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信人: BlackHouse (小黑屋), 信区: FamilyLife
标  题: 如何看待女人在家不做家务,全部交给老公做?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Sep  5 05:32:31 2021), 站内

我认识上海这边很多个女的,在家完全不做家务,全部交给男人(同居男友或老公)做。
女的态度很明确:我将来就是不想做家务,要么交给老公做,要么请阿姨做。

--


※ 来源:·https://exp.mysmth.net·[FROM: 101.228.160.*]

发信人: citong (hellowork), 信区: QingJiao
标  题: 研究生给导师甩脸色,大家怎么处理的?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Sep  5 00:07:16 2021), 站内

讨论问题的时候,责备了几句,结果甩脸色走了,留下一脸懵逼的我。我现在准备让他换导师了,管不住了。

各位牛椒之前有遇过相似情况的吗?怎么处理的?

-----更新------
很多人问是怎么责备的,我主要是不开心以下几个方面:
1. 我和那位学生(学生A)最近在赶论文,但是idea方面还是有点不清晰,我找了个学生B来帮忙,我让他把一些学生B能做的事情分出来,这样可以并行地做。结果几次催促,他口头答应,却一直没干。我责备他做事情要主动,不要一直我催促。

2. 他给的idea逻辑还是不清楚,我让他把逻辑理顺,结果来回几天总是在那个idea上,却没有给出原因。我自己这个过程推了一遍,给他看了,让他照着这个思路来,结果还是如此。后来和我说时间来不及,想投下一个会议。我当时表态的意思是:如果这个考虑问题的思路没有解决,下次依然如此。

结果就甩脸走了。
--
※ 修改:·citong 于 Sep  5 07:20:31 2021 修改本文·[FROM: 112.48.48.*]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2.48.48.*]
发信人: ann1122 (ann1122), 信区: ITExpress
标  题: 理工科里少数人士共有的一种现象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22:49:02 2021), 站内

眼界很浅、视野很窄的底层工程师,认识中只有文科生和工程师,所以很有优越感,以为自己是攻无不克的攻城狮,但其实更可能只是在他人不知的阴暗专业领域里兀自推着粪球的屎壳郎,不断做着重复的劳动,所改善的也只是粪球更大而已。没有侮辱的意思,客观形象描述一种现象。不知大家是否有同感?

中国的工程师就没有一个能发表戈登摩尔对集成电路产业内生动力规律清晰阐述那样的文章。
--
※ 修改:·ann1122 于 Sep  5 12:07:59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3.123.103.*]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23.123.103.*]
发信人: cywang (lwang), 信区: Geography
标  题: 世界有哪些地方像我国江南一带的特别适合人居住的富庶鱼米之乡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08:02:02 2021), 站内

不单单指能产粮,包括四季分明的气候,环境等,不要说印度一年三季产粮,那里太热了,不舒服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2.32.36.*]

发信人: imop (imop), 信区: ChildEducation
标  题: 也问要不要加100,换房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Sep  5 09:20:32 2021), 站内

现在孩子上初中,每天地铁+步行,家门口到校门口,23分钟。但因为换乘地铁,家长要一直接送,很有可能要6年。家长每天一个半小时在接送路上,加上等待,要两个小时。
开车和打车不靠谱,堵车严重,电瓶车时间差不多。
看很多孩子住周边,几分钟路程的样子,不用接送。
换房的话,可能要添150w,而且折腾。
租房要6年,也折腾,就算了。
问一下大家,这种情况家长能坚持多久?高三时候,是不是还是要住的近点?搬家是不是早晚事情?

- 来自「最水木 for iPhone Xs Max」
--

※ 来源:·最水木 客户端·[FROM: 114.249.68.*]
发信人: pentagonus (pentagonus), 信区: AutoWorld
标  题: 这个事故判定能复核成功吗?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Sep  5 02:31:06 2021), 站内

如图所示:我-蓝车,从第3道向第2道并道,车身已全部进入2道;
对方-绿车,从第1道向第2道并道,碰撞时处于压线位置;
交警判定:因为我的车头还没摆正,所以是认为我还未完成并道,判定两车同等责任。
我提出让右原则,交警说让右原则只适用于无红绿灯十字路口的情形。
但是,按照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三十五条第四款:左右两侧车道的车辆向同一车道变更时,左侧车道的车辆让右侧车道的车辆先行。
这种情况复核为对方全责的可能性大吗?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111.197.255.*]


发信人: rollstone (一定要心平气和的批判沙比), 信区: WorkLife
标  题: 在军工研发单位工作的感受是怎样的?zz
发信站: 水木社区 (Fri Sep  3 17:54:19 2021), 站内

