这个坑的话,一般也不影响你搞研究,更不影响你忽悠经费。现在那些“量子XX”,基本上都跟这个坑有关。这个挖坑贡献最大的,是哥本哈根派,波尔海森堡那帮人,波恩的贡献尤其突出。“薛猫论”本来是薛定谔对阿波们的胡诌不满而发的愤慨之语,还有阿爱那篇“掷骰子”也是,但都不敌阿波们操控的主流舆论,被调侃成了与阿爱和老薛的本意无关的段子。

好了,就先说这么多。



--
※ 修改:·jhlh 于 Sep  3 23:57:56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1.192.245.*]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1.192.245.*]
发信人: Xsc001 (迎风布阵),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这牛仔裤配皮鞋的装束,啧啧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Sep  2 09:28:30 2021), 站内

果然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牛仔裤黑皮鞋已经在小米流行开了,绝了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223.104.3.*]


发信人: FXtrader (华夏人), 信区: GuoJiXue
标  题: 左翼和民族主义的联合能维持多久?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00:21:14 2021), 站内

在知乎上看到的有趣问题,似乎有很大的思考余地

提出问题的答主目前结论是:

当我们是第二且面临老大打压的时候,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作为马克思主义的左翼和
民族主义会结成牢固的天然同盟(正是目前情形)

而当老大易主之时,两者的联合将会分崩离析,而到那时,我们才会面临真正的道路选
择以及由之而来的挑战。

当然这个问题看起来还早,而且显得有点杞人忧天

各位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你们会选人类大同,还是选择民粹?


--
You're not an asshole, Mark,You are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 来源:·水木社区 mysmth.net·[FROM: 120.244.228.*]

发信人: dingding1999 (小灵通~漫游未来中), 信区: AutoTravel
标  题: 7月川藏自驾游
发信站: 水木社区 (Thu Sep  2 18:08:01 2021), 站内

7月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从北京走了一趟川藏,于我而言,主要是补没走过的G219左察察、扎日-色乡,康马-定结以及G216萨嘎-措勤这4段路。

计划行程:北京-郑州-川西-德钦-丙察察-山南219-日喀则219-阿里中北线-青藏线-茫崖-河西走廊-南太行-北京。

实际行程:基本在疫情夹缝中穿行。因为云南疫情,临时取消了云南行程,改从左贡到察瓦龙。上察隅、40冰川、陈塘也因为疫情没去,回程到班戈时候,北京疫情政策收紧,临时决定改走西宁速回。到河南边上,郑州疫情爆发,河南太行山也没去成。但好在整个大方向还是大致完成了,行程码也没有带星地域,不影响回来上班。(每日行程和重要景观都在行程图上)




川西段走了两个穿越路段,号称川西小独库的宝康线以及这两年火起来的格聂南线。中间康定到新都桥没走折多山,走了红海子到塔公的路线,三段都不绕路,如果到理塘,是除318、317之外不错的选择。在理塘等待格聂南线晴天时候,顺便去了趟新龙措卡湖,算是少有的长途原路来回。但由于放弃云南,只能从巴塘走318入藏。

丙察察因为不想进云南,因此改成左察察,从左贡走碧土到甲应村,再走察瓦龙,开始G219到察隅、然乌。察隅到山南G219没通,还得绕行318。不过,然乌到林芝这段虽然人多,风景在318上算不错的,尤其是专门去了去年青海遇到的小喇嘛在波密玉许乡的家,他家附近风景确实很好。

从米林金东乡翻过此行最烂的路到山南。山南段G219沿边境线走,内容比较多,景色也很丰富,主要目的地是扎日、玉麦、拿日雍错、卡久寺和白马琳措。

从洛扎出来,过普姆雍措进岗巴,喜马拉雅段G219主要沿喜马拉雅山北侧走,一路雪山,主要去了边境的曲登尼玛冰川、牧村土林(奇林峡)、去往日屋乡路上的宗措湖,以及佩枯措北岸新修的一条沿湖公路。最后到萨嘎为止,完成G219行程。

萨嘎开始,走所谓“小北线”到措勤,萨嘎到措勤这条路是我多年来一直想走的,有温泉和海拔最高的公路垭口。然后向东沿着所谓“一措再措”的阿里中北线东段到班戈,路上是以当惹雍错为首的大量湖泊。我喜欢雪山,家里领导喜欢湖,各取所需。

从班戈开始疫情收紧,圣象天门不看了(正好心疼门票),赶紧青藏线往回走,到了格尔木,不甘心就这么回去,去了此行唯二的收费景点察尔汗盐湖(另一个是牧村土林),然后一路狂奔,青海湖人多,车上观景都没敢下车。

到了西安,因河南疫情转而向北,正好走走以前没走过的沿黄公路南段,陕西侧和陕西侧各走了一部分,远眺壶口瀑布,最后从碛口穿过山西回京。

此行城市四驱SUV单车,全程12000多公里,保养一次、爆胎一次。大部分路况是柏油路,路况良好。只有川西宝康线前段、格聂南线部分、左察察+甲应、措勤到文布南以及部分修路路段路况不佳,但大部分轿车慢慢走也可通行。(唯一一个轿车基本不可通行的是金东到扎日的垭口,我的四驱suv拼了老命才开过去,两驱大概率陷车。但是这个垭口又很关键,如果不走这里,到扎日一带需要绕行非常远)

花费没有统计,除了油费过路费住宿费应该没什么其他费用。全程平均油耗7.5左右,西藏油贵些,估计油费在7000多,过路费预估2000。住宿全程无露营,今年夏天川西和西藏酒店价格较高,但我们比较节约,所以住宿这方面人均大概会3000左右。门票几乎没有,其余吃饭等都是小钱,总花费预估人均7000多吧。

天气方面,此行川西段多雨,这也是没在川西多呆的原因之一;西藏段洛扎之后该看湖了,天气转晴,总体运气还不错。

从小金开始到班戈,一路风景上佳。可以看到国内多个顶级的雪山、冰川、湖泊、草甸,绝对是风光盛宴。应该说,从丙察察开始到札达,是219的精华路段,风景比号称景观大道的318强太多,未来必然成为新的打卡路线(18年我就这么说,如今还没实现)。尤其是从拉康到定结,应该是国内柏油路顶级风景了。虽然现在219已经是抖音热门,但是一路仍然车少人少,建议抓紧时间尽早去走一遍。

总之,这条路线1个月走下来,肯定不算悠闲,但也没有太紧张。如果时间充裕,还可以适当扩张加入稻城泸亚线、滇西北、亚东、珠峰、陈塘、樟木、吉隆、阿里南线、大北线,甚至沿219往新疆方向去,完成环西部边境线之旅。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24.205.77.*]


发信人: luoxiaogui (罗小癸), 信区: DigiHome
标  题: 请教,大家用超便携剃须刀用哪款啊?谢谢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18:32:19 2021), 站内

比如,轻薄出差用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mysmth.net·[FROM: 222.16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