作者:霸天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5010703/answer/2095114499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做过多年军工,和中电系统和航天系统的院所都打过交道,北京,沈阳,连云港,成都,安顺,西安等地的各个研究所都有过合作。作为领导眼里的老黄牛,排雷先锋,到现场处理过的问题不下百个。是最懂一线开发人员的心酸的,说一下自己的感受。       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以为做技术高大上,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掌握了独门绝技,是国家的栋梁之材,理应受到别人的尊敬。实际上,技术人员,研发人员话语权很弱,就是个干活的,大的总体单位员工动不动就把你骂的狗血淋头,评审的时候,所谓的专家,从头到尾就没一句好话,虚头巴脑的提一堆意见,一个有用的都没有,你还得陪着小心说马上整改。归零的时候,总体单位哪怕新兵蛋子都能把你熬夜写的归零报告贬低的一无是处。在单位内部,你谁都得罪不起,领导得罪不起,管质量的大姐你也得罪不起。生产线上的管工艺的大哥,你态度不好一点,他都懒得理你,你稍微出点错,就对你冷嘲热讽。人家不配合你,你的流程就走不下去,你就啥也干不了,所以你只能求爷爷告奶奶,见了任何一尊佛都拜一拜。等你工作几年,你就会知道,科研院所里面最爽的岗位是行政,人事,后勤,财务,保密等,朝九晚五,拿的不比你少多少,又不用担责。研发人员是最苦逼的,一个电话就让你出差,客户有问题,不管是不是你们产品的问题,马上就把你叫到现场,让你先证明不是你的问题。你稍微迟一点,马上电话就打到你领导那里,甚至是所领导那里,一接通就破口大骂,“所有单位都在了,就等你们了,因为你们耽误了进度,你们负的了责吗?”,你到了现场,狗屁,就你一个人先到了,其他配套单位人影都见不着,他们对所有配套单位都这套说辞。       我在民营高科技公司干过,我可以这么说,从系统的复杂度上来讲,科研院所的技术水平还是比绝大多数民营企业高不少的,由于军工不在乎成本,只要能搞定功能满足性能,尽管堆物料,一块PCB板上3—4片高端的FPGA芯片实现各种私有的协议,各种高性能的处理器,各种高速的总线,10G,100G的高速光口跟不要钱似的,还有各种航空插座,铠甲光缆,不管用不用得上,全部接出来,这样给客户吹牛逼也好听。一般项目都很急,好多定制化的功能,也没有太多的研发管理,也没有什么代码规范,评审也有,大多走形式,还是靠你自己把关,代码写成一坨屎没关系,只要能跑,现场不出问题就行。而且你也没有太多时间静静写代码,老有各种售后,评审,质量的问题找你。还要写国军标文档,你稍微晚一点,质量的大姐就能发个邮件,抄送各级领导。给你开好几个不符合项,让你限期整改。       现场联调是最考验人的,非常考验你的定力,耐心和情商。在现场负责项目进度的总体单位的调度人员,一会让你汇报一下进展,每天晚上累成狗,到了宾馆还要给单位的领导汇报,汇报晚了,还要被批评。现场一般给你的时间很短,你需要在极短的时间把功能实现。我的FPGA的代码能力就是这么硬逼出来的,好多以前的祖传代码,都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了,写的晦涩难懂,代码风格各式各样,水平层次不齐,问领导,领导永远是那句话“这个代码已经用过很久了,不会有问题的”。只能自己硬着头皮去一点点看。而且对于小一点的研究所,人手不多,一般就你一个人出差,遇到问题,向同事求救,很长时间才回复一下,问的多了,人家也不耐烦,好不容易帮你看下,最后折腾半天发现给的建议完全没什么用,这个时候想依靠别人,黄花菜都凉了,就只能把自己逼成全能选手,硬件,FPGA,驱动,嵌入式软件都要能搞。在现场呆了几年,现在除了结构不会搞,其他的我基本都能顶上。    如果联调有问题,那就更苦逼了,总体单位会拉各种工作群,把各个配套单位的员工和领导都拉进去,现场的问题不和你当面说,在群里面@你,让领导给你施加压力。实际刚开始联调的时候,大家都有问题,总要找个背锅的,给上面一个交代,各个配套单位就开始互相甩锅了,这个时候就看哪个单位强势了,像中国电科一些大所,一去就是一大票人,和总体单位关系也很好,话语权很强,一开会分析问题,马上就把锅甩给其他弱势的单位,让你先证明不是你的问题,开会的时候他们联合起来批你,根本就没有人会帮你说话,你反驳几句,各种总师,副总师马上把你喷得狗血淋头,你没有唾面自干的能力,根本就干不下去。你打电话向领导求助,领导也无能为力,领导也只是一个小角色,在那些总师面前也说不上话,只能安慰一下你,这个时候你就知道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一般的人很难顶得住。你幸幸苦苦排查问题,领导还抱怨你怎么搞出那么多问题,可是很多问题根本就不是你的,有的是被别的单位甩锅了,有的是大总体临时加了需求,改了需求,有的是客户经理为了拿项目跟客户吹牛逼吹过头了,实际工程上很难实现,还有一些问题是千年老坑,经过好多人的手了还没解决,刚好你这里问题复现了,你就得顶这个雷。有的时候排查问题几天都没进展,总体单位的调度人员一会问你一下,动不动就在各种大群@你,客户经理和领导也时常打电话问你啥时候能搞定,这个时候你的无名火根本就压不住,想静下心来安心的调试都难,晚上回宾馆,夜里脑子里面都是现场的事,睡不好,只能半夜爬起来静下心来好好分析一下问题。其他配套单位也不配合你,人家巴不得把问题归在你头上,这样他们就能给自己单位赢得时间,实际上大家都有问题,需要有人背锅,这样才能给上面有个交代,你们单位势单力薄,在系统内就是个边缘角色,哪里都说不上话,不让你背锅让谁背,我们带着你玩,你们才有饭吃,让你背下锅怎么了,再说你不是还没有证明自己没问题吗?抗压能力不强,一天都熬不下去。大家的设备是要一起联调的,没有经过别人的同意,是不允许你随便动人家的设备的,不让动,那怎么排查问题,这完全是在刁难人,那就需要你有高情商,厚着脸皮去和总体单位搞好关系,和其他配套厂商搞好关系,这样每天安排一小段时间打开所有设备给你排查问题。性格懦弱,不善言辞的老实人,是不适合去联调的,别人说啥就是啥,有问题也不会反驳争辩,也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老是被别人甩锅,单位领导那里也讨不了好,真能把人憋屈死。    一出差,十天半个月都算少的,很多人是吃不了这个苦的。 在联调的时候跑路的人不胜枚举,有些有个性的小年轻,不吃你那一套,受不了这个委屈,搞火了,管你什么总师不总师,照样怼,销售催了怼销售,领导催了怼领导,回来就提离职。领导也没有办法,好言劝慰也没用,还得上总体单位去道歉。还有一些女同志,干啥不好,非来干这个,有的设备比人还重,一个人出差,连设备都挪不动,你不身强体壮你都干不了这个活。有的时候想想确实不公平,你一天在外面出差,到处装孙子,累得跟条狗一样,偶尔回单位报销一下出差费用,看见单位内部大把人,一天划划水,吹吹牛,喝喝茶,啥事不干,到点走人,挣得不比你少多少,还专门给你挑刺,这里发票贴错了,那里打车超标了,有点问题就把你的流程打回来,让你来来回回折腾,还有出差的住宿费,打车费要自己先垫钱,回来再报销,有时候出差时间长,要自己垫进去好几万,报销的流程又慢,还经常各种超标报不了,这种时候确实心态容易崩。有的时候只能用学到很多技术安慰自己,实际上自己掌握的都是屠龙之术,换了个单位,那些引以为傲的技术根本就不值钱。   经过几年项目的毒打,终于熬成了老司机,排查问题就像老中医,根本不需要什么示波器,什么高端测试仪器,看看现象,看看打印信息就知道问题在哪。这个时候你肯定想,这以后就轻松了。你马上就会发现自己想的太美了。现实是既然你那么牛逼,那么靠谱,领导对你那么放心,一有问题,其他人一搞不定就给领导打电话,客户一催,领导马上安排你出马,还有一些项目都交付了好多年了,需要人维护,领导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你,你就成为一个给所有人擦屁股的老黄牛,当然领导态度会好一点,那又怎么样呢?你就是个工具人。还不如那些装怂,啥也搞不定的人,麻烦事,烂摊子永远不会到他头上。刚开始骗你说只是去帮下忙,后面发现只要你粘上,你根本就甩不掉,客户可不管你们是怎么分工的,后面和这个项目所有有关的东西都来找你,你气不过,去找领导讨个说法,领导也只能和稀泥,你既然熟悉那就一直干到底呗。这样搞过几次之后,大家都滑头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学会装傻充愣,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干好了,领导认为是应该的,也没你什么功劳,一旦出点问题,你就成为背锅侠。这种情况是最让一线人员寒心的。    做这一行,还是要有点情怀的。不然真的很难坚持下去,想要过的爽的,去后勤,党建,财务,保密,行政等岗位,这些岗位很多关系户,这个懂的都懂,在单位喝茶看报,顺便制定点规章制度刁难一下研发它不香吗?这么多年,我发现一个问题,上流社会家庭出身的人,包括那些家庭背景还不错的,是不会来一线干研发的,包括认识的其他配套单位的同事,很多人在合作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大家私底下也交流了很多。绝大多数还是农村或者小镇出来的,没有什么背景,多年苦读,研究生毕业进了这些科研院所,也是干着最底层最辛苦的活,搞武器装备研发,搞生产制造。还认识一些解放军战士,负责驾驶发射车的,负责试飞的,负责现场警卫的,绝大多数来自社会底层的贫寒家庭,工作辛苦还危险。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我们这些埋头干活的无名小卒和那些解放军战士,那么拼命的干活,搞出那么多装备,到底是在保卫哪个阶层的利益,他们值不值得我们保卫?一个装备定型了,大家只记得那几个总师,那么多配套单位,大量默默无闻的底层工程师是不配留有姓名的。      一个研究所的核心产品部门的骨干员工,还是要一点真刀真枪的技术能力的。所里面把任务安排给你,你是根本甩不掉的,你能甩给谁?领导已经多年不接触一线的研发了,下面的小弟还指望你帮忙,除非你跑路不干了,不然你就必须想办法解决问题,给客户一个交代,给领导一个交代。军用设备所有问题都必须要有个过硬的说法和解决方案。关键时候你要能顶得上,能排查出问题,能解决问题,这是很重要的,这个很多时候是政治任务,和挣钱不挣钱没关系,不挣钱,受委屈也要上。      知道有哪些坑,在设计阶段就避免,这还是需要多年积累,被现场问题反复毒打之后才能做到的。一般这种人,也是领导笼络的对象,为人还行的领导,平时也看在眼里,荣誉啊,奖金啊还是会帮你申请的。你要提离职,最慌的就是这些基层领导,好多问题来龙去脉只有你最清楚,换个人到现场,根本就无从下手。有的项目积累了很多年,工程代码量巨大,编译一次就要花一个多小时,你弄个新人去负责,根本就不行,让他把代码的工作逻辑理顺也不是短时间能搞定的。不出现问题还好,一出现问题,根本不知道从哪里入手。结果就是越能干的人,领导对你越放心的人,事情越多,越累。客户有问题也指名道姓要找你。    很多新毕业的同事,在所里面安排写写代码,调调板子还行,一旦安排出差去客户那实打实的去解决问题,累点不要紧,还受气,能熬住的人不多。很多人呆一段时间觉得很失望,和外面的企业一对比,还是企业钱多,就跳到外面企业去了。现在社会可选择的机会多了,研究所也不好留人。没有了事业编制,自负盈亏,大家也没有啥归属感,有的人跳槽到外面的企业被资本家毒打之后也渐渐看透了,只要是工作,都不会让你太舒服的。每个地方都有让人不爽的地方。大多数人也就是为了混完饭吃而已。这种人再跳回研究所,看得多了,觉得哪里都差不多,不顺心之事十有八九,这种人还是能在研究所稳住的。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mysmth.net·[FROM: 117.71.53.*]

发信人: soncyme (时间的力量), 信区: Tooooold
标  题: 我正在磕的程序bug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19:00:33 2021), 站内

有几百个数据,80%的文件名叫xxxxxlre, 20%的叫xxxxx_re,
xxxxx是s001这样的编号,一直编到500多
为了编程方便,我把它们名称都写成lre
然后就可以写一个循环,轮流读数据了
结果发现改完名的根本读不出来
可能文件里面有校验名字的功能。。。

然后只能重新解压缩原来的数据,遍历,拷一遍覆盖掉,因为我不记得哪些名字是我改过的
然后写几个嵌套的error catch
终于可以循环地读出来了。。。

我想说当年记录数据的人是不是脑子有包,起名都不起一样的。。。

再次说明下,专用文件用配套工具箱打开
配套工具箱里可能有文件名核验功能
然而封装好了看不见工具箱内部

--
※ 修改:·soncyme 于 Sep  5 10:37:55 2021 修改本文·[FROM: 223.72.82.*]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mysmth.net·[FROM: 223.72.82.*]

发信人: idgc (idgc), 信区: SecondComputer
标  题: @contacnt果然删帖了,还好我刚才截图了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4 23:15:17 2021), 站内

就猜到恶心人会干猥琐事。
一楼挂删帖之后的

- 来自 水木社区APP v3.4.4
※ 修改:·idgc 于 Sep  4 23:33:43 2021 修改本文·[FROM: 123.121.78.*]
※ 来源:·https://exp.mysmth.net·[FROM: 123.121.78.*]